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人也是扯谎不打底稿,一个假期他伤心不已,还给人家谝什么喝酒。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哈县长摇摇头,把烟灰弹了一下说:“年轻人啊,酒不是好东西,我们应酬时候那是没办法,平常谁想喝,你也要注意一点。”

    季子强和赞同的说:“是啊,我也没办法,过节朋友多。硬在撑呢。”

    哈县长抽口烟,哈哈笑笑说:“喝酒的这人,谁都说是没办法,不喝不行,总是要给自己找个借口,呵呵呵,没治了。”

    季子强也笑附和的笑了笑说:“哈县长,今天我来是为专案组去西北抓嫌疑犯的事”。

    哈县长一口就打断了他:“这事我知道的,老郭昨天都给我汇报过。”

    季子强看着他,等他下文,见他又不说了,就自己说:“我知道你担心消息不准确,还有担心办公费用的问题,我是这样想的,不管真假去一趟还是必要的。”

    “那办公费用怎么办,从那出,县上现在也是穷的叮当响,你让我怎么办”哈县长反问他。

    季子强咬了下牙说:“就从我们招待费专用款里拨一点,人命更重要啊,你说哩,县长。”

    哈县长很诧异的看看季子强说:“招待费,这年底迎来送往的,你想让洋河县以后不和人来往了是不是,所以啊,季子强同志,这件事情先落实稳妥以后在派人不迟。”

    季子强叹口气说:“怕就怕等我们搞稳妥了,嫌疑犯也跑了。”

    哈县长无奈的说:“行了行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坏人是一定会落网的,就这样吧,我一会还要下局里去开会,你也好好休息一下,你看你这病怏怏的脸色。”

    季子强也找不出什么有力的话来劝动哈县长了,他默默的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季子强走到门口,这时候,哈县长又如无其事的说:“子强同志啊,你过去没管过公安系统,这种案件很复杂的,你以后少费点心,交给他们下面自己处理,你抓你的农村工作和城市规划,那才是重要的一些问题,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要什么都想管,什么都管不好。”

    哈县长的语气很温和,也好像是站在关心季子强的立场在说,不过季子强依然从哈县长的字里行间,听出了哈县长对自己的不满。

    季子强心里想,哈县长一定也猜出了自己和华悦莲的事情了,看起来自己刚刚在哈县长这里享受了没几天的优厚待遇,又要结束了。

    人家是老大,既然已经发话了,季子强也就只好说:“行吧,以后我会适当的减少我对具体案件的关注度”。。

    哈县长这才笑笑说:“你也不要多心,我都是为你身体着想,做领导的,抓重点,管宏观,那些太具体的细枝末节,就由下面人自己解决吧。”

    季子强苦笑一下,心里很不以为然,话谁都会说,但下面具体事务我们不支持,你让他们怎么办,就拿这经费来说,我们不管,总不能让郭局长剁指头卖钱去抓嫌疑犯吧

    心里想是这样想,他还是只能点点头,无精打采的离开了哈县长的办公室。

    季子强回到了自己办公室,又想了一会,他就记起了前几天农业局来了一笔款,好像是给高坝乡修水坝用的,有十多万元,要不从这上面弄点下来,季子强就给农业局的马局长去了个电话:“老马啊,我季子强,最近公安局有点紧急事务,我想从你那搞点钱,支援他们一下,怎么样”

    马局长在电话那面就哭穷了:“老大啊,这不是要我命吗,我也穷的很,我都想问下谁认识人贩子,我们局里有好几个姑娘呢,看能不能卖点钱出来。”

    季子强一听就笑了说:“你少给我哭穷,就解决几万元钱,又不是个大事情,想想办法。”

    马局长连声的说:“老大,我这真的没有啊,要有的话,你都开口了,我怎么得也不能驳你面子,实在是叫我为难。”

    季子强嘿嘿一笑说:“不是你那省上刚到了一笔款子吗,借一点出来。”

    马局长说:“那可不能乱动,那是高坝乡修水坝用的,他们也把手续办好了,马上就要划拨过去。”

    季子强忙说:“那不要急着全划过去啊,挤出三万元吧,老郭那真有急事。”

    他真怕这钱一划过去,再想问那个高坝乡张书记要,就更麻烦了,张书记可不是个省油的灯。

    两人在电话里扯来扯去的,纠缠了很长时间,季子强把威逼利诱都用上了,最后才好说歹说解决了两万元钱。这经费有了着落,季子强很兴奋的给公安局郭局长去了个电话,告诉他可以准备派人过去抓捕了,经费到农业局去借,自己已经说好了,郭局长也很高兴,就问:“哈县长同意了。真难得。”

    季子强笑笑说:“你最好赶快派人出发,不然钱没了我就再找不到了。”

    郭局长一听这话,知道季子强也没有说动哈县长,这钱一定是季子强强行压下来的,他对季子强又多了一份感激之情。

    季子强又详细的问了问谁去,叮嘱一定要派办事能力强点的人,多带点钱,以防万一。

    那面郭局长也知道他的不容易,就说:“还是不要化的太多了,你那底子我也知道,派的人是刑警队王队长带专案组的刑警小刘去,人是没问题,你就放心吧,有什么情况我及时给你汇报。”

    季子强听他已经安排妥当了,也就放心的应了一声,挂上了电话。

    在向西北急驰的列车上,洋河县刑警队王队长和刑警小刘在硬卧车厢的铺上坐着,王队长靠近车窗坐着,他穿着便装,衣服紧裹着他那健壮而匀称的身躯。在平时他或者就是一个吊儿郎当的样子,然而有了公务,王队长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那种油皮不甩的吊样已经不见了。

    刑警小刘也很警觉,那线条分明的面孔,像涂了油彩似的闪闪发光。两条漆黑的、浓厚的眉毛,有力地向上扬,一双深邃犀利眼睛,机灵地、警觉地扫视着充满汗味和传出鼾声的车厢。

    王队长知道此次行动的重要性,所以这一路格外的小心,就在休息的时候,他和小刘也是换班,一个是自己带了武器,一个是带的有嫌疑犯的照片,这两样东西大意不得。

    小刘的心情还是比较好的,过去很少有机会跑这样远的地方执行任务,小地方的警察就是这样,当地没多少重大刑事案件让他们练手,也没有那么多的钱让他们象电影里演的警察那样,坐上飞机,一会到中东一个大城市,一会飞到欧洲一个大海边,有时候还住那五星级的酒店,喝着xo,和坏蛋周旋。

    对县上的经常来说,那是个梦想,就这次来,还不是局长蹭了个老脸从县长那搞了点钱,要不是,他们现在还是在刑警队干望着。

    列车的广播在放着谁的歌,听不太清,什么破喇叭,杂音比火车轮子声音还大,王队长看看表,计算了下时间。应该快到了。他收拾好行李准备下车。

    出站的人流把他们裹带着往外走,人真多,小刘骂了句:“,哪来这么多人。”

    王队长没说什么,他要准备下一步的行动。

    出了火车站,他们很快找到了线人说的那个郊区的一片民房,他们没有贸然过去,就先和附近的派出所进行了联系,派出所告诉他们,这是一个几不管的外来民工临时驻地,谁住哪,哪住谁,他们也说不上,对他们出示的嫌疑犯照片也都没什么印象,最后还算好,答应陪他们到那一片去查下。

    这样他们就以查暂住证的名义对这进行了查寻。

    就在他们对这片民工临时驻地进行耐心搜查时,在另外一辆列车上,那个叫蒋林志的保安正坐在硬坐上,昨天接到老板范晓斌的电话,说有人知道了他现在的藏身地方,让他赶快转移。

    蒋林志长了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但人是很狡猾的,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回不去洋河县了,就不断的变换自己的住地,这次到表弟这来,本来也不打算住多久,没想到就这人家还给知道了,要不是老板报信及时,只怕现在自己已经被拷了。

    下一个地方到那去躲,他也不计划,反正先坐上车,走那算那。

    在洋河县的公安局里,也是有人都在等待着,郭局长不时的计算这时间,看着手腕上的表,消息到是很快的传了回来,郭局长失望了,郭局长有点内疚,他感觉对不起季子强。

    在王队长电话汇报中说:“蒋林志是在自己和刑警小刘去之前的几个小时离开的,他表弟交代说蒋林志本来要在他那多住56天的,不知道为什么就很匆忙的提前走了”。

    到了晚上,季子强正在政府大院里面散步,就接到了郭局长的电话,电话中郭局长把这一情况又汇报给了季子强,他说:“季县长,我这也不是推脱责任,但我确实感觉这其中有点蹊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