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封蕴再一次的心中一热,但他还是不愿意把得来不易的这种宝贵的团结轻易的破坏,比起季子强一个人来说,北江省几千万百姓的安康幸福更为重要,何况现在季子强并不会有生命的危险,而且季子强也通过乐世祥传到过来了一个准确的信息,那就是时间,一个小时的时间,到那个时候,或许季子强有办法度过这场危机。

    当然了,他的仕途肯定是要结束,但个人的权利和利益在面对一个更为宏伟的目标的时候,这有算的了什么?

    “云中同志,我能理解你,但现在我们还有机会。”

    “机会?季子强很危险的,一旦我们待会的会议做出了强攻的决议,季子强还能活着出来吗?”

    王书记很平静的说:“事情到不了那一步,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拿什么保证?”

    “只要我们给季子强一点时间,最多一个小时,他就有可能解决掉这个问题。”王封蕴不愿意在对李云中遮遮掩掩了,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样啊,一个小时,那么就是说我们只要在会上拖过半个小时,事情就会出现转机?封蕴同志,你是说的这个意思吗?”

    “是的,一点没错。”

    李云中就轻声说:“那好吧,我们不是给他一个小时,我们给他两个小时。”

    王封蕴轻声的笑了笑,不错,只要自己和李云中配合默契,不要说两个小时,三个,四个小时都能给季子强留出来的。

    在结束了和李云中的电话之后,开会的时间也快到了,不过王封蕴一点都不急,他微笑着让过来请他前去开会的秘书先等一会,因为王封蕴知道,自己现在过去了也没有什么用处,李云中是肯定会迟到的,不仅他会迟到,连他手下的几个常委都会晚来一点。<>

    但不管怎么说,这也将是一个难以平静的夜晚,省城如此,远在那个偏僻的新屏市,情况也是如此的,就连冀良青都不得不赶到飞燕湖的事发地点来,他有点啜气,自己没有完成季副书记预想的方案,到现在为止,上面一个人都没有给自己发布一条指令,就连和季子强关系最好的叶眉常委,也似乎在这样的一个夜晚睡着了,没人来关心季子强,大家都像是躲瘟疫一样的躲着他,过去不是还有李云中很关注他吗?但今天才算看出来,这个地方啊,真的没有什么真情和感情,所有的人都不过是在相互的利用,就像季副书记利用自己,也像自己利用季副书记一样。

    不管是谁处在冀良青这样的状况中,都会生出如此的感慨,他有点后悔,也有点失落,自己过去太看重季子强身后的那些影子了,生怕他们会在自己和季子强发生冲突的时候,义无反顾的站出来保护季子强,也正是基于这种考虑,自己才一忍再忍,造成了目前这个让季子强逐渐坐大成势的局面,唉,早知道这些人如此薄情寡义,自己何必等到现在才对季子强展开强硬的攻势呢。

    不过现在冀良青还是有一点很满意的,那就是这件事情的发生已经不可逆转的让季子强跌入了绝壁深渊,季子强的名字在不久的将来就可以从新屏市的政治舞台上抹去了,那个市长强硬,书记软弱的历史也整的会成为了历史了。

    现在冀良青远远的看着那幢笼罩在灯光中的别墅,露出了会心的一笑,他身边的宣传部何部长很及时的说:“季子强玩完了。”

    冀良青笑笑,说:“你不是一直很担心他吗?现在你作何感想啊?”

    何部长就嘿嘿的笑着说:“很轻松,很自在。”

    “你啊你,现在还不是轻松的时候,这件事情你们宣传口上还是要多留言一点,这应该是个很好的题材吧。”

    “书记的意思是做一些宣传?”

    “难道不应该吗,新屏市破获了一起重大的涉黑案件,而涉黑案件的保护人还是一个权利巨大的市长,这本来就会让人乐意听闻。<>”

    何部长连连的点头,不过他还是不失时机的说:“要不明天天亮以后开个新闻发布会吧,把今天的事情给媒体朋友都解释一下。”

    冀良青请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他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省公安厅的那个副厅长身上,他正朝自己走来,冀良青从何兜里掏出了香烟,也向前迎了几步,说:“厅长,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这个副厅长摇摇头,有点气恼的说:“上面刚开始开会,怎么决定还说不上来,但不管怎么说吧,人肯定是要抓的,这一点我坚信,在党的领导下,绝不会和犯罪分子谈条件。”

    冀良青也知道肯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他就说:“只是不知道他们会议什么时候开完啊。”

    “这也真的不好说,别墅里面涉及到一个市长呢,唉,真实苦了我们这些兄弟了,这大半夜的,你们这蚊子也实在是厉害,还不知道等多长时间。”

    冀良青也深有同感的说:“我已经安排后勤去准备一点凉茶,水果什么的东西了,一会就给大家送来,同志们都辛苦了。”

    副厅长接过了冀良青递来的香烟,两人往车后移动了一下,点上了眼,在强灯的照射下,别墅的人应该看不到他们的位置,但还是小心为妙,万一里面胡乱的放上几枪,谁中上,谁倒霉。

    抽了两口烟,副厅长就说:“这个季市长也真的是少有,这么严重的事情他连后果都不想一下,说进去就冲进去了,一点都不考虑后果,他真是不想当市长了。”

    冀良青叹口气说:“人年轻啊,冲动在所难免,可惜了,其实要说这个年轻人还是有股子闯劲的。”

    副厅长满眼都是鄙夷的说:“妈的,这么年轻都当生了厅级干部,这人啊,没有经历过挫折就是不知道珍惜,现在干到厅及容易吗?我都50多岁了,在副厅上坐了10年,硬是动都不动一下。<>”

    冀良青感到有点好笑,这个副厅长也是老北江的人了,说真的,从他当上副厅自己就认识他,也真难为他了,硬是在这个位置上屁股都磨出茧巴了,不过也不能怪他,他文凭是不错,但不是科班出生,过去在一个农业局,后来不知道怎么的跑公安系统了,但你去了就去了,可是一没业务能力,二没找到靠山,就这样混着。

    冀良青就转换一个话题,不想在围绕这个级别的事情谈了,再谈下去,肯定自己今天晚上听到的都是抱怨了,他就问:“里面是什么情况,听说都有枪?”

    “嗯,消息说有,但是不是真的有就不知道,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就算没有枪,至少他们也是干过不少坏事,不然他们担心什么。”

    冀良青深有同感的点点头,谁说不是呢?要没问题,为什么害怕警察,那就站出来配合一下啊,这也正好对上了冀良青的想法,只要i这个萧博瀚有问题,季子强也就算彻底的洗不干净了,一个市长,在这样的情况下,明目张胆的充当犯罪分子的*,太嚣张,也在没救了。

    冀良青再一次把目光投向了那幢别墅,嘴里轻声的‘啧啧’两下,这萧博瀚真够奢华的,转念一想,冀良青又叹了一口气,唉,现在最大的麻烦就是接下来这个影视城怎么办?恐怕是保不住了,这还是多少让冀良青有点难以释怀的,多好的一个项目啊,要是真的建成了,他对新屏市的经济拉动具有难以估量的作用,现在十有**是没戏了。

    也只有想到这个项目的时候,冀良青的心中才会有那么一点点的遗憾,也有一点点的难受,季子强倒下去固然不是一件坏事,但为了让他倒下去,却连带这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自己这个书记是有责任的,但战车已经开动,自己又哪能完全掌控呢?

    冀良青再一次暗中叹口气,看着别墅发了好一会的呆。

    别墅里现在也是很安静的,只有萧博瀚和季子强坐在宽大的,豪华的客厅中央,那意大利真皮沙发上就他们两个人坐着,显得有点空旷和过份的宽大。

    季子强已经不在喝茶了,他喝够了,刚才苏曼倩还给他简单的弄了一点吃的,一个肉丝面,还有两个煎鸡蛋,季子强到时没有发现,原来在人饿急了的时候,这么难吃的饭自己也硬是能吃完。

    还好,苏曼倩是有自知者明的,没有问季子强香不香。

    不过季子强还是很佩服苏曼倩的镇定,到底是当过大姐大的人,面对外面几百警察的包围,还能如此从容淡定,真是难得啊。

    后来苏曼倩又上搂了,季子强就笑着对萧博瀚说:“你这个老婆不简单啊,我看一点都不紧张。”

    萧博瀚也笑笑,说:“这个女人还算好的,要是换做孟玲在这里。那一定早就喊起打打杀杀的话来了。”

    季子强摇着头说:“就你们几个人,嘿嘿,还算冷静,真的干起来,估计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

    本书来自//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