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王书记不是一个喜欢后悔和遗憾的人,他多年的锻炼让他具有在任何突发事件来临后都能冷静从容面对的能力,所以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怎么善后,怎么能保住季子强的性命,所以他没有犹豫的给郝厅长说:“暂停所有行动,我要马上召开常委会议,你们待命等候省委决定。”

    “好的,我刚才已经这样发布了指示,现在我会把书记你的这个指示再一次给他们传达一次。”

    王书记挂上电话,他站起来,用手指捏住鼻梁使劲的揉了揉,才缓缓的坐了下来,给张秘书去了个电话:“紧急通知所有常委,半个小时之后召开会议。”

    张秘书挂上电话,就刚忙通知和准备起来了。

    而王书记想了想,却用红色的保密电话给远在京城的乐世祥挂了个电话:“乐部长,我北江省的王封蕴啊,是啊,是啊,我们很少联系,现在出现了一个紧急情况啊,所以我想请你帮忙。。。。。。”

    乐世祥是第一次听到这样一个让他惊惧的消息,那几乎是难以置信的听完了王书记的介绍,乐世祥真没有想到,自己很少,几乎没有和王书记通过电话,这第一次的电话就是这样的一个信息,他当然和王书记的想法一样,当然也知道季子强这次玩的太大了,已经把他自己彻底的毁掉了,这个事情在瞬间差一点点就把乐世祥击垮了。

    好一会乐世祥才黯然的说:“王书记啊,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也没有其他想法了,只希望你能保住季子强这小子的命,如果需要,我可以亲自过去到新屏市去劝他出来。”

    王书记也叹了一口气,说:“是啊,我看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不过啊,我还是想知道季子强此刻的想法。”

    乐世祥也很快的镇定下来了,他马上就听懂了王书记的这个话,不错,王书记看来是真的想帮季子强,但作为王书记,他此刻是不能亲自给季子强联系的,那会在以后处理季子强问题的时候给他带来被动的局面,他这个电话也就是想要让自己和季子强联系,作为自己一个季子强的老丈人,自己此时此刻和季子强联系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乐世祥就说:“好的,谢谢王书记,这样吧,我劝一下季子强。”

    “嗯,嗯,你劝一下是应该的,他还年轻啊,不要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来。”

    “好好,我先挂电话了,谢谢你,王书记。”

    “客气啊。”

    挂上电话之后,王书记才稍微情绪松了一点,不过事情还是很棘手,这不是一次行动的成败的问题,这个问题会对北江省留下什么变动和危机,现在还无法评估,但显然的,事情肯定会出现一些后遗症的,特别是季子强,他的命运恐怕会很悲惨,政治生命是肯定要结束的,会不会承担其他的法律上的问题呢?现在也不好说啊。

    王书记很遗憾的想着。。。。。

    季副书记也接到了一个类似的消息,他眯上了眼,事情确实也让他感到难以理解,季子强也太冲动了吧,他为什么就不向王书记或者是李云中请求援助呢?这两个人不管谁只要出面,都是可以给他一个帮助,都可以让他走进别墅啊,他为什么不那样做啊,还要用如此鲁莽的方式来处理这个问题?

    唉,真是个愚笨的家伙,可惜了自己构思精妙的一步好棋,现在要开常委会,会后事情就会很简单了,不管是王书记还是李云中,他们也都可以以组织的名誉来直接干涉这件事情,自己也是套不住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了。

    季副书记真的有点失望,假如说还有一点点的收获的话,那就是这件事情彻底的拿下了季子强,虽然这只是一个小人物,但收获一个季子强,打到一个季子强,总比一无所获要好,就算一个安慰吧。

    而在新屏市飞燕湖的别墅里,季子强正在和萧博瀚喝着茶,季子强自己也很很清楚的,在外面的警察会因为自己的跨进别墅而暂停攻击,这一点绝不会错,没有谁愿意来承担一个这个样重大的后果,要是一个市长在警匪混战中中弹身亡,嘿嘿,只怕消息要报到中南海去。<>

    所以此刻季子强就很镇定的喝着茶,不过说真的,进来之后没多长的时间,季子强也有点头大起来,自己虽然是暂时的缓解了一触即发的危局,但事情还是无法得到最终的解决,警察是不会马上攻击进来,可也不会因为自己在里面就都回家睡觉吧?

    他们只是在等待,等待上面最后的决定,但上面又能又什么样的决定呢?

    上面的决定和现在外面的警察几乎如出一辙,那就是不管怎么说,最终必须得抓捕萧博瀚,只要组织上做出了决定,就算自己还在里面,依然躲不过被围剿的命运,市长固然重要,但国家的尊严和法律会更重要。

    但毋庸置疑的说,这个过程会延续很长的一段时间,现在自己进来了,不要说萧博瀚说的一个小时,就是34个小时的时间都是没有任何问题了,自己太熟悉这些程序了,为自己的事情,至少会开会,在会上还有可能发生分歧,最后大家要反复的讨论,唉,自己可是要把省委的那些大佬们好好折腾一个晚上了。

    所以说,季子强现在的时间还是比较充裕的,他就想,现在自己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在必要的时候,自己还要让萧博瀚明白,他只要不投降,自己也绝不离开,那么自己也会被乱枪打死的,或许为了友谊和感情,萧博瀚也会同意投降吧?他总不会眼看着自己陪他丧身。

    这是季子强的一点小心眼,但因为时间还多,所以他也不急,从下午到现在,他一没吃饭,二没喝水,也是口干舌燥的,现在就先喝两口在说。

    但萧博瀚却看着季子强长长的嘘口气说:“子强啊,看来你这个市长这次是正的要玩完了。”

    季子强放下茶杯说:“有什么办法?交友不慎就是这样的后果。”

    萧博瀚却很凝重的说:“不过我也理解你的心情,所以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我最多需要一个小时,到那个时候,如果我还没有想出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我就陪着你一起出去自首。<>”

    这个话让季子强心中一阵的狂喜,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行为到底还是感动了萧博瀚,他决定在最后的关头放弃自尊,放下武器了,这其实对萧博瀚这样的人来说,是更为艰难的选择,比起死来,更让他们屈辱。季子强抬头看着萧博瀚,说了一句:“谢谢你。”

    萧博瀚摇摇头:“不用谢,你都能抛下你的前途和未来,我又有什么不能抛弃呢?”

    季子强刚要说话,手机就响了起来,季子强一看,是老丈人乐世祥的电话,他不敢马虎,很恭敬的接通了电话,话筒中就传来了来小时有点忧虑,还有点伤感的声音:“子强啊,你这次算是真的遇到麻烦了。”

    “是的,我知道,但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唉,每个人的人生中都会有那么几次的难以抉择,算了,不说这些了,现在谈谈你的想法吧?你应该已经冷静下来了吧?事情总要有个解决的办法,你现在想要一个什么结果?”

    季子强很坚定的说:“我就想要一个小时的时间。”

    “这样啊,我知道了。。。。”

    几分钟之后,王封蕴书记就接到了乐世祥的电话,他看了看手表,轻轻的挂上了电话,嘴里自言自语的说:“一个小时?这肯定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刚才和乐世祥的第二次通话,虽然乐世祥的语焉不详,说的很隐晦,但还是让王封蕴明白了为什么季子强在最后一刻突然不让自己参与到这次事件中来的原因了,不错,季子强也在那个时候突然想到了这一步的险恶,所以他宁愿独自面对这一危机,他也不愿意自己设身处险。

    想到这里,王封蕴蔚然长叹一声,这个季子强啊,的确很不错,可惜了,可惜了。

    王封蕴背着手在办公室来回的走动着,他望着窗外那漆黑的夜色,看着不断掠过夜影中的那些飞翔的小鸟,王封蕴情不自禁地有了一点感伤,身在仕途,恰如这漆黑的夜,更如这黑夜的鸟,如何能在困境中突出重围,飞向光明,这才是方显英雄本色的行为。

    自己这些年一路走来,出身平民的我,就是靠着坚忍不拔,克服寻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披荆斩棘,才得以跃上如此高位,坐到了一方诸侯,封疆大吏的位置,“恒古人豪伴地荣,百年英雄苦斗争。”虽然伤痕累累,身心疲惫,但让自己聊以安慰的是,大权在握的奇妙感觉是无与伦比的,一览众山小的惬意也是不可比拟的。

    在自己的家乡,那一片群山叠起的山谷,自己可是千百年来出现的第一个大人物。如今,那遥远的老乡和百姓,无不以与自己是同乡而感到骄傲,自己已被家乡父老作为楷模和榜样,来教育下一代努力进取。

    这一切的得来多么的艰难啊,只有人看到自己站在高处的耀眼,谁知道自己沮丧落寞和孤独。

    本书来自//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