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样的情景让季子强觉得似乎是在电影中一样,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摇摇头,努力让自己回到现实中来,不错,他们是在对萧博瀚等人喊着,这也不是电影,更不是演习,这些战士和警察的手中拿的都是*,特别是那些武警,不仅穿的有防弹服,每个人都斜挎着一把乌黑锃亮的*,什么型号季子强不懂,但那月下映射出来的光芒告诉了季子强,那都是真家伙。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这样的喊话持续了有10分钟的时间,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一声回应:“你们在等待一会,给我们一个小时的时间考虑。”

    这面就说:“你们现在剩下的已经不足10分钟,10分钟之后,我们就要强行進入了。”

    “那你们就进来试试,看你们有多少人。”里面的声音一点都不示弱,而且还很是强悍。

    季子强就看到指挥车边的那个副厅长皱了下眉头,拿起一个车载电话,说:“厅长啊,对方要求一个小时之后回复,怎么办?”

    季子强听不到电话里对方怎么说,但可以看到那个副厅长挂断了电话,点起一只烟,在车边有点焦急的走动起来,季子强判断,对方电话中的人可能让他等待一下。

    季子强想了想,自己拿出了电话,给萧博瀚打了过去:“萧博瀚,你在搞什么名堂,你不知道外面多少人吗?出来吧,不要做无谓的反抗,真的没有意义。”

    萧博瀚的声音有点嘶哑,但还是很清晰,他似乎笑了笑说:“我明白反抗是徒劳的,但我只能这样。”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记住,你还有妻儿老小,你还有身边的弟兄,你要多为他们想想。”季子强的心在流血。

    “是啊,我劝过他们,但他们谁都不愿意俯首就擒,他们和我一样,在骨子,在生命的字典中,从来都没有投降这两个字。”

    “但你要知道,你们的反抗没有一点价值,外面有几百战士,你说你们有出路吗?”

    “没有,当然没有,走上我们这条道路,这一天迟早会来临的。<>”萧博瀚的语调有点感慨,也有点伤感,他不是为自己伤感,他在为他身边的这是来个弟兄伤感,是自己带他们来到这里,自己却要在这里眼看着他们断送了性命。

    季子强不愿意放弃一点点的机会,他继续劝说:“你们有抢吗?”

    “有的。不过都是短家伙。”萧博瀚一点也没有对季子强采取防范。

    “但就算持有枪支,也算不上杀头的重罪,不要在坚持了,出来吧?”

    萧博瀚有点苍然的说:“我知道持枪不足以死刑,但是,我们会受辱,这其实比死还难受,说不上还要受辱几十年,你也不要劝了,记得假如有机会,照看一下我的一对儿女。”

    季子强的眼中就流出了泪水,这对季子强来说,是很少很少出现的情况,这些年里,季子强感觉到自己已经让官场和麻木磨钝了自己的感情,自己怎么会泪流满面呢?自己怎么会像个小孩一样的哭呢?

    电话中两人都好一会没有说话了,季子强不知道萧博瀚此刻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但毋庸置疑的可以感到,萧博瀚的呼吸也并不平稳,好一会萧博瀚才说:“你不用哭了,刚才我们都看到你想进来被拦住了,大家都说你很够意思,在我们离开这个时间的时候,能够获得你这样的友谊,我们还去期盼什么呢,这就够了,真的够了,谢谢你。”

    季子强有点凝噎的说:“是的,我进不去,但我还会努力的,你在考虑一下,我去和他们谈谈。”

    萧博瀚却突然说:“季子强,假如你能劝他们在多给我们一点时间,也许一个小时,也许半个小时,或许情况就会发生变化。”

    季子强不解的问:“这有什么区别吗?”

    “有。<>”

    “什么区别?”

    “不好说,也无法说,但我需要一点时间。”

    季子强就点点头说:“等着我,我这就去说。”

    季子强挂上了电话,走到了那个副厅长的身边,副厅长还在焦急的等着省厅的电话。

    副厅长见季子强走来,他停住了来回走动的脚步,说:“季市长还是先离开这里吧,可能马上就要展开攻击了,到那个时候会让季市长你徒增伤悲的。”

    这话已经很明显,那就是季子强和萧博瀚他们的关系很好,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连省厅的人都知道这点。

    季子强也顾不得副厅长的话中有话了,他很直接的说:“我只是请求一下,能不能按他们都的要求等待一段时间,这不过分吧?”

    副厅长摇摇头说:“这个问题我无法给你答案,我也在等待上面的指令,再说了,像这样的国际性罪犯,我们也不得不谨慎,万一最后他们准备好了,或者有了其他人员的增援,后果不堪设想啊。”

    季子强苦笑一声说:“这也有点太玄乎了,他们算什么国际罪犯。”

    副厅长一点都没有笑,很郑重其事的说:“在我来新屏市之前,我们调阅了他们的档案,恐怕严重的程度你都难以想象,在北非,他们30多个人,对付了一个正规部队的上百人进攻,在索马里的一个岛上,他们为了抢回被海盗掠夺的三艘货船,以50多个人的队伍,潜入小岛,打散了海盗400多人,击毙了海盗200多人,所以你说他们算不算国际罪犯。”

    这绝对是季子强没有想到的事情,但毫无疑问的说,厅长是不会信口赤黄的开玩笑,季子强惊诧的问:“但既然是这个,为什么当初他来投资的时候,你们没有说过他的这些事情呢。<>”

    副厅长无奈的笑笑说:“我说了,是他们,不是萧博瀚个人,现在这些情报都是从种种迹象判断出来的,就像是我们明明知道某人犯罪,但没有抓到他的把柄一样,而且我们省厅早就接到*的指示,也一直都在暗中监视着他们的动向,这钟事情是不需要给你们地方正府通报。”

    季子强愣了那么几秒钟之后,说:“既然你们知道他这么厉害,何必让战士冒险,为什么就不能多给他一点考虑的时间?”

    “那么谁能保证他在北江省没有其他同伙?万一他在组织和等待人马准备反击呢?”

    季子强有点无语了,是啊,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但季子强还是不愿意相信萧博瀚是在等待同伙,因为他自信还是了解萧博瀚的性格的,萧博瀚不会在这个地方,用那样的方式来处理问题,这里是中国,一切和政府做对的行为都不会成功的。

    指挥车里的电话响起了,副厅长快步走过去,从通信人员的手里结果了电话:“嗯,好好,我知道了,攻击按时展开,好,是,坚决执行任务。”

    放下电话,副厅长的眼神变得犀利和冷峻了,他看看手表,拿起了对讲机,对所有人发出了最后的指令:“各单位注意,三分钟之后展开行动。”

    关掉对讲机,副厅长就大喊了一声:“打开照明灯。”

    一霎时,好多部车顶上安装的照明等同时打开了,整个别墅就笼罩在了一片光亮中,现场如同白昼一般,在季子强的耳边也传来了一片的上弹,开武器保险的声音。

    季子强的心就缩在了一起,他哆嗦着手,拿出了一只香烟,在点烟的时候,他就看到了远处也在看着他的韩局长,季子强绝望的对韩局长笑了笑,但韩局长的表情是木然的,看不出是欣慰还是忧虑,他就那样看着季子强,眼光有点蒙蒙的。

    说真的,韩局长是真不希望季子强在现场,他谈不上是季子强绝对的铁杆,但季子强到新屏市的这些时间里,韩局长还是对季子强有着一种真心实意的敬重,这是韩局长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一个领导,也是一个韩局长认为很不错的领导,他很惋惜季子强,更知道季子强和萧博瀚的关系,他不希望季子强看到萧博瀚最后命殇于此。

    他甚至想要劝一下,让季子强离开的。

    不过他看到了季子强正在后退,季子强好像身体也不太稳当,有点摇晃,他退到了一部警车旁,几乎很难站稳,不得不用手撑着汽车,他动作迟缓而哆嗦的点上了一只香烟,他使劲的抽着香烟,而圈子里面的所有人都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季子强明白,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了,再过一两分钟,这里将是一片杀戮,他伤悲的看了看身边的一些战士和警察,也许再过几分钟他们也会倒下,也会英年早逝的,是啊,萧博瀚肯定是不会逃脱,但他们绝对会豁上命的反击,也许他们十几人会换取更多无辜的生命的,因为自己身边的警察,或者战士,这些年轻的孩子真正的并没有过多少实战经验,他们凭的就是昂扬和热血,但他们和萧博瀚这些在地下王国血腥厮杀多年的高手比,他们缺乏实战锻炼和经验,他们会付出比萧博瀚他们更沉重的代价。

    对这一点,季子强是绝不会看错的,他见识过萧博瀚手下这些人的身手。

    本书来自//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