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见王书记在这个时候依然没有抛弃自己,他一下就感到了一种巨大的鼓舞,是啊,自己是可以不管不顾自己的前途的,因为自己和萧博瀚具有深刻的友谊,自己还欠萧博瀚很多的情意,自己为他是赴汤蹈火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品书网()

    可是王书记和萧博瀚非亲非故,一点联系都没有,仅仅是因为王书记对自己的关爱,就毅然决然的帮助自己了,这可以说是一种很少有的事情,不错的,这次自己恐怕会给王书记也带来一些麻烦了,通过萧博瀚和自己,最后一定也会波及到王书记的,对这一点,王书记应该比自己更清楚,更明白,但他还是同意帮自己。

    季子强有点激动的说:“谢谢,谢谢王书记,你救了很多人。”

    王书记淡淡的一笑说:“不错,可能是会救几个人,但我们两人却要陷阱去了,呵呵,不过我还是很敬重的你这股子勇气,我没有看错,你季子强算个人物,好了,不扯了,我给冀良青和省公安厅去电话。”

    季子强自己也笑了起来,他仿佛看到了萧博瀚的微笑,是的,这样就好了,自己一定能劝萧博瀚放下武器,劝他出来自首,也许他不肯,但自己要告诉他,为了自己获得的这个见面的机会,连省委的王书记都已经卷进了这个漩涡了,萧博瀚你再要硬拼的话,你不仅对不起我季子强,你连王书记都对不起。

    季子强相信,萧博瀚一定能听从自己的劝告的,一定能把命保住。

    季子强也微笑了,他就准备挂断电话,但他的笑容没有持续几秒,季子强一下感到了不对,是的,很多想法,很多自己过去一直没有解开的谜团,也都在这个时候一下子变得清晰,简洁,线条分明了。

    他对着话筒大声的喊了一句:“王书记,你等等。先不要挂电话。”

    王书记把头一下子偏离了一点电话听筒,他感觉季子强真的有点疯狂了,怎么这个人用这么大的声音来说话呢,自己可是第一次听到谁给自己用这样的声音打电话:“你疯了吧,季子强,有这样打电话的吗?又怎么了,有话快说。”

    季子强就带点急切的说:“王书记,我刚才想错了,你不要打电话,也不要管这件事情了。”

    王书记很是不解的问:“你怎么了?这变化也太快了吧?为什么如此,你不想救萧博瀚了?”

    季子强说:“想救,但看来只能我自己想办法了,你还是不要出面的好。”

    “为什么?”这变化连王书记都有点不太适应了。

    “因为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是在北京的时候和我老丈人乐世祥探讨过的一个问题,这些天我一直都没有想通,但现在,我已经想通了,嘿嘿,虽然我没有办法破解,但我决不让他们的这个计划完满执行。”

    “什么计划?你能说详细一些吗?”好奇心看来人人都有,连贵为一省大员的书记也不例外。

    季子强却无法用几句话来说清楚这件事情,他就好说:“以后吧,如果以后我们还有机会见面,我会说给你听的,但现在我只希望你不要再管这件事情了,先这样,请王书记记住我的谏言,什么都不要管,该做什么做什么。”

    说完,季子强挂掉了电话,今天他创造了太多太多的奇迹了,在北江省敢于直接挂断省委王书记电话的,恐怕也只有他季子强这样一个人。

    挂掉电话的季子强,现在什么都想清楚了,真的不错,从这整个事件的策划上都具有很隐蔽的一些手法,这样的一个圈套也只有季副书记这样的老手才能做到,他的目的其实并不完全是自己,他想套住的主要猎物是王书记,也或者是李云中省长。

    正如当初自己在北京和老丈人说的那样,季副书记是不会甘于永远做北江省的三把手的,他有实力,有能力,也有智慧,他只需要稍微的努力一下,就完全可以更上一步,而自己当初一直认为的契机问题,季副书记现在也已经设计好了,那就是新屏市的萧博瀚,季子强。

    自己和萧博瀚都不过是一个诱饵,这也就是为什么公安局对萧博瀚的别墅围而不歼的一个奇怪的方式了,也是他们不允许自己见到萧博瀚的一个原因了,他们算准了自己最后必须向省里求援,那么在季副书记的这盘大棋中,不管是李云中省长,还是王封蕴书记,只要他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个人给与自己了帮助,那就等于落入了季副书记的这张大网中。

    而在季副书记的背后呢?谁能保证就没有更大的一个身影,也许这个隐秘的身影才是最后对李云中或者王封蕴砍出一刀的真正杀手,这应该是一个更为凌厉的人物吧?

    所以不管是冀良青还是季副书记,他们都给自己有意的留下了这么一个空档,他们都一直在耐心的等着自己把另一个人拉进漩涡,是啊,自己和萧博瀚已经都是将死之人了,是要稍微的有一点点可以把手的地方,都一定不会轻易的松手了。

    这计划真的太好了,太完美了,可惜啊,季副书记没有想到源自于北京的另一双眼睛一直也在关注着北江省,这就让他的这个想法过早的在季子强的心中留下了痕迹。

    季子强明白了,他有点高兴。自己看出了对方的这个计划,只要不拉上别人踏进这个漩涡,至少北江省还是安定的,那么就算牺牲了萧博瀚,牺牲掉自己也是值得的,毕竟自己和萧博瀚都是私情,而北江省的稳定发展,还有几千万百姓的安定生活才是大义。

    但季子强能眼看着萧博瀚就这样葬身于飞燕湖吧?也不能,季子强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看到很多辆车开了过来,仔细的一看,季子强头皮发麻,市里武警特战队和省厅的干警们赶来了,现在留给季子强的时间和机会已经不多了。

    武警带队的是一个中队长,这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优秀的军人,他有着军人特有的气质,庄重而冷峻,沉着而内敛,一头短发,配上他那种充满中**人特色的国字脸,显得干净而利索,两条浓重的眉毛彰显着他时刻准备上战场的勇气,眼睛虽然不大,但是很有特色,时而散发着狼一样凶狠的杀气,时而透露出尊重与谦虚,时而又是那么柔和温柔,堅挺的鼻梁亦如他的个性一般的坚强,稀薄的略带干燥的嘴唇,只有用血和汗才能将其浸润。

    和他一起前来的还有省公安厅的一个副厅长,季子强没有想到这次的事情会惊动到这个层次,他肩上的压力也就越来越大了,这个副厅长只是简单的和季子强打了个招呼,既没有过多的寒暄,也没有多余的废话,似乎在这个场合,季子强已经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了,这让季子强心里很有点不舒服。

    副厅长一招手,包括韩局长,武平,还有那个刚来的武警中队长,都聚集在了他的身边,而那些刚刚赶到的特种兵和省厅特情处的警察们,都排在了他们的身前,挺拔着身躯,随时整装待发,随时准备血染疆场。

    副厅长剑眉一挑,说:“韩局长,你先介绍一下现在的情况。”

    韩局长从身边的一个警员手里接过了一张临时绘制的别墅外围和内部结构地图,认真,准确的介绍起来。

    这个时间不长,大概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不管是厅长,还是那个中队长都已经听清了最新的情况,以及现在双方固有的态势,厅长就看看手表,对武警中队长说:“给你10分钟时间,你和你的战士一起制定一个攻击方案,这次行动你们是主攻,省厅和新屏市警方作为助攻,尽可能把方案做的细致一点。”

    “那么总攻的时间呢?”

    副厅长看了看手表,说:“25分钟之后攻击展开,现在我们在给他们喊话,劝降。”

    那个中队长就给副厅长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拿着地图从季子强身边走过去,招呼一声,在他的身边就很快聚居了45个武警,一起低头研究方案了。

    季子强有点呆呆的看着他们,他们每一个人都是那样的斗志昂扬,或许这些战士的身体里流淌的就是那种冲锋陷阵,气吞山河的血液。

    副厅长又对韩局长说:“开始喊话吧,告诉他们我们将要总攻的时间,我们不会一直这样和他们僵持下去了,另外,为了以防万一,在附近路口也设置警戒,不要忽视他们可能出现的体同伙。”

    韩局长也大声的应答了一声:“是。”

    然后韩局长过去也开始调兵遣将,忙了起来。

    那个副厅长到了指挥车的方便,开始让下属们和省里联系起来。

    这个时候,现场上整个都是忙忙碌碌的,但忙是忙,一点都不乱,所有的工作都显得有条不紊,只有季子强一个人,倒像是一个逛超市的闲人一样,无所事事,可是他比现场所有的人更要紧张,在他的心中,压力也在随着时间的不断流失也增大。

    而且,韩局长一点都没有放松对他的警惕,那三个年轻而健壮的警察就在他的身边,防止着季子强的异动,季子强总算尝到了一种被羁押,被防范的滋味了。

    几分钟之后,韩局长手下的一个警察就拿着一个话筒对别墅喊起了话,什么什么你们被包围了,投降是唯一出路,放下武器,争取宽大处理等等。。。。。<=":"><="="/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