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e="n;:#;">

    奥,我去看看。品书网季子强想要找到武平更多的了解一下现在的状况,韩局长却说:“季市长,你不能靠近别墅,据说里面很多人都有枪械的,这样过去太危险了。”

    “危险?应该不会吧,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抢,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他们绝不会向我开抢的。”季子强对这个问题是很笃定的。

    韩局长一步都不让的说:“那也不行啊,这样,我把他叫过来。”说完,韩局长就拿起了步话机:“01呼叫02,到指挥车这面来,注意安全。”

    季子强只能在等一会,就见武平弯着腰跑了过来,一看见季子强,武平很难为情的说:“市长你亲自来了,要不你喊喊话吧,让他们出来算了,这搞的太紧张了,我都有点害怕。”

    季子强点头说:“我来就是想帮你们解决这个问题的。”

    “唉,娘的,要不是手机都收了,我早就把你叫来了。”说完他瞅了一眼韩局长,有点不太舒服的说:“韩局,好歹我是个副局呢?连我的手机都收,有点过分了吧?”

    韩局长干笑两声说:“你以为是我的要求啊,要按冀书记的话,这次你连行动都参加不了,还是我好说歹说才让你来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妈的,他凭什么不让我参加?”

    “你说呢?谁都知道你和季市长的关。。。。。”韩局长说道这里,也感觉自己有点说漏嘴了,尴尬的笑笑,不再说话了。

    季子强刚才已经听懂了韩局长的话,所以现在他的话季子强没有太惊讶,不错,既然是冀书记和季副书记为自己准备的一个局,他们当然会防着自己,这一点都不让人奇怪,现在季子强最奇怪的倒是为什么冀良青不等着省公安厅的人一起到了再展开行动呢?

    难道是冀良青想要抢这个头功?感觉也不像啊,既然想抢,怎么来了这么长时间还是按兵不动,季子强就问:“韩局长,为什么等这么长时间也不行动?”

    韩局长有点愤愤的说:“娘的,上面说一定要等他们到了在展开行动,本来我说武警一会到了就可以动手了,刚刚公安厅却否决了我的建议。”

    武平也嘟囔了一句说:“真是的,要说省厅人到了行动,何必让兄弟们早早的过来,这不是折腾人吗?”

    这个话真的让季子强感到有点奇怪,是啊,何必这样呢?这不是浪费时间,也暴露目标吗?

    不过季子强现在没时间来详细的思考这个问题,他要想怎么样化解这个危机,假如萧博瀚手下的人真的有枪在手,事情就很难善了,在假如双方发生一点冲突,最后萧博瀚彻底就完蛋了,不是被乱枪打死,就是被判刑入狱,这两种结果季子强都不想看到。

    但萧博瀚肯定不会束手就擒的,可是他怎么能冲的出去,他现在别墅里最多也不过十来个人吧,想要面对这样强大的警方,根本是不可能的,马上武警特种兵和省厅也要来人,这样的对抗毫无意义,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投降。

    季子强在对局势有了一个初步的分析之后,觉得只能如此了,看来自己有必要进去亲自见见萧博瀚,给他讲明这个厉害关系。

    季子强就对韩局长说:“这样吧,我进去和萧博瀚谈谈,如果能让他投降这是最好的方式,你们也不用冒风险了。”

    武平连连的点头,他是知道季子强和萧博瀚的关系的,在一个,萧博瀚要是真的死拼起来,谁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别人没有领教过萧博瀚的威力,自己可是知道的。

    但韩局长很无奈的摇摇头说:“命令很清楚,谁都不能接近萧博瀚。”

    “冀书记的命令还是省厅的命令?”

    “冀书记的,不过省厅发话,目前一切由冀书记指挥,我只能算一个现场的执行者。”

    季子强就拿起了电话,一个电话拨到了冀良青的手机上:“冀书记,我季子强,这个事情你们做的有点过分了,至少我现在还是新屏市的市长,还是市委副书记吧?”

    那面就传来冀良青干干的几声笑,然后说:“季市长,你消息还是很灵通吗?这样吧,你过来我们好好谈谈。”

    “对不起冀书记,我已经在飞燕湖现场了,恐怕现在过不去?”季子强口气强硬的说。

    “不会吧,你跑那个地方去了,嗯,那好吧,我就明说,这是省厅的一次剿黑行动,而且鉴于你和萧博瀚的特殊关系,省厅的意思是不让你知道,也不能让你接近萧博瀚,这一点你要理解,回避制度你也清楚。”冀良青根本都不在意季子强的态度好坏,因为这已经无关大局。

    季子强的压力又增加了不少,自己也已经被列入到防范对象中,那么是不是在剿灭了萧博瀚之后,就要对自己动手?是啊,为什么不可以呢?他们完全可以那么做,用一个黑恶势力*的名义就能做到,就算再退一步吧,要求自己协助调查萧博瀚的犯罪活动,那样也可以名正言顺的让自己离开市长的位置,而这样的调查通常会延续几年,等最后发现自己什么事情也没有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但这不过是季子强很短暂的一个想法而已,他现在已经顾不得想太多自己的未来和官位了,这件事情最后肯定会波及到自己,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结果了,现在最要紧的是不能让萧博瀚被乱枪打死,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哪怕就是坐牢,判刑,或者是驱逐出境,保住萧博瀚的生命比什么都重要。

    季子强说:“冀书记,现在情况不明朗,我的想法是亲自见见萧博瀚,如果他们真有犯罪行为,我会劝他自首投降。”

    冀良青沙哑的说:“季市长,你的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正因为现在的情况不明,我才更不能让你冒险,而且警察已经喊过话了,他们是很顽固的,所以最终恐怕只能强攻了。”

    季子强有点急愤的说:“冀书记,你没权这样做,我告诉你,我现在就进去。”

    冀良青也一下变得很强硬起来:“季市长,我说过,你不能进去,这也不是我个人的想法,省委季副书记也是这个意思,所以你如果要强性进入,我只好让韩局长对你采取措施了。”

    季子强有点难以置信,冀良青尽然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难道他真的已经胜算在握了吧?

    想一想,季子强让自己冷静一些,用平和的语气说:“冀书记,也许我见了他可以避免一次流血冲突,你这样做是在滥用职权,一旦有了伤亡,你要负责。”

    冀良青呵呵的笑了几声说:“季子强啊季子强,没想到你现在还对犯罪分子抱有同情,不错,我们这次就是要一网打尽他们,我们也不怕流血,不管是我们战士的,还是犯罪分子的。”

    季子强彻底就明白了,这些人好毒的心肠啊,他们根本就不想让事情得到缓和,他们就是想要从根本上消灭萧博瀚等人,所以他们连这样的一次机会都不给自己留下。

    季子强感到一阵的绝望和伤心,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萧博瀚躺在血泊中,但耳边又想起了冀良青阴冷的话:“季子强,我劝你还是回来吧,不要为这事情把自己也搭进去,上面明确说了,只要你不配合这次行动,你就必须担负起政治责任。”

    季子强不想在听冀良青的电话了,他慢慢的垂了了手臂,电话中冀良青的声音还在隐隐约约的传来,季子强的思绪却开始飘散了,这一生啊,自己只有萧博瀚这样的一个知己,自己怎么能眼看着他就此毁灭呢?自己不管怎么说,一定要救他,一定要救他,就算是搭上自己的前途,未来,乃至与生命,也一定要救他。

    季子强果断的关掉了手机,眼中闪烁着一种凌然无惧的神情,他把自己的一切都置之度外了,他为了友谊,为了萧博瀚,季子强决定豁出去了,他步履坚定的向别墅走去。

    但他仅仅是走了几步,就让韩局长手下的几个人拦住了,韩局长皱着眉头,不错,他是绝不能让季子强走进那个别墅的,虽然他不是军人,但警察一样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自己接到过这样的命令,所以不管怎么样,自己都不能违抗,更何况这个萧博瀚的危险程度谁也说不清楚,万一季子强进去有个三长两短的,自己岂不是成了罪魁祸首。

    在退一步来说吧,现在的局面几乎已经很清楚了,萧博瀚他们肯定是藏有枪支的,不然的话他们大可不必如此顽抗,如果事实真是省厅通报的这个情况,季子强其实也已经完蛋了,有这样的一个好朋友,作为一个市长必须的受到牵连,最好的预计吧,那也会调离新屏市,给个闲职慢慢混了,当然,这是最好的结果,事实上恐怕比这会严峻的多,因为这次的命令中几次都提到了季子强的名字。

    本书来自品&书#网//27/html<=":"><="="/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