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这已经完全都不重要了,那怕她是说的平平淡淡的,对季子强来说都足以惊心动魄了,季子强第一个反应就是季红说的是不是真实的问题,这个就要靠自己的判断和推测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不过有一点季子强却可以感觉到季红没有撒谎,那就是那天齐玉玲接到了柳副书记的电话的时候,自己是在场的,后来也是自己的车把齐玉玲送到了那个酒吧,而在刚才,季红也说到了自己的车送齐玉玲的一句话,从这上面来看,事情只怕就有**分是真实的。

    一旦判断出事情的真实性之后,季子强自然就有了一种恐惧,这是一种无法克制的本能的惊惧,它来的很突然,像是一发炮弹,准确的在季子强的头顶爆炸了,让季子强感到震撼和晕眩,如果眼前没有这个叫季红的女人在,或许季子强已经撑不住会伏在办公桌上了。

    季红还在说着什么,但听在季子强的耳朵里已经是迷迷糊糊的,季子强感觉自己的魂魄已经开始脱离了自己的躯体,飘飘荡荡,摇摇晃晃的游向远方。

    后来季红什么时候走,走的时候有说了些什么,季子强都是不清楚的,他只是觉得季红一直在帮着自己骂柳副书记和齐玉玲,一直在为自己抱打不平,季子强感觉自己也一直在点头,在微笑,在赞许和认同,可是整个过程中季子强实际上是晕的,这个消息彻底的击碎了季子强许许多多的理想和平静。

    他此刻很难判断对自己和萧博瀚的调查是来之于哪里,也许是季副书记的一个阴谋,一次进攻,但万一不是呢?就季副书记来说,他有那么大胆对自己一个厅级市长私自展开调查吗?这显然有点不像,以季副书记那样谨慎的人,他不该这样做。

    如果排除了季副书记私自的调查,那样的话,情况会更复杂和危险,难道这个事情王书记等人也都知道?这是一次组织上认可的调查?

    太不可思议了,要是走到了那一步,自己真的就处在了一个危险万分的境地了。

    这还不算,还有萧博瀚的事情,他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在新屏市,如果不是自己当初的请求,萧博瀚根本都不会来到新屏市来投资,他不来,他也就不会卷入到这场政治漩涡中来。

    自己是把他牵连了啊,他本来可以过他喜欢的生活,过他无忧无虑的富豪生活,因为自己,恐怕他也要经受一次人生最为险恶的考验了,也许过去他经历过许许多多的危机,但那时候,他的对手都是没有办法和强大无比的政府相提并论,政府是什么,就是一种强大的足以碾碎所有对手的一种武器。

    季子强有点哆嗦的点上了一支烟,抽了两口,他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一把抓住了办公桌上的电话,给萧博瀚拨打起来,可是刚刚拨了几个号码,季子强又粟然一惊,赶忙挂断了电话,既然省公安厅的人已经秘密的调查了这么长时间,难保不会对自己或者萧博瀚的电话监控,自己还是要清醒一下。

    季子强感到头上冒出了汗水,他发觉原来自己也是有害怕的时候,自己有点乱套了,有点举止失措,差点就酿成了大错,这个电话是绝对不能打的,对,那自己现在要干点什么呢?

    季子强的脑袋直接是木的,好一会都想不起来自己现在该干什么了,他费力的使劲的摇摇头,想让自己冷静下来,清醒起来,但这毫无用处,他有点慌乱,应该是他这一生中少有的一次完完全全,真真切切的慌乱。

    他站了起来,走到了窗台前,只是步履异常的沉重,身体也感到了一阵阵的空虚,无力,他用手支撑着窗台,稳住自己的身体,放眼向远处望去-----窗外的天很蓝,季子强不自觉地抬起头,仰望着湛蓝色的天空,湛蓝的颜色让人感到平静,空中不时有几只鸟儿飞过,微风袭来,含着淡淡的花香,清新的空气,让季子强顿时清醒。

    刚刚还觉得头晕耳鸣的紊乱思维,慢慢的开始自动的整理起来,像是电脑中的c盘整理一样,渐渐的有了纹路,鸟叫声现在是那么地悦耳,季子强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出湛蓝色的天空,纯洁的白云,自由自在地鸟儿……

    季子强睁开了眼,抬起头仰望着湛蓝色的天空,依旧是那么蓝,那么祥和的天空,只是,季子强不知道,这么美丽,这样蓝的的天空还能维持多久,自己能永永远远的享受和拥有它吗?

    是啊,只怕很难啊,当权利的这部巨大机器开始滚动起来的时候,任何人想要抗拒它都是徒劳的,或许那句螳螂挡车,不自量力就是说的这么一回事情。

    季子强眯起眼来,现在他可以认真的思考了,他需要对这件事情再做一次准确的定位和判断,从目前自己所知道的这一点点信息来看,组织行为好像更大一点,但组织上到底是因为自己的问题,还是因为萧博瀚的问题才展开这次秘密的调查呢?

    这一点季子强不好判断,像这样出动省公安厅的秘密调查,在他多年的宦海生涯中只有一次遇到过,那就是当初在洋河县的时候,对哈县长的秘密调查和监视,可想而知,能走到这一步,事情已经很严重了,都说雙规可怕,但比起这来,真实小巫见大巫。

    后来季子强又想,应该不会是为自己,自己不敢说如何如何的正直,优秀吧,但自己这些年来扪心自问,除了稍微的色了一点点而外,好像真的还没有什么大错,自己一不贪污,二不反动,也没杀人放火,更没。。。。。想到这里的时候,季子强一下呆住了,莫非是萧博瀚他们在小魏的那件事情上出了问题,引起了公安厅的关注?

    是啊,应该是冲他来的,这一点季子强有了自信,就自己那点花花草草的毛病,肯定是不足以惊动组织搞的如此隆重,现在包貳奶,养小叁的干部多的是,只要人家没人告状,谁去管这闲事,看来是萧博瀚那面出了问题了。

    在得出了这个结论之后,季子强就想着应该怎么尽快的通知一下萧博瀚,让他心中有个准备,但是电话不能打,自己过去也是不妥,那么该怎么办呢?

    对,就到他的工地视察工作,这样名正言顺的和他见面。

    季子强喊了一声:“小赵。”

    那面房门就很快的打开,小赵过来恭敬的问:“季市长有什么事情?”

    “给司机打电话,我们现在到影视城工地去看看。”说话中,季子强就开始收拾了自己办公桌上的东西,但他的余光却发现小赵站着么没有动。

    季子强停止了收拾东西的手,不解的问:“咦,小赵,还有什么事情吗?”

    小赵有点难为情的说:“季市长,现在已经下班一个小时了,这时候去工地。。。。。”

    季子强抬腕一看时间,可不是吗?真的已经早就下班了,现在去显然是不合情理,也肯定在工地见不到萧博瀚的,这样做反而让人心生疑惑了,季子强苦笑一下说:“嗯,我都把时间往了,那算了吧,明天一早过去。”

    小赵点头说:“季市长,下班吗?”

    “嗯,嗯,下班。”季子强心神不宁的准备离开,一面想着自己应该怎么及时的和萧博瀚说说这件事情,他走到了门口,犹豫了一下,他不想把这样的情绪带回家里,他要考虑的问题很多,一旦回家,老婆,孩子,一大家人一说话,自己根本就无法安静的思考问题了。

    季子强站住了脚,说:“这样吧,我还要在办公室看点东西,你先回去,不用陪我了。”

    “季市长,你连饭都没吃呢?要不我下去帮你弄点吃的。”

    “嗯,不用了,你先回去吧。”

    季子强坐在了办公椅上,小赵见季子强坐下了,就帮他倒上了水,自己也不敢就这样走了,他关上门,轻脚轻手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去。

    季子强坐了一下,就想到了齐玉玲,想到齐玉玲,季子强的眼中就染上了一层浓浓的感伤来,齐玉玲啊齐玉玲,你可是自己的同窗同学,没想到你从背后刺来了一刀,真的想不到,就算全新屏市的人都暗算自己,背叛自己,自己都能理解,但偏偏是你这样做,让人怎么能理解呢?

    就在不远之前,你还想我表示着情爱和关怀,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有什么是真的呢?

    季子强黯然忧伤了一会,却想到,既然已经这样了,自己为什么不找齐玉玲过来好好的谈谈呢,季子强想到就做到,他马上拿起了电话:“齐主任啊,我季子强,现在有时间吗?我在办公室啊,有点事情想找你来商量,嗯,嗯,好吧?我等着你。”

    季子强恢复了冷峻的表情了,他要从齐玉玲的嘴里,挖出到底他们调查自己和萧博瀚的内幕,还要挖出他们现在都进展到何种程度,这样更能让自己判明现在的态势,单凭季红的那一点点信息根本都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来。<=":"><="="/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