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人心是不会满足的,增加收入,新屏市的干部职工认为是应该的,财政有钱啊,但最近真的紧张的很,特别是下半年的办公费用省财政厅也一点都没有发下来,大家只有勒紧裤腰带,财政局的局长已经关掉了手机。品书网

    只有季子强和王稼祥等少数的几个人可以找到他,财政局他是呆不下去了,索性躲到下面一个县上去。季子强的手机又响了,这些天,都是市委领导打来电话,口气很是客气,就是请求季子强解决经费的,季子强低声下气解释,在市委常委上,季子强已经和盘托出了财政支出的情况,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现在季子强看着这个电话,他实在是害怕接电话。

    坐在他对面的王稼祥苦笑着摇头说:“季市长,你手机响了好久了。”

    “唉,都是市委那边要钱的。”季子强一面说,一面无奈拿起手机。

    电话中的声音让季子强一下愣了,这不是钟菲依的声音吗?季子强也是好长时间都没见到钟菲依了,过去几次到省城去,都是阴错阳差的没有见到钟菲依的面,季子强赶忙说:“钟处长,你是啊。”

    “嘿嘿,你这市长可是真忙啊,怎么老不接电话,不要又说你是上厕所啊,你尿没有这么长。”说完钟菲依就呵呵的笑了起来,有一次也是这样的,季子强老不接电话,最后说自己在厕所。

    季子强也笑了,说:“最近在省城吗?找你几次都没遇上,什么时候到这里转转啊。”

    “你别说,我正想抽时间去呢,记得当初你给我说过的,要教我到飞燕湖游泳的,你没忘记吧?”

    “没有,没有,你什么时候来,我保证教你。”季子强信誓旦旦的说。

    “吹吧你,现在人没去你说的好听的很,去了肯定有是很忙啊,开会啊什么的,你那招数我熟悉的很。”

    两人就闲扯了几句,没想到钟菲依给季子强却是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季子强听听的就激动起来了:“什么,您是说项目资金下来了。。。太好了,最近我这资金有缺口,办公费也没着落,愁死我了,好好,谢谢你啊,今天我就派人到省城去办手续。。。。”

    放下电话,季子强哈哈大笑,王稼祥也听见了,两人脸上的愁容一扫而光,得到这个喜讯,季子强速迅给冀良青打了电话,有了这5000万,短期问题就算解决了,等过了八月,省里的下半年办公费也能划拨下来,那一下就松了。

    季子强就让王稼祥通知了财政局的局长,让他带上手续,今天就到省城去,解决这个问题。

    这事情得以解决,让季子强长长的嘘了一口气,刚要对王稼祥说点事情,就听到了敲门声,门很快被推开了,小赵带着自己的同学容采菊走了进来,季子强忙站起来招呼:“咦,你什么时候到的新屏市?”

    说到这里,季子强就发现容采菊的表情不太对,面容苍白、眼睛有些红。

    王稼祥也发现有点不正常,他上次是见过容采菊的,只是自己和人家的关系还有一段距离的,所以王稼祥赶忙告辞离开了。

    坐下之后,容采菊说:“我来看看你。”

    “嗯,谢谢,其实我也正准备什么时候找你聊聊的,但你也知道,我这一天事情太多了。”

    “子强,你不要说了,我什么事情都知道了,昨天晚上,我和洪仁昌已经谈过了。”

    季子强心一沉:“容采菊,你和洪仁昌到底怎么了。”

    容采菊没有说话,眼泪很快流出来,她极力压制住,没有哭出声。

    “如果方便,说出来,我可能能够帮忙的。”

    “子强,这都是我的报应,没有谁可以帮我的。。。”

    随着容采菊的诉说,季子强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在大学的时候,洪仁昌的家族不同意洪仁昌过早谈朋友,他们希望洪仁昌能够在社会上打拼,取得一定的成绩后,再考虑个人问题,所以,容采菊一开始,就没有得到秦洪仁昌家人的认可,处于这样的情况下,两人的处境可想而知。

    大学要毕业的时候,容采菊不小心怀孕了,两人害怕这件事情暴露,于是,在私人诊所去打胎,没有想到,那次的打胎之后,容采菊就不能怀孕了,毕业之后,两人匆匆举行了婚礼,洪仁昌的家人考虑到事情已经是这样了,勉强认可了容采菊,不过,洪家提出了要求,容采菊必须在家里照顾好洪仁昌的生活,让洪仁昌全力在生意场打拼。

    容采菊本来是分配到学校教的,为了让洪仁昌的家人满意,为了两人生活的幸福,容采菊辞去工作,全心全意照顾洪仁昌,一年以后,容采菊不能怀孕的事情,还是被洪家人知道了,这是洪家不能容忍的事情,洪仁昌和容采菊到很多大医院去检查,结果都是一样,容采菊因为引产*作的失误,造成了生殖系统的损害,怀孕的机率降低了。

    因为容采菊不能怀孕,洪仁昌在家族中的地位受到了影响,要不是父亲支持洪仁昌,他很有可能被边缘化,尽管这样,洪仁昌还是受到了一些冲击,万般无奈情况下,洪仁昌想到了到外地展,北江市便是洪仁昌的选择。

    而新屏市建材批市场的成功,让洪仁昌在家族中的地位迅上升,这个时候,容采菊不能怀孕的问题,再次被提出来了,洪仁昌的父亲已经很明确说了,希望洪仁昌慎重考虑,家族需要有接班人。

    洪仁昌个人生活不是很检点,对男女关系比较随意,这是容采菊和洪仁昌结婚后不久才现的,她经常闻到洪仁昌身上的香水味,不是自己用的类型,容采菊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女人不能怀孕,几乎就是不能承受的打击了,加之洪仁昌的号色,从那个时候开始,容采菊便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之中。洪仁昌到新屏市去发展,容采菊有了不详的预感,如果洪仁昌成功了,两人之间的缘份,很有可能走到了尽头。

    季子强也是听的感慨唏嘘不已。

    容采菊说:“昨天晚上,洪仁昌已经和我说了,与其这样受折磨,不日早些了断。”

    季子强关心的问:“你今后的生活怎么办啊?”

    “洪仁昌答应将北江市城的财产,全部划归到我的名下。”

    “这么说,你已经答应了。”

    “嗯,我不答应,还能够怎么样,都是我自己选择的,能够怪谁啊,既然没有缘份,强求也不是办法。”

    季子强无话可说了,他没有说出栾若皎的事情,

    容采菊够可怜了,季子强不想刺激她,在这件事情上,季子强无法说谁对谁错,洪仁昌是够混蛋的,可是,好不容易在新屏市有了成绩,如果因为家庭的原因,再次被家庭抛弃,相信洪仁昌死不瞑目,和容采菊的感情也会走到尽头,

    容采菊也没有错,富贵人家的媳妇,不是那么好做的,季子强不禁想到了栾若皎,这个有心机的女孩子,能够得到洪家的认可吗,能够容忍洪仁昌的号色吗。

    季子强叹口气说:“希望你以后能有一个美好的开始,其实啊,有时候在那样的家庭生活,未必就是一种快乐。”

    “是的,子强,谢谢你还关心我。”

    季子强摆摆手,对这个老同学,季子强真的不愿意看到她有太多的痛苦,后来季子强亲自带车送她到了机场,回来的一路上,季子强都在黯然伤神,人的命运谁知道会事什么样子呢?在你正以为踏进了富贵之门的时候,也许就是悲剧的开始。

    安子若不也是那样吗?有时候,命运真不的不能寄托在金钱和权势上,更不能寄托在别人的手上。。。。。。

    不错,季子强想的一点都不错,就在此时此刻,在季子强的办公室里就坐着一个想要改变命运的女人,这个女人就是季红,她大义凛然的告诉秘书小赵,自己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等着季市长回来亲自告诉他,她对小赵的劝告置若罔闻,小赵脸皮很薄,而且也是认识这个办公室主任的,最后也只能陪着她坐了下来,一起等待季子强的回来。

    季红今天穿的也是很漂亮的,虽然昨天晚上南区的人事调整会议让她一度伤心欲绝,有一种被人抛弃,被人扼杀的感觉,但到了今天,她的情绪就发生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她想,自己为什么要依靠他人呢,上次刘副市长说已经给季市长说了自己的情况,季市长也答应帮忙,让赵猛和秦书记不要调整自己,现在看来,都是他娘的骗人鬼话。

    自己以后再也不靠他刘副市长了,自己要靠自己,靠自己的能力,靠自己手中的这幅好牌。

    所以她刻意的把自己打扮的性感而妖娆,穿着透明的丝袜,紧绷的裙子把丰~满的臀部紧紧包裹着,誘人无比,低~胸开领的衣服,半个白皙的胸部露在外面,白晃晃的吸引眼球,一股刺鼻的香水味袭来,这在年纪大的人眼里,简直就是鸡的造型!<=":"><="="/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