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e="n;:#;">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洪仁昌却因为和栾若皎的接触颇多,两人也不晓得怎么就撞出了火花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季子强现在听到老婆江可蕊这样一说,心里也是有点担忧的,因为当初老同学容采菊,也就是洪仁昌的老婆曾经很隐晦的请求过自己,让自己帮着盯好洪仁昌,当初季子强感到时有点莫名其妙的,现在看来,事情就是这个了,估计啊,这个洪仁昌在南方的时候,早就有了这偷鸡摸狗,寻花问柳的坏毛病了,所以他的老婆对他很不放心。

    不过季子强在仔细的想一想,似乎这毛病是个男人都存在吧,问题在于有的男人有机会,有实力,有经济,有自由,有的男人没有这些条件而已,否则啊,那个男人不偷吃呢?放一个漂漂亮亮的花姑娘~脱~的光光的,我就不信那个男人能无动于衷。

    当然了,也有,据说古时候有个柳下惠就曾经坐怀不乱的,不过后来好像说,那生理上有缺陷,嘘,不要告诉别人。

    季子强就对江可蕊说:“嗯,我找个机会和他好好的谈谈,真不像话,怎么能这样呢?”

    季子强说的好像有点义愤填膺的样子,让江可蕊也就放下了心。

    本来季子强没有太多的时间关心这些事情的,现在听了江可蕊这么的一说,他也察觉出来了问题,洪仁昌到新屏市已经有好长时间了,容采菊一直没有出现,而栾若皎和洪仁昌之间,关系好像很亲密。

    季子强本身也是经历了诸多的男女之事,对这些方面,有着天然的敏感,不过就是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季子强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各家有各家的烦恼,洪仁昌的个人生活,季子强本来也是无法干预。

    但就算不方便管,季子强还是对这个事情多了一份关注,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季子强也听到其他一些这方面的传言,说精明的栾若皎看上了洪仁昌,主要是看上他的家庭背景,栾若皎已经知道了洪仁昌结婚了,可是,这么长时间,洪仁昌的爱人没有到新屏市来,这说明,两人之间的关系,不是太融洽,还有,洪仁昌没有小孩,没有小孩的婚姻,是不牢靠的。

    从小在普通家庭中长大的栾若皎,对家族背景有着很深的认识,在和洪仁昌接触的过程中,栾若皎发现洪仁昌很优秀,大学毕业,学识丰厚,仪表堂堂,待人接物彬彬有礼,栾若皎越看越是喜欢上了洪仁昌。

    洪仁昌明白栾若皎的心思,刚开始的接触过程中,洪仁昌没有特别注意这个漂亮的女主播,随着宣传效果的出来,洪仁昌很快改变了对栾若皎的看法,这个漂亮的女孩子,有着女强人的潜质,如果栾若皎能够全力辅佐他,建材市场的发展,一定能够加快度。

    洪仁昌和栾若皎的感情发展很快,你情我愿,三五两下的就進入了实质阶段,在宾馆里,洪仁昌看见了床单上的血渍,知道了这是栾若皎的第一次,他的心中也就越加的珍惜起来。

    要说啊,几乎所有的男人都有處女情结的,男子心中总是希望自己的伴侣没有跟别的男子发生过关系的一种思想。并且一般会认为对方是不是处,是会反映对方对婚姻是否忠贞,或者直接影响到自己的男性尊严,等等。

    事实上,處女情结主要来源于男人在本性中的占有~欲,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女人完全属于自己,因而往往难以接受被别的男人改造过的女人,亦即失去了完全占有这个女人的权利,亦即是难以接受被其他男人与她在性~生活中,产生反应的物质所改变后的身体。因为她的变化来源于她的第一个男人而不是他。

    此刻,洪仁昌开始重视和栾若皎之间的关系了,栾若皎有能力、有心机,这样的女人,未尝不是贤内助,前提是,只要他能够好好控制住栾若皎,洪仁昌和老婆之间,并不和谐,当初是因为赌气、要证明自己,所以,和容采菊好了,最关键的,是容采菊的身体有缺陷,家族对这件事情很不满意,要不是洪仁昌恋旧情,两人早就离婚了。

    齐玉玲和季子强都察觉到洪仁昌和栾若皎之间的变化,齐玉玲是女人,她观察栾若皎走路的姿势,判断栾若皎已经成为了女人,不再是少女了。

    所以在一次电话中,齐玉玲也给季子强说了这件事情,希望季子强可以干预一下,季子强犹豫了好久,还是决定和洪仁昌谈谈,这样下去不是事情,这天刚好洪仁昌到季子强的办公室来谈点事情,在事情谈完之后,季子强就说:“仁昌,在新屏市生活还习惯吗。”

    洪仁昌看看季子强说:“老同学,不要吞吞吐吐的,有什么话直说,我知道你看出了一些事情。”

    “是啊,仁昌,个人生活,我是不能干涉的,不过,我一直没有看见容采菊,这么长时间了,容采菊是不是有什么事,不能到新屏市来啊。我没有其他意思,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清楚,不过,有些事情,该了断的就要了断,女人有时候是很感性的,稍微不注意,就会引事端的。”

    洪仁昌满不在乎的说:“老同学啊,我佩服你,也只有你这么说,我才听得进去,我和容采菊之间,确实有问题,我和栾若皎之间,是认真的,相互没有欺骗的意思,我这人,在生活上,比较随意,怎么说呢,仗着有几个钱,习惯了,一时间改不过来,我是对不起容采菊,不过,就是离婚,我也会给容采菊交待的。”

    季子强叹口气,他实在也是无从说起,因为对洪仁昌他们夫妻两人的事情,季子强根本也不清楚,后来也只好泛泛的告诫了一番。

    送走了洪仁昌,季子强摇摇头,刚要感慨一下,却见秘书小赵带着刘副市长走了进来,季子强当然就只能放下心中对洪仁昌的一些想法,和刘副市长攀谈起来,这个刘副市长最近一个阶段到是不错,很少给季子强掣肘,或许他自己也是看出了季子强在新屏市不断上升的人气和威望,觉得有一天季子强是一定能独霸新屏。

    所以刘副市长觉得自己尽量在这个时间段和季子强搞好关系,免得以后麻烦。

    两人谈了几个政府工作上的问题之后,本来以季子强的感觉,两人该说的话也都说完了,刘副市长应该离开了,但季子强奇怪的发现,刘副市长磨磨蹭蹭的并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季子强也就静下心来,给刘副市长再添了一杯水,说:“刘市长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

    就见刘副市长表情有点尴尬不定的样子,笑笑说:“额,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就是。。。”

    季子强笑着说:“你是老领导了,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我们两人还用的着这样客客气气啊。”

    刘副市长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说的,他拿出了香烟,给季子强发上,还很殷勤的帮季子强点上,又闷头抽了几口才说:“季市长,是这么一回事,现在南区不是赵猛过去了吗?听说最近他要对南区政府做一下调整。”

    季子强点头说:“有这事情,前些天赵猛还专门给我谈过方案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季子强有点警觉的问:“怎么了?你。。。。。”

    刘副市长有点嗫嚅的说:“我有个亲戚啊,也在南区,她很担心这次会调整到她身上。”

    季子强一听是这个事情啊,问题不大:“奥,这样啊,嗯,要是这样的话,成,我可以给赵猛打个招呼的,这人是谁啊。”

    刘副市长脸一红,说:“是南区办公室的主任,叫季红。”

    季子强一下就恍然大悟了,原来是这个女人,不错,上次赵猛汇报的时候还特意的提到了这个女人,季子强也老早就知道,这女人和庄峰当初有点不清不楚的,难道现在又改换了门庭,投身到刘副市长这里了?

    这确实是极有可能的,有的人啊,一旦尝到了好处,走过一次捷径,以后她会继续走这条路的。

    这个问题有点让季子强为难的,要是一般人的话,刘副市长都开口了,不管怎么说也是能给个面子的,但这个女人一直以来给季子强的印象就不是太好,季子强迟疑着说:“这次调整有她吗?”

    这是季子强明知故问的,他知道有,现在他只是不好回答,随便的拿个话题出来拖延一点时间。

    刘副市长也是无法确定这个情况的,他说:“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她,但她本人很担心的,几次说到这个问题,都是亲戚,我也不好拒绝的。”

    季子强真的有点想笑了,这怎么季红和你刘副市长也成了亲戚,记得过去庄峰对别人也是这样说的,莫非你刘副市长和庄峰也是亲戚了,你们真搞笑啊,估计这个亲戚是要打引号的。

    季子强也就点头说:“那这样吧,我过后了问问赵猛,要是没有在调整的范围那就最好,要是在调整的范围,就让他考虑一下。怎么样?”

    刘副市长连连的点头,说:“谢谢,谢谢季市长。”

    “客气什么,我过后就给赵猛去个电话。”

    本书来自品&书#网//27/html<=":"><="="/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