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e="n;:#;">

    在这个时候,她才感到了一种害怕,心里一阵狂跳,脑袋一片眩晕,像是被雷劈了,胃一阵抽搐,想呕又吐不出,因为手脚僵硬,所以也影响到她走路的之态,她感到自己走的很不稳,有点摇摇晃晃的感觉。

    坐在了沙发上,她的心还是咚咚的跳着,她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真真的抢,在联想到柳副书记给她说过的话,这萧博瀚是一个心狠手黑的黑道人物,齐玉玲就有了一种少有的恐惧。

    此刻的齐玉玲才完完全全的体会到了一种做卧底,当特务的心情,原来柳副书记她们让自己调查和打探的就是这样的一伙人,这太可怕了,万一他们知道是自己告的密,他们会用那乌黑的枪来对付自己吗?

    毫无疑问的说,这是完全有可能的,看看他们那冷血的眼神,看看他们那诡异的目光,他们什么事情会做不出来呢?

    齐玉玲在也不敢过去了,她在这七月的盛夏里浑身发冷,她现在也知道了,自己真的不适应做这冒险的工作。

    一会季子强他们几个都吃完饭走了出来,萧博瀚客气的招呼了一声齐玉玲:“齐主任没吃好吧,我们几个话太多,一定影响了你的食欲。”

    “没没有啊,我吃吃好了。”齐玉玲完全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语速,她看着萧博瀚的笑脸,却感到那笑容的背后是一种难以描述的狰狞,萧博瀚露出的洁白牙齿,在她看来,也仿佛随时会滴出血来。

    萧博瀚有点诧异的看看齐玉玲,在看看季子强。

    季子强也感觉到齐玉玲的异样,就关切的问:“齐玉玲,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齐玉玲有点紧张的说:“我不知道,我感到冷。”

    “冷?那是不是感冒了?”季子强伸手在齐玉玲的额头上用手背感触了一下,忙说:“确实温度不太正常,博瀚啊,我们恐怕要离开了,送齐主任到医院检查一下,我估计是感冒了。”

    萧博瀚连连的点头说:“行,行,我就不挽留你们了,抽时间我们在好好的聚一下。”

    季子强站起来,和苏曼倩在告别一声,颔首示意了一下*,让她扶着齐玉玲,担任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车上季子强就说:“齐主任,我们到医院去看看。”

    齐玉玲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自己没有病,只有恐惧,她摇着头说:“算了,送我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季子强却还是有些担心的,坚持说:“就去检查一下,没事情了你也放心。”

    *一面开车,一面也劝了几句,齐玉玲也就不在说话了,这个时候连她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突然得病了,全身很不舒服,有时候呼吸都感到难受的很。

    车很快就到了城区的一个医院,这是一个区医院,因为它靠近季子强他们回来的路上,所以三人就在这里下了车,一起到了医院,这里已经下班了,人也不是很多,季子强他们就不用挂号,直接到了医生的值班室。

    值班室里是一个四十多岁年纪的中年妇女,白大褂,也是一脸慈善。

    “大夫你好,麻烦你帮着检查一下她的身体。”季子强就给医生大概的介绍了一下齐玉玲的病情。

    大夫点点头说:“嗯,好的,来,你过来,你们两位请先出去。”

    季子强和*就准备离开,齐玉玲却一把抓住了季子强的手,说:“你留下陪我。”

    季子强看到齐玉玲脸上真的露出了一种畏惧的神情,心中也是一阵凄然,这齐玉玲孤身来到新屏市,生病了也没人照顾一下,唉,他就对*点点头,自己站在了齐玉玲的身边没有动了。

    *就关上门,出去了。

    这个女医师儿拿起了听诊器,隔着衣服给齐玉玲听了一会,说:“应该没什么大碍,会不会是吃坏了肚子。”

    齐玉玲皱起脸,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对季子强安慰的咧着笑,微微挣脱开他一直紧牵着她的手。

    季子强说:“麻烦大夫在检查一下吧?”

    大夫就对齐玉玲说:“那请你配合一下,”她指了指身后的一张纯白的大床。

    齐玉玲就看了一眼季子强,又一次拉住了季子强的手,什么都不说,站起来静静的躺在了那张洁白的大床上。

    季子强有点不知所措的,现在走也不是,不走好像也不好,他试图离开这里,但齐玉玲使劲的拉他的手。

    大夫看到了他们的样子,戴好口罩,闷闷的声音就说:“没事,她担心的话,你就陪陪她吧,老夫老妻的了,还害羞什么?现在把你的衣服脱掉。””

    齐玉玲虽然有些忸怩,但还是慢慢解开衬衣的扣子,只剩下可爱的小裹胸,季子强再也不能呆在这里了,他歉意的看了一眼齐玉玲,赶忙像逃窜一样的离开了医生值班室。

    后来医生给齐玉玲开了好多的药,季子强和*到底也没有问出齐玉玲是得的什么病,最后也只好如此,送齐玉玲回到了她住的地方。

    但不管怎么说,季子强对齐玉玲今天的病情还是很奇怪的,他绝对想不通齐玉玲为什么会突然的那样,或许,等他想通明白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这样过了一段的时间,齐玉玲在最近很少来见季子强,季子强还专门的打过一个电话,询问过她的身体状况,齐玉玲说没事了,估计上次就是感冒,季子强也就放心了。

    这天的中午在季子强回家吃饭的时候,却听到江可蕊吞吞吐吐的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子强,你们那个老同学你要多注意一点。”

    季子强心中一震,就恰如当初刘备刘皇叔听到曹操煮酒论英雄般的惊慌了,他以为是江可蕊看出了齐玉玲对自己的意思,或者是外面有了自己和齐玉玲的传言,这自然让季子强心中坎坷不安了。

    人说做贼心虚,这季子强现在都没有做贼,但闻听此言之后,心也是虚康康的,他强作镇定,说:“怎么了?”

    江可蕊迟疑了一下,说:“这个洪老板最近跑电视台比较多,好像和我们台的主播栾若皎有点粘粘糊糊的,你抽机会劝一下他,不要最后闹得满城风雨的。”

    我的个乖乖,季子强一听是洪仁昌,这心中也才松了一口气,他一下就恢复了敏锐,说:“这才多久啊,怎么两人就有情况了?”

    江可蕊白了他一眼说:“你看看你们臭男人都是什么样子?才离开老婆几天的时间,这就守不住寂寞了,对了,你可不能学他。”

    “怎么会啊,我对你可是忠贞不二的。”季子强说的是理直气壮的,不过心里还是很有点内疚的,但想一想,这也应该是善意的谎言吧。

    江可蕊就放下了筷子,给季子强详细的说了起来——说起来啊,这个新屏市本地电视台,每周播出3次新屏市的新闻,其余时间,就是播电视剧,如今,古装宫斗的电视剧很多人爱看,新屏市不少企业争相到广电局点播电视剧,借以宣传企业形象,广电局赚钱,企业愿意,而这个频道的主播栾若皎长相漂亮,又是大学生,一段时间以来,追求她的人很多,偏偏栾若皎眼光很高,等闲的人那里放在她的眼里。

    这个栾若皎可不是一般的女孩,挺有心机,因为长相漂亮、气质好、有文化功底,栾若皎工作时间不长,很快成为新闻主播人,迅迅在新屏市有了名气,同时,栾若皎坚持参加采访,因为努力工作,在广电局系统,领导对她的印象很好,包括江可蕊对她一直也是挺关照的。

    建材市场的建设,一直是广电局关注的重点,电视新闻做了跟踪采访,新屏市的百姓看新闻,了解了建材市场的建设情况和即将挥的重要作用,不少有眼光的人,开始在建材市场的附近商铺。

    这栾若皎采访的注意力,集中到了建材市场的建设,特别是在洪仁昌到达新屏市以后,栾若皎做了好几次的专访,在市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全市人都知道,南方省年轻的洪家掌门人的公子洪仁昌,在新屏市管理建材市场。

    对于这件事情,不管是季子强,还是江可蕊都很欣赏栾若皎的眼光,这个女孩子,还真是不错,有着新闻人的眼光,这样的宣传,对于建材市场的建设有很大的好处,起码,全市人民是支持的。

    最近工程建设的大致模型已经出来了,宏伟的市场震撼了很多的新屏市百姓,很多人想着在市场里面租赁铺面,做建材批生意,建材批,需要大量投资,不少人联合起来,共同出资,已经开始行动了。

    市广电局抓住了这个新闻点,及时做了一期采访,采访的对象有齐玉玲、洪仁昌以及新屏市的百姓,同时摄制了大量的建材市场画面。

    新闻产生的效应,大量的商户涌向了新屏市,洪仁昌向家族汇报了建材市场的情况后,他的父亲果断拍板,派出了20余人,赶赴新屏市,配合洪仁昌的工作,同时告诉洪仁昌,建材市场的运营模式,得到了家族的肯定,洪仁昌的工作卓有成效,家族非常满意。

    本书来自品&书#网//27/html<=":"><="="/js/"></><="age">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js/"></><="nfx">读权谋:升迁有道,请记好我们的地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