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答应了,齐玉玲在这个时候插了一句话,说:“你们两人也实在是太老土了,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人家过生日还买鲜花蛋糕,不让人家笑话啊,你们一个是市长,一个是秘书长,也不嫌寒碜。”

    季子强看看*,*也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着说:“好像也是啊,那齐主任你说买什么好?”

    齐玉玲歪着头,漂亮的眼睛眨巴了几下说:“不说买衣服什么了,至少买套差不多的化妆品吧。”

    “这就难为我i们两人了,我们谁懂化妆品啊?”季子强摇着头说。

    *看着齐玉玲,眼睛一亮,说:“要不这样吧齐主任,你帮着我们跑一趟,钱我给你,东西你去挑,怎么样?”

    齐玉玲嫣然一笑说:“我还好意思要你的钱,太伤自尊了,你们都不用管了,晚上我帮你们买吧。”

    季子强这个时候才发现有点不妥,这样说来晚上就要把齐玉玲带上了,但自己实在怕她在有什么误会,季子强想要拒绝,只是这话也不知道从何而说,还在他犹豫的时候,*就转生走了,边走边说:“齐主任,晚上我给你打电话。”

    齐玉玲也答应着,就把手上的一个文件递给了季子强,她这一靠近,季子强立马闻到了一股似兰似麝的幽香,再一看今天的齐玉玲,更是端庄秀美,粉红的脸上煽动着温情默默。

    季子强不敢多看,掩饰着说:“什么文件,还让你主任亲自送来。”

    齐玉玲靠近了季子强一点,一下就跨越了人与人之间的一米安全线,说:“开发区送来的一个资金报告,等着你亲自签字的,我就送来了,在一个想看看你,昨天没喝倒吧?”

    齐玉玲说道昨天的时候,眼中就带着一丝调侃的味道,在她的想象中,昨晚上季子强他们一定是没干好事,谁不知道现在的洗浴城都是洗的什么啊。<>

    季子强还真的脸红了一下,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差一点点就把那个蝴蝶吃掉了,他后退了一步,坐在了自己的靠椅上,和齐玉玲又拉开了距离,说:“昨晚上喝醉了,后来我先回家了。”

    “哦,这样啊。”齐玉玲的脸上却有点难以掩饰的落寞,季子强的后退一步,并坐在了椅子上,外人可能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的,但齐玉玲是能够体会到的,季子强是有意的和自己拉开距离,这应该也是一种委婉的拒绝吧。

    齐玉玲有点沮丧的看着季子强,看着他低头认真的看起了文件,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季子强也看的很快,看完就拿出了笔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说:“行了,这个申请可以批准,你们加快办理吧。”

    面对季子强这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齐玉玲也只好收起了自己随意的表情,很认真的点点头说:“行,那我就不打扰季市长了。”

    季子强‘嗯’了一声,就有看起了桌上的其他文件。

    齐玉玲咬咬嘴皮,挂着悻悻然的表情转身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听到了碰门声,季子强才长吁了一口气,刚才齐玉玲的靠近,给季子强很大的一种压力,他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齐玉玲的时候,总有一种坎坷不安在心头涌动。

    这个下午,二公子和洪仁昌的谈判也算画上了一个句号,二公子退让了一步,要到了百分之10的干股,但他也给做出了保证,至少可以代来百分之30的商户,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对很多人来说,一次招商如此多大商户都是一个难题,但二公子自然有他的办法,他已经想好了,抽时间到省城去,找一找苏副省长,让他安排自己见见省招商办的主任,从他们那里可以获得全省所有意向投资商户的资料,有了这个东西,就能有的放矢的联系那些人了。

    联系之后,必要的时候再让省里的领导出出面,说一说,应该是问题不大的,另外自己还有很多的朋友,这些朋友哪一个不是能量极大的人物,有了这些人帮忙,区区的百分之30肯定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当然,这是他心中打的小算盘,别人都是不会知道的。

    季子强他们谈判结束之后,也没有陪他们一起吃饭,又到其他地方忙了几个小时,快下班的时候,*和齐玉玲就都给他打电话约他,三人约好,一路到了飞燕湖萧博瀚哪里去,齐玉玲已经买好了一套高档的化妆品,*开着车。

    远远的就见一幢具有乡村风情的精致别墅坐落在苍翠树木的掩映之中,置身其中恍如远离了所有的都市尘嚣,宁静幽远的感受令人神驰。走到跟前,就见院子里到处是怒放的鲜花和翠绿的不认识的树木;走几步就有一个昏黄古朴典雅的方形木框玻璃灯,给人一种30年代的感觉。房子周围的绿色草坪上很规则的点缀着一些白色的塑钢圆桌,让人感觉清爽悦目,使人惊讶主人的富足和显摆。

    他们几人还没到门口,萧博瀚就哈哈哈的笑着迎了出来,说:“我真以为你不来呢?”

    季子强说:“弟媳过生日,我是肯定还要的,你倒好,给我遮遮掩掩的,不说实话。”

    萧博瀚说:“我也真的知道你每天事情多,让这些小事烦扰你,于心不安。”

    “少客气哦。”季子强说。

    几人在说话间就踏进了别墅的大门,但见印度红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玻璃的纯黑香木桌,进口的名牌垫靠椅让整个房间显得大气和奢侈。。。。。。

    苏曼倩也款款的走了出来,今天的苏曼倩展示了她最美魅力的一面,她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色,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櫻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誘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身淡绿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季子强他们几个都‘啧啧’称赞几句,齐玉玲也是第一次见苏曼倩,一下就被她的魅力征服了,嘴里说着:“苏小姐真是国色天香啊,你这让我们都有点无地自容了。”

    苏曼倩莞尔一笑说:“齐主任是在夸我呢,还是讽刺我啊,我都让你说的不好意思了。”

    齐玉玲本来还以为自己买的几千元的化妆品很拿得出手了,但现在看到苏曼倩的雍容华贵,看到这别墅的豪华奢侈,她在也不敢自认这礼品的贵重了。

    “苏小姐,今天来的仓促,一时没买到什么好的东西,请你不要见笑。”

    苏曼倩当然是不会见笑的,这几个人在新屏市都是数一数二的人,也都是萧博瀚的最好的朋友,她很是领情的客气了一番,几人坐定没喝几口茶,那面萧博瀚就喊着几人过去吃饭了。

    今天的客人却是不多了,看来萧博瀚还是很低调的,除了季子强和过去一直帮自己跑手续的*,他是没打算招呼别人过来,这齐玉玲也是一个意外到来,不过当萧博瀚知道这个齐玉玲是季子强的老同学之后,也就放下了警惕,几个人倒也融洽热闹,一面吃着一面聊起天来。

    齐玉玲吃了没一会,就说自己饱了,说自己到客厅坐坐,季子强他们几个谈性正浓,也没太注意他,齐玉玲就出了餐厅,到外面客厅坐了下来,一个别墅的佣人过来给她有换上了茶水,齐玉玲点头客气一下,便漫不经心的四处打量起来。

    很快的,他就对旁边一个餐厅里的几个男子关注起来,这些人都有着同样让人畏惧的阴冷,虽然是吃饭,但这几人并不多说话,当齐玉玲站起来,走到门口对他们露出她自认为已经很迷人的微笑的时候,这几个人也都只是淡淡的看她了一眼,并没有回应她这样嫣然的笑容。

    吃饭的几人也知道,这个女人是季子强带来的,还在刚才介绍的时候知道是季子强的同学,要是一般的人,他们也一定会加强警惕,但现在他们都低着头,各自的吃着饭。

    齐玉玲就有点失望起来,当一个美女被男人视若无物的时候,她们通常心里会很不高兴,齐玉玲也是一样,她并不想引誘他们,她只是想要更多的了解一下这个萧博瀚,观察一下住在这里的人们,但即使是如此,当这些男人对她毫无兴趣的时候,她的心中还是隐隐约约的有点失落和不快。

    她情绪低迷着,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了一幕心头狂跳的情景,她看到一个吃饭男人在夹菜的时候,弯了一下腰,拱了一下背,而后腰上的衬衣就在这短暂的一刻,往上提了提,这一提,就露出了他腰间的一把乌黑铮亮的枪柄。

    齐玉玲打个冷颤,愣了那么几秒的时间,赶快转身离开了。

    本书来自//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