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华子建难以避免的就把眼光落在了这两个姐妹的身上,不错,真的很誘人的,不管是姐姐,还是妹妹,不过今天华子建是不会来试验自己的能力的,他强忍住自己跃跃欲试的激动,让自己尽量能的冷静下来,说:“我今天还有事情,改天来吧,小妹,把那件浴袍给我。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华子建指了指在沙发上的那个浴衣,他不好这样的站起来,因为他明显感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感到了灼熱和发烫,他不想让自己过于尴尬。

    那个坐的近一点的姐姐,就咯咯的笑着,说:“那不行的,我们收了小费,怎么可以不付出,不劳而获是可耻的,何况今天的小费是我们来这里得到的最多的一次呢。”

    说话中,她玉手轻起伸了过来……

    华子建一把抓住了这个女孩的手,说:“我真的有。。。是有事,你放开。”

    人家那里理会他,还是紧紧的抓住不松,华子建有点头晕脑胀的,但最后的一点理智还是让他知道,自己是不能在这个地方做出什么的,自己现在已经不再是洋河县的那个小小的县长,自己已经是一个市长了,而且就算她们姐妹再好,也不过是在这里应付男人而已,谁能保证那鲜艳的唇没有被很多人吻过。

    何况,自己还有江可蕊,应该说自己在很多时候已经对不起江可蕊了,但那些是情感难抑,自己和这个两姐妹还有什么情感吗?

    显然的,自己和她们一点感情都没有,这样的情况,不过是男人和女人的一次发~泄罢了,自己并不祈求这样遭遇。

    华子建还是站了起来,站起来的很坚定,恍然中感觉自己你能都抵御这样的美色,自己已经很伟大了,所以他拿起自己的衣服,义无反顾的离开了这里。

    华子建这样的行为让身后这一对姐妹感到诧异和难以理解,她们真的想不通,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抗拒这样的誘惑,除非他生理有问题,但这个男人显然不是。<>

    华子建出来之后没有去找二公子和洪仁昌,他一个人走了,走在夜色中的大街上,华灯初上的夜晚,喧闹了一天的城市开始了夜间的繁华。霓虹灯下、人行道旁随处可见匆匆赶路的身影;酒店商场、公园广场到处都是休闲消遣的人群。色彩缤纷的灯饰把这做小城装扮得妖娆多姿。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景不同。每次夜晚中回家,华子建都能在一样的城市感受到不一样的情怀,看到不一样的风景,街边坐满了来此休闲纳凉的游人,他们谈国家大事,拉客套家常,说古今趣闻,使城市拥有了别样的风情。

    华子建已经忘掉了刚才那两个女孩了,他明白,自己不过是她们两人生意中的一个过客,自己也会很快的被她们忘记,就算今天晚上和她们发生了一点什么,结果还是一样的,彼此都不会记住对方,因为那完完全全的就是一场交易。

    华子建再一次看到了自己家那窗户上的剪影,看到了那里,他知道,那才是自己想要的地方,那才是自己的港湾,自己的温暖。。。。。。

    华子建回去之后,江可蕊已经哄着小雨睡觉了,华子建也不敢轻易的惊扰大家,小心翼翼的爬上了床,这一觉就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一上班,华子建出去在财政局开了个会,回来之后,天气也是太热,就在自己办公室的卫生间冲了一个澡,出来却见凤梦涵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子,华子建就忙招呼了一句:“梦涵,你什么时候来的。”

    凤梦涵一笑说:“我来了好一会了,听到你在里面洗澡呢,就没叫你。”

    华子建就调侃的说:“早知道你来了,帮我搓个背也好啊。”

    凤梦涵脸一红,唾了一口,说:“贫嘴。”

    华子建开过玩笑也觉得不是太文雅,笑着就给凤梦涵倒上了水,他刚冲完澡也是渴的很,二话不说,喝干了杯中茶水,不过就发现凤梦涵的脸色不是太好,华子建愣怔了一下,放下水杯问:“梦涵,我怎么看你不高兴的样子,不会是刚才的玩笑让你生气了吧?”

    凤梦涵摇一下头,说:“我生你的什么气?”

    华子建想,凤梦涵也不至于因为这样的一个玩笑不高兴,问道:“那谁惹你了?”

    凤梦涵叹口气说:“还能有谁啊,就是我们那个张书记呗。<>”

    华子建一听是这,也是叹口气,这种事情是最麻烦的,这两人都是自己的亲信,他们之间有了矛盾,自己都不好劝说,华子建说:“是不是工作上不协调。”

    “怎么说啊,要说过去还差不多,但就从上次你到了大宇竹林之后,张书记对我的态度就有了很大的变化了,好像防贼一样的防着我,在工作中,也总是给我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几次在下面干部的面前给我难堪,我要不是想着我们这层关系,早就顶上他了。”

    “奥,这样啊,梦涵,要说起来啊,这一,二把手之间确实会有很多不协调的地方,有矛盾也会正常,我只是希望你可以理解一下,把你们放在一起本来我是想着这样会少一些摩擦,没想到你们还是没有逃过这官场权利的惯例啊。”华子建有点无奈的说。

    华子建见凤梦涵喝光了水,就过去帮她有到了一杯,然后在办公室来回走动了几圈说:“这样吧,你还是不要和他发生冲突,我瞅机会和他好好的谈谈,也许你们有什么误会,大家说清楚了,什么都好了,是不是?”

    凤梦涵也点头说:“我也不是想给你告状的,只是最近有点憋屈,今天刚好到市里来办事,就给你叨叨一下,对了,你最好还是不要过问这件事情了。”

    “为什么?”

    “我怕张书记会多心了,以为我又来给你告状了,算了,我忍一下也就是了。<>”

    华子建见凤梦涵说的也是很有点道理的,就点点头说:“那行吧,你们刚搭班子,各自的性格,习惯都不熟悉,我想以后你们接触多了,慢慢也就好了。”

    凤梦涵‘嗯’了一声,就抱着水杯发起了愣。

    华子建还要说点什么,电话却响了起来,接上一看是萧博瀚的电话,萧博瀚说邀请华子建下午到他住的别墅去吃饭,华子建说:“你有什么事情吗?这个时候莫名其妙的请我吃什么饭呢?”

    萧博瀚在电话中笑道:“难道没事就不能请你吃饭啊?真实的,好久不见了,知道你也忙,一直没聚一下,所以晚上让曼倩备了一点薄酒,你来就是了。”

    华子建摇摇头,想了下说:“我不敢保证晚上就没事情啊,只能到时候再说了,你也不要准备,万一我去不了,多不好意思。”

    萧博瀚也不勉强华子建,说:“那行吧,你抽时间。”

    挂上了电话,华子建说:“现在提起喝酒啊,我就头大,昨天晚上就喝醉了。”

    凤梦涵说:“你少喝一点啊,酒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喝醉了自己也难受。”

    “可不是吗,我也不想喝。”

    两人东拉西扯的谈了一会,华子建却想起了还有点事情要给王稼祥说一下,就又拿起电话,让王稼祥过来,凤梦涵现在情绪也好了许多,就说自己要到发改委办点事情去,华子建也没有留她,就把她送到了门口,那面见王稼祥远远的走了过来。

    华子建在门口等着他,王稼祥和凤梦涵在走廊开了一句玩笑,急急忙忙的过来说:“华市长,你昨晚上怎么跑了。”

    华子建瞪着眼说:“你小子也没安好心啊,昨晚上我睡着了,你们走的时候也不叫我一声,现在还问我。”

    王稼祥曖昧的笑笑说:“我想叫你的,二公子不让啊,还硬是安排了两个妞,给了2千元小费,唉,我都知道,那钱肯定是浪费了,妈的,直接给我们多好,我们还能喝两顿。”

    华子建听的哈哈大笑,说:“你小子还差喝酒的场合啊,不要给我装,哪天没人请你呢?”

    王稼祥想想也是,说:“华市长,你还别说,我算了一下,这一个月还真的没在家里吃过一次晚饭呢。”

    “那你今天晚上回去吃一次啊,小心家里没你的座位了。”华子建调侃的说。

    “今天啊,你开什么玩笑,今天我们能回家吗?”

    华子建很奇怪的说:“这怎么就不能了?”

    王稼祥咦了一声,很是奇怪的问:“萧博瀚没叫你?怪事了,今天他这大老婆的生日,给我都通知了,能不给你通知?”

    华子建正要说话,就见齐玉玲走了进来,华子建点点头,算是招呼了一声,继续对王稼祥说:“不会吧,萧博瀚老婆今天的生日,这小子,我问他为什么请我,他也不说,我本来还打算不去的,现在看来确实不能不去了。”

    齐玉玲在听到华子建说起萧博瀚三个字的时候,也是眼光一闪,脸上阴晴不定的变化了几次表情,华子建和王稼祥说话,也都没有注意她的变化,王稼祥还在说:“这今天不仅要去,我们还得买点什么鲜花或者蛋糕之类的东西吧?”

    点点头,华子建说:“这个事情你看着准备,我就不管了,但晚上肯定我得去,一会你出去的时候和小赵商量一下,晚上要是有什么应酬就推一下。”

    本书来自//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