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华子建可是很少见到*喝醉,倒不是说*酒量有多厉害,只是这个人每次喝酒都贼的很,很少有人能灌到他,但在今天,华子建这几个同学,男女搭配,威力无穷,到底还是让*着上了。

    这吃完饭其他人也都散了,华子建和洪仁昌在酒店休息一会,二公子就开车过来了,二公子的身份,华子建没有给洪仁昌透漏,华子建感到现在还不是时机。

    再看看二公子,这一年的锻炼,也让二公子变化很大,以前的二公子那是一副什么样子?整个就是花花少爷,玩世不恭,这次,看见了二公子和洪仁昌的见面和交谈,华子建感慨,社会真的是磨练人啊。

    二公子表现非常沉稳,轻易不开口说话,反倒是洪仁昌的话很多,两人的交谈,表面上看,都是关于南方省和北江省的风土人情,但是,话语中暗藏玄机。

    洪仁昌强调:“李老板啊,要说起来,南方省经济展快,思想开放,所以商人要跟上节奏,大胆闯,大胆干。”

    二公子淡淡的一笑,说:“我同意洪老板的观点,不过个人认为,北江属于内地省份,在经济展方面,不能和南方省相比,但北江的商人,讲究的是稳、准、狠,这就是南方人比不上的,现在啊,大气候不同了,北江不可能完全比照南方省的经验。”

    华子建在旁边看似无所事事的喝着自己的茶,不过对两人的谈话还是很关注的,现在二公子的话一出口,华子建就暗自点头,不错,二公子隐隐已有大儒商的风范了,要知道,洪仁昌在暗示二公子,加入建材市场,大胆打拼,不要有顾虑,生意场上是存在风险的。

    二公子回答是做生意,需要冒险,但还是需要谨慎。

    这分明就是两人在试探着对方的底线和想法。

    这个时候,华子建是不会开口,虽然他希望二公子能够加入到建材市场的项目中来,因为只有他对二公子的底细清楚,也只有他知道二公子在北江市的通天手段,只要二公子加入进来,这个建材市场想不红火都难啊。<>

    但今天自己绝不能多说话,这是人家两个大老板之间的试探,自己不能表现的过于迫切,要让他们感觉到自己置身事外的想法。

    二公子见华子建不说话,心中不满,你小子让我来的,现在你到放羊了,那不行:“华市长,建材市场我看了,很有气势,也许用不了几年,会成为全国最大的建材批市场,不过,我感觉,摊子铺的太大了,是否能够在短期内发展起来,我很有顾虑,你也说说话啊,我知道你对经济展有独到的认识,帮着我出出主意。”

    华子建一看自己是躲不过去了,就说:“李老板,这件事情,还是要你自己做决断,我是新屏市的市长,所以,在认识方面,带有一些偏见,我自然只会说建材市场前途远大的话了,我们的关系不同了,我完全赞同你的认识,做生意,需要冒风险,也需要谨慎,这个洪家有庞大的财力支撑,不会担心建材市场在短期内低迷,建材市场建成以后,两年内,不需要考虑税收问题,但是你的情况就不同了,现在有高速路的项目在占用资金,你是不能经受波折,我不希望你遭受损失,更不愿意看见你遭遇失败,所以,这件事情,你要认真考虑,自己拿主意。”

    二公子恨恨的看了一眼华子建,这个老滑头,说的话比唱的歌都好听,奶奶的:“华市长,算了,懒得问你什么了,你就装深沉吧,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在北江省这个事情还是多少有点把握的,洪老板你有钱,但我有关系,这就叫强强联合。”

    洪仁昌见二公子的话说的也清清楚楚了,就笑着说:“好,我也想借助李老板在北江的关系好好干出点事情,不过,就不知道李老板在北江省的关系到底分量有多重啊,呵呵呵,李老板莫怪我口无遮拦啊。”

    二公子不以为意的一笑,说:“有的事情当然要搞明白才行,只是你要说到分量,我这还真的不好说啊。”

    洪仁昌眼光一闪,对他来说这一点是很重要的,虽然二公子拿下了高速路项目,已经证明了他的能量,但自己还是要有确凿的信息来判断一下,这也是今天洪仁昌想要谈到的重心。<>

    他就把眼光慢慢的移向了华子建,华子建装着什么都不知道,喝着自己的茶,看着窗外那高高低低的房顶,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

    洪仁昌咳嗽了一声,但华子建还是没有理他,洪仁昌实在就忍不住了,喊了一句:“华子建,你一点都不关心我们的事情是吧?”

    华子建像是突然的反应了过来,茫然的看看洪仁昌,在看看二公子说:“关心啊,不关心我能现在陪着你们闲扯,我事情多的很。”

    “那你也帮我们拿拿主意啊。”洪仁昌说。

    “这主意我怎么能拿?”华子建还在卖着自己的关子。

    洪仁昌今天是一定要摸清二公子的底细的,不然他真的还不好展开明天的商务洽谈,看样子这个二公子是要把他自己的那份关系算成一个优势了,但他关系到底任何,自己不能稀里糊涂的:“华子建,我和李老板谈到他在北江省的关系,交际上了,我想请你给个中肯的分析。”

    华子建笑了,这话也就只能自己说了,二公子当然不能说,他说出来那是自吹自擂,自己说出来才叫真真实实,这也是华子建一直没有提前介入两人谈话的策略,自己说多了,说早了,到会让洪仁昌多疑的,自己这个老同学啊,也不是一个耿直的人。

    现在华子建就淡淡的说:“李老板的关系吗,这样说吧,上到省长,下到市县,他都能混的开。”

    洪仁昌有点惊讶:“奥,这么厉害啊,李老板你不简单啊,呵呵呵。”

    二公子也是一笑:“那里,那里,这都是朋友给个面子。”他说的很是低调,客气的。

    华子建却再也看不下去了,哼了一声说:“给个屁面子,还不是因为你老爹是省长,说的假模假样的,好像你是及时雨宋公明一样。<>”

    这话一出来,洪仁昌就睁大了眼睛,他没有想到自己面前坐的竟然是一个省长的公子,他也算什么都明白了,以二公子这样的身份,那确实在北江可以横着走路了。

    二公子听了华子建这话,气的骂了华子建两句,几个人也都哈哈的笑着,彼此都算很满意今天的谈话。

    华子建没有想到,下午,洪仁昌和二公子就开始谈判了,因为新屏市政府也是利益人,所以,*和齐玉玲也参加了谈判,但华子建没有去。

    华子建找了个借口躲了,这样的谈判少不得讨价还价,唇枪舌战的,但两面都是自己的好朋友,自己到时候很是为难,不过在得到通知之后,华子建和*,齐玉玲初步商议了政府的态度,华子建还单独叮嘱了齐玉玲,一定要注意把握局势,谈判过程中,多跟着*学习,看看*是怎么说话的,怎么掌控局势的。

    在这个时候,华子建依然还是没有忘记好好的培养锻炼一下齐玉玲的能力,只是齐玉玲的表情似乎有点不大自然,华子建有点奇怪,但也没有多想。

    谈判的艰难出乎了华子建的想象,双方在股权问题上,出现了争执,建材市场是洪家独立投资的,所以,除了新屏市人民政府可以收取税收,洪仁昌不想成立股份有限公司,二公子加入,要求占据至少15%的股份,言下之意,就是要成立股份有限公司,这触及到了洪仁昌的底线,双方难以达成协议。

    洪仁昌给出的条件很优惠,建材市场中,凡是二公子招揽的商户,在市场里经营上缴的管理费用,二公子提取3成。

    但二公子才看不上这一点利益,所以谈判就陷入了僵局,一时难以获得共识了。

    情况当然最后都汇报到了华子建的面前,华子建没有出面,不代表他不关心,实际上他一直都关注着谈判,他并没有因为引进了洪仁昌家族的投资就志得意满,完成了任务。

    华子建的想法不仅是有投资,还要让这个市场将来兴旺发达,不仅给洪仁昌带来收益,还要给新屏市带来巨大的税收,所以在*和齐玉玲汇报之后,华子建犹豫了很长时间,还是感觉自己要参加这次的谈判了,洪仁昌的心思,华子建清楚,这次的谈判要达成协议,只能是实话实说了。

    第二天华子建参加了双方的谈判。双方依旧在股权问题上,不能达成协议,此刻,华子建摆出了他的观点:“你们暂时不要争了,听我说几句,洪仁昌,我先分析你的想法,你们洪家是国内著名的大财团,洪家的子孙,自然没有差的,这次,你受家族的重托,管理建材市场,严格说,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证明你能力的最好机会,你希望能够一鸣惊人,今后,在家族里,能够有话语权,洪家的创业史,我也知道一些,惊心动魄,值得骄傲,你希望独立支撑建材市场,做出好的成绩,我相信,你的愿望一定能够实现。”

    洪仁昌没想到华子建一针见血的说出了自己家族内部的一些事情,他也很是敬佩华子建的细心。

    本书来自//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