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厅内,泛着白色泡沫的啤酒、各类精致小巧的点心,穿梭着出现在顾客的桌上。不时有顾客步入舞池,随着音乐节拍翩翩起舞。

    一名嘴唇红得发亮的紫衣女子,迈着轻盈的舞步穿梭在那些男孩之中,紫衣女孩耳朵上吊着两只大大的耳环,舞姿动作极尽夸张,一张俏脸却是风情万种,又引发了人群中新一轮的尖叫高巢。

    摇摇头,季红就准备离开这里,她也想到大厅的中间去扭動一下自己的身体,去唤起那些雄性们对自己的追捧和热爱,她放下手重大额酒杯。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却听到了身后一句让她不得不静下来的话:“齐玉玲啊,看你刚才坐的是华市长的车,那么是不是说,在我们上次谈话之后,你们的关系已经恢复了?”

    齐玉玲苦笑一下说:“其实谈不上恢复这两个字,他对我一直是那样,只是前段时间我不想在见到他而已。”

    “唉,这个男人真是很特别的,过去有传说他和办公室的凤梦涵关系曖昧,但谁也没亲眼看到什么,不过他对你的拒绝真的有点太狠心啊。”

    “谁说不是啊,你不知道,当时我连死的心都有了,我从省城千方百计的活动到新屏市来,我容易吗?到头来落得这样一个被人瞧不起的状况。”

    柳副书记就安慰的说:“你也不要灰心,只要完成了省委季书记交代的事情,回省城那是铁定的,而且我们两人都能轻轻松松的调到正处,这一步之遥,不知道多少人终身都跨越不了。”

    季红这个时候也慢慢的听出来了,原来这个女人就是传说中的新来的发改委副主任的,据说他可是华子建的同学呢,难道她因爱成恨,也要算计华子建?这太有趣了,说出去谁信啊季红又听到齐玉玲说:“柳书记,问题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办成这事,我看你还是换个人吧,真的,我也就是今天才瞅了一个机会拉着华市长上了一趟工地,他对我好像很顾忌的,不大想和我单独相处。<>”

    “齐主任,事情到了这一步,我已经给季副书记把话都回了,也说了你的情况了,你再变卦恐怕对你不利吧?”柳副书记稍微的加重了一点语气,给季红形成了恰到好处的压力。

    齐玉玲有点傻了,好一会才说:“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有什么,多和他接触,这一点谁都没有你这样便利的条件,现在那面已经对他的朋友萧博瀚调查的差不多了,只需要你找到机会,抓住他和萧博瀚有什么实质性的活动,或者是萧博瀚自己有什么实质性的犯罪行为,你就算完成任务了。”

    “柳书记,我有时候真的很害怕。”齐玉玲肯定是心有顾及的,不管怎么说,华子建也是自己的同学啊。

    柳副书记邹起了没有,语调冰冷的说:“怕什么啊,这是组织给你的任务,你不能因为个人的感情就违背你当初对组织许下的诺言吧,你做的是正义的事情,是在反黑,是在配合省公安厅的秘密行动,知道吗?”

    季红后来再也没有听到齐玉玲说什么了,好像她的情绪不是很好,总在唉声叹气的,但季红对今天听到的事情还是感到很兴奋的,她和希望早点看到她们说的这一幕发生,到那个时候,说不上刘副市长就能接替华子建的位置了,哼,只要刘副市长上来了,我看你赵猛还能蹦跶几天,真实小人得志。

    不过这样的快感也就是一会的时间,很快的,季红又沮丧起来,只怕自己等不到那个时候就要让赵猛给发配到乡上去了,自己可是真不想回到农村去,几十年都在那个地方待着,早就待够了,厌恶了。

    想一想啊,这个刘副市长也是的,他说他找华子建帮自己说说情的,每次问他,他都支支吾吾的,一看就是在应付自己,不行,下次他再来,一定要把这事情给他说清楚。

    季红对身后两个女人的谈话也不再关注了,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情,狗咬狗,一嘴毛,让他们互相咬去吧。<>

    季红就把眼光开始在酒吧里来回巡视起来,一会,她就发现了一个男孩,这男孩鼻梁高挺,五官俊秀,宽阔的肩膀,挺拔的身材,一件黑色的紧身t恤将他那健硕饱满的胸肌衬托得恰到好处,浑身上下散发着男性的狂野与力量,可能因为酒精的作用,他白皙的脸庞泛着淡淡的胭脂红,季红瞬间有一种心跳的感觉,她突然对这个男孩产生了兴趣。。。。。。

    过了几天,洪仁昌带着几个人到了新屏市,和洪仁昌一起来的,还有华子建他们的老同学江静,这个江静在上次的同学集会之后,就回到南方省,看看那面也实在是没有头什么发展的路数,她就像到新屏市来,因为她听说齐玉玲也到了新屏市,还是个不大不小的领导,再加上华子建和洪仁昌都在,自己去了也誘人照顾。

    她终于下定了决心,多方筹集了一些资金之后,这次跟着洪仁昌,来到了新屏市了,她决定,在新屏市开一家餐馆。

    这个江静过去也是挑肥拣瘦的人,到现在还没有成家,这和他的性格也是有很大的关系的,她有着和男人差不多的想法,自身稳固以后,才会考虑成家的问题。

    华子建、*、齐玉玲等人代表新屏市市委、市政府,接待了他们一行,吃饭的时候,华子建对江静的想法很赞同,华子建觉得,大学生毕竟是大学生,江静关于新屏市今后展的认识,定位很准确,建材批市场建成以后,新屏市的流动人口一定会大幅度增加,加上烟厂的众多外地客户,必定要带动新屏市服务业上一个台阶。

    不过这次洪仁昌没有带上老婆容采菊一起过来,华子建本想问问容采菊为什么没有来,话到嘴边,忍住了没说,感觉自己不能太过好奇了,这是别人的家事。

    齐玉玲对江静的到来非常高兴,两人在大学的时候,就是最好的朋友,如今,江静来到了新屏市,齐玉玲终于有了一个可以经常来往的朋友了。

    “洪仁昌,我早就有招商引资的想法,建材批市场建成以后,让众多的商户到新屏市落脚,不仅仅是你们洪家的事情,也是新屏市市委、市政府的事情,所以,希望我们能够联合起来,招揽全国各地的商户,当然,如何经营,是你的事情。<>”

    洪仁昌一口干掉了一杯酒之后,摸嘴,说:“求之不得啊,老同学,我正为这件事情苦恼呢,按照计划,建材批市场明年年初,就要投入使用,2万多商铺,需要招揽大量的商户,如今来联系的商户不多,所以,我准备加大宣传的力度,多打广告,老同学,这费用,你是不是帮着承担一些啊。”

    华子建就笑着说:“洪仁昌,你也是做大生意的人,怎么看着这些小地方啊,我给你的支持不在钱上,我最近帮你联系了一个大老板,这可是真真的大老板,他对建材批市场很感兴趣,不过,他的想法不仅仅是到这里来经营,他想要和你联合,共同招揽全国各地的商户,特别是北江市的商户,在这一点上,他合适比你有太多的优势了,不知道你是什么想法。”

    洪仁昌就很是疑惑的看着华子建说:“不知道这位老板姓甚名谁,家在哪里啊,他真的有你说的这么牛?”

    “呵呵,牛的超过了你的想象,他就是修建高速路的李老板,想必你也是听说过吧?”

    “哎呦,这我是听说过,人家可是财大气粗的主,这高速路怎么说也要十多亿投资,这样的人我希望结识,什么时候你给引荐一下,大家聊聊,谈得拢就合作一把。”看起来洪仁昌是很想认识二公子了,这也难怪,做生意的谁都知道,高速路项目在竞争中是何等的惨烈,这个李老板能拿下如此重大的项目,可想而知人家的关系有多硬了。

    华子建很认真的说:“你想好,真的希望和李老板联手做大建材市场吗?”

    洪仁昌想了想,很凝重的说:“做生意啊,钱是大家挣的,要是李老板能够进来,以他的关系多招揽一些客商,我相信,建材市场很快可以兴旺,这样吧,我全权委托老同学,请老同学帮忙,一定将李老板拉进来,怎么样。”

    华子建却摇头说:“得了,我怎么帮你做生意啊,再说了,你洪家这么大的家族、这么大的投资,我哪敢随便开口啊,具体的情况,你和李老板当面交谈,一会我就给李老板打电话,邀请他过来坐坐。”

    “好好。”洪仁昌满口答应着。

    大家也就不再提这话了,继续的吃饭喝酒,这四人都是同学,到让*有点疲于应付了,华子建他们几个人连成了统一战线,就他不是同学,所以最后别人没事,他先喝高了,华子建嘻嘻的笑着,让小赵把*送了回去。

    本书来自//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