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齐玉玲悠悠的叹口气说:“可惜了,白费了我这一腔热情,现在就算是后悔了,想回省城只怕也难了啊。”

    这话说的让季子强心里也是不太好受的,是啊,人家专门到新屏市来就是想要亲近自己,但自己义正严词的就拒绝了人家,害得人家希望落空,虽然这不能怪自己,但想一想,自己总是有点责任的,要是当初不去参加那个同学会,或许就不会有这样的一场事情,齐玉玲也一定舒舒服服的在省城科室里呆着。

    唉,所以说啊,这个同学会,同学会,拆了一对又一对啊,自己万万不能让谁把自己和江可蕊也给拆散了。

    想到这里,季子强也感到了有点好笑起来。

    车先把季子强送到了市委家属楼门口,季子强没让车进去了,齐玉玲刚才说要到酒吧去,季子强就给师傅说了一声,让把齐玉玲送过去。

    看着车掉头离开,季子强才晃晃悠悠的回到了家里。

    齐玉玲赶到酒吧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了在酒吧霓虹灯招牌下面站立的柳副书记,没等车停稳,齐玉玲就下了车,迎了过去,今天柳副书记收拾的可是有点妖艳啊,她今天穿了一件v字领开口的米黄色连衣裙,薄薄的衣料贴身在玲珑的嬌躯上形成一道完美的曲线,让人无法转移视线,一块鲜艳的红宝石项链挂在胸前,在雪*腻的肌下更加夺目耀眼。

    “呦,柳书记,你这会迷死人的,你知道吗?”齐玉玲很是夸张的赞美了一句。

    “齐主任,可不要这样说,好像我们两人是拉拉一样的,你不会性取向有问题吧?”

    齐玉玲嘻嘻的笑着,拍打了一下柳副书记,说:“瞎扯什么?我可是很爱帅哥的。”

    柳副书记也是一笑,说:“那要不我等会帮你瞄一个帅哥,小费你自己出啊。<>”

    “啧啧,这真看不出来,柳书记还有这爱好。”齐玉玲反唇相讥的调笑了一句。

    “嘿嘿,齐主任啊,我这人爱好可多了,不要说找个帅哥,就是来他两个,我也能吃下。”

    齐玉玲装着很吃惊的表情说:“你确定你能吃得消??”

    “呵呵呵呵。”两人一起大笑。

    两人开着玩笑,就进了这个酒吧,一面走,一面齐玉玲还问:“你怎么很喜欢这个酒吧?上次也是这个地方,不过我看档次一般般。”

    柳副书记说:“我就住在这个小区的楼上,大半夜的乱跑什么,这多方便。”

    “呀,说了半天你方便了,我就跑远了。”

    “你不是有专车送吗?怕什么?”

    说话中就踏进了酒吧,扑面而来的就是一片光怪陆离的灯光,灯光把晃动的人们切割变形融化;dj不时在话筒里尖叫一声以增加气氛;领舞小妹扭着窈窕的身躯,使劲甩动齐肩的秀发,整个大厅真如火山爆发般沸腾起来。池里不时放着干冰,雾气翻滚,面对面看不到彼此的脸,更别说眼睛。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坐在环形吧台外面高凳上的一个女人就眯起了眼睛,她是季红,她也是今天没有约会,所以就从楼上下来,到小区门口的这个酒吧来了,当她突然之间看到了柳副书记的时候,她就不再理睬身边一个局着红头发年轻男孩的絮絮细语,她看着柳副书记和另一个女人,她很奇怪,难道柳副书记也住在这里吗?自己可是第二次在这个酒吧看到她了。

    好奇心对人类来说是极端严重的,而对于女人,好奇心就更为严重,上次的季红就听到过柳副书记和别人的一些谈话,虽然谈话支离破碎,可是季红还是听出了期间的主题,现在季红又想听听,听一下这两个女人会说什么。<>

    季红等柳副书记和齐玉玲找到座位,坐下来之后,她才端着手中的红酒,慢慢的到了齐玉玲他们坐位后面的隔断中,坐了下来,那个红头发的男孩本来是想跟过来的,但看到了季红冷漠的眼光,他自己也很识趣的离开了。

    季红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个酒吧时候的那种样子了,她在享受过第一个男孩之后,只要刘副市长不来临幸,她便会经常的过来坐坐,看到合适的男孩,她就带回去,钱对她来说绝对不是问题了,刘副市长在钱上面是不会亏待季红的,就连这个房子,也是前段时间刘副市长帮季红安排的,比起她在南区的宿舍,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

    住在这个小区的人大都非富即贵,自己能每天出入在这样的小区,也很是有点骄傲的。

    她现在和齐玉玲几乎是坐在了一起,两人的身后仅隔一块一米多高的木板,那面就传来了柳副书记和齐玉玲东拉西扯的对话,当然,现在的季红还不认识齐玉玲,两人也没有工作中的交叉,说白了,季红现在在南区的工作,几乎也就是一个后勤总管,台面上的事情已经很少让她做了。

    赵猛对她一直是有偏见的,所以不断的收缩着季红手中的权利,以南区很多人的估计,不到年底,季红就可能从南区的区政府滚蛋了。

    季红是不敢多想这个问题的,现在她只能经常的借酒消愁了,说起来啊,酒真是生活中的润滑剂,酒是爱情的红丝线。男人爱酒在于喝,女人爱酒在于品,男人借着酒意,敢说不敢说的话;女人品着美酒,眼眸迷蒙中敞开心扉。男人在饭局举杯同欢中,捕获女人的芳心,而月下对酌。

    酒吧中的女人,用红酒氤氲着心事,等待有情人排遣,现在对于季红来说,酒更是她不可或缺的一种精神麻醉,她只有在喝酒和跳舞的时候,才能暂时的忘记最近生活,工作中那种不快。

    她就这样醉眼迷離的听着身后两个女人的对话,不过实在是有点失望,这两人无聊的女人都在聊什么啊,从衣服穿戴,扯到女人,从工资奖金,谈到男人,真他妈的能扯。<>

    季红就不再想认真的听了,原来这些职务比自己高的女人和自己是一样的,过去自己好崇拜她们,现在看来也就是一个女人而已。

    季红把眼光投向了酒吧的大厅,舒缓的音乐节拍下,穿着各异的时男潮女,在不停变幻的七彩光影中,走进了豪华的吧厅。桔红色的灯光从华丽的壁灯中射出,映照着酒吧厅内富丽堂皇的装饰,更添几分高雅的情趣。酒吧里穿戴整齐的服务生,温和有礼地招呼着客人,向每一个进入吧厅的顾客微笑致意。

    本书来自//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