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在刚才看的文件上很快的批示了几个字,叫来了小赵:“把这个现在就送冀书记办公室,另外给我安排车,我到开发区看看。 ()”

    “嗯,好的市长,我马上安排。”小赵接过文件离开了,季子强看看齐玉玲说:“行了,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好啊,走。”齐玉玲一面笑着,一面看着季子强收拾桌子上的东西,她的笑很奇怪,如果这个时候季子强抬起头来看到这样的笑容,或许他也会感到有点怪异的。

    齐玉玲和季子强离开了办公室,但齐玉玲没有想往常那样帮着季子强弹弹肩头上的灰尘。

    现在是施工的黄金季节,工地上人很多,洪仁昌的家族有雄厚的资金,将2000亩土地一次性全部开了,刚刚扩建进来的开发区的村民,已经非常支持工程建设了,家家户户都有人在工地上打工,而且,不少人家成了临时食堂,工人纷纷在农户家里搭伙,还有不少村民,做好了饭菜,到工地上兜售,村里的村民,还是很善良的,做出来的饭菜,油水足,价格低,在工地上非常受欢迎。

    如今还看不出来建材市场的外形,工程太大了,要在过几个月才可以看出大概,不过,建材批市场里面,没有高层建筑,几乎都是两层的平房,一层全部是商铺,二层办公住宿,洪家负责投资建好房屋,装修就由进来经营的商户自己负责了。

    最近一个阶段,季子强已经在几份全国发行的报纸上看见了洪家打出的招商广告,广告很气势,称新屏市建材批市场将来是全国最大的建筑材料集中地,批兼零售,不少的商人,已经到了新屏市,看到了工地的规模,开始和洪家在此管理的人员商谈租房经营的事情了。

    季子强和齐玉玲边走边看,两人不时说上几句话,他们没有惊动洪家的人,不过,齐玉玲实在是太惹人注意了,工地上所有人都知道这位美丽的女主任,路过之处,很多人都和齐玉玲打招呼,态度非常恭谦,这些工人不认识季子强,没有什么人理睬他。

    季子强就感叹说:“齐主任啊,我成你的陪衬了,这下满意了。”

    齐玉玲一瘪嘴:“哼,这正说明你来得太少,大家都不认识你。”

    季子强大呼冤枉的说:“齐主任啊,不要打击我了,就是我来得再多,我俩往这里一站,眼光还不是集中到你身上去了。”

    齐玉玲脸上出现了灿烂的笑容,女人无论身处什么位置,总是喜欢听人夸奖,特别是那些不着痕迹的、高雅的表扬。

    一个长相很精神的年轻人走过来,满脸微笑的招呼去啦:“季市长好,齐主任好。”

    齐玉玲就点头回应:“杜老板,工程质量不错,还要继续保持啊。”

    “齐主任,您放心,我一定拿出最大的能力,这个工程,可是我们新屏市的样板工程,今后,全国各地的商人来经营,大家都看着的,我可不敢丢了新屏市建筑企业的脸面啊。”

    齐玉玲马上转入了工作状态:“杜老板,你能够这么看,我就放心了,这些日子,你也看见了,很多外地的商人,已经到工地上来了,建材批市场建成以后,2万多个铺面,不知道可以容納多少的商家,这些商家,来自全国各地,你的工程质量好了,这些商家不是最好的宣传广告吗,到时候,杜老板说不定名扬全国啊。”

    这个姓杜的老板说:“自然,谢谢您的鼓励,请您们放心,我就是不赚一分钱,也要建好承包下来的工程,如果我给新屏市抹黑了,随您们责罚。”

    齐玉玲看见季子强眼神有些游移,以为季子强不熟悉杜老板,正准备介绍。

    季子强却说话了:“你是杜老板啊,很早就听说你了,今天是第一次见到你啊。”

    这个杜老板赶忙说:“季市长,您工作繁忙,我不敢随便打扰您,我是非常佩服您的,您到新屏市的时间,修建高速,引进影视城,解决了烟厂的生产指标,吸引洪家在新屏市投资,我相信,以后全市百姓都能够从中得到实惠的。”

    季子强笑一笑,看来这杜老板拍马的水平也是很高的,这就是拍的专业而到位,一点不夸张,一点不勉强,让被拍的人真真切切的感到,自己确实是这样的,不过季子强这些年已经被拍的具有防腐功效了,也就不当成一回事,说:“杜老板,谢谢你肯定我的工作,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二位领导,您们百忙之中来工地上检查指导工作,我是感激不尽啊,现在已经快5点钟了,下午我请二位领导吃饭,二位领导一定赏光啊。”

    齐玉玲不等季子强推辞,就一口接过去说:“没问题,这顿饭我们吃了,杜老板财大气粗,可不要太吝啬了。”

    季子强略微的皱了一下眉头,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齐玉玲就答应了,季子强无奈,总不能马上就提出另一种说法吧,那对齐玉玲就算很不尊重了,他笑着点头也答应了。

    杜老板眼神里面出现一丝异色,一闪而过,没有能够瞒住季子强,季子强暗暗埋怨齐玉玲,这样的场合,副主任做了市长的主,尤其是漂亮的女副主任,外人会怎么看啊。

    吃饭的地点就在工地附近,杜老板联系了一家长期在这里吃饭的农户,进去之后,季子强看见了桌上摆放的菜肴和酒水,就知道杜老板是精心准备了,看来,这个杜老板早就知道自己要来了,不简单啊。

    杜老板很会说话,吃饭的时候,一连串的恭维话,说的云海齐玉玲笑嘻嘻的,季子强慢慢改变了对杜老板的看法,看来,他能够承包到这个建材市场的主体工程,还是有真本事的,季子强早听说了,在杜老板的带动和要求下,这次的工程质量好、价格低,洪家非常满意。

    齐玉玲喝了一小杯茅台酒,其余的酒,季子强和杜老板分着喝了,季子强没有什么架子,在他眼里,商人未必比行政领导差,好多大商人,能力是非常突出的。

    杜老板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季子强,吃饭的过程中,暗自观察,一顿饭吃完,杜老板感觉,季子强属于可以深交的朋友,喝酒能够看出人品,季子强身为市长,没有强迫他喝酒,两人自始至终喝了同样多的酒,自己在新屏市的名声,可不是那么好,季子强不可能不知道,却没有任何的显露,这样的人,要么是大奸大恶,要么是不世之材。

    杜老板很聪明,吃完饭后,什么都没有安排,第一次相识,不能搞的太过了,以免让人心生反感,他目送季子强和齐玉玲离开,他隐隐感觉到,齐玉玲对季子强似乎很特殊,不过,这样的事,在官场上属于最大的忌讳,打死都不能乱说的。

    在回去的路上,季子强问:“齐主任,知道杜老板的情况吗?”

    齐玉玲摇摇头:“不知道,这个杜老板很不错啊,头脑灵活,很会说话。”

    “齐主任,听我说,这个杜老板,很不简单,今后,你要离他远点。”

    这个人季子强早就听说过,背景复杂,关系很乱,和黑道也有些接触,所以他不想齐玉玲在这样的人上面栽跟头。

    齐玉玲愣了一下,说:“这个怎么了?”

    “不好说,总之还是疏远一点安全。”

    “嗯,那我以后注意。”

    季子强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因为他也只是防患于未然,很多事情也许并时不时传说中那样的,但注意一点,总没有坏处吧。

    车在半道上的时候,齐玉玲接到了一个电话:“喂,奥,是柳书记啊。嗯,嗯,好的,我一会过去。先这样了,见面聊,摆摆。”

    季子强就想了一下说:“团市委柳副书记吗?”

    齐玉玲脸色变了变,但因为现在天已经黑了,季子强也没有转头,所以是看不到齐玉玲的表情。

    齐玉玲说:“是的,约我喝咖啡呢?要不你也去吧?一起坐坐,听听音乐。”

    季子强连忙摇头说:“我刚才酒喝的有点多,想回去早点休息,你去吧。”

    季子强才不想和她到那么一种充满誘惑的地方去呢!不是他担心齐玉玲,而是担心自己。

    齐玉玲表情复杂的看了季子强一眼,也就不在勉强了。

    季子强又问:“你和这个柳副书记挺熟啊。”

    “也谈不上太熟,过去我在省里的时候,她去报材料,遇到过几次,现在下来市里了,也就接触的多一点。”

    “嗯,嗯,多个朋友好啊,这个柳副书记还是挺能干的,几次开会季副书记都通报表扬她呢,听说最近在活动往省上调,也不知道活动的怎么样了?”

    齐玉玲借着窗外的路灯,看了一眼季子强,说:“你是市长都不知道啊?”

    季子强在黑暗中露出洁白的牙齿一笑说:“人家归党群那面管,我怎么能手伸的那么长呢?不过啊,家在省城的人,谁都在活动,这很正常,就是你啊,黑大糊涂的就下到市里来了,想再回去可就难了。”

    齐玉玲闪烁着明亮的眼珠说:“我为什么要回去,你不知道啊,这次下来我是自己申请的,为这季副书记还找我谈过话呢,问我为什么想到新屏市?你猜我怎么回答的?”

    季子强有点茫然的摇摇头说:“这谁猜得出来啊。”

    齐玉玲就嘿嘿的一笑说:“我给季副书记说,我要到最艰苦的地方去锻炼自己。我伟大吧?”

    季子强叹口气说:“理想崇高啊。”

    “但你知道我真实的想法吗?”

    季子强一下就沉默了,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他早就有过预感,但他还是希望自己的预感是错误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