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据说,淮南王厉的长子刘安,好文学,曾奉汉武帝之命作《离骚传》,刘安自年青时代起,就喜好求仙之道。(品@书¥网)!封淮南王以后,更是潜心钻研,四处派人打听却老之术,访寻长生不老之药。有一天,忽然有八位白发银须的老汉求见,说是他们有却老之法术,并愿把长生不老之药献给淮南王。刘安一听,知是仙人求见,真是大喜过望,急忙开门迎见,但一见那八个老翁,却不禁哑然失笑。原来八个老汉一个个白发银须,虽然精神矍铄,但毕竟是老了呀!哪会有什么防老之术呢?

    “你们自己都那样老了,我又怎么可以相信,你们有防老之法术呢?这分明是骗人!”说完,叫守门人把他们撵走。

    八个老汉互相望了一眼,哈哈笑道:“淮南王嫌我们年老吗?好吧!那么,再让他仔细地看看我们吧!”

    说着,八个老翁一眨眼工夫,忽然全变成儿童了。

    返老还童这个词就由此而来,已经年老的人,一下子回复到了儿童时期,这是全然不可能的,所以这仅仅是传说故事而已。

    但现在看到的乐世祥真的比过去看起来精神了许多,这是为什么呢?

    但只消几分钟,季子强也就明白了这个道理,鱼儿离不开水,花儿离不开阳光,官场的人就离不开权利,很多离退的干部,在位置上的时候,生龙活虎,酒可以喝,牌可以打,小妹可以上,但只要一退休,过不得半年,一下就会老态龙钟,变得连他自己都不认识了。

    而乐世祥就刚好也是这样的人,在当上部长,手握重权之后,他不仅不会衰老,而且恢复到当初北江省的那个状态了,他炯炯有神的看着季子强说:“季子强,现在感到怎么样啊,比起副市长的时候,是不是压力很大?”

    季子强还没说话,就听丈母娘江处长说:“老乐啊,能不能让子强先坐下来,喝口茶啊,见面就谈工作,也不知道先关心一下我们小雨最近怎么样。”

    乐世祥就哈哈的大笑起来,把季子强让到了沙发上坐下,阿姨过来给季子强把水泡上,季子强就从包里拿出了小雨最近的一些照片来,乐世祥和江处长一下就被吸引住了,两人拿着照片,看个没完,一面看,一面还说着:“长得真像可蕊啊。”

    “嗯,这鼻子像我们老乐家的鼻子,你看看,是不是。”

    季子强看着乐世祥夫妻二人那样慈祥,那样幸福的样子,季子强自己也感到了一种蔓延至全身的满足,他们对小雨的爱,也似乎是对自己的肯定和爱,这让从来都在这个家庭有点约束感觉的季子强一下就放松了许多。

    他们的话题接下来就完全是围绕着小雨展开了,当乐世祥听说下雨抓周的时候,尽然一把抓住了口红,他也愣住了,后来忍不住哈哈的大笑,说:“这小子啊,以后可不能是个情种。”

    江处长白了乐世祥一眼,说:“这都是不作数的,以后我们小雨肯定能成大气,你看看他爹妈就知道了,是不是啊,子强。”

    季子强也只能嘿嘿的傻笑,不时的配合着他们,说上几句小雨的情况,就这样延续来一个来小时都在讨论小雨。

    但江处长也是在官场待了好多年的人了,她也知道,季子强来了,不和乐世祥谈谈工作那是不可能的,所以看天色也晚了,她虽然还是想谈小雨的问题,但依然忍住,拿着照片上搂了,这个时候,客厅里也就只剩下季子强和乐世祥两个人了。

    他们也就慢慢的褪去了刚才的幸福感觉,两人都凝重起来了,乐世祥说:“子强啊,我最近也是一直在关注你们北江省,不管怎么说,那里也曾经是我待过的地方,何况现在你和可蕊还在那里,但我觉得,北江省已经不太平静了。”

    季子强有点惊诧,要说对北江省整个大局来看,季子强其实关心的不是太多,他的精力和高度也不足以让他来关注那么多的事情,但多多少少的,季子强还是知道,现在的北江是三足鼎立,不管是王书记,还是季副书记,或者是李云中省长,他们的实力都相差不大,这也就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局面了,而季子强自己呢,却在这三股势力中获得了两方的支持,所以季子强总是认为,自己是安全的,而北江省的局面也是平静的。

    此刻一听到老丈人乐世祥如此一说,季子强自然有点惊讶了,他绝不会去怀疑一个乐世祥这样老道的政治人物的判断,但他也不会轻易的放弃自己的看法,所以他在看乐世祥的时候是带着疑问的表情的。

    乐世祥当然也是能想象到季子强的这种表情,他缓慢的说:“北江省历来都是复杂的,这有一定的特殊性,也有一种当地的人文观念在其中,今天这样的局面我当初也遇到过,可是就算是我,最后还是没有能稳住那里的局势,现在王书记的压力就更大了。”

    这一点季子强是相信的,到今天为止,王书记还是没有达到在北江省一言九鼎的局面,很多事情,他还是必须要和李云中,季副书记协商共处,这已经说明了问题。

    “是的,这点是存在的。”季子强符合着说。

    “可是王书记比起我在的时候又不一样了,我在的时候,面临的不过是李云中一面,我自己也是老北江上来的,所以相对而言还是占了一定的天时地利人和,但现在的王书记就不一样了,他没有什么嫡系,他还要面对强大的季副书记和李云中两人,这就把本来看似应该稳定的三足鼎立变得扑朔迷離的。”

    季子强还是不太看的懂,就算现在王书记弱了一点,但他书记的招牌依然是闪光的,没有人敢于轻视的。

    季子强说:“难道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了?”

    乐世祥瑶瑶头说:“要说真的发现什么,倒也没有。”

    季子强不得不细细的咀嚼一下乐世祥这句话的含义了,既然你没有发现什么,你怎么就可以妄下结论说北江省不太平呢?这好像有些捕风捉影,有点臆断的味道了。

    季子强在沉吟了片刻之后,暗自摇摇头说:“我也没有发现什么?包括叶书记也从来没有提醒过我,所以。。。。。”

    乐世祥微微一笑,很意味深长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说:“所以你觉得万事大吉,所以你觉得天下太平?”

    “但我实在想不出乱的理由,更看不到乱的迹象?”季子强对自己的感觉还是不会错的。

    乐世祥长出了一口气,说:“因为你缺乏两点认识。”

    “两点?”

    “是的,当你对这两点有了认识,你就会明白你所处的环境的危机。”

    “那么可以请问是哪两点呢?”季子强很认真的问。

    乐世祥端起了茶杯,轻呡一口,斟酌字句的说:“第一点是人性,第二点是机会,所谓的人性就是你对主要人物的个性,心理,性格,想法的理解,所谓机会,就是你要设身处地的走进去,站在他们的位置想想,假如换着你,你会怎么做,当然了,前提是你要用他们的思维。”

    季子强眯起了眼,乐世祥说的很抽象,季子强在片刻之间是很难一下就领会和理解,他需要时间来消化一下,这个消化时间的长短就完全取决于你这个人的智商和领悟能力了。

    但到底领悟能力从哪里来的呢?最简单的说法就应该是来源于灵性,比如说乔布斯禅修冥思了几十年获取了强大的灵性带来了直感,预见力,这些在一定条件下都能转化为领悟力。另外情商也及其重要,情商高的一大特征就是有强大的换位思考能力,有换位思考能力的人,更容易领悟自己老师说的话,或书本教授的知识。

    智商高的人逻辑推理能力、判断力强,故领悟能力也好,但就算智商再高,你对某一方面没有天赋,那也不成,换句话说,你可能是个绘画的天才,但你未必能赶上一个妇女对烹饪的理解。

    你或者是陈景润那样的数学家,你却未必能看得懂玄幻穿越的,于是,有位古人就说,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此而已。

    而季子强的智商不错,情商也高,更重要的是他与生俱来就有一种对权谋,韬略的特殊天性的爱好,他有这个天赋,政治和官场就是他的专攻,所以在一两分钟之后,季子强脸上,背上的汗就开始冒了出来,他一下就有了一种惊悚,顫栗的感觉,不错,季子强听懂了乐世祥的预言。

    他首先排出了省委王书记,这个他可以暂时不想,他把李云中和季副书记做了一个定向的分析,他突然的觉得,季副书记要更加阴沉和具有野心,这一点从很多实例中都能看出,包括到现在为止,季副书记依然不愿意把自己的势力并轨到王书记这面来。

    而李云中也当然不能说没有一点野心了,有野心不是一个贬义词,常言道,不想做将军的裁缝不是一个好厨子,所以既然身在官途,奋力向上在所难免,但李云中却绝不阴险,他从来走的都是正路子,那就是说他在用阳谋。

    既然这样,季子强就设身处地的站在季副书记的位置来考虑,假如自己现在是季副书记,在这一一个新屏市的局面中,自己具有强大的实力,自己完全就具有更上一层楼的希望,而一但有了这个希望,自己也会为之而努力。

    但季副书记会怎么努力?这却是个迷,不管是一个什么样的谜底,此刻季子强想到这一步,也足以让季子强感到心惊肉跳了,他在这灯火通明的客厅里,有了一种暴风骤雨的错觉,似乎在他的眼前,一片天摇地动,大片洪水猛兽正向他汹涌而来,他不得不顫栗,不得不恐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