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到办事处之后,季子强吩咐*等人,可以在北京城里转转,到旅游景点去看看,下午5点钟以前回到办事处就可以了。(品#书¥网)!

    刘副市长跟随省发改委的领导行动,其他人得到了季子强的准许,高高兴兴出去了,季子强本意要齐于玲也跟着出去转转,齐于玲不愿意。

    季子强现在也顾不得想齐于玲,他现在非常兴奋,按照项目的要求,新屏市配套自己2000万元,用于解决道路交通、征地、部分基础设施建设等等,实际上,这次到国家发改委来争取5000万元的资金,还是有其他的用途的,季子强他们已经商议过,资金争取到,抛去那2000万元用于建材市场的道路,水电改造之外,余下的3000万元可以初步改善新屏市城内的一些城建问题了,这些事情,不仅可以解决城市城建中的一些问题,而且都是实实在在的政绩,谁也抹杀不掉的政绩啊。

    季子强洗了澡,看看时间,就准备自己休息一下,等下午省发改委的副主任约上国家发改委司长,那样自己就必须陪同吃饭,娱乐了,现在先休息一下,养精蓄锐,说不上晚上要硬喝一场。

    躺在床上,季子强还想到自己这俩个天要抽时间到老丈人乐世祥那里去看看,他还特意的带来了好多小雨的照片,也想让小雨的外公,外婆高兴一下,不过想到江处长竟然成了外婆,季子强也是感到有点好笑的,其实江处长看着一点都不显老。

    季子强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的就要睡着了,这时候听见了敲门声,季子强睁开眼来,叹口气,不用想,就知道是齐于玲,但作为季子强也不能不给对方开门,他皱了一下眉头,开了门。

    齐于玲也洗澡了,浑身散出一股自然的体香,齐肩的长还有些濕润,看见了齐于玲这个个样子过来,季子强莫名其妙的心忽然扑通扑通跳起来。

    “齐主任,请坐,是喝白开水还是喝茶。”季子强努力镇定一下问。

    “我喝白开水,你不用忙了,我自己来。”

    “你坐你的,我帮你倒上。”

    看着齐于玲坐下,季子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绞尽脑汁思考之后,季子强泄气了,他第一次发觉自己的嘴很笨:“齐主任,以前经常到北京来吗?”

    齐于玲有点不满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说:“季子强,现在是在北京,不是在新屏市,你不要老这么称呼我好不好。”

    季子强就笑笑:“呃,习惯了。习惯了,于玲同志,还有几天的时间,可以在北京看看。”

    齐于玲看着季子强,不回答,也不说话,那种眼神,让季子强无所适从。

    两人似乎就進入了一种相对尴尬的局面,这样的局面是季子强不希望看到的,他正在思考着用一个什么养的话题,或者是方式来化解眼前的局面,齐于玲却突然的站起身,走到了季子强的面前:“子强,抱抱我好吗?”

    这句话如同一声惊雷,震得季子强晕,他抬头看着齐于玲,不知什么时候,齐于玲的眼睛里有了泪花,她靠近一步,把还在震惊中的季子强轻轻的拥住了,齐于玲的身体很柔軟,胸部紧紧贴着季子强,让季子强透不过气来,季子强感觉自己是在犯罪。

    “子强,我们一直没有机会好好的谈谈,你想知道我过去的事情吗?”

    季子强被动的让齐于玲抱着,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点头,但同时准备挣脱开身子,齐于玲紧紧抱着季子强,并不会让她轻易的摆脱,她开始了低声的诉说,随着齐于玲慢慢的诉说,季子强的身体开始颤抖,他没有想到,漂亮、高贵的齐于玲居然有这么坎坷的经历。

    季子强有点为齐于玲哀伤:“于玲,那个秘长是个王八蛋。”

    “子强,都过去了,我想让你知道,我不是轻浮的女人,以前读大学的时候,我很少关注你,但往事不可追,子强,不知道为什么,上次同学会之后,我感觉我喜欢上了你,在省城的时候,我天天想着你,想给你打电话,又不敢,我害怕控制不住自己,很多时候,做梦都是你的影子,我知道,我们的工作性质,不会允许出现这样的事情,子强,在很多时候,我都在孤独,这些年,我封闭自己,拼命工作,在省城见到你之后,我的心锁打开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会结婚的,在结婚之前,你多陪陪我,好吗?”

    “齐于玲,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你漂亮、气质高贵,应该有幸福的家庭,你还年轻,我们都年轻,今后还有很长的路,我、我也不想做王八蛋啊。”

    “子强,不要这样说,我们之间不同的。”

    渐渐的,季子强感觉自己的身体生了很大的变化,有时候,男人的理智和身体是无法做到同步的,他不愿意再一次伤害这个本来已经被伤害的偏体鳞伤的女人,但身体到了这种时刻,却有它们自己的调剂。

    作为有过男女经验的齐于玲当然是很快的就感受到了这点:“子强,我要你。”

    齐于玲一只手伸向了季子强的脖子,仰起头,将要吻上了季子强的嘴唇。

    季子强却拒绝了,他一下也扬起来了头,他比齐于玲要高一下,所以在他这个动作下,齐于玲当然就无法接触到季子强的嘴唇了,齐于玲有点惊讶,也有点难以相信的看着季子强近在咫尺的眼睛,说:“你在拒绝我吗?但你的身体推荐告诉我你想要我。”

    季子强不能不拒绝,刚才齐于玲的有点伤感的述说让季子强感到了一种少有的愧意,他不想成为齐于玲的另一个秘书长:“于玲,请你理解我,是的,你说的不错,我有那种渴望,但我不能这样做,我不希望我们的关系变得如此复杂起来,我们还是老同学,还是好朋友,我想要永远的维系这个纯洁。”

    “你是觉得我不纯洁?是嫌我脏吗?”齐于玲脸上呈现出了一种难以捉摸的表情。

    “不,你真的理解错了,我没有嫌弃你,只是我不能,真的不能,原谅我这样直接和失礼。”

    齐于玲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季子强,看了好一会,才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了。

    季子强知道,她一定在怪自己,这是可以想象的,当一个自认高雅,美丽,矜持而优秀的女人放下身段,放下自尊来对一个男人表白爱情的时候,一般的情况男人都只能去接受了,而自己这样的拒绝,肯定让她一时难以理解,她会因为失望而感到羞耻,因羞耻而产生愤恨。

    可是这个时候的季子强却没有办法去挽留住齐于玲一遍给她解释什么的,因为他不想给齐于玲另一种希望,他只能惋惜而内疚的看着齐于玲离开自己的房间,这却好似有点伤人。

    下午省发改委的领导约到了国家发改委的几位司长,这几个都是很关键的几个人,相关的项目评估,他们有很大的作用,季子强带上已经赶回来的*,齐于玲等人,陪同他们吃喝玩乐了一个晚上,同时,不失时机介绍新屏市的情况,邀请他们有机会,到新屏市去看看。几位司长自然是不会到新屏市去的,不过,对于季子强的恭谦和热情很是满意。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该季子强出面了,怎么处理,有刘副市长和省发改委的领导商议。

    不过在这个晚上的接待中,齐于玲表现的很是从容,从她的表情上,根本就看不出中午她在季子强那里遭遇的挫折和打击,她看起来很欢快,很热情,整个晚上酒也没有少喝,包括在陪同几个领导跳舞的时候,她也一样的自如和温柔。

    而她对季子强也很依然如故的体贴,帮季子强斟酒,给季子强夹菜,用温馨的笑容和季子强交谈,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她在整个晚上,再也没有给季子强弹弹身上的灰尘,当然,季子强本来身上也没有,但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不管季子强身上有没有灰尘,齐于玲都会帮季子强弹弹。

    这样对季子强来说也是好事,至少他不会在其他人面前感到尴尬。

    可是在没有人的时候,齐于玲对季子强就比较冷淡了,这样的冷淡季子强到感到比较安全,可是毋庸置疑的说,齐于玲对自己已经是有了成见,这也难怪,自己伤了一个骄傲的心,别人对自己怨恨一下,也属于正常的事情。

    第二天下午,季子强看看没有其他的事情,就要了一辆车,把自己送到了老丈人乐世祥住的那个胡同口,季子强没让往里面送了,里面车不好掉头,要绕一个大圈,这是驻京办的车,所以季子强还是相当客气的。

    看着这条熟悉的胡同,季子强也是浮想联翩,看到这,季子强就想到当初乐世祥离开北江省的场景,也想到了自己这些年走过的风风雨雨,回忆是时间堆积成的一个巨大的数字,时间会毫不留情的把一切毫无痕迹的带走,留给我们的只是回忆!谁也没有能力留住自己想要的,赶走不喜欢的。我们只有学会珍惜、满足和面对。英雄又如何、死亡又如何,重要的留下了什么?

    季子强想着往事像落日映照的河面,那些美好,甜蜜,劳苦统统都在其中。此刻季子强流连在回忆中,自己好似时光的旅者,看着时光隧道两旁的人们,看到了过去的自己,还有自己闯下的一个个祸端,一件件影响自己一生的事,以及自己所有的“第一次”,他们完整而又琐碎的一幕幕出现……

    不知不觉中,季子强就到了门口,他没有费力的敲几下门,门就打开了,一个中年男子笑着说:“你好,季市长。”

    季子强也笑笑,这男子上两次季子强也都见过,是乐世祥的生活秘书,他几乎是形影不离的每天陪着乐世祥,看的出来,在接到季子强的将要到来的电话之后,这个家里也在期待着季子强的到来。

    “谢谢你,老爷子身体最近还好吧?”

    “好好,最近看上去比过去还要硬朗。”

    季子强就看了一眼这个秘书,似乎觉得他有点言过其实了,难道人也是可以返老还童吗?

    但当看到乐世祥的时候,季子强就不再那样认为了,不错,乐世祥真的比上两次看起来还要精神,季子强在心里诧异着,对返老还童他是有理解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