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风梦涵精神状况最近还成,伤也恢复的不错,这些天也连续的接受了好多次采访,宣传部把她列为了市里的标兵,还给她申报了全省十杰青年的称号,她还听*过来说,市里准备给她奖励一套小公寓,等过完年就给她装修,她伤养好了就可以住进去。 ://efefd

    但这些都不是风梦涵所关心的,她更关注季子强,所有每当季子强来看她,都会让她从心里感到安慰。

    但同样的,每次看到江可蕊的时候,风梦涵又会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内疚来,江可蕊越是对她好,她越是感到惭愧,就像现在一样,江可蕊拿出了水果,帮她开始细心的削好,又拿过一个小碗,一块块的切开水果,最后放在她的面前说:“多吃点水果,要不我来喂你?”

    风梦涵脸一红,忙说:“不用,不用,江局长你坐吧,我一会自己吃。”

    江可蕊就亲昵的坐在了季子强的身边,很自然的拉住了季子强的手,一面撫摸着,一面说:“现在你没办法运动,多吃水过可以帮助消化。”

    季子强也握着江可蕊的手,很温柔的看着江可蕊说话。

    此情此景让风梦涵有点情绪的变化,不错,她知道季子强和江可蕊关系一直不错,自己也真心的期望他们能过的很好,但还是无法亲眼看到他们的恩爱而无动于衷,她慢慢的有点黯然起来,刚才那一阵的好心情也烟消云散了。

    她的这种变化让江可蕊不明不白的,江可蕊就看了季子强一眼,带着询问和不解。

    季子强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他有点尴尬的笑笑,轻轻的放开了江可蕊的手,对风梦涵说:“你是不是想家了?”虽然这话季子强知道是废话,但面对这样的状况,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风梦涵也像是发觉到了自己的样子,就勉强的笑笑,看着江可蕊和季子强说:“对不起。”

    季子强知道她额对不起是什么意思:“没什么的,我能理解。”

    风梦涵也知道季子强的这句话含义,她叹口气说:“季市长,过年了,你们两人很忙,最近就不要过来看我了。”

    季子强摇摇头说:“这怎么可以?我刚才在路上还和你江姐商量过,大年三十的时候,我们过来陪你。”

    “不,不,真的不用了,那天我老爹他们要过来陪我,这病房也不大个地方,到时候来了凳子都没多余的,你们好好过年,我预祝你们新年快乐。”

    季子强看了一眼江可蕊说:“那要是这样的话。。。。。”

    江可蕊没等季子强说完,就说:“你家里人哪天不过来的时候我们过来。”

    “江局长,真的不用了。”

    风梦涵这样的拒绝也是情非得已,她其实很渴望季子强的到来,只要季子强来,她都会很高兴,很幸福的,但她无法接受在看到季子强的时候又看到江可蕊,这让她的心理上会有很多奇怪,矛盾,内疚和沮丧等等想法,她会变得情绪波动很大,有时候甚至无法控制住最近的表情,她怕这样会让大家都难受。。。。

    离开了医院,季子强和江可蕊走在夜色中,江可蕊依偎在季子强的身边,问:“你有没有发觉,风梦涵有时候情绪很不稳定?”

    季子强叹口气说:“是啊,也许生病的人都会这样吧?”

    “想起她为你受伤,我都很难受的,还好,那个杀手总算毙命了,但也很你还是要小心一点。”

    季子强紧了一下拥抱着江可蕊肩头的手,说:“以后没什么危险了。”

    “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小魏。。。。。”季子强说了一半,就没有在往下说了,他不想让江可蕊知道的太多,这有些过于阴暗了,他希望江可蕊不会受到这样的影响。

    但江可蕊却听出了哪半句话的味道:“你是说小魏和杀手有关系,那是不是因为你调查一中的问题涉及到了他?”

    季子强沉默了,他不想骗江可蕊,但也不想明说这件事情,过去就让他过去吧。

    江可蕊凝视着季子强,她对季子强的沉默很有体会,这一个也是默认吧。

    江可蕊就露出了笑容来,嘴里自言自语的说:“真好,上天还是对你很眷顾,让这两个可怕的人都相继受到了惩罚,这样你就彻底的安全了。”

    季子强本来走着,在听到了江可蕊的话后,突然的站住了脚步,他有点愣怔的看着江可蕊说:“你说什么?”

    江可蕊也莫名其妙的看着季子强说:“我说他们都受到了惩罚啊。”

    季子强缓缓的摇摇头,他心中已经在难以平静下来了,一个很奇怪,很模糊的感觉在江可蕊那句话后就涌上了季子强的心头。

    如果杀手的死是正常的,那么小魏的死会是正常的吗?

    这个想法一出现,就让季子强感到了极度的震惊,他想起了在小魏死去的当天,在新屏市都还没有接到消息的时候,萧博瀚就撤掉了对自己的保安工作,让聂风远离开了自己身边,他为什么会那样笃定的相信不会再有人对自己造成威胁。

    这似乎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萧博瀚早就知道小魏必死无疑!!

    季子强感到了一阵恐惧,他不是为自己恐惧,而是担心着一种连他自己都说不清的东西,那就是当有的东西超越了法律的约束,会给人一种没有规矩,没有原则,没有底线可遵守的感觉。

    这是一种让人迷茫,让人困惑的感觉。。。。。

    而在随后的很多天里,季子强一直都有这样的感觉?他想破除自己这个心魔,想要找萧博瀚好好的聊聊,以证实自己心中的怀疑,但萧博瀚已经在年前一周就离开了新屏市,回到他在国外的总公司了,季子强只能带着这样一个迷茫,准备过春节了。。

    腊月28号的下午,市政府办公室召开总结会,年底奖金宣布数目了,3万元,上至领导,下至办事员,标准都是一样,会议结束后,在财务室领取,聚餐安排在一家不错的酒店里,正式的春节假期从明天开始,值班的安排也出来了,家在外地的,春节假期不值班,其中也包括季子强,不过季子强今年是不准备到外地过年了,江可蕊本来想回北京的,但春节期间她们电视台还有几个节目要录制,江可蕊是主管业务的副局长,对电视台就格外的关注,她不太放心,就决定留下来。

    相对于过去来说,季子强今年的收入,还算不错,市直单位和县区送的红包,一共是有上十万元,加上3万元的奖金足够他过上一个丰盛的春节了。

    下面县区,单位的红包,这个已经成了规矩,季子强是无法拒绝和推辞的,过去在柳林市的时候他是坚决不要的,但柳林市里他是有绝对的威信,他可以不在乎所有干部的看法,但在新屏市就不一样了,别的市里主要领导都会接到,所以除非想把自己对立于所有人,否则还是老老实实的收下。

    至于香烟和白酒,那就更不用说了,太多,多的已经成了一个麻烦。

    散会之后,季子强到办公室财务领取了奖金,匆匆回了一趟家,他想着,将奖金放到家里,就可以参加下午的聚餐了。

    家里江可蕊已经回来了,他们比政府早一天聚餐,今天下午已经放假了,正在忙着收拾屋子,江可蕊脸上透露着舒心的微笑,正在忙忙碌碌收拾,

    季子强就招呼说:“可蕊,在忙什么,小雨睡着了?”

    江可蕊感觉后面有一双熟悉的手抱住了自己,她的双脚离开了地面,江可蕊没有挣扎,顺从地靠在了身后人的肩膀上。

    “老公,小雨让爸妈带着逛超市去了,还没回来呢。”

    季子强一听家里没人,就紧紧抱住了江可蕊,热烈亲吻起来,要不是现在是白天,两人早就滚到被窝里面去了。

    两人分开之后,江可蕊说:“老公,我饿了,今天还没有吃饭呢。”

    “好家伙,你是铁打的啊,行了,不用收拾了,我们去吃饭,对了,老爸老妈吃了吗?”

    “他们吃过了刚出去,我那会不想吃。”

    季子强有点心疼起来,赶忙就从身上掏出了奖金,准备放下之后陪着江可蕊吃饭去。

    “老公,不错啊,发了这么多奖金。”

    “听说你们局今年也烦的不少,对了,你还没有给我交账呢。”

    江可蕊嘴一瘪说:“交什么啊,我的钱还不是都用在家里了,连我过去的老本都贴进去了,今年还好,有你这些钱,够抵挡一阵了。”

    “哎,现在的物价也却是太高了。”季子强也是开玩笑的,这些年说真的,家里的支出他虽然没有管,但大概情况他还是知道的,就他和江可蕊的工资,根本不够,光小雨的奶粉一月都是上千元,还有保姆的工资,还有一大家人吃饭,不过他也知道,江可蕊过去在省城电视台的时候,很赞了些钱,那时候他们稍微的走走穴,就是自己一两年的工资。

    季子强就不准备参加办公室的聚餐了,他们市长都是归办公室系列的,但办公室全部是熟人,所以季子强也不用那么庄重的参加,他给*去了一个电话,说自己不过去了。

    *也没有多说什么,其实这样的会餐,基本上市长们都不会参加的,下面办公室的人也不希望他们参加,有他们在,哪场面就闹不起来,大家都吃不好。

    季子强带着江可蕊就出了大院,两人也难得今天这样的清净,最近的天气也不算太冷了,两人一路说着话,找了一个小餐馆,美美吃了一餐饭,小餐馆做的菜,味道不错,季子强吃了两大碗饭。

    季子强和江可蕊吃完饭随便转了转,到一个商场前,季子强就想到冀良青了,过年了,自己好歹应该去看看他的,季子强和江可蕊商议之后,两人在商店里面买了两双鳄鱼皮鞋,回家之后又准备了4条中华香烟、两瓶茅台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