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秦寒水终于放弃,气喘吁吁的爬上了岸来,仰面躺在沙地上接受众人的调侃。 ://efefd

    魏县长胜利了,他也准备上岸,五楼的平台上突然传来了一声女人的惊叫!众人抬头看时,只见一团闪亮耀目的东西划出优美的弧线从高台上坠入水中,砸起一团小小的水花。唐可可在抓着护栏跳着脚焦急的喊道:“我的手表!我的手表掉水里啦。”

    人们看到了这一幕,立刻开始喊叫,这些异常的喊叫让魏县长停下来,他抬头看着五层楼以上的平台,有人朝他大喊:“快点游啊,唐总的手表掉到湖里面了!”

    “怎么啦?”魏县长没听清楚。

    人们七嘴八舌的叫着,并指点着手表掉落的位置,表现的颇为兴奋,他们都见过唐可可的那块腕表,知道那是一件价值不菲的奢侈品,其实这样的手表对这些人来说并不算什么,但这种小意外还是增添了某种刺激。

    魏县长终于听明白了,他潇洒的甩了一下头发,调转方向,迅速的向平台的下方游去,到达那里后,他确认了手表墜落的位置,就深吸了一口气,头往水里一扎,身体翻起,人们看到了他翻动的白色脚掌,如游鱼般的斜刺入水中,片刻就不见了踪影。

    人们安静下来,屏息看着水面,期待这魏县长能带来惊喜,过了很久,水面荡漾的涟漪在渐渐的平息,而深沉的湖水中没有任何动静,人们有些不安,但魏县长刚才在水中过于良好的表现使他们相信他会在下一刻钻出水面,也许他还会得意洋洋的扬起手中闪闪发亮的手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人们焦急的注视下,水面依然是平平静静。有人意识到可能出事了,因为这段时间已经超出了人类裸潜的极限!人们惊慌起来,还有人搜索着四周,怀疑这里魏县长的恶作剧——也许他早潜游到一个大家看不到的地方偷笑呢。

    人们紧张的四处张望,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水面上没有任何动静。

    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明白,魏县长真出事了!因为距他消失在水面中已经过去了十分钟了。

    秦寒水和另外两个会水的人立刻重新戴上泳镜,同时跃入水中。

    山庄的安保人员在问明情况后也带着绳索下了水。

    时间不长,四个人从水里露出了脑袋,船上的人都焦急的问:怎么样?

    但四个水中的人都不说话,表情古怪的对望了一下,似乎在水里他们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情景,然后四个人又都潜进了水里,他们在水中折腾了很久,终于抬出了魏县长。

    那似乎依然强健的躯体却一动不动的,像条死鱼一样被扔上岸来,那头散乱的头发下面面孔扭曲、双目暴睁,表情极为恐怖。人们惊叫着散开,山庄的安保人员尝试着对他展开急救,但几分钟后,他也颓然的坐在一旁,说:“没救了。”并用魏县长的衣服盖住了他那张狰狞可怖的脸面。

    魏县长死了!人们都难以相信,刚刚还活鱼一样在水中游弋的帅哥,片刻就被莫名其妙的淹死了!

    胆子大的人围过来,仔细检查了魏县长的尸体,尸体上除了表皮的有一些浅浅的瘀伤没有其他什么致命的伤痕,魏县长就是被淹死的!他们仔细询问几个下过水的人:“他好好的怎么就淹死了呢?”

    下过水的四个人都一脸的无奈苦笑,告诉人们说:“在水下五米左右的岩壁上,有一个天然形成的石洞,魏县长就卡在这个石洞里,可能是为了寻找唐总的手表,也可能是出于好奇,他试图钻入这个洞里,结果被洞里的石头卡住了,进不去也出不来,我们四个人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弄出来。”

    这个诡异的意外让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但这一切又确实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

    这个时候,诸永已经趁着那面乱呼呼的时刻,悄悄的从温泉的另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爬了上来,阳光暖暖的洒在他身上,他长吁了一口气,一次看似艰难的谋杀就这样简单而完美的完成了。

    一切的灵感来自于他昨天晚上他对温泉的实地考察,在夜色中,他第一次看到了群山围绕的大湖,那种宁静的美是无以言说的,让他由衷的惊叹!

    诸永就想,这样美景是常人无法抵御的,一个擅长游泳的人很难不想去畅游一番,魏县长既然注重保养健身,就很可能会游泳。

    方案迅速成型,把魏县长淹死在水里,在众目之下!

    具体的细节他和秦寒水商后,凌晨时分诸永就决定这样做了,那个女孩晚上并没有留在他的房间,他一早天不亮就起来了,他到了温泉旁边,把车上的一段塑料管拿来,固定在了温泉边上,用乱石掩埋好,之后他悄悄的潜入水中,用嘴含住那个塑料管,作为空气的来源,诸永就可以长时间的潜在水下,他勘察好地形后,利用岩壁上天然的凹凸,凿出了一个构造精巧的石洞,然后用淤泥和水草做好了伪装。

    接着他就一直的泡在水中,而唐可可在一大早就和秦寒水做了商议,安秦寒水和诸永昨天晚上定下的计划,唐可可那个坠入水里的白金手表,正是唐可可传递给诸永的信号——魏县长到了!

    诸永手里攥紧了一枝钢爪,这枝钢爪其实是一根指头粗的钢管,长为一米五,在顶端有个爪子一样的可收缩的金属装置。当魏县长靠近他的时候,他准确而快速的伸出钢爪,牢牢的抓住了他的头发,他那头引以为豪的头发最终成为他殒命的咒符。

    魏县长在水中玩命的挣扎,但被一米多长的钢爪死死摁住,无法挣脱也接触不到诸永半分,极度的惊慌和恐惧,使他体內的氧气迅速耗尽,在濒死的惨嚎中水猛烈的倒冲进他的肺里面,使他在瞬间暴毙!在他停止一切的动作后,诸永用钢爪拖着他,把他的头和两只手臂朝前死死的塞进了他凿好的洞中。

    一切结束了,除了魏县长的几绺黑发在随着水流飘散,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这就是在水中作案的最大好处,诸永迅速潜入更深的水中,贴着湖底游向下水的地方。

    衣服也早就由唐可可提前放在这里了,诸永慢慢的穿上衣服,坐在满是青草的山坡上,遥望着夕阳下的湖面和层叠的山峦,如此的孤独,这大自然产生的沉静之美竟使他那颗冰冷幽暗的心产生了一种无以名状的感觉,有些向往、有些惆怅。。。。。

    魏县长在柳林市洋河县的溺水的消息出道了新屏市来,季子强首先是惊讶的,他有点欣慰,感到这大概是上天对小魏的一个惩罚,但同时,季子强又有点遗憾,因为市一中的账目已经有了一点眉目,可是在这个时候,小魏却淹死了,这让其中很多线索都会中断,真的很有点可惜了。

    但想一想自身以及家人的安慰,特别是江可蕊最近总是忧心忡忡的为自己在担忧着,所有小魏的死去,只要能让江可蕊放心,平静的生活,那也值得了。

    而冀良青和其他很多的市领导却感到不可思议,一个县长就那样在光天化日之下淹死了,这好像听起来有点滑稽,但事实也却是是那样,柳林市警方给出的准确回答,以及很多旁观者的证明,都确定了小魏是溺水而亡,这已经没有什么可怀疑的地方了。

    冀良青就感到很可惜,这个年轻人自己培养了好多年,刚刚能够独霸一方,还没有没自己分忧解愁过,就这样死了,真是可惜。

    虽然他和季子强都是在为这个件事情可惜,但两人可惜的角度是大不相同的。

    那么除了萧博瀚等知情人之外,是不是这个世界真的就再也没有谁去怀疑小魏的死讯呢?

    也不尽然,在新屏市的看守所里,还有一个人对小魏的死是带着很大的疑惑的,这个人就是庄峰。

    庄峰人在里面,心却在外面漂浮不定,实在难以接受被剥夺自由的生活,但日子终究要过,和里面的人呢也都逐渐的熟悉了,每天白天大家都靠着笼板做手工,虽然很多人庄峰还叫不出名字,可他会和熟悉的人问他们都分别怎么称呼。

    这个有个小伙子是湖北人,大家喊他“零点五克冰”,因为他帮别人运05克毒品而被捕,由此得名,他在里面对庄峰倒是很照顾,他买的菜都会分庄峰一点,可能是他看庄峰太可怜了,实际上庄峰的心里感觉实在不好意思,可是在这个时候庄峰终于发现,平时他们不喜欢吃的饼干、泡面在这里都是上等的奢侈品,平时的饭菜不仅吃不饱,而且没有他们人体所需的营养。

    终于有一天所长喊了庄峰的名字,递进来一张卡,家里人存钱进来了,盼到了每周的开账时间,庄峰开了好几箱东西,奥利奥是最奢侈的了,他统统买了进来,摆在食品柜上,他们谁想吃谁就拿,就算自己对他们的报答吧。其中有个“楼处”(某省直属报业集团的处长),被秘密关押在这里,他提前就跟庄峰说,让庄峰帮他开两包豆奶粉,庄峰也答应了,他是靠大家的接济过日子的,因为秘密关押审查,家里无法联系到他。

    庄峰想这是最恐怖的事情,后来他离开内监到外监服役的时候他把庄峰拉到洗漱间的角落,“感谢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我是清白的,放心,回来后我一定回来找你的。”

    实际上庄峰并不盼望他对自己是有什么感谢,他只希望大家都相安无事!“楼处”确实是个很有才华的人,说话做事都非常有样子,也很有思想。

    “你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他问庄峰。

    “自由!”

    “你tmd自由的时候干嘛了!你自己想想!还和我谈上自由了!!!”

    庄峰想想确实,大部分人在自由的时候都没有去珍惜所谓的“自由”。他的话让庄峰想了很多很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