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晚霞落山的时候,秦寒水和诸永就已经来到了温泉山庄主楼的大门外,这座楼建的是雕梁画柱、气势不凡,推开大门,里面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堂,大堂里站着两个冷峻而精干的男子,穿着深色的西装,见到他们一齐倾身鞠躬。(品#书¥网)!

    秦寒水和诸永没理他们,目不斜视带着穿过大堂,走进了设在一侧的电梯,电梯是一个通体透明的观景电梯,可以看到外面的山景,可惜现在外面的天已经黯淡了,只能看到黑色天幕上的几点寒星。

    电梯一直运行到五楼停住,透过电梯的玻璃秦寒水和诸永已经看到了五楼的场景,那是一个更为华丽的厅堂,面积很大,布置和装潢都将中国的古典韵味和富贵奢华体现的淋漓尽致!一些衣着华丽的男女散布在里面,或畅饮、或欢舞,一场盛宴正在进行。

    他们两人是作为洋河县最大的房地产公司老总唐可可的客人住进来了,他们来了之后没有和安子若联系,因为没有这个必要,他们只是住客。

    两人随着电梯的门打开,一股浓郁奇特的香气扑面而来,同时有柔曼舒缓的音乐在回旋四周,秦寒水昂首走了进去,同时低声告诉诸永:自然一些,这些人都是有人介绍来的,不所有他们会怀疑来到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诸永一边点着头,一边自然的扫视四周,并肩和秦寒水走在一起。

    果然,里面的人对他们并不在意,他们坐在靠窗户的沙发茶座上,沙发是由上好的红木精雕而成,上面铺着丝绸靠垫和坐垫,宽大舒适。茶几上放着一枝燃烧的宫廷红烛。

    这个大厅被廊柱和装饰物巧妙的分成不同的区域,每个区域的主题似乎都不尽相同,这些人散坐在里面互相并不影响,有三两个人聚在一起聊天的,也有在舞池中轻舞的,也有人独处一隅冷眼旁观的。

    秦寒水已经提前对这样做了一下了解,他告诉诸永,温泉山庄为了保证重要客人集会的俬密性,这里尽量少的设置服务人员,他指了指一旁的餐台,说:“那里有各类酒水和饮品,都是世界顶级的,还有一些点心和菜品是特聘的高级厨师制作的,想要什么就自己去拿。”

    于是,诸永和秦寒水起身走到餐台旁,那里站着一个身穿长裙的女孩子,非常的漂亮,看到他们微笑着点头示意,秦寒水认真的转动着酒架上那些琳琅满目的酒瓶,问我:“你喜欢喝什么酒?”

    诸永看了看那些造型各异酒瓶,就说:“随便吧。”

    秦寒水摇头说:“选酒哪能随便呢?男人选酒就像选女人一样,要适合才行。。。。哟,这酒都弄着啦,得,喝这个酒吧,有钱可买不着的。”

    他拎着一瓶酒让诸永看,诸永瞄了一眼,就点头同意了。

    长裙女孩麻利的打开那瓶酒,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

    诸永品饮了一口酒,这酒的味道辛辣怪异,他皱起了眉头,秦寒水笑笑说:“第一次喝这酒都不适应,但喝长了你就会上瘾。”

    听他这么说诸永就喝了第二口,口感没有任何改变,难喝的要死。

    诸永不动声色的扫视着大厅里的每个人,发现没有人符合那张照片里的特征,他疑惑的看了秦寒水一眼,秦寒水也看着大厅里的人,皱起了眉头,说:“妈的,人呢?”

    他们两个不好明目张胆的寻找,选择了另一个路线回茶座,用眼睛的余光搜索着大厅里的每个角落,他们身侧是一排落地窗,这里的所有窗户都安装着木质的方格窗棂,玻璃是一种白色磨砂的玻璃,很有窗户纸的感觉,那排落地窗其实也可以叫做门,有一扇是打开的。

    诸永的目光经过时的一瞬间,看到了外面原来设有一个很大的露天平台,平台上摆放着桌椅,四周设置着雕花的围栏,有一男一女两个人站在围栏旁正在面对面的谈话,其中那个男的穿着灰色的西服,下身穿着黑色的紧身裤,诸永就示意了一下,秦寒水也看了一眼,点头说:“不错,这就是魏县长。”

    魏县长手里拿着一个插着吸管的玻璃杯,斜倚在护栏上。而坐在他对面的女人虽然是一晃而过,但诸永清楚的认出来,那个仪态万方的女人是唐可可!

    诸永满腹狐疑的坐在沙发上,秦寒水倒是一脸的轻松,有滋有味的品着酒。

    诸永就问他:“刚才你看清楚了吗?”

    秦寒水说:“看清楚了,就是他。”

    诸永疑惑的看着秦寒水,问:“和他一起的那个女的,你看清了吗?”

    秦寒水一呆,说:“看清了,那不是唐可可吗?”

    看样子秦寒水对唐可可会坐在那里一点也不感到奇怪,这让诸永有点理解不了。

    他奇怪的表情让秦寒水挺奇怪,他问:“怎么啦,有什么不对吗?”

    这太不对了,计划中并没有唐可可直接和目标人接触的设计啊,想到这儿,诸永忽然明白了什么,而同时秦寒水也似乎明白了他为什么疑惑,他哈的笑出声来,咧着嘴,抖着肩膀不停的笑。

    诸永冷着脸看着他笑,他笑够了,压低声音对他说:“傻瓜啊,对可可你还不了解,她哪一次认真的遵守过计划?这就是女人,和女人搭档干活,要适应她们的多变。”

    诸永眉头皱了皱,这也是他从来都不喜欢和别人配合做事的一个原因,他的所有计划都是很精密,很严谨的,从来容不得节外生枝。

    定下神来,诸永才品出杯中之酒的味道稍稍有些顺口,他转动那个酒瓶看,是瓶法国酒,秦寒水说:“这是英国曼特尔酒庄限量版的葡萄酒,市场价差不多得几万人民币,但有价无市,不预定根本就买不到。”

    诸永目光离开这瓶价格让人咋舌的洋酒,转目看着厅里面的人,问秦寒水:“这些人都是些什么人?”

    秦寒水说:“有商界的,有政界的,有的挺神秘我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这些人表面上是社会名流,道貌岸然的,到了这儿都现了原形,一群他妈的牲口。”

    说这话的时候,秦寒水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目前这些人依然道貌岸然的坐在那里,也没有看出有变成“牲口”的征兆。

    这时,他们看到,魏县长和唐可可从平台回到大厅里面,两个人一进大厅就分开了,唐可可显然在这里是很受欢迎,立刻有人站起来邀请她,唐可可微笑着和两个男人坐在一起,片刻便笑声四起,似乎聊的非常开心。

    那个魏县长也并不寂寞,他的身边有两个看着像是暴发户的老板,他们一起谈论着什么,好像在说唐可可想要和他们合作开发房地产生意什么的。

    诸永秦寒水:“这些人就这样玩吗?无聊的很。”

    “不是。”秦寒水摇头道:“这只是序曲,这些人到这里也是各怀目的,在这个宴会厅里只是喝酒聊天,等于是热热身,真正的狂欢是在午夜之后。”

    这时,酒精在发挥着作用,人们似乎慢慢兴奋起来,一些人变得面红耳赤,谈笑声音也明显高了起来。

    不久,唐可可起身离开了那两个男人,端着一杯酒,向他们走来。

    她自然的坐在他们的对面,微笑着打量了他们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说:“情况不太好。”

    “怎么啦?”诸永有一点担心的问。

    “你们没注意吗?魏县长今天晚上没喝酒。”

    这一点诸永倒是看到了,魏县长手里的大玻璃杯插着吸管,显然是果汁一类的饮料。

    “他说他这几天有事,要时刻保持大脑的清醒。”唐可可说。

    这的确是个坏消息,酒精可以成为很多意外发生的诱因,而且还可以成为某些不正常行为的合理解释,要对一个心理正常、头脑清醒的人动手脚,无疑是难上加难!

    诸永皱起眉头,这可麻烦了,好多种方案不能实施了。

    这时,大厅里的音乐随着人们的情绪变得曖昧呢喃,灯光暗下来,大厅里出现了三个异国风情的半躶女郎,随着音乐曼舞,扭着腰肢游走在这些宾客之间,这三名女郎都美艳的惊人,眼神和动作都充满了神秘的誘惑,当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这三名女郎游走的时候。

    诸永看到魏县长已经移到一个较偏僻的角落,在他身边依偎着一个人,长发飘飘的,两个人在很亲密的窃窃私语。

    那三个女郎已经让一部分男人按捺不住了,她们媚笑着游走在他们身边,接受这些男人们的伸过来的手,一名女郎的抹胸被扯掉了,高耸震颤的胸部闪着油光,被肆意的撫摸着。

    但整个大厅的气氛并不和諧,有的区域依然保持着平静,坐在那里的人目光仍然是冷静而敏锐的,似乎他们并没有心情享乐,这使得整个酒会场面有些怪异。

    诸永问唐可可,说:“能去刚才你们去的那个平台看看吗?”

    “可以。”唐可可说

    他们三个起身来到那个平台上,平台位于主楼的背面,下面是深不见底得山崖,对面是黑茫茫的夜空,站在平台的边缘,有置身于宇宙苍穹中的感觉,山风拂过,凉意顿生,与里面的酒色生香相比完全是两个世界。

    诸永仔细撫摸着平台的护栏,护栏有一米高,非常的牢靠,护栏由质地堅硬的木材雕刻而成的,但诸永知道这只是外部装饰,里面肯定有钢筋一类的支持物,他弯下腰,双臂交叠的爬在护栏上,身体前倾,并晃了晃,然后他又蹲下身仔细观察护栏的根部,并用手摸了摸。

    唐可可有些疑惑的看着他,诸永站起来,问唐可可:“那个人是不是很喜欢这里?”

    唐可可点点头,说:“是,他刚才说整个建筑物的设计亮点就在这里,在这里可以使他的思路开阔。”

    诸永又问:“他是不是很喜欢把身体靠在这护栏上。”刚才唐可可和魏县长在这里谈话的时候,诸永看到他就是把身体斜倚在护栏上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