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听韩老爷子这么一说,季子强都在想,有时间自己也得好好研究一下风水学,也难怪的,自己最近这段时间又是遇上泥石流,又是遇上杀手的,该不会真的和办公室的风水有关系吧。 ://efefd

    可是季子强又从来都自认是一个无神论者,这样就让他心中很有点矛盾起来。

    和韩老头子聊完天,下班时间都过了,季子强邀请韩老爷子一起吃个饭,老爷子借故推辞了。

    走到门口时,老爷子突然又扭回头小声地说了句:“要注意搞好有的关系啊!在政协可是有些不利于你的传言在散布呢。”

    季子强倏然一惊,政协怎么会有自己的传言,很快的季子强就明白了,自己在北区棚户区搬迁的时候,让政协黄主席的儿子进了监狱,虽然那不是自己的问题吗,但这和自己还是有些间接的关系的,这也就难怪有人对自己嫉恨了。

    季子强想要在详细的问问,这韩老爷子却笑笑,转身离开了。

    韩老爷子刚才的那句善意提醒,让季子强思考了很长时间,但搞好关系谈何容易啊,政府因为人多,历来就矛盾重重,没有哪华领导能将这个人员关系揉捏得平稳和諧,这政府里面成员个性分明,成份不一,背景各样,刺头也多,何况只要你想办点事情,总会遇上各种各样的阻力,也总会损害到某些人的利益,这是无法回避的。

    就像自己为什么会招来杀身之祸,为什么让小魏对自己恨之入骨,因为自己侵犯了他们的既得利益,对他们的贪腐和违法行为形成了压力,自己让他们感到了恐惧,他们的人会极力的反扑,难道为了和諧共处,自己睁只眼,闭只眼,什么都不管,做老好人吗?

    这绝对不行,就算真的有一天让小魏这样的人暗害了,自己也不能丢弃自己的理想和底线。

    想到了大宇县的魏县长,季子强就想到了对一中的调查,他一个电话打了过去,但接到的回答说一中的马校长还在住院,由于他是一个很关键的人,所有没有他的配合,很多调查不能最后落实。

    季子强挂上了电话,他冷笑一声,看来自己必须采取更为强硬的措施了。。。。。。

    而这个一中事件的另一个关键的人也在惶恐中,魏县长在听到了杀手被正法的消息后,每天都在做噩梦,每天都在担心着突然什么时候,公安局的人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为此,他甚至连大宇县的公安局都尽量的回避不去,几次大宇公安局开会,他都借故没有参加。

    他怕啊,他怕看到带大檐帽的人。

    但一周过去了,一切都风平浪静的,他就开始抱有幻想了,是不是公安局只是碰巧遇上了那个杀手,他们并没有查到更多的担心,而且听说杀手是当场就被正法的,他就算想交代,也没时间了。

    这样一想,魏县长就有点高兴起来了,但这样的高兴也是短暂的,因为他也明白,一中的马校长不可能永远的装病,季子强肯定还会有其他的手段来对付他,最后让他交代的,所有现在还是要继续执行对季子强的格杀,才能保证让一中的事情不会露出马脚。

    但问题在于自己该怎么做呢?

    自己花了六十万元的钱,最后都没有办成事,钱损失了还在其次,关键是自己从哪里还能找到合适的杀手,而且季子强出过一次事情了,他肯定会更加的小心谨慎的,这就给下一次找的杀手提升了作案的难度。

    小魏真的有点失望,不过在失望,事情还是要继续的做下去。

    于是,最近几天,他就开始有目地的和一些黑道的人物展开了频繁的接触,他有一个有利的条件,那就是大宇县有很多矿山,而所有的矿山都有护矿队,所有的护矿队也都和黑道是有关联的。

    小魏只需要对那些矿老板稍微的施加一点压力,他们都会像无头的苍蝇一样围着小魏转了,这个时候,小魏就能有选择的暗示一些自己想要了解的东西。

    当然了,作为一个县长,也不能很快很明确的给对方说想和你们护矿队的黑道朋友接触,那样会吓着这些老板的,这需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至少先要这些老板对他产生信任,把他引为知己。

    对这件事情,小魏还是能够把握的,这些年新屏市第一秘书不是白当的,他也从冀良青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所有这几天的进展还算不错,已经接触了一家矿山的护矿队,和那个叫青头的队长也做了一次长谈。

    唯一失望的是,这个叫青头的队长却没有给他介绍出一个让他满意的人,看来这个青头队长的档次太低了,他也就认识新屏市的一些明面上的地痞流氓,这些人和他上次找的那个杀手,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靠他们砸个店面,撬个车门,欺负老头打小孩那是没问题的,但要他们去杀人,特别是杀一个市长,恐怕会把他们吓哭的。

    不过小魏绝不气馁,大宇县这样的黑道人物还不少,自己一定会找到一个能做大事的人。。。。。

    他真的能找到这样的人吗?

    理论上说是可以的,但实际上却存在很多不确定的因素,至少有一个因素他是没有考虑进来的,这不怪他,因为他不知道也不了解,在他的背后还有另外的很多双眼睛在盯着他。

    那就是萧博瀚的几个手下,他们在大宇县来了好多天了,而且他们就住在大宇县政府旁边的一个酒店里,他们的任务就是盯着魏县长,不仅小魏每天做什么他们清清楚楚,就连小魏每天的电话,甚至是每天晚上说的梦话,他们都完全的明了,所有,可想而知,小魏最近的活动和企图,早就传到了飞燕湖畔别墅区内萧博瀚的耳朵里了。

    萧博瀚坐在这个既奢华却不庸俗,古典中透漏张扬,雅致却不失高贵,笔墨难以形容的富丽堂皇的客厅中,他静静的听着秦寒水和林彬的汇报:“昨天我们到矿上去了一趟,那个叫青头的队长让我们吓哭了,我们只是剁了他一支手指而已,他就把魏县长的谈话都给我们交代了”。

    萧博瀚点下头,面色很阴沉的问:“这么说魏县长还是要用这个方式来和季市长做最后的一拼?”

    “从各种迹象上来看,他确实没有一点想要悔改的意思,而且他还在更加疯狂的寻找黑道人物。”

    萧博瀚就站了起来,在刚刚换上的那条土耳其地毯上来回走动起来,上条地毯已经沾上了那个杀手的血,萧博瀚让人扔掉了,虽然他不怕死人,但在通常的情况下,他还是不希望看到血。

    他这样走了一会,眼中突然出现了一种怜天悯人的表情,他有点无奈,也有点黯然的说:“既然这个人不思悔改,非要顽抗到底,那么我们也没有办法了,只能以其人之道还置于其人之身,你们刚才说他明天要和几个矿老板到柳林市的洋河县去?”

    秦寒水点头说:“我们窃听到的消息是这样的,大宇的几个矿老板想要在大宇也搞一个大型的游乐山庄,而洋河县安子若的温泉山庄名气不小,他们准备去考察一下。”

    “还有谁去?”萧博瀚问。

    “老板有三个,应该还有几个局长。”

    萧博瀚一下就站住了脚,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讥笑来,说:“真是有缘,他到为自己挑选了一个季市长过去待过的地方,秦寒水!”

    “在!”

    “通知诸永,联系唐可可,就在这个地方灭掉他。”萧博瀚淡淡的说。

    “好,我们先过去了。”秦寒水略微的点点头,在看一眼萧博瀚那冷入碧潭一般的眼神,带着林彬,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客厅。

    第二天,秦寒水就带着诸永到了柳林市的洋河县,这个地方对他们两人来说并不陌生,过去在柳林市的时候,他们也曾经多次到过这个地方,但洋河县是不会记得他们的,不管怎么说,他们已经离开了好几年,而且就算在过去,他们每次来到这里,也都是很低调的。

    他们当然在此之前先到了柳林市,找到了唐可可,那个曾经也是和他们一起浴血奋战过的大姐大,现在的唐可可已经是柳林市一家大型房地产公司的老总了,当年萧博瀚离开大陆的时候,把一个本来属于恒道集团的房地产公司送给了唐可可,这完全不是因为唐可可和萧博瀚有那么一层特殊的关系。

    而是唐可可值得拥有这样的公司,在那些年里,她为恒道集团,为萧博瀚做出过极大的贡献,而且,恒道集团好多没有办法和萧博瀚一起离开的大陆的成员,也需要有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秦寒水和诸永在上次萧博瀚回来的时候也和唐可可见过面的,所有三个人相逢之后,都没有上次的那种忘乎所以的激动,唐可可坐在自己的大班椅上,冷静的问:“大哥还有什么要求?”

    秦寒水看了一眼这个曾经的姐妹,她还是那样的年轻和性感,那张精致得没有丝毫瑕疵的小脸蛋,一缕青丝飘落在光洁的额前,偶尔被轻风拂起,露出一双水灵大眼睛,眼波流转间,带着妩媚的笑意,那水蛇腰摇曳间,释放着誘人的风情,凹凸有致的丰满身材,那股几乎让人小腹腾起邪火的成熟风情,可以轻易的将任何男人击倒。

    秦寒水却不在这任何男子中,因为他们是一起经历过腥风血雨的战友,兄妹。

    他轻声说:“大哥没有其他的要求,只是让他死!”

    唐可可就点点头,说:“好,我先和安子若联系一下,让她给我留几个房间。”

    秦寒水和诸永就等唐可可给洋河县的温泉山庄去了电话,她告诉安子若,说自己要陪两个客户今天过去,让安子若安排一下住的地方。

    安子若和唐可可很熟悉的,两人在业务上经常联系的,所以安子若也没多问什么,就答应了。

    放下了电话,唐可可说:“现在我们来一起商量一下计划吧。”

    三个人坐在了一起,摊开了手中的一张地图,详细的商议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