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祝安见季子强不是嫌弃自己送的车,也就安心了不少。

    季子强就把*叫过来,把祝老板的情况给*说了,最后对*说:“你们不是急需一辆车吗,那就这辆吧。”

    *有点纳闷,办公室不缺车啊,但他看到了季子强似笑非笑的表情后,就一下子都明白了,原来季子强是准备给风梦涵补这辆车啊,这倒好,也不用他多花钱了,档次也还成。

    他连连说:“对,对,刚好缺一辆,感谢祝老板啊。”

    季子强就把他们两人都打发走了,他知道,以*的精明,肯定知道很好的处理这件事情的。

    这样又过了几天,上次那个招商局谈的客商离开了新屏市,不顾皱局长的那精瘦朋友来过,除了要钱还是要钱,说是拿钱去和钱老板搭关系,而且张口就是几十万元。

    皱局长为拿下项目,就有点心动了,跑来在季子强的面前勾划美好前景,希望季子强可以批准同意给中介人一些好处,他还给季子强算:“季市长,这朋友肯定不会骗我的,再说了,他也不敢欺骗政府啊,一个10多亿的项目,多花上几十万元还是值得。”

    季子强却不以为然,他早在柳林市的时候,就见过还有比这更嚣张的骗子了,记得有一个,差点还把自己说成是江可蕊的大伯呢?

    季子强就说:“钱可以给,但我们的人要一直跟上他们,这个条件不同意的话,你就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不是啊,季市长,你看着。。。。。”

    季子强没等他说完,就站起来说:“这事情就这样处理,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皱局长看看季子强的表情,也只好如此了,他可是没有和季子强叫板的胆量。

    不过在皱局长心里可不是这样认为的,在他看来,想做成事是不能惜钱的,既然已经投了那么多,也不在乎多一点。他有句口头禅,叫舍不得孩子套不了狼。

    但还没过上几天时间,那个钱老板,还有局长的那个精瘦朋友在邻市被抓,一切才如梦方醒。事实上钱老板不姓钱,也并无钱,更谈不上开什么公司,他的一些证件都是伪造的,他不过是广东的一个农民,是被招商局皱局长那精瘦朋友雇来的,至于q7也是在广东租借的。

    往实里说,这就是精瘦男与这广东农民合演了一场诈骗游戏,他们不单在新屏市骗,还在北江市其他地方骗,总涉案经额达到了800多万。据后来媒体的报导,精瘦男正是瞄准了政府部门急于完成招商引资任务的空子,假装成投资商和掮客骗取政府部门的钱。

    别说,现在的骗子胆子还真是大,不只敢骗老百姓,连政府也敢骗。按说,那精瘦男还是皱局长的朋友,骗子骗朋友拿现在的话来说,叫杀熟,熟人的钱更好骗。连老江湖的皱局长事后也不禁感叹: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要不是季市长的精明,自己真的就栽进去了。

    他愤恨的自言自语:他妈的,这都什么事儿,如果是为两客商拉*能把招商引资的任务完成了,牺牲小我,成就大我,为新屏市立一功也就罢了,现在是小我牺牲,大我也牺牲了,真他娘的不值,老子长这么大还从未做过*客,第一次做竟然又被骗子闪了。

    季子强自己也是感到这次有点玄,你说让对方骗走几十万元还是小事,关键是自己亲自参与的项目,哪最后真的就成了别人的笑柄了,季子强正在办公室摇头感叹,就见政协的韩副主席优哉游哉的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这老头过去当过一任的常务副市长,在新屏市的老帮子里面也还是有些威望的,季子强不敢怠慢,忙起身迎接住,虚虚的搀扶一下说:“韩老爷子今天怎么有空到握着来看看。”

    韩副主席就倚老卖老的说:“怎么,季市长是不欢迎我们老同志?”

    季子强哈哈的笑着说:“那里的话啊,就是希望你们经常能过来转转,给我们多把把脉,也让我们晚辈们少犯点错误。”

    “这倒是有点言重了,不过季市长啊,我今天就是来给你把脉的。”韩老头很认真的说。

    “奥,哪好啊,好啊,还请老爷子不吝赐教。”

    季子强必须要应付一下,这些人,不要看无权无势了,但捣起乱来也麻烦的很。

    韩老爷子也不坐下,就东瞧瞧,西看看,时不时撇了下嘴。季子强笑着让他坐下,并泡了杯上好的铁观音放在韩老爷子的面前。

    老头这才坐下,抿了口茶,眯缝着眼说:“最近大家传言啊,说你遇上了麻烦,差点都过不了那道坎了,是不是真的?”

    季子强点点头,知道他说的是杀手的事情:“嗯,是遇到了一些麻烦,好在我这人福大命大,也多亏了风梦涵同志和刑侦队的同志,才算保住了一条命。”

    韩老头就摇头晃脑的说:“看来是你积德不少,才渡过了难关。”

    季子强眉毛一扬,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讽刺自己,还是在赞誉自己?

    这韩老头却又和刚才进来时候一样东瞅西望起来,看的季子强也是莫名其妙的,老头子突然说:“这办公室谁布置的?”

    “这。。。。。这一个一直都是这样的,过去庄峰在就是这样啊。”虽然不解,季子强还是马上回答了他。

    “你这办公室布置地欠妥,完全不符合风水学规律啊。难怪当初庄峰也没有落到好处去,哎,可惜庄峰那人我看着不顺眼,所以从来都没有到过他的办公室来,但你不一样,我还是很看好你的。”

    季子强心中有点好笑,但嘴上还是客气的说:“老领导研究风水学啦?还请老领导多多赐教。”季子强我以前从来没听说韩老爷子研读过风水学。

    “你这办公室至少有三个地方需要改动。”韩老头子边说边指着办公桌、鱼缸、盆栽这三处位置。

    “请老领导指点。”季子强谦逊地说。

    “首先,你这办公桌摆放的位置就不对。你看,你的办公桌正面向门,背面靠窗,这是风水学上的忌讳。风水学的有句话叫:背后一道窗,贵人跑光光。在你办公的地方,背后有一面大窗的话,就形成了背后无靠的风水格局。正确的摆法应该将办公桌背靠着墙摆放,背靠墙实体,墙类似山,寓意有靠山,背后有靠山才有利于事业的发展。当然,如果你实在是喜欢现在的摆法,那也得改装一下,建议在背后加装道厚实的窗帘或摆一个绣屏来挡着,便可化解背后无靠的不良风水。”

    季子强没想到这老韩头还说的一套一套的,把他听得也有点愣住了。

    老韩头就继续说:“要说呢,这个最好的办公桌摆法是桌子之后是踏踏实实的墙,左边是窗,透过窗是一幅美的自然风景,这就形成了一个景色优美,采光良好,通风适宜的工作环境。此外,你办公桌上的东西位置也摆错了,你右边摆着个仙人掌,左边放着台历,形成右高左低的情况,就是不对的,正确的做法是让左边的摆饰高于右边的摆饰,因为左边是所谓的青龙边,青龙边要高,才容易得到他人的认同,右手是白虎位也就是生气方,气流畅通才能真正生财,所以,这个位置切忌弄得凌乱不堪。”

    韩老头对风水讲的是有板有眼,听得季子强是连连点头,不管自己信与不信,但有时候这人家讲出来的道理还是多少有些让人思考的地方。

    季子强笑呵呵的说:“韩老爷子真是出口不凡啊,看来这确实有点问题了。”

    韩老头有点小得意的接着说:“鱼缸摆放也有问题。一般来说,鱼缸应摆在办公室的财位,办公室的财位呢,具体是在出入门口的对角位置。钱财与富裕属东南方,事业成功则属北方,故可将鱼缸置于财位的东南方或北方,这样有助于你事业成功和发财。这鱼缸里清一色的是红色蝶尾小金鱼,颜色太单一,一定要穿插一尾深黑色的鱼类,这样才有稳定、镇厄的效果,否则即便发了财,也难留住财气。另外,你这鱼缸挨着墙壁,墙上却是光秃秃的,建议在这面墙上配幅瀑布、大海之类的图片,大海或瀑布与鱼缸相连,象征财源生生不息,难以计量。你这鱼缸里的鱼的尾数呢,是1、2……8条,总共是8条,这也不对,鱼的尾数永远该为单数,不能为双数。”

    听着韩老爷子的讲解,让季子强觉着办公室的风水知识,居然会这么丰富,这在以前是闻所未闻的。

    韩老爷子开始说第三个问题了:“这第三个大问题就是你这铁树盆载不应该随随便便地放在办公桌边上。通常来说,植物应该放在办公室的四个角落处,这样不仅可以达到一种平衡的美,还可以使植物本身的活力和生气得到最充分的发挥。你这里就一盆大点的铁树,把它放在靠窗的位置也是可以的,你看你这扇大窗户一旦打开,这里就会出现一块不好处理的空当,而此处又是自然光线最好的地方,因些,将铁树放在这里,既可以填补这一块空白,又可以使植物在阳光下尽情展现自身的美。同时,从风水学角度而言,将植物放在窗前,它还可以为你挡住窗外冲入的煞气,有利于你升职晋级。”

    难怪这韩老爷子自副市长位上退下来后就不声不响的,原来是在捣鼓风水知识去了。

    他说的很多东西,季子强听着觉得还是非常在理的。现今,许多人将风水学视为玄学,视为迷信,但是,这些人有否真正研究过风水学呢?如果没有,就一棍子把它打死,是否有武断之嫌呢?其实,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很多东西都是瑰宝啊,只是其间的有些原理我们至今尚未搞清楚,致使我们误认为其为迷信而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