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只是在回去的路上,*问季子强:“季市长,你对这个钱老板怎么看?”

    季子强摇摇头说:“我感觉很悬的,只是不想给皱局长泼凉水啊。(品@书¥网)!”

    *也叹口气,其实他也是看出了这个钱老板的虚假,这应该就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季子强就想到了早上冀良青和自己谈的话,他征求*的意见:“稼祥啊,早上我和冀书记谈过风梦涵的事情,冀书记的意识是下一步要把风梦涵树立为新屏市的一个标兵。”

    *也很赞同的说:“这是好事,你也不要说,现在这个社会真的道德沦陷了,前些天好像有人连雷锋同志都在调侃,哎,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变成这样,所以树立风梦涵的英雄事迹对唤起年轻人的三观纠正很有效果。”

    季子强笑笑,他到没有想那么多,他希望的是给风梦涵来点实惠的,就说:“嗯,稼祥你的看法不错,不过我和冀书记还是提出了给风梦涵一点实际的奖励,你看怎么处理。”

    *就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会,说:“首先应该给他补发一辆车,上次在青檬县你们出事,算是公差,补了一个车,但那车实在是不敢恭维,太小气了,这次我建议给他补一辆好车。”

    “什么好车?”季子强问。

    “来辆丰田怎么样?”*就试探着问。

    季子强犹豫了一下,说:“这会不会有点过了?关键好像是日产车?”

    *就奇怪的看了一眼季子强说:“没想到啊,季市长你还是愤青?”

    “也谈不上愤青,但多少还是有点爱国情怀,这样,先不谈车,说说还有其他的吗?”

    “别的啊,我想下,嗯,要不给他奖励一套住房吧?你看,那车其实是人家风梦涵自己的,我们补上也不算真正的奖励,干脆给一个小套公寓,20万的样子就可以拿下,这奖励也只能说一般。”

    “20万拿的下来?”

    “行,50平米的公寓,现在新屏市的房价也就是4千多一平,到时候政府出面,那还不给打个78折?”

    季子强想想也成,就说:“行,这个事情你来落实,落实的差不多了,你直接给冀书记汇报一下。”

    *点头答应了,这样的小事自己直接办理比季子强办理要好一点,风梦涵是救季子强受的伤,他提出来确实不大好,有点假公济私的味道。

    在这个时候,市委的家属院里,江可蕊盈盈中立于门口,像是见到一尊高贵的佛像,她沉默,宁静,端庄,秀丽,挺直鼻子,明亮眼睛,唯一现代的是她略翘的嘴唇,使她有种骄傲的感觉。

    天气很冷,早上冷,晚上也冷,更冷的是人的寂寞,江可蕊把羊绒帽子拉一拉,把大衣裹一裹,独自下楼,到了院中,这种独来独往、故作潇洒状的滋味,恐怕不是一般人可以了解的。

    她现在经常会莫名其妙的为季子强担心,虽然杀手已经毙命,但这一点都没有减轻江可蕊的担忧,最近她也经常的在季子强没有回来的时候在院中散步,记得有次散步,偶尔路过一户人家楼下,在冬季,那院中的花还是开了,一盆花结了七八个花蕾,雪白地探出露台来,那房子却是座空屋,没有人住。

    她在楼下徘徊良久,最终只得一声叹息:“不要说人,花也这么寂寞。”她说得一点也不过分,后来再经过那地方,花已经谢了,从花开到花谢,并没有人说过一句好。

    而季子强没回来的时候,江可蕊也总是这样寂寞。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江可蕊摇摇头,她叹口气,季子强这种男人就像*,常常叫人想他的一举一动,他怎么把手插在口袋里,怎么轻笑,怎么皱眉。

    江可蕊失魂落魄地出了大院,想到外面迎接一下季子强,她忧思忡忡的过马路,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车子疾驰而过,她吓一跳,还来不及反应,一只坚定有力的手突然把她拽进怀里。

    她怔然抬头,正迎上季子强那双星一般闪亮的眼睛,季子强什么也没说,只是握紧她的手,但是她的心温暖了,她嘴角的笑意缓缓漾开,溅到眼睛里去。

    他终于回来了,终于平安无事的回来了。

    她看着他,眼泪忽然如珠子般淌下来。

    这个女人,连哭的时候都这么美丽,季子强叹一口气:“都是我不好,回来晚了。”

    她把头埋在他胸前,一时还没有止住哭啼。

    季子强轻轻拥着她的肩,他拥抱着这么柔軟的嬌躯,她像是融化在他胸膛上,他也不愿意顾忌什么影响,闭目吻她濡湿的长发,喃喃道:“别难过,我以后一定会早点回家,再也不让你这样担心了。”

    季子强在这个严冬里,不仅感到了温暖,还更能感受到江可蕊的美丽了,其实女人的美丽也是一个人的武器,季子强就是爱她身上那种娇贵、孤僻、脆弱、敏感的气质。

    她看上去很疲倦,穿一件长大衣,是那种“秋日之雾”的颜色,高贵大方,可是浓密的长睫毛遮住了灵魂窗子。

    好一会之后,她才慢慢的恢复过来,脸上有种雕刻过的平静:“我很担心你,见不到你的时候,我总是害怕。”她抱紧他腰身。

    “我……”他的心一颤,他不知怎么说。

    季子强再一次把江可蕊紧紧的抱着:“再抱一分钟,我们在回家。”

    江可蕊轻笑:“你可怜我?”

    季子强叹口气:“我可怜我自己,如果没有你,我活下去的理由就消失了。”

    江可蕊仰起头笑,如水夜色下,她的脸说不出的美丽柔和。

    回去的路上,江可蕊都靠在季子强的肩上,他们都没说话。

    刚刚回到自己的卧室,江可蕊便一下抱住他,抬头吻住了季子强的嘴唇,并伸出了香舌,季子强马上就热烈的回应起来,也伸出舌与她搅到了一起,一只手环住了她的纤腰,心里兴奋不已,在她的大腿上来回摸了起来。

    “去把门锁了!”她离开季子强的嘴,媚眼如丝。

    季子强急忙起身去将门锁住,并检查了下,确定没有问题才转身准备回去。

    一转身季子强顿时呆住了,发现江可蕊已站了起来,上身的衣服已拉开,正被她轻轻的向下脱着,她身上的皮肤比脸上的要白晰多了,在灯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季子强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她。

    他们两人也是好久都没有这样亲热了,至从有了小雨,似乎他们两人的俬密空间就变得狭小了,他们没有太多的机会向过去码洋浪漫和纏绵。

    江可蕊轻笑了声,示意季子强上前,其实她这完全是多余的举动,因为季子强已经一个箭步冲到她的身前,他把她轻轻推倒在床上……

    第二天,江可蕊起得较迟,太阳很好,好得不似真的,她娇慵地伸个懒腰,走进厨房。季子强正在吃他自己弄的早餐,他背着她坐,他找到了面包,烤得很香,也弄了咖啡,吃得很慢,注视着窗外,不知看些什么。

    江可蕊微笑地看着他的背影,感到很快乐。

    她看着他一下一下地咀嚼着面包,轻轻拿起咖啡杯,轻轻放下,他有很纤细美丽的手指,他也像是感觉到了身后的江可蕊,就微笑着转过了头来,说:“你起来了?”。

    “嗯,你昨晚上休息好了吗?”

    “好的不能再好了。”

    “还用说啊,小雨晚上哭了两次,我起来都没见你醒。”

    “啊,真的啊,我睡的太死了。”

    “不要用这个词,腊月黄天的,不能乱说话的。”

    季子强笑笑,说:“知道了。”

    “你先上班吧,我今天晚点过去。江可蕊对他说。

    季子强点点头,又赶忙往嘴里塞了一块面包,站起来在江可蕊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穿好外套,离开了家。

    到了政府,还没到上班的时间,季子强随手翻看着份文件,电话响了,季子强接通电话,是上次那个想做影视城工程的祝安打来了,祝安最近几天也已经和萧博瀚接触了一下,两方面谈的还不错,初步有了一个意向,现在他就屁颠屁蛋的赶了过来,准备给季子强感谢一下。

    见他来了,季子强还是比较客气的,让小赵给倒上了茶水,就大概的问了一下他的情况,听说他和萧博瀚已经谈的差不多了,季子强也就表示了几句祝贺。

    这坐下没有多长时间。两人说两句话,祝安就把兜里的一个车钥匙掏出来放在了季子强的面前,说:“季市长,上次我说过送你一辆车的,我刚买了一部雅阁,你凑合着先开,不要笑话我,这新屏市也实在是穷,根本都没有经销高档车的地方,等我腾出时间了,到省城给你再换一辆。”

    季子强却一下想到了昨天自己和*还说起过风梦涵小车的问题,这一下,季子强就心中暗笑起来,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季子强就说:“你真的准备给我买个车?”

    “这还能假,上次我都说了,一个领导,没车出去办私事很不方便的。”

    “你看这样成不成,这车我不要,但你可以转送给另外一个人。”

    祝安就嘿嘿的笑了起来,心想一定时给市长的情人吧,这笑容就有点猥琐了,让季子强很是不好意思,他也看出了祝安的想法,季子强就也嘿嘿的一笑,说:“是这样,我们政府办公室现在车辆很紧张,你干脆送给他们怎么样?”

    祝安就有点傻眼了,他刚辞啊还听季子强说送给另外一个人,怎么现在就变成了办公室了?

    他有点期期艾艾的说:“给单位啊?这。。。。。”

    季子强就收起了笑容,说:“看来祝老板不愿意,那就算了。”

    “额,也不是不愿意,好吧,好吧,那就给你们办公室,以后给你弄个好的,我知道你看不上这个车,哎,谁让新屏市不卖好车呢?”

    季子强摇头说:“你这雅阁其实已经很不错了,我不是嫌弃车不好,但这个办公室现在急需一辆好点的车,你这是雪中送炭啊,哈哈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