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又回归到了正常的工作中,风梦涵还没有恢复健康,季子强还是每天要去照看一下,不管是多忙,也不管忙到多晚,他总要过去一趟,这已经成了他的一个习惯了。 ()

    好的一点事,季子强再也不用住在飞燕湖的别墅了,现在他每天都在家里住,对季子强来说,外面的金屋银屋,都不如自己的狗窝,也只有回到自己的家里,季子强才能感到一种惬意和舒适,

    市里也在传着一个神乎其神的故事,说前些天在新屏市来了一个国际杀手,目标就是季子强,后来不知道怎么的,最后这个杀手给栽了,听说是季子强功夫很高,和那个杀手大战了几十个回合,一拳将那个杀手毙命。

    这件事情连冀良青和尉迟副书记他们都知道了,不过他们不会无聊的认为那个被*通缉多年的杀手是季子强一拳打死的,因为很快的,省公安厅和国家*就给新屏市的刑警队发来了贺电,并准备给予新屏市刑警队集体记功,给予当事人一定的奖励。

    冀良青和尉迟副书记都亲自招去了武平,让他汇报一下击毙杀手的经过,武平就按季子强说的那样,眉飞色舞的讲了一排子,什么自己从上次季市长差点出车祸开始警惕起来,自己问明了风梦涵当时也是因为感到杀手想要用车撞季市长,她才奋不顾身的冲了上去。

    自己回去之后,就连夜召开了骨干会议,对这件事情做了细致的安派,绝不能允许在新屏市发生这样的恶性案件,后来自己又用上了调虎离山,引蛇出洞,将计就计等等方式,把杀手骗到了飞燕湖别墅,一举歼灭。

    冀良青皱着眉头,听完了武平的汇报,这都什么啊,感觉是乱七八糟的,在一个,冀良青对武平还是多少了解一点的,就凭这小子也能有那么多的计谋?

    但问题是事实也却是摆在了自己的面前,那个让*头疼了好多年的惯匪还真的是在新屏市栽了,说起来也真的很悬,要是没有风梦涵的奋不顾身,没有武平的及时发现,万一季子强真的在新屏市被暗杀了,自己首先就无法给组织交代。

    冀良青沉吟了好一会,就问:“武平啊,现在的问题是这个杀手为什么要把季市长作为目标?这一点我们要搞清楚。”

    武平扣扣脑袋说:“现在这个问题还没有查到,据估计啊,是不是季市长得罪了什么黑道的势力了?”

    冀良青也一直想不通这个道理,只好说:“你们要戒骄戒躁,力争弄清这个问题,有什么最新的情况,要及时给我汇报。”

    武平站起来一个立正,嘴里信誓旦旦的说:“保证完成任务,有情况会及时给书记汇报。”

    说是这样说,但武平根本就不会这样做的,他现在是死心塌地的跟着季子强跑,对其他人,包括他那个亲戚尉迟副书记,他都是连哄带骗的。

    冀良青在武平离开之后,又特意把季子强叫过来谈了谈。

    季子强一进来,冀良青就很客气的站起来迎上了,对季子强说:“这次真的很危险啊,要是没有后面武队长他们的行动,上次风梦涵的车祸大家一定都还以为是一个偶然的事故。”

    季子强一面坐了下来,一面给冀良青也发上了烟,说:“是啊,没想到现在还有这样胆大的人,想起来还真的有点后怕,要不是风梦涵那天的巧遇,恐怕我今天根本就无法坐在这里和冀书记你聊天了。”

    冀良青很沉重的点点头说:“是啊,是啊,所以对风梦涵同志我们在下一步要好好的宣传,表彰一下,作为一个新时代的标兵来对待,不能让这样的巾帼英雄默默无闻。”

    说到了风梦涵的事情,季子强就来了精神,也谈了自己的看法,最后说:“冀书记,我同意电视台和宣传部门下一步好好的宣传一下风梦涵同志,另外啊,我们是不是还应该给与她一定的物质奖励。”

    “嗯,可以,你先考虑一下,哪怕多花一点都可以的,我会支持你。”冀良青毫不犹豫的就表了态,这样的顺水人情,不做白不做。

    “嗯,嗯,好,我回去就和大家商量一下,但现在最主要是抓紧治疗,希望凤主任早日康复。”

    “这是首要的,改天我也亲自过去看看她,哎,她要有个什么问题,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给他老爹交代,我们可是多年的老同学。”

    这个关系季子强也早就知道,刚来的时候就发现风梦涵在政府有点牛牛的,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她和冀良青是大有渊源。

    两人又感慨唏嘘一番,季子强才告辞离开。

    下午他叫上了*陪着自己去会个客商,听招商局的汇报,这个客商是香港人,他在香港、广东开了好几家公司,是个腰缠万贯的大老板,这次到淡州考察项目落户事宜。

    市招商局的市招商局长邹鸿永和副局长赵猛都参加了会面,可想而知他们是对这个客商怀有很大的希望的,说起招商引资,不得不多讲两句闲话,从道理上讲,招商引资与政府部门的职责任务是八杆子搭不上边的事,但是,由于现在全国都急于促发展、树政绩,各省都是群起抓项目、抓工业。

    在设置招商局的基础上,还要求各个部门单位都参与到招商工作上来,有些地方甚至把招商工列为政府每年的一号工程,招商工作完成了实行高额奖励,招商工作完不成的单位一把手下课,使得部门单位压力很大,你说现在客商他也不是傻子,投资项目不是乱投的,人家是要看到赚钱的希望才投的,因此,找好的项目落户也不是件那么容易的事。

    当然,搞经济、抓发展都没错,但是一旦将招商工作无限放大,必然会使得政府的职责发生错位,本来政府部门的任务就是做好法律法规赋予的职责使命,发挥好管理和服务的职能,现在招商引资工作一来,其他的事都得放在次要的位置,实有不务正业之嫌。

    再说了,政府部门去招商引资,必然是求爷爷告奶奶请客商来投资,这之间很有可能产生一个金钱与权力媾和的问题,比如说,我是客商,你政府部门请求我来投资,那么我如果提出些非法的要求,你是不是也得给我办,既如此,如何能保证政府部门处事上的公平公正?

    从季子强的内心来讲,他是不赞成让政府部门站在一线招商的,至少不应该提出硬性要求,不应影响政府部门的正常工作。

    但他在这个大环境中却不能**特行,任性而为,有时候,在官场明知道事情不对,但你还的像模像样的去做,还要做的认认真真。

    由于这个客商听起来很重要,所以季子强就提前和*到了酒店的门口,招商局的两个局长自然是比他们来的还要早,几个人就说了两句话,老远见一辆挂广东牌照的奥迪q7驶了过来,从车上下来两个人,一个大腹便便,满脸横肉,而另外的一个尖嘴猴腮,精瘦精瘦的。

    招商局的邹鸿永局长满脸堆笑地朝那个胖子中年人迎去,说笑了几句就带着两人到了季子强的面前,给季子强也做了介绍,这个客商姓钱,讲起话来露出很重的粤语口音。

    那个精瘦的人是招商局皱局长的朋友,客商就是这朋友从中牵线搭桥给联系上的。

    季子强也就客套了几句,一行人就上了包间,在酒桌上,钱老板是笑声朗朗,端着酒杯如数家珍般说起他的过往辉煌史,那说得是神采飞扬、唾沫横飞。

    按他的说法,他的资产现在达到了40个亿。他说很喜欢北江省的社会人文环境,他计划投资10个亿搞个高新技术孵化园,现正在北江省几个地市考察,最后定下一个地方正式投产。

    市招商局长邹鸿永忙不迭地向钱老板敬酒,向客商分析着新屏市的优势特点,极力诱导钱老板在新屏市生根。

    这个市招商局长邹鸿永不但酒量好,劝酒的工夫也非常之好,加上他巧如机簧的口才,说得钱老板满面春风。在市招商局长邹鸿永的强势出击下,钱老板连连说他会重点考虑落户新屏市。

    俗话说,无酒不欢。一桌人聚一起吃饭,可能互相交不认识,但只要有酒,管保他们几杯下肚就亲如兄弟。有酒才为宴,酒在饭桌上的作用,恐怕只有中国人才能体会到它的妙处。

    钱老板和大家在几巡来回后,两方紧握双手,似有相见恨晚之意。

    可是,季子强却并不太看好这个钱老板,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但就是相信这只是酒桌上的幻觉,酒醒过后,恐怕大家该干嘛去干嘛。

    记得自己刚参加工作时,那时候在柳林市办公室秘书科做一个普普通通的秘书,还没有给云亭之做专职秘书,一天碰巧和市委的几个部长坐在了一个桌子上,有一个能力很强的部长,好像是宣传部的,几次三番感慨地对自己说:“小华啊,我看到了你就看到了我的昨天。”

    后来一面喝酒,那个部长就一再邀请自己日后去他办公室找他聊。

    那时候的自己由于刚走出校门,思想纯真得很,隔天正好到市委办点公事,就顺便去找了那个部长,没成想那部长压根就不记得自己了。

    从那以后,自己算明白了,酒桌上的话绝不能当真,也许就是在现实一再的磨励下,人就逐渐褪去了童真,或变得狡黠,或变得沉稳。

    几个回合打下来,四瓶白酒全见了底,市招商局长邹鸿永还要再开酒,钱老板说什么也不开了。晚上市招商局长邹鸿永带他去桑拿,桑拿之后,这钱老板露骨得很,居然让邹鸿永局长帮他开个房,并安排两个小妞陪他。

    邹鸿永局长哪敢得罪这尊财神爷,于是便成了*客,在酒店的洗浴中心,挑了两个妹纸送了去。

    季子强也是不好多说的,在他心里,觉着怪怪的,他对这个钱老板的港商没有丝毫好感,感觉他不像是个大老板。当然,这些他是无法和邹鸿永局长说的,因为邹鸿永局长的心思现在根本全沉浸在10亿的投资渴望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