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支尖锐而犀利的改锥继续前行着,带动着一道亮光,这也是甄若飞自己出道以后最为快捷,精彩的一刺了,或许这一刺,就能为自己奠定一个真正的杀手之王的称号,因为这是甄若飞用生命换来的一刺,这一刺,包含了他对人世间凌然诀别的悲沧,也是他用整个潜能,整个精神换来的最后亡命一刺,闪光就要刺进市长的眉心了,他清楚的看到市长脸上的黯然,他不知道这个市长为什么没有惊慌,却只有一种忧伤。 ()

    因为季子强比他更清楚这个房间里都是些什么人,因为季子强的忧伤是因为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马上就会离开这个人世了,这真的不是季子强希望看到的,至少,他不希望自己亲眼看到。

    是的,那道白光就在季子强面前突然的就停顿了一下,因为在甄若飞的手腕上,一霎拉多出了一柄匕首,横穿过了他的整个手腕,这是门口那个黑衣人射来的一刀,在电闪雷鸣中还能这样的准确,这样的力道,这是甄若飞不得不佩服的,他自问,换做自己在这样紧张的时候,未必就能做到。

    而更让他惊讶的是,那个自己接触过好多次的,很温柔的女人,对,她应该叫蒙铃吧,她却也在这电闪雷鸣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发来了一刀,这一刀是要命的,直接就钉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而且那强大的撞擊力让自己不得不停顿了一下,把头杨起来,在接着,他没有看清楚那个一直坐在沙发上的年轻男子是怎么起来的,又怎么的突然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他的动作太快了,犹如鬼魅,就算自己没有遭受这两刀的攻击,看来自己还是没有办法刺中那个市长了。

    在接着,甄若飞感到自己被那个年轻人一脚踢在了小腹上,自己一下就彻底的双脚离开了地面,整个人在客厅里飞了起来,这样飞的足足有好几秒的时间吧,在自己的身体还没有撞到墙上的时候,自己就没有了知觉,自己就死了。。。。。

    萧博瀚在踢完这一脚之后,又回到了沙发上,他知道甄若飞在中了蒙铃那一刀之后,已经是必死无疑的,但他还是很小心的补上了一脚,决不能轻易的忽视一个垂死之人的潜能,他的惯性还是会对季子强造成威胁的,自己决不能让一点点的危险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再接着,一个站在甄若飞倒下去的身体旁边的一个面色阴冷的人就走过去,摸了摸甄若飞的颈动脉,他平淡的说了一句:“断气了。”

    但说完,他还是很负责任的动了动手,拗断了甄若飞已经中刀的脖子,这才很确定的站了起来。

    季子强看着那倒在地上,血流泊泊的尸体,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没想到这个人如此冥顽不化。”

    萧博瀚说:“能干这一行的人,心理上总是会有些偏激和固执的成分,也会很激进的,想要说服他们很难啊。”

    季子强点头说:“是啊,但想想他这样的人,其实也已经没有什么退路了,不是杀人,就是被人杀,这应该就是他们最后的宿命。”

    季子强又看了一眼蒙铃,说:“难道你平常总是身边带把刀子?”

    因为这几天里,季子强一直和蒙铃他们在一起,从来都没有看到蒙铃拿刀,而且她还是女人,女人的服装更是不像男人那样,到处都能藏上东西的。

    蒙铃就咯咯的笑了起来说:“哪能啊,今天不是要收网了吗?所以准备了一下,我都好长时间没有动过刀子了,现在的我还是很淑女的。”

    季子强“额”了一声,自己倒是认识不少女人,但杀了人还能这样说自己是淑女的女人还真的少有。

    季子强就拿起了电话,给武平拨了过去:“武队长,你带人过来吧,我在萧总这里。”

    萧博瀚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笑着说:“这一下又便宜武队长了,他一来就破获了一个多年逃匿的全国a级通缉犯,真是人走运了门板都挡不住啊。哈哈哈。”

    季子强也苦笑了一声,摇摇头又叹口气,现在他已经知道是小魏准备对自己下手了,但是对小魏该怎么处置,季子强却没有一个很好的方案出来,因为虽然从刚才萧博瀚他们的分析和调查中,季子强也确定无误的知道是小魏在*,但证据呢?

    从目前的证据来看却不足以对小魏处置,因为就算小魏在那个酒店出现过,可是没有杀手甄若飞清晰的录像,这根本就不能算证据,就算有他的录像也未必就能在法庭上指证他,因为小魏也可以说自己是找人,随便的敲开了那个门。

    所以季子强感到自己还是没有办法彻底的放心,唯一可行的就是赶快加大力度把市一中的问题查清楚,那样或许可以因为贪腐问题将小魏绳之于法,但就算那样,自己和家人的危险还是存在的,短时间自己不怕,因为有萧博瀚的保护,有武队长的保护,但长期下去,自己总会有不注意的时候,特别是江可蕊和小雨,他们随时都会笼罩在危险中。

    想一想也却是有点可怕,这都什么时代啊,一个人只需要花上几十万元钱,就能要另一个人的命,太可怕了。

    萧博瀚就看着季子强,说:“你在担心那个魏县长?”

    “是啊,我不得不担心。”

    “我会安排人保护你的。”

    “谢谢,这我明白,但以后呢?就算我把他关进了监狱,只要他想,他依然会给我造成很大的危险,所以我看啊,以后我只能深居简出,回避一下了。”

    萧博瀚就笑了笑,说:“你完全不需要这样的担心,我想,没有你担忧的那么多麻烦的,他不过是一个官场中人,对这样的事情,他失败一次已经足以让他惊慌失措,惶惶不可终日了,他哪能还有再一次对付你的勇气。”

    季子强细细的品味着萧博瀚的话,确实是很有一点道理的,就像一个寻死觅活的人,当真正的死过一次而没有死成之后,他们往往都会放弃再次自杀的念头。

    慢慢的,季子强有点宽慰了,他点点头说:“希望是这样的一个结果,谢谢你,没有你这番话,我还不知道自己会多紧张呢。”

    “可以理解啊,毕竟你一直是一个远离黑暗的人。”

    这时候,门铃就响了,武队长带着人赶了过来,其实他们就在附近的,他们也参与到了这个计划中,不过萧博瀚和季子强为了以防万一,没有让他们靠得太近,而是在后面的一幢别墅里让他们待着,不过就算如此,武队长他们自己还是认为,这个诱捕计划也有他们的一份功劳。

    事实上也确是没有人跟他们抢功的,萧博瀚是个很低调的人,他手下那些人就更为低调,他们在内心中也很排斥警察,所以后来就把所有的功劳都算在了武队长他们几个人的身上,这几个人都高兴的快晕过去了,这凭空的就破获了一个*督办的大案,还不等着受奖啊。

    接着,季子强就和武队长他们一起到公安局去录口供了,因为这起暗杀的对象就是他,而他也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只是他需要适当的修改几个环节,比如把蒙铃哪一飞刀说成是武队长刺的。

    上次甄若飞租车行的那个老板也被叫到了公安局,让他辨认照片,很快的,他也就认出了这个甄若飞了。。。。。。

    而在飞燕湖别墅中的萧博瀚却在季子强离开之后皱起了眉头,在刚才,他不过是安慰一下季子强,他实际上对犯罪心理要比季子强清楚的多,这个魏县长肯定是不会就此罢手的,他会更加疯狂的反扑,这是每一个绝望之人所表现的正常反应,所以他一点都不敢大意,他对身边的秦寒水说:“对这个大宇县的魏县长继续监视,我要知道他所有的想法和行动。”

    秦寒水点下头,说:“我想对他的电话做24小时追踪。”

    “嗯,你自己看着办。”

    “这个需要把林彬调过来配合一下。”

    秦寒水说的这个林彬是萧博瀚大伯训练出来的杀手,林彬擅长于网络和通信等高科技领域,他目前在北京的中影公司留守,前一阶段,不知道是什么人,对中影公司的门户网站展开了不厌其烦的骚扰,总想突破中影网站的后台。

    林彬只好组织人马,和对方展开了一场大战,黑客,红客搅成一团,据林彬说,好像还有香港和国外的很多黑客也参与其中,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搞清楚他们到底为什么会对中影公司这样感兴趣。

    萧博瀚就点下头说:“可以,让他先放一放手上的事情,赶最快的班机到新屏市来。”

    秦寒水点头离开了别墅。

    萧博瀚又对另一男子说:“褚永啊,你也要准备一下,说不上也要派你到大宇县去。”

    这个叫褚永的年轻人就带着吊儿郎当的笑容来到了萧博瀚的面前,说:“大哥,透漏一下,我主要的任务是什么啊,不要总是黑踏糊涂的让我办事。”

    这个人总是这样一副吊样,连萧博瀚这样的大哥也实在是教育不好他,根本就无法让他有个正行,萧博瀚就抬脚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说:“让你去,你就去,没让你去就老实的呆着,那么多的废话做什么?”

    这个褚永伸了一下舌头,看看蒙铃说:“二嫂,你知道大哥准备派我做什么吗?”

    蒙铃就一下像是吃了炸藥一样‘腾’的一声从沙发上跳起来了,过去就想揪这个褚永的耳朵,嘴里还在喊着:“谁是二嫂,我和曼倩姐没有大小之分,我们都平级的。”

    这个褚永何等样的人啊,那滑的像泥鳅一样,蒙铃根本就抓不住他,他绕着萧博瀚坐的沙发转,嘴里不断的说:“二嫂你欺负人,曼倩嫂子在的时候怎么叫你二嫂你也答应啊,现在不认账。。。。。。哎呀,大哥,你不能拉偏架的,你放手。”

    他哪里摔的开萧博瀚的手呢?

    傻孩子只顾防备蒙铃了,转到萧博瀚的面前,让萧博瀚一把抓住了,这一下蒙铃就上来了,揪住了他的耳朵,最后他只好改口吧蒙铃叫了好几声大嫂,蒙铃这才放过了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