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算他们其中任意的一个,自己都无法战胜,这绝对不需要去试过之后才知道,自己多年的直觉是不会欺骗自己的,他们比自己杀过的人还要多,每个人的身上都充满了吓人的戾气。(品&书¥网)!

    这个时候,从楼上的不知道哪个卧室里就传来了两个人的脚步声,很快,一个人的身影出现在了二楼的楼梯口,这是那个自己本来准备刺杀的市长。

    他的脸上黯然而萎靡,他低着头,想着心思慢慢的走了下来。

    在他的身后跟着另一个年轻人,这个人看上去和市长一样帅气,不过脸上却没有市长那样的忧桑,他甚至脸上还有一种迷人的微笑,他们走到了沙发的旁边,那个女人就站了起来,脸上又一次出现了温柔,他对市长和市长身后的那人说:“季市长,博瀚,过来坐吧。”

    市长在这个时候才微笑了一下,说:“谢谢。”

    而市长身后的男子却亲昵的拉了一把这个女人,说:“你也坐下,让我们仔细的看看这个杀手吧。”

    这个男子饶有兴味的看着他,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他摇摇头,说真的,他确实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更不明白小小的新屏市里,怎么就一下子汇聚起了这么多顶尖的高手,这样的高手不要说在新屏市,就是放到黑道地下王国的任何地方,都足以独当一面,一个省里有那么一两个都已经很让人吃惊了,而新屏市的这个别墅里,一下就汇聚了四五个。

    年轻人仰头哈哈一笑,说:“我可知道你是谁!”

    他很惊诧的抬头看着他,自言自语的说:“你认识我?你知道我是谁?”

    “你叫甄若飞。五年前,你伤人入狱,却不思悔改,反而越狱去寻仇,你光天化日之下只身闯进你们县的公安局,杀了包括公安局长在内的三个警察,然后扬长而去,警方调动了上百名武警和警察去抓捕你,你可是犯了滔天的大罪啊。”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年轻人,他说的一字不差,全是实情。

    这个年轻人接着说:“不过我听说,要不是你最后心灰意冷放弃了抵抗,他们也不会那么顺利的抓到你,是不是?”

    甄若飞点点头,前面这个年轻人说的,只要知道自己的真实名字就可以查到那些事情,当时自己犯的血案确实是震惊了全中国,但他后来所说的,所知之人就没有几个了,看来他们对自己的调查和了解已经很透彻了,但他们怎么做到的这点,甄若飞是有点疑惑的。

    甄若飞曾经看到过关于抓捕自己的相关报道,媒体除了大肆渲染自己的残暴手段外,大篇幅的、不吝笔墨的颂扬的是武警官兵是如何出奇谋、设神兵,英勇无畏的擒拿凶手,在他们看来那是一次完胜,没有人受伤或殉职,干净利落的结束了战斗。

    其实最清楚状况的应该是那个第一个冲进来的武警战士,当时自己面无表情的站在一个他意想不到的地方,冷冷的看着他,自己那时手持双枪,里面都压满了子弹。

    他们所采取的战术和进攻的方位都被自己猜到了,凭自己的身手和武器装备,当时攻进来的第一波武警应该不会有一个活着走出去的。

    那个年轻的战士看到自己的时候都呆了,自己看到了一个稚嫩,淳朴的脸,自己就对他扬起了手中的枪,但没有扣动扳机,因为毫无疑问的说,自己就算杀掉几个,十个武警又有什么用处呢,外面还有上百名武警战士,自己的目的是只求速死。

    所以那个武警他大叫着,近距离的冲自己扫了一梭子的子弹,有两颗子弹射中了自己,但都不是要害,因为这个小战士根本就是惊慌失措的,但这两颗子弹还是把自己打得扑倒在地,后续的武警蜂拥而上,扑在自己身上,死死的按住了自己。

    那时自己看到,那个开枪的战士惶惑的站在一旁,脸色煞白的看着自己。

    这些情况,后来自己也只跟几个狱友提过。。。。。

    他还没有想完,这个坐在沙发上的年轻人又说话了:“不得不说,你确实很厉害,在伤好后,用一段被单,绑一节树杈,竟然也能逃出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说完,年轻人笑着看看身边的那个女人,说:“蒙铃啊,人家比你可是要强一点了,哈哈哈。”

    那女人就流露出妩媚的笑容,说:“谁让你当时急急忙忙救我的,不然我也能自己逃出监狱。”

    坐在他们旁边的那个市长就邹了一下眉头说:“这事情还好意思显摆,你们两口子真是极品。”

    房间里的几个人都笑了,连站在门口的那个一直没有表情的男人也嘴角勾了一下。

    他看着他们笑,但却还是很不明白,自己的一切为什么他们都这样的清楚。

    他疑惑的眼神让沙发上的年轻人收起了笑容,点点头说:“是啊,你肯定会很奇怪,但事情并不复杂,在你这几天对季市长的监视和跟踪过程中,你忽略了一句老话。”

    “什么话?”

    “螳螂扑蝉黄雀在后,你还是有点过于自负了。”

    他就明白了,自己在跟踪别人的时候,其实别人也跟踪了自己,他惨然的一笑,说:“从交通事故后你们就已经发现问题了?”

    “是的,从那天起,你其实已经就算完蛋了。”年轻人随意的指了指身后和其他地方的那几个人,说:“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都足以对付你,这一点我不是危言耸听,但为什么我们会等到今天,我们不过是想要和你好好的谈谈。”

    甄若飞知道他说的是实话,要真的说起来,恐怕自己是很难胜过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做杀手的,自知之明是一定要有的,做这一行,盲目自大的人,也活不到今天了。

    甄若飞平静的问:“你们想和我谈什么?如果是谈雇主的事情,我可以明白无误的告诉你们,哪不用谈了,我不会说。”

    “奥,这样啊,不过我们想得到更准确的证实,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们也大概的知道这个人是谁的,这几天我们没有闲着,你在华揇市的住所,还有的银行的账户,还有你在新屏市那天存的60万元现钱的录像,我们都查看了,所以你觉得你真能隐瞒什么吗?”

    甄若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的说:”你们查出来那是你们的事情,但我不能说这就是我的原则。”

    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个市长在这个时候说话了:“如果你能指证这个人,或许。。。。。”后面的话他突然不能说了,因为像这样的一个人,身上有如此多的命案,自己难道能答应他什么吗,法律是不会放过他的。

    季子强犹豫了一下,说:“你要能指证他,我可以让你在处决前过的好一点,不会让你在监狱受到太多的难堪。”

    甄若飞看着这个自己要刺杀的市长,他点点头说:“看来你是个守信的人啊,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是不想欺骗我,不想用虚假的谎言来骗取我的话,难得,难得。”

    不错,季子强是这样想的,他是不想因为自己迫切想要知道谁在背后谋算自己而采取欺骗的手段。

    甄若飞叹口气说:“你们真的不用费力气了,我是绝对不会说出雇主的事情,更不会去指证的,但我可以给你一点忠告。”

    季子强就抬起了眼皮,看着甄若飞,他轻声的说:“这个人对你恨之入骨,我想,这次我的失败不会阻止他继续对你的暗算,他也曾经自己说过,他真想杀你全家。”

    季子强一下就愣住了,他没有想到会有人对自己憎恨到了如此地步,他全身打了一个冷颤,他开始为家人担忧起来,他一下想到了江可蕊,想到了小雨,想到了爹妈。

    萧博瀚无疑是能够体会到季子强这种情绪的,他伸过手来,拍了拍季子强的肩头,说:“放心好了,他不会有那样的机会。”

    “但我们在明处啊,他到底是谁?”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季子强的脑海已经闪动出小魏。

    萧博瀚淡淡的说:“还能是谁,大宇县的魏县长呗。”

    季子强转过头,看着萧博瀚,有点难以置信的说:“你是不是听到*他们给你说了什么?”

    萧博瀚摇下头说:“没有,我们只是查到了甄若飞当时住的酒店,魏县长那天也去了,而且也是进了同一个房间,,这如果还是巧合的话,那么我们就返回头又查到了魏县长在这天取出了60万元,而在几个小时后,甄若飞也存进了60万元现钱。”

    季子强知道,这已经不是巧合了,而站在客厅中央的甄若飞也摇摇头,说了一声:“你们真厉害,不过这没有用处,住酒店我用的是假名字,而且几乎酒店的监视器都不能清晰的照到我的相貌,我更不会帮你们指证谁,所以就算你们查的在清楚又有什么用处。”

    季子强摇摇头,站起来说:“你可指证他,让你获得良心上的安慰。”

    甄若飞笑了,笑的很快乐的样子,说:“我没有良心,再说了,你见过一个死人能指证什么吗?”

    话刚说完,甄若飞突然的冲了一下,手中的那根改锥就闪电般的向着季子强眉心刺来,刚才他故意说出雇主还要企图杀害季子强家人的话来,就是想让季子强紧张,分心,让他对自己有更多的希望,让他只能依靠自己才能抓住雇主,这样他就会放松警惕,他就会忘记自己仍然还是一个具有极大威胁的杀手。

    他得逞了,季子强真的站了起来,而且还向他走了一步,这就够了,只需要他和那些人多这么一步的距离,自己就能完成自己的任务,其他人就算比自己厉害,但还是不能救下他的,当然了,接下来自己也会死,这一点毫无疑问的,自己最多也就是比这个市长多活几秒的时间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