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小手,细腻柔軟的感觉真是不同寻常,为了细致入微地享受这种感觉,他使劲握了她的手,她一定感觉疼痛了,而她回应季子强的表情不是疼痛而是甜美,看来,疼痛有时也是幸福,主要看是谁制造的疼痛,如同一对恋人美丽的第一晚——疼并快乐着。

    季子强又看见两朵红云在她白净的脸上飘来飘去,灵动而美丽,不管她脸上的红云怎么个飘法,季子强感觉风梦涵脸上的潮紅一旦泛起就凝固不退了。

    接着季子强听到了风梦涵一声轻轻的叹息。

    她叹息什么,季子强也没去追问,因为,此刻最吸引季子强的不是她的叹息而是她的身体,靠在床靠上的风梦涵,饱满适度的胸脯,撑起她的衣衫,随着她的均匀的呼吸而一起一伏,舒缓的线条在她身上流淌,她的脖子也是细腻、光滑、匀称,看得季子强直咽唾液,喉头不老实地上下蹿动,眼睛直勾勾的,心跳的不行不行,就是他是一个吸血鬼一样,很喜欢那如玉的脖子。

    恍惚中,季子强怕自己这种淫蕩不堪的样子被她察觉,便往后挪动了一下身子,转过脸,不看她的脸,不看她的一切,他担心她发现自己神情异常,毁了自己在她心中的君子形象,便用眼角余光看她一眼,还好,她微闭眼睛,享受着此刻的暮色、享受着此刻的宁静。。。。季子强看到风梦涵那清纯安静的样子,季子强突然良心发现似的,低垂下头颅,为自己的想法而惭愧至极,自己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还在想着那些龌蹉的事情呢?难道自己天生就是一个色郎?

    季子强开始对自己自责起来,他没在说什么,缓缓的站起来,帮着风梦涵掖好了被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默默地走了。

    风梦涵望着季子强的背影,泪水也渐渐地模糊了她的视野,她多么希望季子强能安抚一下自己的渴望,多想让他抱抱自己,不用说话,不用动作,就那样抱着自己多好啊。

    过后,风梦涵又苦笑了起来,难道自己就不能主动的抱抱他?她自己耻笑自己的愚笨,又庆辛自己的迟钝------

    女人啊,这个动物就是这么复杂而善变。。。。。。

    季子强在离开了病房之后,看了一眼等在病房外面的聂风远,说:“我们走吧?”

    “季市长需要回家一趟吗?”聂风远很是理解的问了一句。

    季子强摸了一下聂风远的肩头,说:“谢谢你,今天直接到别墅去吧。”

    这个叫聂风远的男子是萧博瀚手下的一员悍将,最早是萧博瀚大伯训练出来的杀手,后来当萧博瀚回到柳林市主持家族势力,并为老爹报仇的时候,聂风远就一直跟着萧博瀚了,算下来也好多年的时间了,这是一个长相粗犷的男人,他五官深邃,轮廓粗犷,有一种粗犷豪放的男性魅力,他的浑身上下充满了阳刚之气。

    这次萧博瀚命令他特意来给季子强负责警戒任务。

    这几天他几乎是形影不离的跟着季子强,有他在身边,不管是季子强,还是其他的几个知情人,都感到放心不少,不过季子强每天晚上到飞燕湖别墅去的时候,总是自己开车,这也是他想出来的一个引蛇出洞的计划,他希望可以用自己作为诱饵,尽快的让那个杀手落网。

    季子强和的聂风远就离开医院,他们一前一后的开着车到飞燕湖别墅去了,而在季子强小车的后面,那辆车又远远的跟了上来,并且,跟在身后的这个杀手已经决定了,不能再等机会,就是这次吧,一定要让这个市长从地球上消失。

    自己只需要找到那短暂的一个机会,一个破绽就足够了。。。。。。

    一整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只是到了清晨,别墅区大门口外的路上,这个兢兢业业的杀手穿着一身肮脏的深蓝色工作服,安静的坐在车里等待。

    大约在七点钟左右,一辆喷着通信抢修字样的小型卡车停在路边,从车上下来五六个穿着深蓝色工作服的工人,背上写在某某通信公司的字样,同他身上的工作服一模一样。他们从车上取下工具和器械,打开了便道边上的通讯管道井。

    在昨天夜里他破坏了通往别墅区的通信光缆,由于他使用了特殊的方法,所以这些通信公司的维修人员短时间内很难找到真正的障碍点的。

    这个时候,那个小区的通讯应该处于瘫痪状态。

    他饶有兴味的看着他们,他们已经依次打开了附近的所有井盖,轮流进行检查,人员逐渐散开。

    一个小时后,别墅的大门打开,维修人员把车辆开进了别墅区。

    几分钟后,他背着一个工具袋,在大门警卫的注视下,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别墅区。

    在小区里面,那些真正的通信维修的人员已经进入了小区的地下管道去寻找障碍点,而他径直的走向市长每天都来过夜的那栋别墅。

    他在想,像那个美女这样被包養的情婦,长期在家无所事事,其消磨时光的手段应该离不开电脑网络和电话,那么她现在就应该在等待着网络的修复。

    他看了一眼那辆02号奥迪车,确定市长还在里面,就很镇定的按响了门铃,在得到回应后,他告诉她:“我是通信公司的维修人员。”

    当门打开,那张纯美的脸再次出现在他眼前时,他依然不能控制的心跳加速,那种神秘的熟悉感依然强烈,她很自然的打量了他一眼,他今天的形象和他们上一次见面完全不同,今天他蓄着短胡须,脸上也稍作手脚,使他的皮肤显得灰暗而粗糙,配上身上这身脏兮兮的工作服,使他看起来绝对是一个长期在户外工作的工人。

    他带着职业性的冷漠口吻,说了声:“你好。”

    女人浅笑了一下,笑容迷人而亲切,说:“你好。”似乎她对每一个人都会这样,让人舒服的恰到好处。

    他依然用哪种粗鲁的语调说道:“我是通信公司的,来修电话。”

    “嗯,昨天晚上就坏了,也上不了网了,进来吧。”女人很客气的招呼了一句。

    他从工具袋里取出一次性的鞋套,熟练的穿上,走进了女人的别墅。

    房间布置的清新典雅,极富女性韵味,他打开位于门口附近的一个弱电箱,里面密密麻麻的穿放着好几条缆线,他把它们掏出来认真的检查——女人似乎很好奇,一直在伸着头看,这让他暂时没有机会在这些线路上做手脚,而且她身上的体香让他心猿意马的。

    他把这些线缆放回暗箱内,扭头问她:“电脑在那里?”

    她指了指上面,说:“在楼上的书房里。”

    他问她:“可以上去吗?”

    她温柔的一笑,点头同意了,并把他带上了楼,在她的书房里他象征性的检查了一下网线和调制解调器。然后他皱起眉头,装作纳闷的样子,问她:“你有没有在其他房间串联分机。”

    他需要找到他们的卧室,因为那个市长现在肯定还没有起来呢?自己今天要让他和她一起死在这个别墅里,当然了,会伪装成他们两人殉情自杀的摸样,唯一让他感到可惜的是,这个女人实际上真的不该死,她是如此的漂亮,如此的温柔。

    她说:‘有,“并把他带到了卧室,但奇怪的是卧室里没有看到那个市长,这让他感到有点奇怪,所有以他在那里随便的检查了一下,就摇着头离开了。

    到了客厅,他准备继续拖延一下,好等那个市长出来,所以他把工具又拿出来,这个时候,他忽然心里升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

    一个进行缜密的暗杀行动的杀手,对于自己所处的环境极为敏感,任何的一丝异常都会引起警觉,长此以往,甚至会产生一种类似第六感的技能。

    太安静了,整个别墅突然间好像只剩下他一个人,按说那个女人应该就坐在自己的身后沙发上,可自己怎么就听不到一丝的声息,这很不正常。

    他慢慢回过头,看到客厅宽大华丽的沙发上,刚才这个还让他心动,也让他感到无比温柔的女人此刻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一双大眼睛静静的看着自己,他虽然看到了她,但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却更加强烈,因为这个女人的眼神变了,变得冷冷的,死死的盯着他。

    而更让他惊讶的是,这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在客厅的角落里却不声不响的出现了几个人,他们的脸上都无一不露出阴冷的神情,他赶忙回首一看,别墅的门口也斜靠着一个男子,这个靠在门口的年轻人的面部表情很少,很阴沉,很漠然,他穿着一身的黑衣,要不是一双眼睛放着幽幽的光芒,简直就是一尊石像,那两道幽冷的目光给他的感觉这个人就像一条在黑暗中潜伏的毒蛇。

    但他手中一把短刀,却隐隐约约的露出了寒光。

    他转过身来,仍能感觉那两道目光在追着他,让他觉得如芒在背!

    他突然的明白了,就在自己上楼查看卧室的同时,这些人就从外面进来了,他们不声不响的在下面等着自己进入圈套,他眼中也闪现出了一缕凶光,但他所面对的这些人,没有一个人因为他的气势而有所改变,他们还是那样的淡然,那样的诡异的看着自己。

    除了门口那个年轻人之外,客厅的圈套这些人都没有在手上拿有兵器,不管是枪,还是刀,但毋庸置疑的说,他看出了他们这貌似随意,散漫的动作后面其实都隐藏着一种冷血的气质,他们好像都在等着自己有所动作,然后他们都会在最快的时间里对自己进行猛烈的打击,这是绝对的,他们放射出来的是一种只有高手才能察觉到的那种可怕的气息。

    所以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手里拿着那把维修电器的改锥,静静的看着他们,准备好做最后的拼死一搏,但他的心里也是清楚,他没有生还的可能性了,不要说这样的四五个人集合在了一起,而且其中有三个人的腰间明显的还有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