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这个说不过去,一个女人的小奔奔车,怎么就敢于直接和自己的车相撞,这听起来有点像天方夜谭,现在这个时代已经不是过去那种纯朴的年代了,谁会用自己的生命来挽救别人的生命?不可能?绝对没有这么傻的人。 ()

    那么就会有第二个可能,这个开车的人纯粹的就是个二把刀,驾照一定是花钱买的,这也不奇怪,自己就曾经见过好几次,都还是女人,她们连给车掉头都不会,也敢上路,记得有个女人,竟然用了半个多小时也进不了小区的车库,要是自己昨天的失败是这样一种情况,真的是让人相当的无语了。

    自己好歹也算是一个专业高手,这次却让一个马路杀手给击败了,想想就是啜气。

    但这都只是他的思考,他必须还有其他的方式来验证,他认为,只要自己关注那个出租车行就可以了,到时候看看是刑警还是交警去处理这件事情,从这一点上,也就完全可以辨别出对方在这件事情上的想法。

    但不管怎么说,他既然已经接下了这个单子,他也一定要想办法去完成这个任务的,这一点倒是比起现在很多行业的欺诈行为要强得多,在黑道上混,讲的就是一个信誉,他绝不会因为事情有了危险,就卷着钱逃跑,所以不论怎么样,他都必须坚守在新屏市这块土地上,哪怕就是死在这里,也在所不惜。

    而和雇主,他们通常在收到钱之后就不会在去联系,更不会去寻求雇主的帮助,不过他在那天还是看到了那个找他杀人的雇主咬牙切齿的表情,那个年轻人甚至怨毒的说:“如果不是怕暴露,我真希望杀掉他全家。”

    当时这个男子什么话都没说,他淡漠的看了小魏一眼,感到这个人真的是有点丧心病狂了,想想也就是在这个社会上有这些人的存在,所以才有自己的事业。

    在随后的几天里,这个男人就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每天早出晚归,开着自己带来的那辆车,不过车牌却每天都变换一次,谁也不知道他那个后备箱中到底装了多少付车牌。

    他不仅对出租车行进行观察,他同时也对那个市长继续的跟踪,市长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到医院,然后回家休息,就在今天,这个市长的活动有了异常,他差一点就从杀手的眼皮底下溜走了!

    那是在下午五点半左右的时候,目标人却自己开着那一辆02号的黑色奥迪轿车从市政府大门里面驶出来,杀手就发动了汽车,他不会老是在后面跟的,有时候,预计到市长的行车路线,他也会把车开在前面去,这样才不至于引起太多的怀疑。

    但很快的,他就发现,这个市长却没有往回家的方向开,这让前面通过后视镜一直观察着02号奥迪的杀手大吃一惊,前面是路口,他一时无法转弯掉头,等他过了路口,在追回来的时候,那辆奥迪已经几乎看不到了,杀手只能凭着感觉,追了一个方向,谢天谢地,总算没有追错,远远的看到了市长的小车。

    他去干什么?好像是在往郊外开去,难道他要单独行动一次吗?杀手的心里有了小小的兴奋。

    但显然的,这次是不能再用车祸来解决问题了,车祸对一个市长不可能连续的使用两次,再一个,自己的车和奥迪相撞,恐怕自己也落不到好处,除非自己想要和他同归于尽。

    奥迪车在从容的行驶,他又预感市长要去的地方是个隐俬的所在,他小心的记下了路线。奥迪车驶出了市中心,一路向西,这城市的外围呈现出了另外一种动人的美丽,新建的公路笔直宽阔,空气清甜通透,令人心旷神怡。

    后来小车就到了一个湖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一个是一个叫飞燕湖的地方,再跑一会,杀手就确定了,是飞燕湖,接着在湖边的树丛中出现了散落其中的一栋栋别墅,个个造型典雅奢华,远处能还看到起伏淡远的青山。

    这景致连毫无感情的杀手都感到精神一振。这里应该是这个城市所繁衍出来的富豪显贵们精心打造的栖息地。这样的环境,一般人只能是欣赏和路过。

    奥迪车在减速,并打亮了左边的转向灯,杀手就看到公路的左前方有一个巨大的欧式造型雕像,雕像下是一个铁艺的大门,他的目的地到了。

    他没有跟着他转向,保持着直行,他的车拐到大门前,车玻璃被放下来,他看到了那张英俊而年轻的脸,有点忧郁,似在沉思,但确定无疑就是他,铁艺门便自动打开了,奥迪车一直的开了进去,那里面是一排排的别墅。

    他舒了一口气,记住了这个地方。

    开出一段距离后,他把车停在路旁,拿出手机,从网络上调出卫星地图,很快找到了这个别墅小区,从卫星图片上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个别墅区,他大概数了数,里面有将近五十栋别墅!

    这时候他就有点奇怪了,也有点吃不准了,不知道这个市长为什么换了地方,后来他突然明白了,一定是这个市长有个晴人,而这个别墅就是金屋藏娇的地方,作为一市之长,要真的没有晴人,那倒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了。

    假如是如此的话,是不是自己的下手机会就会更多一点呢?他感觉肯定会是这个情况。

    他如此神秘低调的出行说明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要去的地方,这应该是一个属于他的俬密所在,那么里面住着的人就不难猜出,应该是他的一个晴人。

    一个正值壮年的成功男人包養情人似乎是一门必修课。

    他看了看表,刚刚下午六点钟,市长应该不会再出来吃饭,能和自己的红粉佳人共享一顿家庭晚餐,对这个看上去風流倜傥的市长来说来说应该是一段不可多得的柔情时光,留在这里过夜的可能性非常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的机会可能就在这里!自己的工作更需要一个这样相对隐俬的空间。

    同时,他还知道这种高档的住宅区虽然表面上没有高墙壁垒,实则里面都暗藏玄机,在道路两旁或公共区域的景观设施里都安装着非常先进的监控设备和警报系统,安防制度很严格,保安人员的素质和装备都是一流的,每栋别墅更是建造的牢不可破,这些有钱人在这方面是绝对的不惜重金。

    他叹了口气,看来今天自己要冒一冒险了。做杀手这个行业,有时候不确定的因素也挺多的,冒险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趁着天还亮,他驱车在别墅的四周转了转,转到别墅的后面,景致豁然一变,在那里竟有一个很大的人工湖,湖水清澈见底、水面碧波荡漾,四周绿树成荫,树荫下是一条环湖小路,路上有几个人在悠闲的散步,路旁设有长椅和凉亭,远方就是西沉的斜阳和远山淡影。

    目光及处,已没有任何都市繁华喧嚣,尽是一派湖光山色。看到这里他在心中不禁愤愤的暗骂这些有钱人,这些少数人占据了地球上最好的资源。

    他把车停在远处的树丛中,下车走到湖边,对着这如画的景致尽情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一边沿着小路散步一边舒展自己已僵硬的四肢。

    不要以为他被这优美的景色打动而有了休息一下的举动,他的任务没有完成就绝不会让自己任意休息的。他停在这里是因为他看到别墅区在对着这个湖的方向开了一个后门,那是一个只能供行人进出的小门。看来这是为方便住户出来散步休闲而特意设立的。

    他慢步行走接近这个门,门同样是作工考究而坚固的欧式铁艺门,安装着监控和电子门禁。他离开门,装作百无聊赖的样子在四周转了转。然后回到车里,驱车迅速的离开。

    顺着原路返回,越过别墅区的大门,拐过一处弯道后,他把车掉头,对着别墅区的方向把车停在路边。这条公路是那个市长离开别墅的唯一通道,他等在这里是怕他万一会提前离开这里。

    处于这个位置的人总是有一些身不由己的事情,他必须要确认市长今夜不会离开这里!

    当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他放松下来,可以闭目休息一下,这条公路的路灯稀疏昏暗,这对他很有利,当对面来车的时候,明亮的车灯会提前提醒他有车辆经过。

    这几天他的连续睡眠最长不过三个小时,每餐都是在车里吃速食食品、喝瓶装水,从没有洗漱过,更没有刮过脸,而今夜他还要彻夜保持清醒,伺机進入那片别墅群。

    所以千万不要相信什么浪漫杀手自由人的鬼话。

    该怎样進入那片别墅并找到他们这对他来说是个不大不小的难题,他对那片别墅一无所知,要想在深夜進入那里走那两个门是不可能的,要是翻墙进去的话就必须破坏掉他们的一部分监控报警线路,他没时间观测这些线路的走向,更主要的是他手头没有合适的工具,一旦出现差错就势必会惊动保安,就算侥幸进去了的话,他同样很难不被那些隐蔽的摄像头拍到,而且一般这种高档住宅区里面整夜都会有保安带着狼狗巡夜。在五十栋别墅里搜索而不被发现是很难做到的。

    在夜里潜进去是行不通的,但白天那个市长就很可能离开了,那么只有在清晨,清晨其实是人们最没有危险意识的时候,这让他忽然的灵机一动。

    他耐下心来,一直等到凌晨两点时分,他确定那个市长是不会离开别墅的,他应该已经在他的情人怀里睡熟了,她的情人如果对得起此良辰美景的话,应该会让他筋疲力尽的。

    良辰美景,他暗自苦笑了一下,发动汽车,打亮车灯,汽车在暗夜里的公路上甩了一个漂亮的圆弧,没有朝向别墅方向,而是向市区飞速的开去!

    他没心思再去欣赏沿途的夜景,進入市区后直接去了自己所居住的小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