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着萧博瀚坚定而自信的表情,江可蕊稍微的宽心了一点,又反复的叮嘱了季子强好几句话,才和萧博瀚一起离开了病房,这里就只是留下了季子强一个人坐在风梦涵的床头,痴痴的看着她。

    季子强遥忆初遇风梦涵的那个霎那,自己的心堤就轰然崩塌,无险可守,而荒山上的那场浪漫和纏绵,痛了你,碎了自己。好想回到当初,各自快乐平安地走着命运所既定的老路,也无风雨也无晴。如此,就不会在秋凉冬日里此刻一个人独自苦尝这份伤感,你怎么就这样的傻,用你的身体和生命来为我付出,你们,一会的我,该用生命来回报你的情意。

    都说沧海也能守成桑田,可夜空的星星只是调皮地向自己眨眼,无一颗肯为自己指明方向,霜雪漫天,我的那个先天就脆弱的二尖瓣怎经得住从春疼到夏,从秋揪到冬。转角的灞桥旁,杨柳岸,晓梦如烟,你把芊芊柔丝折成了依依的牵挂。你月绕丝弦难别梦,声声切,句句叹,字字悲。

    好想你在心烦意乱的时候能主动跟我诉说心里的忧伤,向我吐露心中的苦水,好想能去为你排忧解难,分担痛苦,可是我什么都帮不上。

    但一想到现在最近的处境,想到江可蕊,季子强又在心中叹息一声,哎。莫寻前路知己在何处,莫问天涯飘尘心可寒?

    自己这一生恐怕都要欠下风梦涵这一份感情了。

    这样一想,季子强又是悲苦从心头而且,他真的不知道在以后该怎么对待风梦涵了。。。。。

    这个晚上,季子强一刻也没有离开风梦涵,他整晚在医院里守护着风梦涵,到了第二天中午,风梦涵才从晕迷中苏醒过来,她第一眼就看到了萧博瀚,于是她就笑了,说:“你没有事真好。”

    这个时候季子强就忍不住眼泪流了出来,他握着风梦涵的手,说:“你不应该这样对我,你让我欠你太多。”

    风梦涵抬起手来,轻轻的撫摸着季子强的头,有点吃力的说:“你什么都没有欠我的,你一点都不用有心理的压力,其实当时我并没有想到你和我的感情,我只是觉得一个市长有危险了,我肯定要冲上去,就这么简单。”

    季子强当然知道事情并不是风梦涵说的那样简单了,如果这个市长不是自己,如果风梦涵没有对自己一往情深,她还能这样做吗?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自己是欠下了风梦涵太多的感情债,虽然季子强不知道怎么偿还,他也知道自己永远都无法来偿还,这个情意太重,太重了。

    这时候医院的护士竟来了,她们要给风梦涵挂液体,由于这个病人的特殊性,所有每次前来的护士都很多,小护士们身姿款款往来穿梭,季子强身在其中,大有被蜂团蝶绕之势。

    而风梦涵从来都是个含蓄的人,因为含蓄所以血脉隐藏的也比较深,这样的隐藏让她在输液时候遭受了莫大的痛苦,风梦涵真的希望能给自己来个一针见血的痛快,可却总是事与愿违,小护士纤细的手指捉着风梦涵的手,反复的撫摸拍打,试图挑逗她的血管喷张,可惜风梦涵那害羞的血管却始终没有迎合。

    护士娇小的脸庞被掩饰在口罩下,季子强能看到的就是从她眼神里的无奈和口罩后面的‘啧啧。声,好像再说风梦涵是个难缠的家伙。

    虽然难缠,但她的技巧还算娴熟,这个时候需要的不是犹豫,而是稳、准、狠。还好,是那种比较疼的一针见血,随着勒在胳膊上的皮筋被松开,风梦涵紧张的神经也同时得到了放松,冰凉的液体顺血管通过全身,有一种百骸淋漓的清爽,即而风梦涵的脸上露出了劫后余生般的笑。

    一会政府办公室前来换班的两个女孩就过来了,风梦涵就劝季子强回家休息一下,她看到季子强灰暗的脸色和红肿的眼睛,知道这个夜晚他一定没有离开过自己。

    季子强说:“我没问题,还是我照顾你吧”

    “回家睡一觉,晚上你来陪我,好吗?”风梦涵在这个时候像个大姐姐一样的哄着季子强离开。

    旁边办公室的刚来的两个女孩也都一起劝说季子强回家休息一下。

    季子强最后也勉强答应回家了,但在离开之前,他还是有点不放心的去找了一趟医生,希望他们能对风梦涵多观察,季子强出了病房,走到了这个二十层的住院部走廊,这个医院也真够气势雄伟,看来仅次于人民政府的办公楼,白衣天使们翩翩其中倒也颇有点名副其实的味道儿,天使嘛,总不能让人家呆在低矮的平房里受委屈。

    季子强看到一个挂着医生牌子的房门走了进去,这个科室里一左一右堆着两位营养过剩的天使,大家都知道,在夏天胖的和瘦的很难在一个科室里共事,空调开大了瘦的嫌冷,开小了胖的又嫌热,要想调到最合适的一个温度那这一天就不用再干别的事了,冬天也是一个道理,暖气对胖瘦不同的两个人所带来的感觉也绝不相同。

    而这家医院却直接把两个胖子放在一块儿,倒也省了不少麻烦,季子强一进去的时候还怀疑是不是走错了房间,他细看了看门上的三个大字确定不是“停尸房”,才大着胆子走了进去。

    季子强在一位看着挺年轻的天使桌子旁坐下,天使扶了扶眼镜,仰着头从两片指甲盖儿大小的镜片后面盯着季子强,问:“什么病?”

    季子强一愣,他只是想来说说风梦涵的情况,他就像想,就算自己是来看病的,但自己能知道自己是什么病吗?要知道什么病还来找你干嘛?

    天使又把头往后仰了仰,“说说有什么症状。”

    季子强就说:“我没病,我来问下。。。。。。”

    “你没病来医院干什么?”天使很不耐烦的问。

    是啊?这个问题季子强也感到不好回答的,

    他就说:“我是来照看一个朋友的。”

    “奥,这样啊,说说情况吧?”天使总算是听懂了任的话。

    在天使的指导下,季子强一五一十地描述风梦涵情况,说得口干舌燥,瞟了好几眼桌子上的水杯,可惜天使被季子强精彩的描述搞得正迷茫,没有注意到他眼神的暗示。

    听完季子强的描述,天使愣了半天,把头又使劲儿往后仰了仰,脖子后面的肥肉被压迫得蠢蠢欲动,季子强担心再继续仰下去的话这些肥肉很可能会揭杆而起,好在这种担心没有发生,天使在肥肉们的承受能力达到极限之前果断地改变了策略,从旁边把头转过去,指着后面那位年纪大点儿的天使对季子强道:“你找王主任看看,王主任是这方面的权威。”

    靠,搞了半天是白说啊,季子强那个气啊,但怎么办呢,只能忍耐。

    季子强本来还以为在天使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呢,没想到人家也有权威之说,那“不权威”又是什么意思呢?对“不权威”的话该相信还是不相信或是该相信几分呢?不把这个弄清楚还敢找天使看病吗?人命关天啊大姐!

    好在季子强今天有幸遇上了一位权威,权威正趴在桌子上画着符,两只眼睛从两个大海碗一样的老花镜上面瞅了季子强一眼,看来她也是不认识季子强的,权威正在看报纸,季子强瞟了一眼,上面一个碩大的标题——《花季少女夏夜冲凉,惨遭三大汉摧殘》,洋洋洒洒几千多字,感觉内容丰富翔实,细节描写唯妙唯肖,如身临其境,季子强想,这样的报纸一定会让人看得人血脉贲张。

    季子强也在奇怪了,现在的记者这都喜欢写这样的文章啊,新闻下面是xx医院的广告占据了大半江山,一长溜仪器全都注明从国外引起,还得是最新的,恨不能注明还没从生产线上下来就给搬来了。

    下面一大帮患者奔走相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称赞xx医院真是咱老百姓的好医院,医术精湛,医德高尚,服务一流,收费低廉,时时处处把老百姓放在首位……看得人热血沸腾,没病也想去躺两天。

    季子强就只好咳嗽一声,说:“你是王主任吧?”

    这胖胖的老女人听到季子强叫她主任了,这才款款的放下了报纸,说:“什么病啊,我是看骨科的,感觉你没什么不适吧?”

    季子强只好把风梦涵的情况又说了一遍,最后说:“。。。。。。。像她这样的情况,用什么方式治疗最好?”

    这个王主任就很认真的说:“你要相信医生,相信医院,相信科学,怎么治疗,我们会有一整套的方案,对不同的每一个人,我们会有最好的,最权威的大夫。。。。。”

    季子强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在大会小会上讲的话,今天别人又给他讲了一遍,虽然个别的词汇不尽相同,但大概的意思是一样的,就像自己经常讲得那样,要相信政府,相信党一样。

    季子强知道在问下去这个王主任可能会给自己讲更多的道理了,所有他不等王主任讲完,就愤愤然的离开了,他一路走,一路想,原来这样的话是如此的让人讨厌,自己以后再也不能讲这样的话了。

    而在此时此刻的另一个商品房里,那个面色阴冷的外地杀手,冷冷的坐在客厅里,这是他来到新屏市之前就提前在网上租下的一套房间,本来是作为后备用的,他没有打算能来住,不过是常规的一种防范而已。

    但没想到自己在好几年的杀手生涯中,竟然真的用上了这样的一个后备住处,这让他感到了一丝郁闷。

    他在回忆和思考着昨天的失败行动,这让他自己都很感到蹊跷,他徘回在两种想法中,一个就是那辆车上的人感觉到了自己对这个市长的企图,所以奋不顾身的冲了过来,制止了自己的行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