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是和风梦涵熟悉的这些人却一点也放心不下来,都眼巴巴的等着急救室传来的消息。

    武平在房间里是坐不住的,站起来来回走着,嘴里也嘟嘟哝哝的好像是在骂人,季子强看的心烦,就说:“你来回晃荡什么?”

    武平赶忙坐下,嘴里说:“那个车我们已经查了,是一个出租车行的,前两天就租出来了,说是一个外地人租的,但现在找不到那个人了。”

    季子强对这事情也是很奇怪的,但他是说不出个所以然。

    一会萧博瀚也带着几个人赶了过来,他是接到了*的电话才来了,进来之后,一看房间里坐满了人,他皱了一下眉头,说:“季市长,你没事情吧?”

    季子强摇摇头,萧博瀚就说:“我刚从现场过来,有点情况想和你单独的谈谈。”

    季子强见他说得郑重其事,就站起来,对*说:“找一间办公室。”

    萧博瀚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对武平说:“请武队长也过来一下。”

    武平也不敢多说话,跟了过来,连江可蕊不放心,也过来了,萧博瀚也没阻拦,几个人就到了旁边的一个医生看病的房间,但现在已经是晚上,不上班了,他们几个都坐下来。

    萧博瀚没有坐,他在医疗室来回走动着说:“我在来的时候路过出事的现场,看了看,我现在有个问题想问一下季市长。”

    季子强说:“什么事情?”

    “当时两车相撞之后,风梦涵的小车离你站的位置大概多远?”

    季子强就回忆了一下,说:“很近,几乎就是2米的距离。”

    萧博瀚就转头看了一眼他随身带进来的那个叫秦寒水的人,这个年轻人文质彬彬,淡雅沉稳,他对着萧博瀚凝重的点点头。

    萧博瀚的眉头就皱的更紧了,说:“你是不是很奇怪风梦涵怎么能把车开到你这面来吧?”

    季子强确实是一直想不通这个道理的,那时候路上车也不多,人也不多,以风梦涵的技术,怎么也不至于出这个样的车祸。

    萧博瀚就缓缓的说:“因为那辆黑色的桑塔拉是冲着你来的,换句话说,就是对方本来是想至你于死地的,但恰好对面风梦涵看到了,风梦涵也应该是提前认出了你,情况危急,她只能用车撞上去了。”

    满屋子的人都一下愣住了,季子强眼睛睁的大大的,半天没有说话,萧博瀚还是沉稳的说:“现在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对方车上的人在事故出了之后,马上逃逸,因为他不能在任何地方留下线索,包括交警队。”

    季子强对萧博瀚的分析是绝对不会质疑的,因为房间里也只有他知道萧博瀚是什么样的人,同时季子强还知道萧博瀚身边都是些什么样的高手,他们是另一个世界的强者。

    季子强本身也是很有智商的一个人,他把这几件想不通的事情联系在了一起,得出的结论也完全是和萧博瀚的提示吻合的。

    他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安危,他首先就是感到风梦涵对自己的这份情谊,她明明知道她是一个小奔奔车,根本都撞不过对方的大车,但她还是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果断的冲上去了,用她自己的生命和躯体,帮助季子强挡住了一次生命的危机。

    季子强默默无语的站了起来,在这个夜里,一种忧伤的情绪藉着夜色在肆意的泛滥,麻木的灵魂似在作着回光的返照,季子强有一种凄凄然的感觉,他几欲疯狂,又欲心碎,他记起了风梦涵跟自己诉说心里的忧伤,向自己吐露心中的苦水的情境,那个时候自己生命都没有说,现在自己多想在来一次,自己一定能去为你排忧解难,分担痛苦,季子强从没经过如此的心慌,从没有过如此的意乱,因为他怕真的再也见不到风梦涵了。

    良久之后,武平瓮声瓮气的打破了房间里的沉静:“季市长,我马上带人去查这个司机,就算是把新屏市翻个底朝天,我也一定要揪出这个人来。”

    季子强还没有说话,萧博瀚却先说了:“不行”

    武平恨恨的看了一眼萧博瀚说:“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季子强这次开口,说:“武队长,此事必须听萧老板的。”

    武平就是一怔,但季子强的话他是不能不听的,萧博瀚并没有在意武平的态度,在他的思维中,此事肯定要听自己的,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就走到了季子强面前说:“现在查已经来不及了,这个人所有的证件都是假的,但我们也不能不查。”

    说到这里,萧博瀚就看着武平说:“让交警队去查,按常规的交通事故方式去处理。”

    季子强点头,理解的说:“我们也给他一个假象?”

    “是的,所有的人都要把今天的事故看成是一次正常的交通事故,不过对方的司机怕担责任,所以跑掉了,就这么简单,然后最近一段断时间,季市长就要表现出心情忧伤,对风梦涵担心的样子。”

    季子强苦笑了一下说:“这似乎不用假装表现。”

    萧博瀚没有接季子强的话,继续说:“接着你为了逃避烦心的事情,就到我别墅去住,你的司机最近也换上我的人。”

    季子强就眯起了眼,好一会才说:“你意思是他还会再找我?”

    “是啊,不得不重要防范一下,终究你在明处,他在暗处。”

    季子强却不想这样,就说:“博瀚,我看不需要这么复杂吧,这次没有得手,他肯定早就桃之夭夭了,他还敢回来再试一次。”

    武平也说:“就是,我直接带人每天保护季市长,就不相信了,他比我的枪厉害。”

    萧博瀚看着这个武平,只是笑了笑,心里说:“就算你现在手里拿上一把枪,我也可以在你没有来得及开枪的时候干掉你。”

    但江可蕊说话了:“子强,我看博瀚说的有道理,为了你的安全,我同意让博瀚保护你,在一个,一定要想办法引出这个杀手来,不然真让人提心吊胆的。”

    季子强拿出了那个局长装在兜里的香烟,*过来帮他点上,季子强并不是个很固执的人,他明白,既然自己现在成了别人的目标,那么离开家其实也是一种很好的选择,不然家里还有老妈,老爹,可蕊和小雨,把危险带给他们那更让自己心里难安。

    季子强对*说:“你明天就办一件事情,让我的司机称病休假,但不要引起别人的怀疑。”

    *很慎重的点点头,说:“没问题,还有一件事情,季市长你应该想想,谁会想要至你于死地?”

    季子强在脑海中快速的想了一会,他就想起了那天在办公室里小魏那狠毒的目光了,季子强点点头说:“这个人我大概心里有点感觉的,只是没有证据,我们还是先不要妄自下什么定论。”

    萧博瀚看了一眼房间的人,有冷峻的说:“今天在这里说的话请各位都记住,不要给任何人透漏。”

    说完他顿了以顿,又说:“谁要是透漏了,代价会很大。”

    说这句话的时候,萧博瀚似乎变成了另一个人了,他眼中的杀气在一瞬间突然的溢满了整个房间,连武平都感到后背一阵的发凉,赶忙回避开萧博瀚的眼神,心中暗自说:“靠,老子见过多少流氓地痞了,作奸犯科的歹徒,怎么就没见过这样凶狠的人呢?”

    大家又商议了一会,这才出来,而也就是这个时候,落在后面的萧博瀚才小声的对身边的秦寒水说:“查出这个想要暗杀季市长的主谋。”

    秦寒水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到了晚上12点左右,那个张副院长才从急救室里拖着疲惫的身体出来了,季子强他们现在一个都没有离开,一下子呼啦啦的围了上去,季子强急切的问:“张院长,情况怎么样?”

    张院长舒口气说:“人已经度过危险期了,还好,你送来的很及时,现在主要是脑震荡和一条腿骨折。”

    季子强忧心忡忡的问:“会不会留下后遗症什么的?”

    “现在还不好说啊,就看恢复的情况了,恢复的好,以后就没什么,恢复的不好,可能会有残疾。”

    季子强一下用手蒙住了脸,他脑海中全是风梦涵优雅,俊俏的摸样,这样的一个年轻女子,还没有成家,还是如此风华正茂,那是落下了残疾那该是对面残忍的一件事情啊。

    张院长就安慰着说:“季市长你们也不用过于的悲观,只要好好配合治疗,还是有很大希望恢复正常的。”

    季子强就说:“她一定会配合治疗的,现在我们能看看她吗?”

    “可以啊,很快就出来送到病房,不过她还在昏迷,你们无法和她说话。”

    大家都点点头,让开了一台通道,放张副院长离开了。

    后来大家慢慢的都让季子强劝走了,江可蕊不走,她要守护风梦涵,是这个女人帮助自己保护了季子强,对江可蕊来说,要是今天季子强突然的离开了,那将会是一中什么样的状况,自己一定会伤心而死,但小雨怎么办?谁来照顾他,谁来爱护他?

    所以在她的心中只有对风梦涵的感恩,其实“感恩”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本性,是一个人不可磨灭的良知,也是现代社会成功人士健康性格的表现,一个人连感恩都不知晓的人必定是拥有一颗冷酷绝情的心。

    但季子强还是劝她离开,家里还需要有人照顾,季子强说自己留在这里足够了,但江可蕊也不放心他一个人留下,她怕季子强会受到伤害,那个杀手谁知道他会不会再来呢?

    不过萧博瀚是理解江可蕊的心情的,他走过来,很真诚的说:“嫂子,我送你回去,这里你也不用担心,我已经安排人留下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