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几天,市长下班后每天都有应酬,而且都是那种有很多人参加的宴会。 ://efefd他曾跟进酒店里与他有了一次擦肩而过的机会,可以看出来这样的宴会并不能让他快乐,目标的心情杀手是不关心的,但他基本掌握了目标的身高、腰围等数据,这对他很重要。

    每次宴会都要到深夜才结束,在目标回家的路上,他能看到他疲惫的半躺在汽车后座上,一动不动。

    他的家是在一个市委家属院里,规格很高,这并不奇怪,这个家属院高墙壁垒,那里的警卫是真正的人民解放军战士,同样是二十四小时站岗,可以说是戒备森严。

    司机把目标每次送回家后,就把车开走了,在第二天早晨八点就准时来接他去市政府上班,似乎这位市长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周而复始、一成不变。

    这样的生活方式和活动范围使他很难找到机会下手,但他并不着急,一个手握重权而年富力强的人的生活是不可能这么单调的。

    他跟踪这个目标已经好几天了,但说实在话,这个本来上次就应该死掉的市长,却是很少给自己留下机会,他的身边每天总是会有很多人,而市政府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混进去,显然的,在办公室是无法下手了,这一点也很明确,在一个,上次公安局用过的手法在同一个城市再用一次,这对一个顶级杀手来说,好像也有点太不完美了,因为他一直都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

    同样的,枪也是决不能用,这次对方的要求还是一样的,不能让人看出来是谋杀,只能是意外,或者自杀,相比而言,这样的行动难度有点高。

    不过这绝没有让这个杀手感到为难,他有的是时间,有的是精力,他就像是一条掩身在草丛中的毒蛇,他具有足够的耐心,会等到一次理想的机会,也许,机会就在今天。

    季子强没有感到丝毫的危险,他对着离开的萧博瀚的小车招了招手,就准备转身回家。

    但他转过身后,犹豫了一下,他今天本来是在政府值班的,中午的时候过去转了一圈,没什么事情,但现在已经是晚上了,自己还是过去看看吧。

    季子强刚吃晚饭,本来也是要散散步的,他就拿出了手机,一面给家里说了一声,一面往市政府走去,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辆桑塔拉两千也启动了,车上的这个男人盯着季子强,缓缓的让车滑行起来。。。

    车里那一道深冷的眼光开始变得冷峻起来,不错,这就是一个机会,交通事故,这完全符合雇主的要求。

    有时候啊,对于这种突然出现的机会,他总是能够很好的把握,所有说不管是做哪一行,要的都是一个潜质,墨守成规是成不了大事的。

    他先是慢慢的在后面远远的跟了好长时间,等季子强走到地段偏裨的地方,他一下就加快的车速,从后面,对着季子强冲了过去。。。。。。

    车速从低档到高档的变换很快,一看这就是一个老手,此刻本来天色夜晚了,再加上今天的天气也不是太好,很冷,所以路上的行人很少,本来是很安静的,季子强也正在思考着一些问题,而加大的油门声和季子强的第六感让他倏然一惊,转过了头来。

    他看到了一束强光照射到了自己的眼中,而隆隆的汽车轰鸣声似乎近在眼前,季子强愣住了,他不是大侠,也不是特工,他的反应没有超出大部分的正常人,所以他愣在了哪里。

    此刻他只有一个想法,有辆车向自己冲过来了,看来是走后门拿到驾照的新手,也或许是个醉驾,但不管怎么说,车有可能撞上自己。。。。。。

    这样的想法其实也就是那么很短暂的一两秒时间而已,那辆桑塔拉离他已经不足十米了,等季子强稍微反应过来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是没有逃跑的机会了,他只是来得及转换了一次惊诧和难以置信的表情,就听到了一声巨大的碰撞声,这个时候,那束强光突然的消失了。

    季子强再一次的呆住了,在他眼前出现的是一幕触目惊心的场景,一辆红色的长安小奔奔撞上了一辆黑色的桑塔拉,而由于桑塔拉强大的惯性作用,把小小的奔奔一直推到了离季子强不足两米的地方,如果不是桑塔拉刚刚提速,而长安奔奔速度很快的话,恐怕根本就无法撞停那辆黑色的桑塔拉。

    而更让季子强惊讶的是,那辆红色的小奔奔对季子强来说是那样的熟悉,不错,那是上次在青檬县风梦涵的小车出事后,经过市政府的研究,特意给风梦涵补偿的那辆车,这个号码季子强看到是很熟悉的,每天都能在大院看到。

    所以现在季子强反应过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冲过去,看看车里的情况。

    风梦涵已经是满面血迹伏在方向盘上了,季子强试图拉开车门,但试了几次根本就拉不开车门,这时候街上也没有多少行人,季子强突然想到了一个给120打电话,所以他哆嗦着手,拿出了电话,给120打了过去,这时候也有几个行人过来了,他们也试着一起帮助拉着车门,后来一个小伙就从旁边的绿坏带中找到了一根木棍,几个人一起使劲,柯嚓一声,打开了车门。

    季子强就抱着风梦涵,试着把她拖出了车厢,季子强感到到风梦涵还在呼吸,谢天谢地,由于风梦涵的车是从对面的斜角撞过来的,这也减缓了一些撞擊的力度,不然季子强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出现。

    但眼前的形式还是不容乐观,风梦涵头上继续在流血,人也是毫无知觉,其他地方和内脏是不是受伤现在根本都看不出来,季子强只能把她抱着。

    也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想到了那辆黑色的桑塔拉,不知道哪里的驾驶员受伤情况怎么样,季子强就对刚才帮忙打开车门的两个路人说:“麻烦你们看看那辆车上的人怎么样了?”

    其中一个年轻人就说:“那辆车的人没事,我们过来就看到他开门出来了,但现在人不见了。”

    季子强惊讶的问:“人不见了?怎么会这样啊?”

    对方是造事逃逸?但也不像的,按交通事故来看,这辆黑色桑塔拉是在自己的行使路上正常行驶,而风梦涵才是肇事者,她的车从对面冲过来整个是占道越线了,风梦涵是全责,对方应该没有责任。

    不过现在季子强也是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了,他就想抱着风梦涵挡个车先送医院,他实在不想就这样眼巴巴的看着风梦涵的样子,无助的等120急救的到来。

    可是很奇怪,今天路上车也很少,好容易看到一个车,季子强抱着风梦涵还没有走到跟前,人家那车就一个加速,远远躲开了,季子强就干脆站到了路的中间,一面腾出一个手来,给政府值班室去了个电话,让他们赶快过来,协助自己。

    很快的,季子强又看到远处来了一辆车,季子强就收起了电话,挡在了路的中间,对面的车戛然而止,车门一下打开,一个人喊着:“季市长,季市长,你怎么了?”

    季子强一看,是新屏市土地局的一个副局长,季子强一面说:“遇车祸了,赶快送我们到医院。”

    说着话也就抱着风梦涵上了车,那车里还有一个女人,好像是这个局长的老婆,也给搭着手帮忙,这个局长一面上车,启动了汽车,一面对老婆说:“你给市医院张副院长打电话,让他赶快组织人员准备抢救,就说我和市长马上就到。”

    这女人就拿出了电话,打了过去。

    她说什么季子强是没有注意的,现在的季子强一门心思就在风梦涵的身上,他也稍微的冷静了一下,感到有点不可思议的,风梦涵开车一直是很小心的,怎么能开的如此不靠谱,从马路中线冲到了对方的路线,在一个奇怪的是对方的司机,他到什么地方去了,也不知道救人,也不知道报案,总不会是车祸把他吓傻了吧。

    这样想着,车很快就到了市中心医院了,这里在几分钟的时间里也都是严阵以待准备好了,这土地局副局长的老婆在电话中说的是季市长出车祸了,你想下,哪医院还不得紧急集合啊。

    车刚一冲到医院的大门口,一堆白衣大夫就围拢过来,担架,氧气,都上来了。

    把风梦涵放到担架上之后,季子强才算一下松弛下来,整个人感到虚弱无力,靠在土地局这个局长的车上,一身发软,几个医生就过来问:“季市长你哪里不舒服,我们给你检查一下。”

    季子强摇摇头说:“我当时不在车上,我只是太紧张了,休息一下就好。”

    那个张副院长就很小心的说:“季市长,我们还是给你检查一下吧?”

    季子强摇摇头说:“我真没事,我没在车上。”

    “你确定你不在车上?”院长还是很谨慎的问。

    季子强有点不赖烦的说:“你们赶快救治凤主任,我什么事情都没有。”

    这院长才留下两个大夫在旁边观察着季子强,他带上人到急救室去了。

    季子强坐了好一会,摸口袋,却没有装烟,这局长赶忙拿出一盒烟来,给季子强递过来,帮他点上一支,把剩下的这盒烟和打火机都装在了季子强的口袋里,说:“季市长,要不你进去坐坐。”

    季子强也点点头,感觉腿上力气恢复了不少,让局长扶着走进了大厅。

    季子强主要是精神高度紧张之后形成的暂时性无力,现在也已经恢复起来,身边的大夫就在急救室的对面给季子强打开了一个房间,季子强和这个局长夫妇一起坐了进来,这局长也是一个伶俐的人物,很快就到处找杯子,给季子强打来一杯开水,后来想想不对,就让老婆到车上去拿来了一包茶叶,帮着季子强换上了茶水。

    季子强什么话都没有,只是看着他们忙活。

    在过一会,政府办公室值班的人就过来了,接着*也过来了,在接着江可蕊,还有刚刚代理刑侦队队长职务的武平也赶来了,一下来的人太多,大家都以为是季子强遇上了车祸,现在一看季子强没事,也算稍微好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