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众人沿着山石间的窄道逶迤前行,不一会来到一处柴门前,早有男男女女的迎宾员笑盈盈地候着了,祝安却抢在前面为大家打开了门,门内却是一番富丽奢华的气象。 季子强手点着祝安,笑道:“你啊,呵呵呵,能折腾!”

    祝安闻听竟如同得了表扬的孩子一般,挠着脑袋一阵憨笑。

    大家随着祝安进了一个装饰极为考究的观光电梯,很快便到了建在山顶上的一处精致的小楼,这座小楼处在整个湖心的最高点,且四面都是透明的落地玻璃,众人一进入楼内的房间,湖山的风物景致便尽收眼底了。

    待众人落座,便有人摆好了各色的吃喝之物,大家便一边观赏着大好的风光一边随意地说笑。

    季子强端着水杯凝望窗外良久,方转过身来看着张合,正色问道:“张先生,以后有机会了也到我们新屏市走走,我认识一个王老爷子,也是精通奇门之术,你们可以研讨一下。”

    张合闻言赶紧欠身道:“市长实在是折煞我了,万万不可称我为先生的,一会就请叫我小张,季市长需要我效劳的言语一声,小张自当鞍前马后,至于王老爷子,我也是早闻大名,一直没有机会相见,改天定当一拜。”

    季子强听他酸文假醋地说了一通,直觉得鸡皮疙瘩起了浑身,但也不好指出,就颔首问道:“不过我倒想见识一下张先生的神通。”

    张先生不无谦卑地笑着说道:“神通是万万不敢当,小张只是略略通些纳甲之术而已。”

    季子强闻听,正色道:“纳甲之术,不知道有什么特殊之处呢?”

    张先生面上隐现得色,清了清喉咙朗声道:“‘纳甲之术’最早的记录是西汉,是指将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个天干都纳入八卦之中。具体说来既是乾挂内三爻纳甲,外三爻纳壬;坤卦内三爻纳乙,外三爻纳癸……如此类推而已。同时十二地支亦配合天干而纳入八卦之中,其排纳法为:乾卦由初爻起至上爻止,每爻按十二地支先后顺序,由‘子’起,每隔一地支而纳。以乾卦为例:初九爻纳‘子’,九二爻纳‘寅’,九三爻纳‘辰’,九四爻纳‘午’,九五爻纳‘申’,上九爻纳‘戌’如此等等。”

    这几人都直听得如坠云里一般,偷眼瞧去,季子强始终板着一张脸自是瞧不出什么了,其实季子强也是多少懂得一点,过去上学的时候,周易也是学过一些,但只是作为一种课余的阅览,并没有深入研究,现在见这个张合说的也是头头是道的,季子强笑着问道:“张先生,我倒想自己这纳甲之术究竟是如何使用的呢?”

    张合轻声道:“这纳甲筮法原是极为简单的,占卦时,只需将三个铜钱平入于手心,两手合扣,问事之人集中意念,思想专注于所要预测之事,反覆摇动手中铜钱,然后将铜钱掷于盘中,看铜钱的背和字的情况。

    一个背,两个字,称作“单”,形如“/”为少阳。

    两个背,一个字,称作“拆”,形如“∥”为少阴。

    三个背,没有字,称作“重”,形如“o”为老阳,是变爻。

    三个字,没有背,称作“交”,画作“x”为老阴,是变爻。

    共摇六次,第一次为初爻,画在卦的最下面,依次上升,第六次为第六爻,画在卦的最上边。如遇有x、o,再画出变卦来。”

    二公子见众人听得入神,顿了顿道:“人生在世富贵生死、祸福财权却都能在这小小的一卦中寻得。哦,那倒要请张先生给我们在座的哪一位算上一算吧。”

    几人面面相觑,却没人主动去算。

    二公子见状,便笑道:“既然他们都不敢算,那就给季市长算上一挂如何。”

    季子强摇头说:“我就不算了,你们谁来试一下?”

    张合笑着道:“季市长你是气度不凡,凭我多年的阅人经验,必将是要一飞冲天的,原是不用我去算的。”

    季子强听他说得有些离谱,心中好不尴尬,赶紧拿话去搪塞他道:“张先生您的工具在哪里,让我也见识一下。”

    张合并不言语,而是笑着从贴身的衣服兜里拿出一只暗灰色的小布袋,只听见一串脆响,三只黄澄澄的圆币,原来只是三被磨得溜光的的普通的铜钱。

    张合将那铜钱置于季子强的右掌心,道:“季市长要想问的话,你集中精神想你所要追问之事,反复抛掷六次,小张自能知道个**。”

    季子强听他如此托大,心中自是不以为然。

    但说真的,季子强是不会让他算的,就把铜钱递给了二公子,这二公子历来就是喜欢热闹的人,心道,我倒不信你真的能猜到我在想什么。那好,自己便想着索性问一问。不管是真是假,自己总是不至于吃了什么亏的。

    可是当他刚刚闭上眼睛的时候,却突然的在脑子里出现了何小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