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赶紧抬头,却见那玉爱正嘟着一张红唇,忽闪着一双明眸俏生生地望着自己,一双白生生的小手则正端着一杯酒对着自己,那双眼睛却令季子强突然想起风梦涵的那双眼睛,心中不由得一动。

    其他人自然瞧不出季子强的心思,只是一起应和二公子的话,都说:“该罚、该罚!”

    季子强索性端起满满一杯白酒,一扬脖子便下了肚子,顿时一股辛辣的热气穿过喉咙直奔丹田而去,似乎浑身的毛孔都随之张开了许多。

    季子强却习惯性地做出一副不胜酒力的样子,抬手间却瞥见玉爱的一双眼睛正怔怔地望着自己出神,倒令他如多少有些不自在了。

    其他人都不知所谓地轰然叫好,季子强却如同刚从美梦中悠悠转醒一般,心中恹恹的,却说不出究竟是什么滋味。

    待两瓶茅台下肚,季子强似乎已经有些不支,一张脸更似红布一般,挥着手示意=二公子和祝安今天这酒算了,不能再喝了。

    祝安给两个女孩使个眼色,让香怜、玉爱二人扶着季子强往外走,又小声地说道:“上面预定了房间,季市长,二公子,你们要不要两个姑娘带着你们去休息一下?”

    季子强闻听,连连摆手道:“大白天的休息什么,我稍微缓一下就没事情了。”

    二公子却从两女中间探出一张血红的脸调笑道:“祝安,还有别的节目吧,哈哈!”

    季子强并不言语,挥手打发了那两个女孩,祝安也有点讪讪的,看看二公子,二公子笑笑,因为他是知道季子强的性格的,要知道祝安想用美人计的话,二公子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既然是季子强让女孩离开,祝安也无可奈何,就对两个女孩示意一下,让她们先出去了。

    季子强只是目送着两个女孩子离开,却见那玉爱似乎不经意间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神情中竟有些许的幽怨,季子强索性扭头朝外走,胸口却憋闷得难受。

    这个时候,二公子才对季子强说起了事情:“季市长,这个祝安是我的好哥们,他在新山市也是很玩得转的人,在那面有个山庄,还做工程呢。这次是想看看,季市长能不能介绍他认识一下影视城的萧老板,让他包点工程干干。”

    原来如此,季子强低头想想,萧博瀚倒是前几天也提过这个事情,问季子强认识不认识干工程的队伍,影视城需要的工程队很多,靠三五家肯定是拿不下这么大的活,但偏偏现在新屏市二公子的高速路也在修着,这就把新屏市百分之70,80的队伍和民工拉走了,最近还别说,新屏市工程队真还有点缺。

    萧博瀚也联系了好多家外地,省城的队伍,但毕竟外面的工程队因为吃住等等原因,所以要的价钱也就比本地的高很多,要想降低费用陈本,当然要多找几家,大家竞争着来,萧博瀚也就有了讨价还价的资本了。

    季子强就问祝安:“你过去做过大工程吗?”

    祝安连忙说:“做过,做过,这个是不敢乱来的,我资质等级和信誉度都不差。”

    “哪,价格方面怎么样?”季子强认真的问了一句。

    “比起新屏市本地的队伍肯定是要稍微高点,因为我们外地的成本高,但要是比起省城和外省的队伍,那又便宜了很多。”

    季子强点点头说:“行吧,我主要担心你们技术和实力,这是私营企业,价钱我不担心,你们自己谈,但质量是绝对要过关的。”

    祝安一听有点门路,就说:“这样吧季市长,今天要是你不忙,我们一起到新山市我几个做过的工程区考察一下,这样你就放心了、”

    季子强连连摇头说:“我考察的哪门子,我又不是甲方。”

    二公子就在旁边说:“季市长,季市长,你就给一个面子吧,这里离新山市也不远,个吧小时的路程就到了,我们过去看看就回来,就权当是你休息半天。”

    “我刚过完周末,休息什么?”

    “也不算休息,你想下,你帮着影视城在考察施工队伍啊,影视城修的保质保量了,对新屏市也是有好处,所有你这是出差,是吧?”

    季子强不想去,但看着二公子这个模样,季子强也不好太不给他面子,给朋友帮忙是分好几种情况的,今天看来二公子是要真心的帮祝安的忙,自己那就去转转也成。

    季子强就说:“那我给王秘书长去个电话,下午有两个下属局的会议,只好让他帮着去开了。”

    二公子忙吧自己面前的电话递给季子强,季子强笑着说:“这生号码打过去,*能接才怪呢。”

    季子强拿出自己的电话,给*安排了好一会,然后又给秘书小赵去了一个电话,说有事情先拖一下,遇上重要的事情了给自己来电话。

    打完电话,那面祝安也把帐结了,三人就一同上了祝安的车,这小子看来是有点钱,一个崭新的大奔,司机听说是回新山市,一脚油门,车就窜了出去,好车就是好车,听着轰油的声音都很舒服的。

    祝安上车之后就随口的问了一句:“季市长开的什么车?”

    季子强说:“我是政府配的车,自己很少开。”

    “那出来办个私事也不方便啊,还的自己有个车。”祝安说。

    季子强笑笑:“也没什么的,习惯了就好。”

    祝安想是说着醉话一般的说:“改天我给季市长送一辆车吧。”

    季子强吓了以跳,忙说:“这不能开玩笑,我们不说这了,我有点困。”说完季子强在不说话了。

    新山市在新屏市东面一点,季子强他们大概用了一个半小时的样子就赶到了地方,祝安的司机手艺不错,开的快,但也很平稳,季子强在车上小眯了一会,到地方的时候也是容光焕发了。

    祝安的意思是先到他主讲的山庄去休息一下,季子强却坚持说先看看工程,他们就在新山市好几个地方转了转,包括一个正在建设的项目,不过总体来看,季子强感到还行,这个祝安人是精滑了一点,但施工队伍和工程管理都还不错的,实力也有,季子强心里也就给予了肯定,准备回去之后,给萧博瀚说一声,可以考虑一下这个祝安。

    看完了,二公子和祝安就邀请季子强到祝安的山庄去坐坐,既来之则安之,季子强也是豁达的人,就同意了,过去转转就转转吧。

    这个山庄也是靠近一个湖面的,但这个湖相比于新屏市的飞燕湖就小了许多了,只能说是一个大水库而已,但对山多水少的新山市来讲,这已经算是风景优美的一塌糊涂了,这也是新山市市政府花大力气整治出的一处天然景区。

    祝安也算是个极有眼光的人,早在此湖的整治方案还没有*的时候,便瞧出了苗头,果断的出手以极低的价钱买下了湖心岛的使用权,在这里修建了一座山庄,如今这里的价格一路飙升。

    他们用了大概半小时的功夫车到了湖边的码头。季子强走在最后面,抬头望去,前面湖水澄碧连天,与周遭的青山、绿树浑然一体,兼之鸥鸟雀跃翻飞,委实是都市中难见的美景,季子强瞧着,不觉得醉了一般。

    上船之后,又用了大概10分钟的时间就到了湖中的小岛上,这个岛不大,但位置绝佳,四面环水,刚上岸,就见一个男子笑着走了过来,祝安指着这个人对人季子强介绍说:“季市长,这位就是我的老同学,叫张合,不光见多识广,且料事如神……。”

    刚才在船上祝安也提过这个叫张合的人,似乎把他说的神乎其神的,大有武穆遗风,诸葛再世的能耐,季子强一看,这人倒也是相貌清癯,几分超脱之气,季子强就等这人过来之后,客气的招呼了一声。

    张合听了祝安的介绍,便笑着对季子强说道:“季市长你可是大忙人,今天劳你大驾来到小岛,我们可是荣幸之至啊。”

    季子强闻言,朗声笑道:“哪里、哪里,我也是巴不得寻个机会同大家伙见见面的。”

    这人又和二公子客气了几句,不过显然的,他是和二公子认识,所以二公子的态度也很随意。

    季子强道:“张先生,你似乎不是北江人?”

    张先生微微颔首道:“季市长果然目光如炬,如果我没有看走眼的话,从季市长您的面相来看,应是起步平缓,但愈往后愈是扬帆而去之势。”

    二公子和祝安二人连连称是,季子强自是不好说些什么,心中却是不以为然,他知道这等话是任何一个江湖术士都说得出的敷衍之词,且自己同二公子很是熟识,二公子也认识这个张合,难保他们不会事先透露自己的情况。

    张先生似乎瞧出了季子强的心思,当下便正视了他一眼道:“季市长,虽说风正一帆悬,可是个中辛苦外人就未必知道了,酒色财气,哪一样不是欲舍还留,可是这个‘舍’与‘留’却又都在冥冥之中啊。”

    适才季子强同他眼神交流之际,只见他眼眸间精光一烁,心中不由得一悸,且他短短的一句话虽说得玄妙,却偏偏点到了自己的心坎里。季子强由不得要对他另眼看待了,但他也不想二公子和祝安二人听出什么端倪来,便举步而行,口里说道:“张先生很有意思,有时间了专门赐教。”

    张先生自然会意,微笑着点点头,便不言语。

    季子强也就把一门心思放在了这个小岛上,他举目一看,祝安的这个度假山庄所在的这个湖心小岛面积不大,却被青山环抱,加之绿树成林,倒也是消遣的好去处,远远地瞧见在山树之间的一处古意盎然的建筑上横着一个巨大的牌匾,上书“两乡明月”四个大字,料想应是出自王昌龄的“青山一道同风雨,明月何曾是两乡。”诗句,倒也是意境悠远,想必是得了高人的指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