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见季子强已经不再说话,刘副市长食指轻叩着着红木的会议桌,悠悠地说道:“季市长,公路沿线大力发展房地产可并不符合市委提出的跨越式发展的思路。 我记得冀良青书记在上次的经济工作会议上明确地提出过要‘将转方式、调结构作为主攻方向,把提质增效、跨越发展作为首要任务,把项目建设、招商引资、经济开发区发展作为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我想究竟是在新路周边造房子,还是留作他用,还是交给市委去统一决策吧。”

    刘副市长的话音刚落,会议室顿时便陷入了突如其来的安静。

    这安静同刚才季市长铿锵有力的发言形成了诡异的反差。

    季子强心中有点不大舒服,不过脸上却什么表情都没有。

    刘副市长暗自好笑,他总算是找到了一次机会给季子强难堪了一次,他说的确实不错,是冀良青上次会议的精神,但如果不是他故意给季子强出难题,这冀良青的话他都很少去听的。

    他偷偷地观察能够进入自己视野的每一张脸:几个副市长倒是面带微笑地望着大家,仿佛随和慈祥的长者;其他人却个个如木雕泥塑一般面色沉静,甚至不约而同地都将目光往面前的笔记本中掖藏。

    季子强见没有人接刘副市长的话,也是暗自不屑的一笑,想你刘副市长现在还以为是过去啊,过去有庄峰罩着你,其他人都给你个面子,但时过境迁了,你最近还不知道收敛一下,还想给我难看,真是毫无自知之明。

    季子强就淡淡的说:“是啊,市委是有一个总体大方向的指导,但具体的工作还是我们来做的,刘市长也不要拘于形式,我还是坚持我的提议,你们其他人还有反对意见吗?”

    季子强用眼一一的扫过了在座的每一个人脸上,所有的人都在笑着点头,就连刚才望着刘副市长笑的那两个副市长,也一起对季子强讨好的笑笑,这可都是过去庄峰的嫡系人物啊,但他们对刘副市长的话看不出来丝毫的认可,倒是比起别的人表情更为直白。

    季子强再一次把眼光看向了刘副市长,笑着说:“刘市长,你应该也没有什么其他要说的了吧?”

    刘副市长暗自叹口气,是啊,看看这些人耸的那个样子,自己还能做什么,前几天他们几个人在自己家里还异口同声的在讨伐季子强,说他独断专行,飞扬跋扈。但今天一个个变得都成缩头乌龟了,哎,罢了,这新屏市政府啊,以后就是季子强的天下了。

    刘副市长摇摇头,闷声说:“我就是提醒一下,既然季市长已经定了的事情,我们一定会努力做好。”

    季子强满意的点点头,说:“那行吧,今天会议就开到这里,希望下次开会的时候,各项工作都能有个眉目出来。散会吧。”

    季子强也不等别人站起来,就先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过了半个小时的样子,季子强还有一个记者招待会,是关于新屏市招商引资的一个政策解读,也就相当于一个广告宣传,季子强还没来的时候,刘副市长已经面无表情地坐在大会议室内,在他背后的的整面墙上写着“为人民服务”五个遒劲有力的大字。

    在这面墙的烘托下,他并不显得孤立,还有一些媒体也提前到场了,刘副市长本是没有提前到场习惯的,可是这回他却早了整整二十分钟坐在这张巨大的会议桌前。

    他将头微微上抬,眼睛很自然地注视着前方,眼神却并不在任何地方、任何人身上聚焦。他刚才在一号小会议室受到了季子强的一次教训,心中也是有点不服气,不过想到现在自己在政府的孤立无援,也只能咽下了这口气,但心情肯定是不太好。

    季子强来了之后,他就一下成了多家媒体的焦点了,今天也是他主讲,至于刘副市长等人就是来陪衬的,

    在他前边坐着很快就挤上来几家媒体的记者、摄影师,省城来的记者被安排在最前排的正中间,他们不断的照相,提着问题,季子强也尽量的微笑和解答着,但也只有秘书小赵远远的明白,现在季子强的状况是很索然无味的,别人看不出来而已。

    这样闹腾了个把小时,季子强才算是完成了任务,让所有记者和媒体满意而归,这次说是记者招待会,性质却是广告,所以季子强实际上是不需要说太多的,因为招商政策都发给了每个记者,他们只需要看着写就成了,关键在于后面给他们一些什么样的好处,这才是决定他们怎么写的基础。

    中午招待是肯定免不了的,每个与会的记者还会有礼品,最后发表了文章的还会有另外的奖励,这都是提前商量好的事情,有了这些基础保证,季子强就不用太过讨好这些记者了,中午招待宴会他也没去,让刘副市长代表自己去应付。

    中午季子强是有其他安排的,昨天晚上二公子给季子强来了一个电话,说想请季子强一起坐坐的,季子强突然的发现这个二公子怎么一下跟自己说话客气了,就有点奇怪,后来电话中慢慢的聊了一会,原来二公子是帮新屏市旁边一个叫新山市的哥们联系生意的。

    季子强感到好笑,不过他也好久没和二公子一起坐坐了,就答应中午一起吃饭。

    季子强他们约得见面的地方在一家叫作“桃园”的酒楼,时间定在中午12点,季子强

    一向对这类在起名上哗众取宠的酒店没有什么好感,但走进去方知道里面的确实奢华得令人咋舌,到了之后,远远地便看见二公子,他身边还有一个年轻人,感觉这人比二公子都焦急,哈着腰朝自己的方向张望。

    两人见了季子强,不由得大喜过望,二公子远远地伸着一双手,一路小跑地迎了上来。

    “哎呀,我的季市长啊,我可是等得花儿都谢了。”二公子大声的说着。

    季子强听二公子语气中略带责怨,索性不理会他伸出来的手,半真半假地说道:“我们这种吃公家饭的哪能像你李大老板这么潇洒,领导们一句话,我们是连老娘都顾不上的。”

    二公子嘿嘿的笑着说:“你不就是新屏市最大的领导吗?”

    季子强看他一眼,说:“屁,比我大的多了去了。”

    说话间,二公子就把那个年轻人给季子强做了介绍:“季市长,这是我的朋友,叫祝安,也是一个很殷实的老板呦,今天我们就宰他。”

    季子强呵呵的笑笑,和这个年轻人握了握手,说了声:“幸会,幸会。”

    这个叫祝安的老板更是殷勤的握着季子强的手说:“季市长的大名我们在新山市早都有耳闻了,今天一见果真不凡。”

    季子强打个哈哈,这马屁拍的也太露骨了一点。

    祝安的年纪大约三十一二的样子,蓄著一头短发,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看着倒也不像暴发户的打扮。不过今天季子强是没有想到二公子直接会带这个朋友来的,他原来以为就他们两人,那样的话可以谈谈李云中,现在看来与偶外人在场,今天是不能说那些问题了。

    三人说着话,就进了酒店的包间,季子强刚进去,却见包间里还坐着两个年轻的女子,她们一见季子强等人进来,都忙着起身朝三人致意,季子强也就笑了笑,二公子和祝安都招呼季子强在当中坐下,祝安赶紧推着两个女孩子一左一右地挨着季子强坐了过去。

    坐定之后,祝安吩咐服务员上菜,又转身问道:“季市长,您看今天是喝红酒还是白酒,他们这里有上好的法国红酒。”

    季子强还没有说话,二公子却道:“中国人喝什么红酒,酸不拉叽的!要喝就喝白酒!”

    二公子说了,季子强也就不好驳斥,要按季子强的想法,人是喝红酒好,至少不会喝醉。

    却见祝安乖巧地回身拿过一只暗黄色的瓷瓶来,讪讪地说道:“季市长,二公子,那我们只好将就这个了!”

    季子强认得这是一瓶70年的茅台酒,自然是价值不菲,而且自己一直都喜欢喝茅台,这个祝安肯定是特意准备的,刚才他和二公子的一问一答,不过是给自己做戏,季子强不由得暗自感叹这祝安心机之深。

    二公子果然高兴,哈哈大笑着让季子强身边了女子赶快斟酒,祝安却十分郑重地将酒瓶盖旋开,倒了满满一大杯捧在季子强面前之后,才给其他人一一斟上,整个包厢里顿时弥漫着清香的酒味,二公子似乎是被这香味勾起了酒虫,不待祝安站起来客套,便稍微举杯示意一下,一杯酒便咕咚下了肚子。

    季子强亦是善酒之人,自然识得这好酒,却不想如二公子那样喝得贪婪,只是缓缓地将酒放入口中慢慢品啜,只觉得一股清冽的酒香辣辣的直奔胸臆,浑身上下都说不出的畅快。

    在二公子的带领下,众人转眼间便都是三杯酒下了肚。二公子,祝安的脸色开始泛了红光,季子强脸色如常,两个女孩子躲在季子强的身侧,喝得机巧,倒也没有任何变化。

    众人便直说季子强好酒量,季子强却一个劲摇头摆手称自己早已经头晕的认不清东南西北了。

    两个女孩子虽然妆扮妖冶,但显然都未脱学生模样,一个叫香怜,一个却自称玉爱。众人自然明白其中原委,却并不道破,季子强暗想这名字好虽是好,可惜却是《红楼梦》里面同呆霸王薛大傻子暗度陈仓、胡乱厮混的两个男人的名字,实在是好笑,也不知道这两个女孩看没看过红楼梦。

    酒过三巡之后,季子强也慢慢的放开了,香、玉二女子便偎着他频频举杯。

    一条短信过来,季子强正埋头查看手机,却听见二公子瓮声瓮气地说道:“季市长,你的这个态度可是不端正,女孩子给你敬酒你却心不在焉,这种影响酒桌和諧的行为可是要罚酒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