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魏木木的转过头来,看着庄峰。

    庄峰一字一顿的说:“还有一个办法,但不知道你敢不敢做?”

    “有办法?”小魏脸上神情有那么一丝的变化。

    “有,但需要勇气,如果成功了,你依然可以当你大宇县的县长,说不定以后还能够当市长,省长。”庄峰的话就像一剂强心针,让小魏的脸色有了一点血色了。

    小魏快步走到了庄峰的面前,他腰也不弯了,腿也不打颤了,问:“庄市长,你说说,什么办法?我知道你老人家是有主意的,你肯定有。”

    庄峰也慢慢的冷峻起来,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在政府大院的市长办公室里那种胸有成竹,叱咤风云的状态,他说:“拿出你对付马校长的勇气来干掉季子强,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干掉了他,调查也就自然会终止,而新屏市的局面也会随着季子强的离开又一次发生变化。”

    小魏一下睁大了眼睛,干掉季子强?这太夸张了吗?

    庄峰看出了小魏的表情,他冷笑一声说:“怎么?怕了吗?你要是怕了,那就没有办法了。”

    小魏怯懦的说:“这管用吗?”

    “当然了,你想,季子强完蛋了是不是就该刘副市长上来,他上来了你就不用担心了,因为我可以让他把一中的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到不是庄峰吹牛的,就他知道的刘副市长的问题,足够让他听自己的调遣。

    小魏还是有点胆怯的说:“季子强不比马校长,他经常身边不离人的,我怕对付不了他。”

    庄峰一下就盯着小魏看了起来,看的小魏心里发毛,嘴里说:“当然。。。我考虑一下,说不上我能干掉他的。”

    庄峰就是在忍不住的笑了,这很有点苦中作乐的味道,他说:“指望你动手啊??真有你的,你记一下,这是一个手机号码。”

    他看着小魏拿出了手机,就说:“13*********,这是一个职业杀手的电话,但记住,不能打过去,只能发消息,也不要多问什么,就给他说你是新屏市上次的客户,他会和你联系的。”

    小魏呆呆的看着庄峰,心里想着“上次的客户”那几个字,莫非庄峰过去搞过什么。

    庄峰也看出了小魏的疑惑,他淡然的点点头说:“放心好了,他会把事情做成自杀或者意外,不会让警察发觉是谋杀的,当初。。。。。唉,算了,总之这个很靠谱,就是要多花一点钱,几十万摆平这件事情,我想还是很合算的。”

    这样一解释,小魏也感到其实危险并不太大,都是单线联系,花点钱就花点钱,能干掉季子强,让自己继续的当县长,就是砸锅卖铁也要干。

    他就很感激的看了看庄峰说:“好,我听你的,等我办完了事情,想办法疏通一下这里的关系,让你过的好一点。”

    庄峰不置可否的笑笑,目送着小魏离开了,今天庄峰的感觉是自己进来之后过的最好的一天的了,他在想,只要小魏在外面得手了,不仅可以一泄自己的心头之恨,而且只要刘副市长接手了季子强的位置,对自己的案情也是会有极大的帮助的,这就叫着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对这一切,季子强当然是不会知道的,他在家里整整一天都没出去,其间也有三拨人过来找他,都是送礼的,季子强只接待了一拨,后来但凡听到门铃声,他就躲在了卧室再不出来了,还好,卧室里有一本饥饿的狼的书可以看看,凑合着打发一点时间。

    由于见不到季子强,后面的两拨送礼的人都很郁闷,看着客厅里江可蕊和忙忙碌碌的一个老太婆,老头,他们实在也坐不住,放下礼品,讨好几句,夸夸小雨长得帅气,然后就离开了。

    到了晚上,季子强一夜睡得都不踏实,脑袋里总是装满了奇奇怪怪的形象,甚至还看见去世多年的爷爷伸着一双枯干的手缓缓的走过来。他一个激灵便醒了过来,感觉浑身都没汗水濡湿了。

    窗外依然是黑沉沉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季子强只能听到江可蕊沉重的呼吸声,他不敢开灯,索性便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只盼着天亮,昏昏沉沉间却又睡着了。

    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七点半了,季子强记得上午八点半是市长办公会的时间,自己是必须要按时到场,他赶紧爬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去了卫生间,在卫生间的镜子前,季子强竟被自己的形象吓了一跳。一夜睡眠不佳使得他两眼暗黑,面色发黄,加上头发张牙舞爪的蓬成一团,活脱脱一个潦倒不堪的病夫,季子强第一次觉得自己老了,想到此处不免呆呆地望着镜子暗自伤感。

    这时江可蕊啪啪地走了进来,木然地瞥了瞥镜子内外的两个季子强,却径自在马桶上坐了下来。季子强停止了顾影自怜,钻进了洗浴间,将水调得滚烫,呵呲呵呲地冲了起来。

    洗浴出来,季子强感觉自己马上便恢复了平时的气势,适才的沮丧转眼便烟消云散了。

    季子强是个极为守时的人,早上八点半的时候,他便准时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沿着朱红色的地毯往一号会议室走来,秘书长*斜着身子跟在他身侧,似乎在低声汇报些什么,季子强走路时候的步伐是极大极有力,*似乎只能一路小跑着才能勉强跟得上。

    郁市长与茹静在一号会议室的门外,远远地说道:“季市长早!”

    季子强也点头笑着,说:“你们也早啊,走吧,一起进去。”

    *也立刻热烈的同茹静他们二人打招呼,。

    季子强走进会议室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定,环视一圈见与会的各个部门已悉数到场,唯独常务刘副市长的座位上依然空着,他并不言语,随手端起热气腾腾的茶杯,轻轻地吹了吹,啜了一小口,又不经意间瞥了*一眼。

    *自然明白季子强的意思,赶紧快步退出了会议室,他给刘副市长去了一个电话,催了一下他,然后*就索性便待在门外捱时间,只盼着刘副市长赶快出现。

    几分钟之后,刘副市长果然低着头从办公室里快步走了出来,*赶紧迎了过去,跟在他的身后往会议室中走,众人见刘副市长进来,纷纷点头示意。

    建设局局长瓮声瓮气地说道:“刘市长,昨晚又在哪潇洒去了!”

    刘副市长笑着拿手点了点他,却抬手在国资委主任和南区的区长周卫的肩上用力拍了拍方入了座。

    南区的区长周卫讨好的对着刘副市长笑笑,他以为这是刘副市长对他的亲昵,以为是季红在刘副市长那里帮自己不断美言,获得了刘副市长对自己的好感呢?

    可是他哪里知道,刘副市长看似对他很亲密的样子,心中早就对他生了厌恶之情,敢和我老刘用一个女人,哼,等着到时候收拾你。

    此次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协调南区一条新路的拆迁事宜。南区现在不断的发展,过去几条路已经有点吃紧了,所有市里决定在南区最外面在修一条路,相当于一个环城公路,缓解一下南区的交通压力。

    季子强如以往一样直入正题,指出市建设局、尽快完成行政裁决的前期准备工作;各有关区房管局进入拆迁现场办公,与拆迁居民谈话、了解情况并及时指导拆迁工作;由刘副市长挂帅的拆迁指挥部应继续加大宣传动员力度,市、区住建委抽调人员与有关街道办事处干部参与一线工作,分片包干,全力加快拆迁工作进度;各部门必须高度重视地铁工程建设的重要性,仔细研究工作方案、加大拆迁工作力度,力争一个月内完成全部拆迁任务,满足道路施工进度要求。

    季子强说罢,面无表情的环视一圈,示意大家发表看法。

    大家知道季子强这番发话是本次会议的重点,但也熟悉季子强办事风格,他能提出来的事情,基本都是他深思熟虑之后的想法,别人是以也并不会有什么有其他的回应。

    果然众人不过是依次一二三四五地列了一些大同小异的思路、方法,听得满屋的人哈欠连天,不断有人溜出去抽烟、接电话。

    待众人一一发言完毕,季子强便总结说道:“我要提醒在座的各位,要保持警惕,千方百计将一些不安定的因素消除于未然阶段。。。。。。”

    不过对这个搬迁季子强不太担心,因为是政府修路,所有补足搬迁的费用一般是比较足的,在一个,知道是政府修路,很少有人会异想天开的指望靠一次搬迁吃一辈子,政府不同于开发商,在必要的时候政府是能拿出其他手段的。

    季子强分别点着建设局、国土局、商业局的几位负责人道:“一旦开通这条路,此处必然成为我市的经济重心,周边房地产升值潜力无可限量。所以你们三家要及时做好市场内商户的工作,抓紧时间为市场选择新地址、抓紧时间规划、抓紧时间建设。。。。。!”

    季子强的声音越来越洪亮,那些原本低头走神的头头脑脑们不由得都高高地举起了脑袋,季子强目光炯炯的与大家逐一对视了一番,却并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