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虽然公开接见日有规定,但只要有关系,还是可以接见的,但是不能再接见室见面,这就要换个地方了,

    这样的情况大部分接见都是在提审室进行的,都是托关系来的,在牢房里没有人觉得这是走后门,这叫“人情味”,虽然在某些程度上具有一定的风险性,但是管教们还是通情达理的。

    庄峰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站起来,走到了门口,在王教官打开牢门之后,一声不响的跟在后面出了关押他们的大楼,这个楼的过道有三道铁门,每一道铁门都是上锁的,所有要离开这里,也是浪费了一点时间。

    不过庄峰一点都不急,他想不到有人来看自己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自己的事情谁也帮不上忙了,这里是新屏市,而新屏市唯一的市委,政府的两个最高首长却都是自己的生死对头,特别是政府的季子强,现在已经坐在了自己过去做的那个位置上,他在给自己种的花浇水,他在用自己的笔签字,同时,季子强一定还会到这嘲笑的语气谈论自己,他会说,那个庄峰啊,真是个傻蛋,为一个女人葬送了自己大好的前程。

    一想到季子强,庄峰的心就疼起来了,这个人真的就是自己生命中的克星,从他来的第一天起,自己好像就注定会成为他的对手,遗憾的是,这一次自己输了,而且输得很惨,输得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了。

    带着一股子怨气,庄峰走进了提审室,他就看到了小魏。

    小魏也在看着庄峰,这庄老头瘦了,过去的圆脸变成了长脸,由于瘦了的缘故,脸上看起来皮也松了,皱纹也多了,一下像是老了十多岁,哪乱七八糟的渣渣胡子,更让他看起来落魄到了极点。

    小魏突然的心中就有了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这就是过去仪表堂堂,威严十足的庄峰啊,那么假如自己度不过这个坎,自己也会落到他这样的境地吗?肯定,这一个是毫无疑问的。

    小魏不忍在看下去了,除了庄峰落魄的神态之外,还有他那一身皱皱巴巴的服饰也让小魏心酸,他别过脸去,从兜里掏出了几盒烟,也没有回避王管教,轻轻的把烟放在了桌上,说:“庄市长,我来看看你。”

    庄峰有点怯意的看了一眼王管教,王管教耷拉着眼皮,说:“你们不要谈的太久了,上面看到不好交代。”

    说着就关上门,在提审室的外面一条凳子上坐下,掏出了香烟,一个人闷着头,抽了起来。

    小魏指了指桌子对面的椅子,说:“庄市长,你坐吧。”

    庄峰动作缓慢而僵硬的在小魏的对面坐了下来,看着桌上的烟,忍不住拿起来,撕开了封口,抽出一直点起来,美美的吸了一下,在全部的把烟斗咽下了肚子,好一会才有不多的一点烟雾从嘴里吐出来。

    中华烟啊,自己好像很久都没有抽过了,老婆倒是每次探监都会带上一些,但越是好烟,越是到不了自己的手里,后来自己只好告诉老婆,以后就带最差的烟,不然自己连烟都抽不上。

    现在又一次抽到中华,庄峰感到是一种少有的幸福,庄峰连续几大口抽完了这支烟之后,庄峰又拿起了一支,小魏默不作声的在一次帮他点上,这个时候,庄峰就不在猛抽了,他看似知道慢慢的品尝,并说:“你怎么来看我了,这很让我感到意外啊。”

    小魏带着真心的同情说:“你受苦了,我早就应该来看看你,但刚到基层,工作太忙,所以直到现在才有时间过来看看你。”

    “恐怕不是工作太忙的缘故吧?是怕我会影响到你,不过这也不怪你,新屏市谁敢来看我呢?谁愿意为了一点点旧情而让那两人人不高兴呢?哼。”

    小魏的人知道庄峰说的那两个人是谁,所以他就有点惨然的苦笑一下说:“是啊,你也不要怪大家,混官场,都图的是一个名利,说到感情,真的是一种奢望啊。”

    “但你今天来看我了,我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你并不是为了感情而来看我的。”

    小魏倏然一惊,没想到今天的庄峰还是如此犀利,那落魄的只是他的外表,并不是他的智慧,不错,这就好,或许今天真的能从他这里获得自己想要的结果。

    小魏点点头:“不错,我也不是为感情而来。”

    “那你是为什么而来的?”庄峰反问一句。

    “为我们两人的危机而来。”

    “危机?”庄峰突然的哈哈一笑,眉宇间就恢复了几分当初做市长时候的那种气概:“难道还有比我现在处境更大的危机吗?恐怕是你小魏有危机了吧?”

    小魏也不否认,说:“是啊,我是有了点麻烦,但这个麻烦和你也有很大的关系,所以今天就是来看看你,请庄市长指点一二的。”

    庄峰已经抽完了第二只烟了,他拿起了第三只烟,没有说话,只是瞅了一眼小魏,等他帮自己点上之后,才说:“嗯,什么情况,看在你这几包烟的份上,我帮你分析一下。”

    小魏也不敢再绕圈子了,这个地方自己是托了关系来的,但人家也说了,不能谈的太久,这就不说会让看守所领导发现了,小魏更担心万一让熟人看到自己了,传到了冀良青等人的耳朵里,那就更麻烦,所有他言简意赅的把最近季子强对市一中过去工程账目调查的事情说了。

    最后小魏说:“这件事情虽然对我危害很大,但多多少少也和庄市长你有点关系,我知道你在里面一直扛着,也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少一点问题,所以还请你帮我想想对策。”

    庄峰在小魏给他介绍这些情况的时候,一直什么话都没说,等小魏全部说完了,庄峰拧着眉头想了好一会,才有点黯然的吐出了两个字:“无解!”

    小魏没有想到庄峰的回答是这样的干脆,他愣愣的看着庄峰,好一会才说:“一点方法都没有吗?”

    庄峰叹口气说:“但凡季子强这个人稍微好对付一点,我也不会进来来,这个人啊,和我们过去遇到的所有干部都不一样,到今天我还一直没有想到过对付他的办法,小魏啊,很可惜,我帮不上你,你认命吧。”

    小魏呼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大声说:“不,我绝不会这样让他得逞的,我不想进来,我还要继续当官。”

    提审室的门就打开了,那个王管教伸头进来,看了看他们两人,有点担心的说:“魏县长,这个声音。。。。。。。”

    小魏缓缓的坐了下来,对王管教摆摆手,接着有气无力的趴在了桌子上,脸上的肌肉不断的抽搐,整个身体不断的颤抖,他彻底绝望了,所有的方式都试过了,冀良青自己也去见了,季子强也谈了,现在连庄峰也没有一点办法,自己只能走向末途。

    一个接一个的失败,像灭火剂一样把心头的希望之火浇灭了。

    庄峰有点欣赏和欣慰的看着穷途末路的小魏,他的心理上也多多少少的有点安慰了,老子在里面受苦,你们一个个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耀武扬威,来吧,都进来吧,免得老子一个人寂寞。

    小魏觉得什么都完了,什么都已远远地把他遗弃,只有在他僵硬的脑子里,画着一个悲衰的问号而已。

    过去那么多的希望在此刻就像一只五彩缤纷的肥皂泡,突然在眼前破灭,悲苦的心情像夜晚的飞蛾一样,盲目而痛苦地在小魏的心里颤动,他觉得天旋地转,他的财产、地位、荣誉、生命。。。。。。一切都完了,他的两眼散光,像从云端跌到深渊之下,挣扎了很久,突然伏在桌上大哭起来.

    他心里感到空虚、悲哀,整个幻想的天国已经在他的周围崩溃了,并且崩溃得踪迹渺然,无声无息,如同过眼云烟的梦境。

    船沉掉了,希望的大海上,连一根绳索,一块薄板也没有留下,他脸上现出一阵痛苦的痉挛,用一种无力的绝望的眼光看庄峰。

    庄峰起初是快乐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庄峰慢慢的由刚开始时候的幸灾乐祸变得怜悯起小魏了,而在冷静下来之后,庄峰又觉得自己其实应该帮帮小魏的,他陷进来之后,肯定会连同自己一起交代的,自己扛了这么长的时间,无非就是想让自己罪行少一点,而且还能留下大笔的财富,只要自己不死,将来出去了还要生活,对的,还要过上好的生活,所以帮小魏在另一个层面上来说也是帮自己。

    可是庄峰很遗憾的发现,自己这次还真的无法帮上小魏了,不是自己无能,而是自己和小魏的对手太过强大,强大的到了没有一个破绽让自己下手。

    究竟在这个时候,小魏突然止住了哭声,缓慢,但是很坚定的抬起头来,眼露凶光,说:“庄市长,要是我把一中马校长咔嚓了,会不会起点作用。”

    庄峰骤然一听小魏的话,吃了一惊,知道小魏已经绝望到了准备铤而走险的程度了,但庄峰想了想,摇摇头说:“没有用,知道这个事情的人太多,学校不是马校长一个人,还有好几家供货商,你总不能把它们都干掉吧?”

    小魏慢慢的散去了眼中凶光,只剩下猥琐和绝望了,他像是关在一个铁笼子离得疯狗一样,想要咆哮,想要撕咬,却找不到一个能下口的地方。。。。。。

    小魏觉得最近继续待在这里已经是毫无意义了,小魏沉重的站起来,有点摇晃,他赶忙用手撑住了桌子,才不至于跌倒,他闭上眼睛,稳定了好一会心神,慢慢的往门口走去,过去那一贯挺拔的的身材,也变得佝偻了许多。

    庄峰眼光一直在不断的流转着,小魏的状况再清楚不过了,他肯定抗不过去,最后一定会走自己的覆辙,但他会不会咬出自己呢?会的,为了立功受奖,为了减缓罪行,他也只能咬出自己,这是肯定以及确定的。

    “等一下。”庄峰眯着眼喊了一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