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衣服被老大们折腾得够了,好的自然是他们挑走,完了把一包整得乱蓬蓬的破衣服扔到庄峰的面前,望着熟悉的衣服,想起外面的家人,还有在这里所受的委屈,庄峰再也无法控制了,而心门的闸门一旦打开,就任凭泪水肆意淌下,男人也有哭的权利。 哭,但庄峰没有声音。

    看守所不是让你在这里白吃白喝的地方,这里也要做事,并且是不一般的做事,就算你过去是新屏市的市长哪有如何呢?

    庄峰必须和其他犯人一起干活,而且还要老老实实地,认认真真的干。

    打个比方吧,你在社会上要完成一千的产量,在这里可能就是要你完成根本不可能的一万了。

    初来时,产量肯定是完不成的了,挨骂打便成了家常便饭,而这也让庄峰干活的技术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做凉席和穿灯泡是这里的必修课。凉席就是那种一块块的竹篾做成的席子,他们就是把那已生产好的竹片给用针穿起来,成为一铺席子,说不定季子强他们前段时间发的席子就是庄峰做的。

    虽然关在这里面的都是一个个大男人,但却也心灵手巧,飞针走线,连席子的花纹也编得象模象样,因为这是严格训练的结果,你想象不到有多到严格,小错一次的结果就是小打一顿,大错一次的结果很可能就是没得饭吃,其最终的结果就是让他们成为穿席子的“高手”!一个人一天要穿一床半!

    而看守所毕竟是关押犯人的地方,上面说到即便是金属镜框也不能带进来,可以这样说,这里没有一样金属的东西。为什么呢?因为金属可以干很多事情,自杀是首先必须防止的。

    而庄峰他们穿席子肯定的是要用针,这个工具是必须要用到的,那针可能有平常家里面的两个大,遇到吃饭或是警察提审时,一定要交给牢头,或者也可以说是牢霸李哥,否则“李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真的很严重。

    李哥说,“在监子里,无论你走到哪里,都要带着这根针,针在人在!针就是你的命”

    他的话大家都要听,庄峰一点都不敢马虎的,在每一个看守所都会有这样几个牢霸的,这些人是有威望,有小弟,身体壮的人,他们负责对看守所其他犯人监管,其实他们也是犯人,这就是看守所的以毒攻毒,也只有自己人搞自己人,才搞的有水平。

    且不要在这个地方说什么‘煮豆燃豆箕’的话,这里没人在乎。

    庄峰记得有一天,就有人的针真的丢了,丢针的人是个猥琐男,此人在监子里排行老三,也算得上是有头脸的。那天准备吃中饭,针是要统一交给李哥的,可猥琐男的针令人不可思议的给丢了。

    开饭列队收针时,少有的看到猥琐男脸色惨白,语无伦次。

    “针呢?”李哥问。

    “。。。。。。。”猥琐男支支吾吾,说不上来。

    老大李哥彻底奋怒了,咆哮着差不多跳了起来:“你叫我如何给王干部交差,全体不吃饭了,找针!找到了再饭。你个狗日的,还是在头子恰饭的,把针给老子丢了,打死你”。话起拳落。

    最近庄峰是见过打人的,可是没见过这么打人的,只见李哥几乎整个人差不多都飞起来了,而手脚却没停息,挥拳砸腿,腾空指向那猥琐男,庄峰躲在后面心想,五秒之内肯定把他给打倒了,不,没有五秒那猥琐男就倒了!那个猥琐男也应该是在监子的左右逢源的,平日欺负庄峰他们惯了,今日却低头搭脑,没了脾气,倒有几分可怜。

    找针,全监子人饭都不吃了,全部找针,两个小时之后,从一个犯人那里传来消息,针找到了。

    老大李哥拿起那针,数了又数,一声叹息:“真他妈虚惊一场,唉,伤了和气啊。”

    今天的午餐庄峰真不想吃,因为他实在咽不下去那饭菜,可是太饿了,他几乎是含着眼泪吞下那不生不熟的米饭,半碗菜汤也一并喝下,就这样吃了这里的菜统称“水上漂”,大白菜漂在上面,有异常稀少的,被称之为肥肉的东西飘在上面,每周的菜会经常调换的,海带汤大家叫“海鲜”,粉丝叫“蚂蚁上树”,这里的米饭通常是吃不下的,因为人不能承受饥饿,所以必须吞下去这样的饭菜保证自己能活下去。

    今天是周末,中午可以看电视的,大家分成两排坐在小凳子上,仰着头看墙脚上的电视,除了谍战电视剧就是新闻联播,每天播放两个小时,铺板上是不让坐的,会被值班的班长(警察)看见扣分,现在庄峰人在里面,心却在外面漂浮不定,实在难以接受被剥夺自由的生活,但日子终究要过,和里面的人呢逐渐的熟悉了。

    看守所是个很特殊的地方,同时也是个很能锻炼人的场所,至少庄峰这么认为。

    庄峰在外面的时候很难想象最近能在这样的环境里生存下来。吃不好睡不好这仅仅只是一个方面,在看守所里面庄峰先后换了3个监室,第一个是过度监室,没有宣判的都在过度监室里面生活,他呆了20多天,在这里庄峰遇见了形形色色的人,有盗窃、抢劫、杀人、贩毒西毒、诈骗、贪污受贿等各种类型的,有个盗窃犯,而且是累犯,在和庄峰聊天的时候,问他为啥去偷东西,他非常坦然并且回答的异常平静,他说:“在这里打工,一个月2000多块钱,老婆孩子都要养,从早到晚都要花钱,一屁股债,没办法只有偷,难道看着他们饿死啊?所以只能去拿别人的东西。”

    其实这样的人在这里面非常多,但原因并不是都一样。那个受贿的犯人,是外省一个国有企业的处长,在过渡监室关押了很久了,被提审多次,但是他都一口咬定他是清白的,他告诉庄峰:“即使异地关押这么久也不能判他,就是由于他在本地的关系非常好,他们找不到证据证实我贪污,他们早晚会放了我的。”

    这个话对庄峰的启发是很大的,也更坚定了庄峰抗拒从宽的决心和意志。

    在交往的一段时间里,庄峰感觉他是个很智慧的人,说实话,异地关押,亲朋好友都不知道他在那个地方关着,无法给他提供生活必需品,在里面他只能为了生存,只能厚着脸皮吃用其他人的东西,庄峰也出于人道给他买了一些吃的,每天在放风的时候他都会在风场里“疯狂”的跑步,他说这是为了将来出去打基础,要保持良好的身体和精神状态,日后和好对抗他的人对抗到底,其实,庄峰真的佩服这位处长。

    看守所里收押的人员主要有两种,第一种是未决犯,也就是犯罪嫌疑人,这类犯人关押的地方被称为内监,劳动主要在监室内,从事简单的手工产品的制作,活动范围只有三个十个平方左右;另外一种是已决犯,被判处拘役或者有期徒刑半年以下的犯人,关押在外监,这些人活动空间相对宽松,基本大部分都是到工厂里面劳作,在值班民警的看守下,可以走来走去,所做的工作和内监区别不大,但相对轻松,没有任务,在这里就是消耗时间,等待刑满释放。

    而在内监等待的是判决,内监里的犯罪嫌疑人整天期盼的就是什么时候判决,最终会被判多久,都想不去外监而无罪释放,大部分都是做梦的,这地方只要来了就多少有问题,无罪释放的简直寥寥无几。

    劳动班里有个小伙子,人长的很黑,是个贵州人,因为恶意伤人进来的,大家都叫他“小炮”,他负责庄峰他们六监区和二监区的开水,每天上午九点钟左右他都会到他们门前喊“打开水了”!后来他被从管教从劳动班“开除了”,恰好关到庄峰他们监室来了,这下有的乐了,因为他负责的二监区里面有两个监室是女监,他就是调戲因为调戲女犯人才会受到处罚的,据外面其他劳动班的“弟兄”们讲,他经常在女监门口逗留很久。

    他经常会问女犯人一下话,故意挑逗,例如:“你们要不要多打点开水啊,要不要好好洗洗”。

    女犯人也会故意耍他,“我们要洗那里,多给我们打点开水。”

    因为打开水都是定量的,送水都是推着车,每天上下午各两大桶,多了也没有了,只能在辖区范围没均分这些开水,多余的基本都是劳动班自己“贪污”了。

    在他被关进来的日子里,他们经常会问他女监什么样,女犯人什么样之类的问题,因为男监室里面整天都是大眼对小眼,很多人都在想关在其他监室里的人什么样,女监什么样,女犯人什么样,也有很多人像庄峰一样幻想外面的世界每天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是不是出去后不能再被社会接受,自己也很难一下子适应变化的世界……。

    在魏县长赶往看守所的路途中,庄峰就这样呆呆的坐在牢房回忆着最近这段时间的生活,他愁苦的想,同在蓝天下,为何两重天,过去的那种生活永远也无法来到了。

    这个时候,却听到牢房的外面外面传来了王干事的吆喝声:“306号,出来,有人看你来了。”

    庄峰一个激灵就反应过来了,现在他已经没有自己的名字了,在这里,他就是306号,不过庄峰还是有点奇怪,谁会来看自己呢?过去自己当市长的时候,那是每天家里高朋满座。只要自己在家,总会有很多人来陪着自己,自己随随便便的一句话,都会成为第二天政府传诵的金科玉律,自己是那样自由自在的谈论着所有的事情,而他们,都想学生一样的认真的听着自己的谈话,一句都不愿意落下。

    但自从自己进了这里,除了老婆哭哭啼啼的来看过自己几次之外,再也没有人来看自己一眼,似乎自己一下子就从新屏市官员的视野中消失了一般,但今天不应该是老婆来看自己,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因为她昨天刚来过,而且今天不是接见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