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魏该客气的也客气了,该做的前奏也做过了,话题就直接的转到了市一中的工程上了:“对了季市长,我刚从冀书记办公室过来,他让我给你带句话。 ”

    “带话?”季子强有点稀奇了,这冀良青在玩什么花样,自己和他还不至于如此吧,又不是两口子吵架了,找个旁人带话和解。

    小魏看着季子强不解的神情,说:“是啊,冀书记今天也给你打过电话了,但他后来想想,恐怕这一中的事情还是要请季市长斟酌一下,季市长你也知道,这新屏市在你的正确领导下,现在刚刚有点起色,不要以为这件事情最后让冀书记为难。”

    季子强心中很是不爽,这个冀良青也真是过分了,早上说的话,到了下午就不算数了,还专门的人派个人来和自己谈,有必要吗?难道你还想用新屏市的发展大局来做你手中的筹码吗?

    季子强愤愤的把烟摁熄在了烟灰缸中,声音不大,但很威严的说:“冀书记有什么话可以让他亲自给我来谈。”

    小魏故作镇定的一笑,说:“正因为有的话不好和你当面说,所以冀书记才派我才来谈谈,季市长啊,何必如此呢,这件事情冀书记一定会领情的。”

    “谈不上领情不领情的话,魏县长,你回去告诉冀书记,市一中的问题我一定会继续查的,这一点谁说都没有用处,但我早上电话中说过的话也算数,最后怎么处理我听他的,至于还想谈其他的什么条件,我看就免了吧。”

    季子强说的义正言辞,他也想好了,自己表示的强硬一点,才能让冀良青感到害怕,他才能把吃进嘴里的东西出来,只要他吐出来了,自己退一步也不是不可以,但就想凭借自己是新屏市一把手的权威来压我季子强,哪你冀良青打错算盘了。

    小魏在听完季子强的话之后,心是一阵的收缩,一阵的悸动,这个季子强一点门缝都没有给自己开啊,照这个情况来看,自己已经算是完蛋了。

    小魏就挣扎着,鼓起勇气说:“季市长,你这样做要考虑一下后果,在新屏市,冀书记还是能应对任何挑战的。”

    “奥,你说的我就有点听不懂了,我查的是一中的问题,冀书记担心什么?要是真的担心,现在也还来的及啊,钱补上了,什么都好说,毕竟现在还没有调查结束。”

    季子强只能把话说的更明白一点了,要是这样你冀良青还是不想照办,哪没什么好说的了,你想开战我奉陪就是了。

    小魏也是到了绝望的尽头了,他听出了季子强的话意,但现在他已经没有办法吐出那么多的钱,一个是那些钱他只得到了一少部分,大头子都在庄峰手里,现在自己总不能让庄峰往外拿钱吧,庄峰已经是哪个样子了,根本不会听自己的话。

    在一个,其实他和庄峰就算全吐出来也是不够的,钱是大家赚的,人家供货商担了风险,肯定也是要分一块蛋糕的,还有一中的很多领导,还有验货收货的那些人,谁没拿好处,所以吐现在就是自己想吐,也根本吐不够的。

    小魏就心一横,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说:“季市长,你想让冀书记把钱退出来吗?这怎么可能,你不想下,难道那么多的钱能是几个人拿到的,你不要置自己在很多人的对立面,那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

    这小魏也是黔驴技穷是在没辙了,只好用上恐吓的语言。

    但也就是这句话,让季子强一下就豁然开朗了,哈哈哈,季子强大笑起来,说:“魏县长啊魏县长,你也太不自量力了,我季子强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知道吗?还用冀书记的名头来压我,你错了,你错的离谱了。”

    小魏也是怒极反笑,怕急变胆大,也冷笑了两声,说:“这么说季市长是准备和冀书记对着干了?”

    季子强饶有兴致的瞅着小魏,只是嘿嘿的笑,笑的小魏有点发懵,有点发毛。

    季子强好整以暇的自己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抽了两口,才看着目瞪口呆的小魏说:“你忽略了一时事实,那就是作为一个给冀书记代言的人,你说的话太多了,表现出来的情绪也太激烈了。”

    “这又怎么样?”小魏懵懵懂懂的问。

    “不怎么样,问题是你让我恍然大悟了,其实整个事情和冀书记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是你假借着他的名字在装神弄鬼而已,你要明白,当我摆出了如此优厚的一个条件的时候,就算这件事情真的是冀书记所为,他也会很谨慎的思考我提出的条件的,但你却断然的否决了我的提议,你不感到自己有点越俎代庖吗?”

    小魏一下就傻了,他突然的发现,自己虽然和季子强同样是秘书出生,但自己和季子强还是具有太大的差别,自己比不上季子强,没有他的睿智,没有他的狡诈,更没有他的冷静和笃定。

    不错,他看似一直在和自己讨论着这个问题,实际上他一直在观察自己,在套自己的话,他的狡诈不是表现在关键时刻的那种灵光一现,他完全是随时随地都有着这样的特性,自己败了,败的一塌糊涂,败得体无完肤。

    小魏有点摇晃的站了起来,他半天没有说一句话,就是那样看着季子强,他的眼中充满了仇恨和绝望,这样的眼神就算季子强从来都以胆大著称,但还是被小魏这样的眼神震慑住了,季子强在想,一个人充满了绝望的情绪之后,或许本身的性情也会发生一些变化的,懦弱的人很坚强,善良的人会凶狠。

    而小魏接下来又该怎么样呢?

    这个答案季子强是不会知道的,因为小魏已经离开了,就像他来的时候一样的突然。

    季子强本来想要把小魏的事情给冀良青打个电话说说的,不过在思考之后,季子强决定还是暂时不说了,因为现在给冀良青说,反倒没有任何的意义,说不上冀良青还会从中作梗的,过去自己的推断错误,以为冀良青也身陷在市一中的项目中,那样的话,冀良青不敢和自己叫板,更不敢对自己过于强硬。

    但显然的,自己错了,冀良青和这个事情没有什么关系,这样他更有可能对小魏展开庇护,也更有可能对自己展开围堵。

    所有暂时不能告诉他实情,还是等市一中的调查全部清楚了,那个时候,什么都不说,让冀良青自己处理吧。

    季子强拿起了电话,给在市一中查账的那个领导挂了过去:“我季子强啊,你们今天查的怎么样?”

    “季市长你好啊,今天没什么进展,一中的马校长身体不舒服,今天说到医院看病去了,我们队其他一些在校的干部做了调查。”

    “生病了?他可真会挑时间啊,那好吧,你们先忙,有情况联系。”

    挂上了电话,季子强想,恐怕这个马校长是和小魏串通好的,以为今天就可以让自己放弃调查了,真是异想天开。

    一看时间,早就过了下班的时候,季子强也收拾一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和小赵打声招呼,回家去了。

    吃过晚饭,季子强在客厅里抱着小雨玩,江可蕊陪着老妈在看电视,季子强是从来不看她们看的那种电视,没剧情,不真实,就像有的一样,老太婆的裹脚布——又臭又长的,檫,你们千万不要你给其他作者说啊,不然他们会恨我的。

    现在小雨很乖了,瞌睡也调整过来了,白天玩的时间多,晚上睡的也不错,比起头几个月来,真是让季子强轻松了不少,小孩现在的时候,正好是最可爱的时候,也不会说话,逗着他笑,他就‘可可可’的笑个不停。

    不过季子强今天还是有点心不在焉,若是在平日,逗着小雨他的情绪会很高,今天却不时的对着电视屏幕发呆,脑袋里想的就是小魏和一中的事情,季子强感觉到,这个小魏恐怕在市一中的项目里陷得很深了,但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季子强也说不上来,他只是希望查账的可以尽快的有个结果。

    再后来,季子强就不得不思考一下将来万一小魏问题严重了,大宇县的工作应该怎么做,不能因为小魏的事情影响到了大宇县的经济发展,那么如何才能把这种可能性降到最低呢?。。。。。。所以啊,对季子强这样的人来说,别人看似简单的小事,在他们来说,就要考虑很多接下来的步骤。

    江可蕊是个聪明的女人,不要看他每天把季子强训的像孙子一样,那都是一种撒娇和示爱的表示,真正的遇到了季子强思考和认真的时候,江可蕊从来不会在这种情形下向季子强追问什么,她只是体贴的倚着丈夫,给他安慰,给他自信,这就让季子强有了一种踏实的感觉。

    季子强若有所思的看着电视,看着看着,眼前一亮,“吆喝”,他突然的什么都想不成了,因为电视里竟然出现了好几个前些天来新屏市的明星,季子强就对江可蕊说:“看看,那个男的,就是上次晚宴上让我灌醉的那个,还有那个女的,酒量据说很厉害,东北的大姐大,可是照样让我把她喝的最后把我叫大哥,其实她比我岁数大。”

    江可蕊建季子强没有思考问题了,就笑着说:“别说人家,那天你怎么回来的你知道吗?”

    季子强嘿嘿的笑,说:“我是以一敌众啊。”

    江可蕊莂了一下嘴,说:“拉倒吧,你怎么不说你还是主场,身边有那么多的下属帮你代酒,人家*就说了,说你那天很豪爽,见人都碰酒,碰完就把酒往身后一递,给你连着换了几个代酒的人。”

    季子强很不服气的说:“你听他乱说,那小子就是不服气我的酒量,到处败坏我的英名,等着,明天我就问问他。”

    江可蕊不屑的看看季子强,说:“少来,还什么英名,让人家背上楼的人,少给我吹。”

    季子强想想也是,好汉不提当年勇啊,看来以后自己在家里是不能吹自己的酒量了。

    睡觉的时候,江可蕊在季子强的耳边絮絮叨叨地讲了最近的一些情况,说季子强现在已经成了全省的名人,最近好多媒体还在持续的报道影视城的消息,连一些微博上都在说这件事情,有人还把季子强说的神乎其神的,说好多影星都邀请季子强拍电视剧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