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为什么要拿你做借口?”冀良青还是很疑惑的问。 ://efefd小魏犹豫起来了,冀良青的理智是不容忽视的,要想获得他的帮助,自己需要付出点代价了,他一咬牙,准备给冀良青一点真材实料,不然今天是闯不过这一关的,

    他说:“不瞒书记你,要说一中的项目,我当初也有错,我一个亲戚是包工头,我给他在一中也介绍了几十万的一个小项目的。”

    冀良青一下就明白了,哈哈哈,好你个小魏,原来问题是在这里啊,你还想把我当枪使,你小子啊,你自以为很读得懂我吗?我看未必,对一个人,没有谁能够真正的看明白,好多结婚几十年的夫妻,到死的时候也没有看透对方,何况是你。

    冀良青就慢慢的散去了冷峻的神色,点头说:“原来如此啊,不过好像一中的项目没有什么质量问题吧,这不是建成了,好好的吗?你现在老实说,你在一中工程上到底有多少问题。”

    冀良青并不太在乎这个事情的,话说回来,那么大的一个项目,不管是谁有亲戚,有关系也会多少介绍一下的,这算什么,这是人之常情,就是自己这些年,也没给别人少介绍过项目,陪着吃吃饭,谈一谈,这项目都是人做的,不给你,也要给别人,也算不得什么大问题。

    小魏也是早就想好了几个套路的,他也没有把握说一下就能让冀良青帮助自己,所以多少要有点让他帮自己的由头:“冀书记,我承认错误,我那个亲戚在工程完工之后是给我了3万元钱的,我说不收,最后他就说借给我买房子,但到现在都没还,我怕季市长揪着这件事情不放。”

    冀良青叹口气,说:“你啊你啊,我这些年怎么教育你的,话可以说,但手不能伸,有的钱那是一分都不能要的,谁都爱钱,但特别是我们宦海中人,自己心里要有个谱,你说年底了,单位给个红包什么的,或者谁送点好烟好酒,收也就收了,可是一但你收了生意人的钱,这就后患无穷,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其他项目上翻船的,最后也扯出了你。”

    小魏哭伤着脸,连连的点头,说:“是啊,是,冀书记批评的对,我当时也是一下闷了,刚好买房子差几万元,所有就没坚持住原则。”

    冀良青想了想,不管怎么说吧,小魏算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真让季子强就因为几万元钱废了,也是在说不过去,自己的老脸也丢不起,他思考了一下说:“这样,季市长不是现在还没有查出什么吗?你回去准备3万元钱,然后我把纪检委的同志叫过来,你当着我的面把钱退了,这样,就算季市长有一天真的查出了这个事情,你放心,我会为你担当的。”

    小魏一听,头就翁的一下,整个人愣住了,他本来是指望冀良青给季子强打个招呼,让季子强收手的,现在这样做有什么用处,哪查出来的就不是三万元钱了,那是叁佰万元啊。

    冀良青见小魏神情不对,就问:“怎么了,你还担心什么,你这样做算是主动给组织反映问题,他拿你没办法的,何况还有我到时候帮你说话。”

    小魏反应也算不慢,忙说:“冀书记,我是担心一但他对我展开调查,传到了大宇县,下面的干部本来都对我不远不近的有个距离,那样他们更会对我有看法,虽然最后我没事,可是影响还是造出去了。”

    这小魏的话倒也说的合情合理的,冀良青点点头说:“那行吧,我一会给他打个电话,说说情况。”

    小魏一下就轻松起来了,只要冀良青给季子强打个招呼,事情就一定会有转机的。

    小魏也知道冀良青是一个很守信的人,他答应了要给季子强说说,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所以在后面的一段时间来,小魏再也不提这个事情了,说了些工作上的问题,让冀良青好好的教诲了一番,最后才离开冀良青的办公室。

    冀良青在自己的办公室又坐了一会,才能拿起了电话,给季子强拨了过去:“子强啊,我冀良青,嗯嗯,你也好,有个事情我想问一下。”

    季子强放下了手中的文件,说:“冀书记什么事情啊。”

    “是这样的的,我听说你最近对一中的工程在调查,有这回事情吗?”

    季子强没有想到这个冀良青消息这么快,不过这也很正常的,冀良青一直对政府这面的事情都挺关注的,想要瞒他估计也是不可能的,季子强就很坦然的说:“是的,最近有人反映市一中在工程中存在一些问题,我也就是让他们查查,有问题就及时纠正,没有问题更好,你说是不是,冀书记?”

    冀良青淡淡的一笑,说:“这是肯定的,不过子强同志啊,我们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酌情出理,或许小魏在工程中存在一点问题,但有的事情那是人之常情,也不能什么问题都上纲上线吧?”

    季子强心中冷笑,看来自己的判断还是不错的,事情果然和冀良青有了关系,不然这冀良青也不会这样快的就采取干预措施了,季子强心中不快,但也不得不斟酌一下,既然冀良青也深陷其中,自己就不能搞得过于紧迫了,现在新屏市难得有这样一个发展机遇期,只有稳定和团结才能更好的发展,一旦自己把冀良青逼急了,他和自己撕破脸皮,受害的还是新屏市,还是这刚刚起步的各项工作。

    但就这样放手不管,显然也不符合季子强的性格,哪有看到问题不管的道理,季子强在矛盾中说:“既然冀书记你已经发话了,我肯定不能任性而为了,但调查还是会继续,只是最后的调查结果,以及调查后真的有问题了,怎么处理?这些我不会擅自做主的,我向你保证,最后的处理权在你。”

    冀良青就拿着电话想了想,觉得季子强这个提议也是不错,查一查也好,相信就小魏哪三万元钱的事情,在今天已经算不得一个太严重的问题,何况下午他就把三万元上交纪检委了,自己怎么着也能保他无事。

    冀良青说:“那行,但有一点啊,季市长我要先说明一下,那就是在调查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不能搞得满城风雨,不能影响到基层同志的工作,这一点请你注意了。”

    季子强对冀良青这句话有点不大明白,既然是让自己查,那最后肯定是能查出问题的,这和基层有什么关系??

    季子强当然是不知道,冀良青其实是在为小魏担忧,怕最后为这三万元钱搞得小魏以后在大宇县不好开展工作。

    季子强带着这个疑团,一时就感觉那个地方不对,可到底什么地方不对,季子强也说不上来,不过管他的,只要自己查出了问题,那时候你冀良青自己看着办,你不把钱给我吐出来,哼哼,恐怕你胆子没有那么大,只要吐出了钱,自己在去压一压那些供货商,让她们把多出的差价钱找出来,相信也能为新屏市平掉上千万的工程款了。

    季子强说:“行,我就在一中内部调查,涉及到其他人的时候,我一定给冀书记你请示之后才行动。”

    “嗯,嗯,那就好,就这样。”

    冀良青挂断了电话,留下季子强还在哪里空想着。

    到了下午,小魏果然带了三万元钱交到了纪检委,因为有冀良青在旁边,纪检委的同志也是相当的客气,在听到小魏说明了情况之后,都并没有当成太大的一件事情,三万元真的算不了什么,而且人家还是主动坦白的,虽然时间上有点晚,但这还是算自己给组织交代的,所有登记之后,也都没怎么说,这事情就算过去了。

    冀良青在纪检委的干部离开之后,对小魏说:“好了,现在你安心的工作吧,季市长那里我也给打了招呼了。”

    小魏忙问:“季市长答应不查了?”

    “这到没有,不过他答应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会保密进行,而且最后怎么处理,他也不会自作主张,当然了,他想自作主张也没那个权力,涉及到领导干部的事情,我不说话,他能定的下来?”冀良青说的是轻描淡写的,因为事情对他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了,季子强能妥协答应这些要求,本来也是很不容易的。

    不过这让小魏犹如雷轰一般,这算什么,这算什么?这不是调查还将继续吗?真的调查出了问题,那样大的数额,不用季子强自己动手,就这冀良青也能把自己废了。

    小魏头上的汗水就刷的一下冒了出来,这到让冀良青有点奇怪了,他看着小魏,说:“你怎么了,今天不热吧,我还感到冷呢,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算了,就在市里休整两天,身体要紧。”

    小魏抹了一把汗水,有点颤抖着嗓音说:“我这几天有点内虚,肯定是感冒了。”

    “嗯,现在天气变化的快,要多注意。”

    小魏嘴里连连答应着,心急如焚,也不敢再冀良青这里多耽误了,赶忙告辞离开。

    出了冀良青的办公室,小魏觉得自己有点腿软了,事情一点都没有起色,自己看来是命悬一线,现在该准备办呢?

    小魏坐在自己的车里,好长时间都没有动一下,让司机有手足无措起来,不知道小魏怎么了,也不敢开口问什么,想下去回避一下,也不敢,留在车里这样的气氛让司机一身起鸡皮疙瘩。

    小魏就想,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那就让让季子强放弃调查,这个事情如果达不到,自己不要说政治命运了,自己能不能做个老百姓都成问题,按自己那个数额,判个无期都不会多,搞不好还会掉脑袋的,你不要看人家大领导几千万,几个亿最后都没有被敲掉,自己可是不能和人家比的,这点自知之明必须要有。

    但要让季子强放弃调查,那真是比登天还难的,季子强是什么人,软硬不吃,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的,难道自己就这样等死吗?

    不成,一定要想想办法。

    后来小魏还是想到了一个很冒险的办法,那就是狐假虎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