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们进了舞池,小魏他眼睛一时适应不过来,茫然得像一个小白领面对着北京的房价,不过这已无所谓,只要他能牵着她的手就行了,他很爱惜的拉着她,舍不得非礼那女孩,只手在她背上抚着。

    “你叫什么名字?”小魏问。

    她温顺道:“张蓉”。

    “你知道吗?我整整等了你两个小时!”小魏很有感情的说。

    “他们一直缠着我”她不无抱怨道。

    “你真是太可爱了!”他直奔主题。

    她欲说还羞,勾了勾头。

    “你不像是这酒吧里的人,”他又说:“你这么小,这么清纯。”

    “我来这里才五天。”

    草,所有歌厅的小妹你问她,她都会说自己刚来,这或许也是他们的一种虚荣心在作怪,给你的感觉是我才来不久,还是很新鲜的,很好吃。

    他们就这样谈着,不像是一对作交易的人,更像是一对老朋友。

    后来小魏又问:“你怎么不读书了?”尽管他知道问这问题有些不礼貌和沉重。

    “我上到高二时家里就出事了,就--”说这话时,她声音小的像蚊子。

    他突然的心中就有了一种怜香惜玉的情结,紧紧搂着那女孩,极尽呵护,爱惜。时间快结束的时候,他也禁不住摸了摸那女孩,女孩只是很羞涩的笑笑,没有反抗,也没有难受。

    步出舞池,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搂着那女孩,坐定后,他又继续的对她真开心理攻势,她很温顺,坐在他旁边。

    他们谈得更多了。

    “你知道吗?我整整等了你两个小时!”小魏又重复的说道。

    张蓉没说什么,只将他抱紧了点。。。。。

    小魏好像在这里找到了一个释放的机会,于是他在这个夜晚说了很多话,又喝了很多酒,在离开酒吧的时候小魏和两个老板都醉了,这次比下午吃饭的时候醉的还要厉害。

    小魏带着那个叫张蓉的女孩一起到了酒店,在酒店里她们都沉浸在那单纯无比的动作里。。。。。。

    天亮了,魏县长睁开了眼,昨夜的疯狂让他有点疲惫,看一眼身边依然熟睡的那个女孩,他微微的笑了一下,披上衣服,站在了窗口,不得不说,这个女孩也没有让他把心中的烦恼全部排泄干净,他不想思考,但还是不由的想到了昨夜马校长说的那些话。

    他把目光投向窗外,想看看远方,以平静一下纷乱的心绪,夜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风在轻轻的,但豪不不间断地摇动着树木枝条,树木、似乎远处的那些景物全都模糊在摇晃不定、时浓时淡的雨幕中,

    小魏看着远方想,自己这个县长的位置得来也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多人以为自己凭空而降,轻轻松松的就成了县长,可是谁能想到自己这些年的辛酸苦辣呢,每天小心翼翼的夹着尾巴做人,天天在猜度着冀良青的想法,生怕自己一个小小的失误毁掉了自己的未来。

    这样的生活有几个人感受过,没有感受过的人是绝对不会想到那种煎熬的难耐,现在背后不知有多少人眼热眼馋这个位置,只要自己能够稳稳的坐下去,以后的仕途将一帆风顺。

    但是,因为有了季子强,因为有了一中的这个事情,自己的仕途能一帆风顺吗?实际上就在季子强展开对市一中工程的调查的时候,自己已经是陷入了不能预见的漩涡中,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遭遇灭顶之灾,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样想着,最近一个阶段小魏刚刚具有的自负,得意和兴奋也渐渐淡了下去,有的是对自己未来的担忧,他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前面是一片生满荆棘的花丛,是一个随时可能置人于死地的漩涡,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与颓废油然而生。

    不行,决不能就此让季子强把自己毁灭掉,小魏想到马上去见冀良青,心动不如行动,他很快的穿上了衣服,洗漱一下,打开自己的钱包,掏出了五张老人头,放在了床头柜上,不在看一眼那个女孩,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小魏来到市委的时候,也才刚上班一会,他径直的到了冀良青的办公室,那个接他手的新秘书当然是不敢阻拦小魏的,也不敢先去通报,就陪着小魏一起,走进了办公室,这样的待遇恐怕一般的副市长都得不到。

    冀良青刚看了一份报纸,就看到了小魏,冀良青难得的微笑了一下说:“奥,小魏啊,不在大宇县好好待着,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

    口气是在责备,但眉目神情间有事充满了亲昵,对这个自己一手栽培的年轻人,冀良青还是有点感情的,毕竟两人在一起配合了好几年,这份情谊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遗忘的。

    小魏赶忙上前,很真诚的说:“书记,我这不是牵挂你吗,所有抽空就回来看看。”

    冀良青摇着头说:“我有什么好看的,你啊,好好把工作给我搞上去,这比什么都强,最近怎么样,和张光明书记配合的还不错吧。”

    小魏笑笑,却不接冀良青的话,只是说:“工作上的很多事情还想请书记你抽时间给我指点一下。”

    冀良青眉头邹了一下,听话听音,这冀良青已经太精熟了,他从小魏的口气中感到了点什么,难道小魏和张光明配合的并不好:“嗯,小魏啊,我在这里警告你一下,你没有基层的工作经验,要多向张书记学习,那个不是市委机关,你可不要仗着曾经是我的秘书,就感觉自己高人一头。”

    “那到不会,不过这个张书记,哎,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老是和我过意不去,就好像我欠他什么一样,我一直奇怪,我没惹他啊。”

    冀良青脸色也慢慢的沉了下来,这个张光明,也有点过分了,不就是当初自己想要拿下他吗,看来他是把仇记在了小魏身上,哼,不要以为你有季子强撑腰,就忘乎所以了,不要忘记,我才是新屏市的书记。。。。。。我才是新屏市的一哥,季子强能保你多久,保你多少次,等着瞧吗。

    冀良青脸上的神情让小魏暗自高兴,对冀良青的性格,以及每一个表情,小魏早就熟的不能在熟悉了,他知道自己的话已经击中了冀良青的要害,已经让冀良青有了怒火。

    小魏就准备在浇点油上去,他委屈的说:“这也就罢了,我躲着他还不成吗?可是他还到处放话,说我干不长,说有人会收拾我,这就让我工作上很被动,其他县上的干部不知道情况啊,感觉我真的在大宇待不长久,一个个都疏远我。”

    冀良青嘴角的肌肉抽動了两下,他冷冷的看着桌面,好一会才说:“不像话,一个书记怎么能这样乱说话。”

    小魏感到火候差不多了,又说:“不过现在看来事情还真有点苗头了。”

    “什么苗头?”冀良青追问了一句。

    小魏就摇着头说:“我也是道听途说的,好像季子强市长最近在查我,还有人说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想要通过查我,最后达到。。。。。”说到这里,小魏就不说了,对冀良青这种人,有的话不用说的太明白,留点话头,让他自己琢磨去。

    冀良青一下眯起了眼睛,脸上也变得严峻起来,心中也是半信半疑,难道季子强已经等不住了,准备对自己发起攻击?

    但应该不会啊,现在虽然他得到了李云中,谢部长,甚至是省委委书记的青睐,虽然他在影视城项目上大放异彩,但从大势上讲,现在并不是他发起攻击的最佳时候,这一点冀良青还是能看透的,季子强再厉害也一定知道这个道理,那就是欲速则不达,他才上来多长时间,就算真的提拔他,他也会三思而后行的,否则会遭人嫉恨。

    那么他为什么还要查小魏,单单从他这个动作上来看,查小魏也却是有‘意在沛公’的嫌疑。

    “小魏,季市长查的是什么?”

    小魏就装着很迷茫的样子说:“好像再查市一中工程上的问题。”

    冀良青就更奇怪了,说:“市一中的工程和你有什么关系?他这样不是胡整吗?就算市一中工*的有问题,那也是庄峰的事情,那时候你还在给我做秘书,又没有管那个项目?”

    “是啊,是啊,冀书记,我也是这样想的,真不知道他季子强到底想干什么,那一中的事情八杆子也打不到我的头上来。”小魏像是很委屈的说。

    “小魏,季子强的名字也是你上班乱叫的,没分寸。”

    小魏吐一下舌头,不敢乱说了。

    冀良青说完这句话沉吟起来,他也有点让季子强给弄迷糊了,难道他季子强想从市一中的问题上扯到我冀良青的头上?

    只怕有点难度吧?不过也不好说,这个季子强啊,什么鬼点子都能想得出来,说不定庄峰的事情最后他都栽赃给我。

    冀良青好一会都没说话,不过他还是不能确定,这个季子强到底想干什么,既然现在不是最佳的攻击事件,以季子强这样的老谋深算的一个高手,他才不会轻启战端,他现在第一要务就是依靠自己的支持,多做出一些政绩来,为时机成熟的时候对自己发起进攻奠定一个坚实的基础。

    冀良青一点都不糊涂,他需要先找出季子强的动机来,没有动机的行为,就像是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是有傻蛋才会做,稍微有点头脑的人,也会做点损人也利己的事情,谁要是说季子强是傻蛋,我吐给他一脸。

    冀良青实在很不解。

    小魏见冀良青久久没有说话,心中也有点紧张了,以心中冀良青的表情来看,他已经对最近的话产生了怀疑,这也是他一贯的做派,对什么都先怀疑,先否定。

    小魏知道最近在说不出大小冀良青疑惑的话来,恐怕今天自己的行动就会功亏一篑了,他忙说:“季市长会不会是对庄峰还耿耿于怀,现在庄峰在里面其他问题都没有交代,季市长会不会想借这个事情在弄出庄峰一些问题,我恐怕只是他一个借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