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魏敲了敲玻璃,车门就打开了,那个老板的司机莫名其妙的看了看小魏,说:“魏县长,怎么现在就要走?”

    小魏摇头说:“我们谈点事情,你先下来。 ”

    说完也不等司机说话,就拉开后门走了进去,对马校长也招招手,马校长也就坐进去,等司机下去之后,小魏冷冷的问:“怎么个情况?”

    马校长也不敢隐瞒了,一五一十的把最近季子强对一中的调查情况给小魏详细的说了一遍,小魏听的是目瞪口呆的,他突然的有了一种极度的惶恐,因为这次是季子强瞄准了他,对季子强的为人和性格,小魏比谁都清楚,就在季子强刚来新屏市不久,自己就在季子强的面前遭遇过一次重大的失败,那时候季子强还不过是一个初来乍到的副市长,他就有那样大的魄力,敢于直面自己的威胁,而现在的季子强,更不可同日而语了。

    因为季子强已经是一个掌控大权的市长。

    小魏需要冷静的思考一下,他不能随随便便的把这事不当成一回事,他刚刚获得的权利,官位,还有一种难以描述心理满足,决不能因为季子强而遭受到改变。

    同时小魏也很明白在在市一中工程里自己所陷入的深度,不错,自己联系了很多公司,以答应他们的材料卖进市一中工地为诱饵,和他们分享着一中建设项目丰厚的利润。

    当然了,庄峰拿的比自己更多,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权利在经济利益中永远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没有庄峰的点头,自己也根本都不能左右那些材料的数量和价格,毕竟自己不过是一个秘书而已,手上并没有真正的权利。

    一但这件事情让季子强抓住了尾巴。。。。。不,不,现在看来,季子强已经抓住了自己的尾巴了,后果将不言而喻。

    小魏沉默了,他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想当初在庄峰覆灭的那一段时间,小魏也曾经是胆战心惊过,他怕庄峰进去之后囫囵吞枣的把什么都交代出来,那样自己的前程就算彻底的完蛋了。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庄峰很硬,一点都没有扯出自己来,虽然庄峰不扯出自己也不是为了自己,庄峰为的是他本人,他交代的越多,罪行会越大。

    可是不管怎么说吧,庄峰也算间接地让小魏逃脱了一次厄运。

    最近小魏也慢慢的不在想这些问题了,可是今天马校长一下子就打破了小魏的心理平静,一中项目的事情便像是一枚随时将会爆炸的地雷,让小魏感到胆寒,感到绝望。

    他好一会都没有说话,车厢里的空气也变得很闷,连马校长都不得不打开了一点窗户透透气,他也感到压抑,窒息。

    想一想真有点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就要答应他们的要求呢?就为了自己得到那上百万的好处费?

    相比于庄峰和小魏得到的将近千万元的好处,自己那点钱真不算什么,可是自己不答应他们成吗?肯定也是不成的,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就让自己离开那个位置,换上一个更听话的人,所以就算事情从新来过,自己恐怕还是别无选择。

    两个人都沉默着,谁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话了,其实他们真的也无话可说,主动权并不在他们两人的手里,只有季子强才能控制住整个事件的进程,他可以松一松,也可以紧一紧,谁能奈何于他。

    要是换做另外的一个人,小魏或许还能想想办法,不管是狐假虎威借助冀良青的名头压压,还是破财免灾,用钱硬夯都可以一试。

    唯独是这个季子强啊,对付这个人,小魏是没有一点把握的,也不要说是自己了,就是冀良青和庄峰两人,在很多时候,提起季子强的名字,也都在唉声叹气。

    他们就这样在车里坐了好长的时间,最后马校长小心翼翼的问:“魏县长,你看接下来该怎么办?”

    小魏有点沮丧的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马校长,也一时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但什么都不说显然也是不行的,自己还要稳住这个马校长,他要是胆怯自首了,自己一样的玩完。

    小魏闷声说:“这样吧,你先回去稳住他们,我在想想其他的办法,争取让调查停止下来。”

    马校长有点疑惑的看看小魏:“这。。。。这,能做得到吗?”

    小魏强颜欢笑,说:“哈哈,你也有点太胆小怕事了,要知道,富贵险中求啊,什么事情都有风险的,不过这件事情问题到不是很大,不要忘了,冀书记还是一直支持我的。”

    小魏端出了冀良青来,他知道,自己手里也只有这张牌可以镇住马校长了,虽然这样并不能让自己的危机减轻分毫,但毫无疑问的,马校长顶住压力,对自己争取时间来想办法是大有好处的。

    马校长听到“冀书记”这三个字以后,也算是稍微的安定了一点,当初好像小魏也曾经暗示过,说这事情里面还有冀良青的一份,那么也只能把希望压在冀良青身上了,只要冀良青出面,季子强肯定会有所顾忌,现在的新屏市,也唯有冀良青可以制得住季子强了。

    马校长就暗自点点头说:“那行,你这里也赶快想办法,找找冀书记,我最近称几天病,把事情拖一拖。”

    “嗯,好,你不要太过担心,季子强也不是神,他也有弱点,也有顾忌的,我们有办法对付他的。”小魏继续给马校长打着气,鼓励他奋勇抵挡。

    想了想,马校长也只能如此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小魏装的很无所谓的拍拍马校长的肩头,说:“嗯,好的,你先回去早点休息,不要担心什么,有我呢。”

    看着马校长下车离开,小魏就一下萎靡不振了,事情不是他对马校长说的那么轻松的,小魏隐隐约约的有了一种发至内心的恐惧,在新屏市这些年了,小魏从来也没有像此刻这样担忧和胆寒过。

    他慢慢的下了车,拖着沉重的脚步在酒吧的外面来回走动着,最早在酒吧那种豪气干云的气概早就荡然无存了,那会他还在想要勾搭那个邻桌的女孩,现在小魏一点胃口也没有了,他就想好好的思考一下,想出一个解决问题的良策。

    有那么一会,他甚至想过使用极端的方式来灭了马校长,但那只是一时的转牛角尖,转而小魏连自己都感到害怕,自己真是有点疯狂了,连这样的想法都出现了。

    后来小魏又担心起庄峰了,万一最后季子强派人到看守所去审问庄峰,最后庄峰扛不住出卖了自己怎么办?

    想想的,小魏就越加担忧起来,当初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怎么就一点都没有感到过害怕呢,似乎那样的钱不挣白不挣,而且感到那事情绝对的安全,你想下,自己给那些供货商打个招呼,让他们把材料价格提高,然后自己抽一头子,最后给他们也留下比正常价格还要高一些的货款,这样的好事谁都会愿意干的。

    而且谁会管呢,校方有马校长签字,自己不过是动一动嘴,就凭空得到那几百万的好处,谁不干真是傻子。

    但现在突然的那些事情就成了影响到自己政治生命,甚至是人身自由的大问题了,这简直不可想象,要是庄峰不倒?要是季子强没有上来?要是早点给供货商和建筑商把尾款都结算了,肯定现在高枕无忧,什么麻烦都没有,但偏偏是绳子就在细处断,这各种的巧合都汇聚在了一起,看来自己凶多吉少啊。

    小魏最后决定,明天到冀良青那里去一趟,看看能不能让冀良青帮自己阻止季子强继续对市一中的调查,同时自己还要抽时间到看守所去看一下庄峰,给他也算通个气,以免最后让人家三言两句就把真情都诈出来了。

    他还要继续的想下去,却见一同前来的一个大宇县的老板跑了出来,说:“魏县长,你这是做什么,我们在里面一直等你呢?你到悠闲的散步了。”

    小魏就没有办法在思考问题了,他叹口气,说:“今天就这样吧,我们走吧、”

    那个老板肯定是玩的正上瘾呢,有点舍不得离开,过来拉着小魏说:“走吧,走吧,进去在坐一会,对了,刚才邻桌的那个美女好像是舞女耶。”

    他准备用这个把小魏勾搭进去,他那里知道小魏现在已经有点丧魂落魄了,对那个女孩的兴趣也降低了不少。

    但小魏也觉得事情既然已经出了,自己现在担忧也是没用的,好好放松一下,明天认认真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他就半推半就的让这个老板拉进了酒吧。

    现在酒吧里已经是在等待第三场艳舞了,第三场艳舞要到十一点开始,大多数人是扛不住的。酒吧里响起一阵挪凳子的“吱吱”声,小魏虽然是人进来了,不过心还在犹豫着,也有“萌生退意”的想法。

    可就在这个时候,小魏看到了那女孩,但见她起身和其中一个男孩走向舞池,其间正好经过他们桌子边。

    小魏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就像是临死的人回光返照一样,一下忘记了心中的惧怕,热血沸腾,其实说他兽血沸腾也无所谓,他招呼了一声道:“嗨!嗨!”

    “等一下。”她说。声音清脆。

    “靠!我成功了!”小魏一拍桌子。

    的确,经历风雨后,他终见彩虹,这一下激起了他的斗志,什么祸到临头?什么季子强就很厉害,滚他娘的蛋吧,老子一定要扳回这个局面。

    果然,十几分钟后,那女孩过来了,鹅卵石般的脸上镶着两道弯弯的眉毛、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鼻子小巧,虽素面朝天,但楚楚可人,一头中发可爱到不行,小魏一下精神焕发起来,他的心砰砰砰跳,震得耳膜生疼,那两个老板也不禁一对望,眼如铜铃,因为这远看一朵花,近看更不是一片疤呀。没说多少话,小魏振作起来,就要拉她去跳舞--一个在沙漠里走了三天的人得到了一瓶矿泉水,他能不觉得“农夫山泉,有点甜”吗?!

    小魏尾随着那女孩走向舞池,心里有说不出的兴奋,这个事情的成功,给了小魏很大的自信,他觉得自己一定会否极泰来,女孩答应他的邀请,就是一个最大的吉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