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也正因如此,在这醉生梦死的地方,她像一汪挪威森林中的湖水,令小魏转瞬间掉了进去,他的心砰砰跳着,他敢说,即使奥巴马接见一下他,他的心也不一定这样跳,小魏没有时间去意识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他不可遏制地观察着她,她大概十**岁,穿一件红色的衣服,前面的刘海非常可爱,她最多不超过20岁。

    他对旁边的一个老板说:“看!”,那个老板循声望去,没说什么话,不过能看得出来脸上的吃惊。

    他不无激动地说:“不错!不错!”,这令小魏更激动了,他几乎在一瞬间就忘记了马校长约他的事情了。

    她的出现,像一张车票出现在了春运的排队人群中,也像一朵鲜花盛开在了一坨向往被鲜花插的牛粪前,他,有了生命的核动力!

    他超级想请她跳一支舞!但他,不知道她是不是舞女,一般来说,这酒吧里的女的都是舞女,试想,有谁会把自己的女朋友带到这种地方来呢?但不可排除的是,咱中国这么大,出现一两只怪鸟还是有的。

    小魏在猜想,她应该是舞女,但她的清纯,她的装扮,她的一举一动,确实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小魏不能确定她是不是那两位男生中的其中一位的女朋友,如果不是,他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邀她跳一支舞,但如果是,那是万万不能的--这涉及到“人權”问题。

    小魏让身边的那个土老板看那是不是舞女,这土老板实事求是的说:“看不出来”。

    小魏更迷茫了,他的阅历算丰富了,但还是没有足够的把握。

    他又让另一个老板看她是不是舞女,回答一样的:“不能确定”。

    于是他就那样焦急地观察着。当然,如果说他像热锅上的蚂蚁那就俗了,因为“热锅上的蚂蚁”已经被很多人用过了。

    那两位男生一直在和她说着什么话,他们一直坐在那里。酒吧人来人往,光怪陆离,但小魏的心已被格式化了,他也告诫自己不可表现的太过狂热,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其实今天来的舞女都不错,在他们刚坐定目光游离时,发现有几位不论从身材还是长相来说都可圈可点。但小魏现在已没有这种兴致了。这就相当于赵飞燕出现了,谁还看容嬷嬷呀。

    不过这可不能阻止舞女们做生意,马克思说过,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很快,就过来一位舞女,拉小魏去跳舞:“嗨,去跳舞吧!”一位舞女冲着他道。

    这位舞女脸色白净,长相标致,一头中发,穿着也时尚,不算暴露。小魏有些心动,尽管他此时不想和任何人跳舞。不过这么一位可人的舞女先冲着他邀舞,这还是让他心里自喜沾沾的。

    但问题是,他现在确实心有所属,当然如果有人说他名花有主的话他也不介意,便开玩笑道:“我这哥们跳舞”,说着把手指了指另一个老板。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这位美女头脑非常灵活,马上把进攻目标转向了这个老板。

    “去跳舞嘛!”她冲着老板道,那声音之喋不知是不是林志玲的干妹妹。因为这美女确实不错,这个老板也颇为“英雄难过美人关”,不过处于一开始固有的忸怩作态心理,抑或是他认为面子上有些不爽,他没有答应。

    在这里我们有个情况需要解释一下,就是其实今天这美女首先邀小魏跳舞,并不是说小魏比这两个老板长得帅,而主要是他在这美女穿梭时望了她一眼。

    众所周知,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目光是最好的交流。因此,这美女就顺藤摸瓜、主动出击了。

    无奈最后,这位美女意味深长地望了他们一眼,走了,意味深长!

    小魏一如既往时不时把头转向那边,这好像成了一种条件反射,就好像天热时狗自动会伸出舌头,發情期公鹿和母鹿一定会“自动建立睦邻友好合作关系”。

    一个老板见小魏哪热切的目光,说:“魏县长,你别再看了,那不是舞女。”

    但小魏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脑袋好像不听他使唤似的,那女孩一直在和那两位男生说着什么,不,应该说是那两位男生一直在和她说着什么,好像在谈感情。小魏真的不能确定她到底是不是舞女,但他多么希望她是啊!

    “帅哥们,来跳个舞吧”,这时,一位舞女坐在了他们桌子旁边,温顺地拿起酒瓶倒起酒来。这一看就是个“资深人士”,这不光一方面是她年龄已达到了孰女级别,大概30多岁,另一方面她的动作也很专业,青涩舞女是不会这么温顺而有魅力的。

    她一头淡黄色的波浪发,身材丰满,穿着黑色紧身衣,性感而魅惑。

    “你是哪儿的?”一个老板和她倾心交谈起来。

    “温州的。”

    呀,温州的,这老板想:温州那地方,在我们全国可是有名的,不但炒房团有名,小妹也出名,可谓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正想间,她便想拉他去跳舞。

    这老板呢,因为主意已定,便说:“你等等,待会儿咱们去跳。”

    这就相当于已经不想活了,也就不介意去利比亚了。于是只见这会儿他抿着酒,两个细长的手指夹着烟,眯着眼睛吸着。不一会儿,感情酝酿成熟,把烟往烟灰缸里一杵:“走!”,大有大将军上战场之风范。

    十分钟后,这个老板回来了,满面红光,可以说是凯旋而归。坐下喝酒时嘴角“啧啧”响--这是他的一个习惯,每当喝酒爽时嘴角就会发出一些独有的可以注册专利的声响。

    放下杯子后他说:“哎呀!态度超好,那胸部,哦吆--”他无法用人类语言表达了,只拿手一个劲儿地在胸前比划着。

    这听得另外的一个老板心里心花怒放,人这东西他就这样,当别人没做什么事时,心里的天枰四平八稳,而当别人做了时,那天枰就立马一头一个大象一头一只蚂蚁了。

    但,小魏决定了,今天自己不会和别人去跳舞的,尽管他并不是发育不正常。他只盯着那女孩,平均每隔90秒就要望那边一眼。

    而其他两个老板则不然了,此时他显示出了咱中国人民干什么事都“争先恐后,不甘人后”的特色。一个已经找到了舞女走了,还有一个想找一位称心如意的--跳舞这东西它虽然不像选择媳妇一样要精挑细选百里挑一,但也不能像买张台湾的老婆饼一样张口就吃。

    真是无巧不成书,此前叫过他们的那位白净舞女又来了,这次过来拽着他的胳膊,娇得让林志玲都有些不好意思。嗨,看来这下是“美人难过英雄关”了。一个男人,被这样一位美女这样一垂青,再不动心,那就太娘了。

    于是乎这个老板,就将一杯啤酒一口蒙干,站起来,皮鞋一跺:“走!”那还真得用“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来形容。

    现在就只剩小魏了,他心里一阵失落,就好像这酒吧里一盏灯被打碎了舞台暗了下来一样。但他心里始终有个热望,就是希望那个桌子上的她是一位舞女,以便能请她跳一支舞。成功学有云,对一艘没有罗盘的船来说,任何方向的风都是逆风。但他现在的这艘心船已经有了罗盘,因此任何方向的风他都能把它转化成顺风。酒吧迷幻,但他的心已成为一颗追踪*。

    好在钢管舞开场了,吸引了一些他的注意力。这酒吧每晚有三场脫衣舞,此为第二场。

    舞台已然亮起,耳边炸响《冰河时代》,上方的激光灯闪出一束束光,炫得人头晕目眩,音乐已经轰了好一会儿了,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于中央玻璃台,有些男的喉头咕咕,更有些小青年跑到舞台附近去,不过他们并不失“绅士风度”--绝对不会挡住人--其实说白了他们也是“被绅士风度”,因为他们一旦挡住人,说不定头顶上方就会飞过来一把椅子。

    小魏也心砰砰跳。他一扫那女孩那边,他们也暂时停止了说话,把目光转向舞台。终于随着主持人的一声:“欢迎各位来到我们回忆酒吧,现在有请我们的佳丽闪亮登场!”,一位摩登女郎跃上舞台,摇头摆尾,搔首弄姿。

    一段音乐后,她开始脱件数本来就很“保守”的衣服,每脱一件都能让场上气氛高两三度,她时而爬在玻璃台上玩誘惑,时而翻上钢管顶部秀惊险……突然,音乐戛然而止,舞台黑暗。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新屏市一中的马校长摸进了酒吧,他真是搞不明白,小魏怎么能约自己到这样的一个地方来谈事情,自己一个校长,走进这乌七八糟的地方让人看到怎么得了。

    但马校长也是有适应性的,刚一进来,他犀利的眼睛就一眼就瞄到了台上哪美女的身体,他一下就不在怪小魏了,他就站在那里,看了好一会,最后眼睛也适应了这里的昏暗,他也就看到了小魏。

    马校长就走到了小魏坐的桌子旁边,拍了拍小魏的肩膀,小魏扭头一看是他,笑笑说:“你怎么才来啊,坐坐,喝点什么?”

    马校长摇摇头说:“我不喝什么了,我想和你谈谈。”

    小魏很随意的说:“什么事情啊,感觉你搞的神神秘秘的,电话里也不说。”

    马校长苦笑了一下:“很重要,是关于市一中修建上面的事情。”

    小魏一下就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线,问:“怎么了,有什么情况?”

    马校长看看身边乱七八糟的现场,又看了看坐在旁边的两个不认识的人,就动了动嘴唇,却没说出来。

    小魏皱一下眉头:“我们到外面车上说吧。”

    说完,小魏拍了一下一个老板,说:“我们出去说几句话,马上回来。”

    马校长也流连忘返的看了一下那个还在台上扭動着的女人,跟着小魏出了酒吧,来到了小魏他们过来时候做的车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