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一中查账的干部很快的和马校长谈了账目的事情,也暗示了他,市里研究对目前学校的账目发生了怀疑,下一步可能会采取更加主动的调查方式,所有希望马校长能自己对有的问题做出正确的选择。 ://efefd

    这就让马校长惶惶不安起来,其实整个项目中的问题他都知道的,包括和供货商合作,把钢材,水泥,砖块等等大宗的原材料以少充多,重复计算,套取现金。

    但很多事情他也是没有办法的,和他联系最多的就是冀良青的秘书小魏,但小魏背后又是庄峰,以自己区区一个校长的身份,根本是扭不过他们,当然,他们也没有白白的利用自己,多多少少自己也是从中间落了不少的钱财。

    当时马校长也想过,只要庄峰不倒,这个事情也肯定不会节外生枝的,三五年之后,谁还能记得这回事情呢?

    但人算不如天算啊,谁能想到庄峰才坐了这么一点的时间就倒了呢?

    现在事情摆在了自己的面前,而季子强哪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老是回荡在马校长的脑海,这个季子强可不是等闲之辈,不管是柳林市,还是新屏市里,他的传说够多够多了,他现在盯上了这件事情,自己哪能躲的过去。

    何况这个季子强和庄峰那是仇大的很,这刚好就是季子强收拾庄峰的一次机会,季子强怎么可能放掉,听说庄峰在看守所里面很是强硬,只是交代了一个误杀小芬的事情,其他的经济问题一点都没有吐出来,要是这个事情闹出来了,庄峰就算彻底凉了。

    当然了,自己也肯定是完蛋了。

    所有现在唯一能救自己的就是已经成为大宇县县长的小魏。

    想到这里,马校长就拿起了电话,和小魏联系起来。

    马校长还是具有知识分子的谨慎,所以他就算是心里很急,但也决不在电话中乱说,他只是强调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小魏见见面,小魏和这个马校长也是比较熟悉的,就没有多想,刚好他本来今天晚上也是要会新屏市来的,所有就答应晚上在一个酒吧见面。

    到了晚上,大宇县的魏县长带着大宇县两个煤老板从新屏市的一座酒楼出来了,三人都喝的有点高了,坐在上车都摇摇晃晃的,一个老板问:“魏县长,我们现在去什么地方?”

    小魏一前一后的摇晃着,说:“往回忆酒吧进发,那是我的快乐老家,呵呵呵,一会我还要谈点事情。”

    一个老板摇着大脑袋说:“这个样子了还谈工作啊?什么事情?”

    魏县长懒洋洋的说:“搞不清楚呢,是一中的校长说有点事情。”

    这两个老板也就不说话了,都在车上养精蓄锐,他们估计一会到酒吧还得喝酒。

    现在的天气给城市洒下了浓浓的年味--——12月了,再过不了多久,这一年就算混过了头,市中心镶着着大大的花环,五颜六色,五彩缤纷,但因为技术有些不过关,感觉有些像花圈。

    街上人人脸上洋溢着年味,个个像快乐小贼,尤其是商场前招摇过市的美女们长发一甩,那叫一个“穿过黑发的我的眼,迷離而茫然”。

    城市的夜,让人“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不一会儿,回忆酒吧就到了,小魏是轻车熟路的,这到底都是酒场上的好手,他们就这样在车上小米了一会,现在三人步伐竟然都不在摇晃,人也清醒了不少,他们乘电梯上了3楼,靠,就来到了一个欢乐谷。

    这酒吧其实有些色晴,但因为老板后台密度大,照开不误。

    音响震耳欲聋,一盏盏吊灯从屋顶垂下来,鬼影彤彤,酒吧里人头攒动,人声鼎沸,让人不得不感叹生意之火爆,火爆得就像是福岛核危机时咱中国人的抢盐大战。让小魏吃惊的一点是,这已经是深秋了,有些舞女还穿着短裙!让人不得不感叹其敬业。

    每张桌子上都围着一帮男男女女,杯来盏往,打情骂俏,个别舞女的瓜子皮射程可达15米,让姜文见了,都不敢把自己的电影叫为“让子弹飞”。酒吧里烟雾缭绕,酒气弥漫,当然,如果你心情好的话理解为“情深深,雨蒙蒙”也没人会介意。

    而此时,小魏就处于这种状态,如果说前面在路上时都市的夜让人“我想要怒放的生命”的话,那么这里将让人“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因此,在跟着酒保一起找座位时,一个大宇县的老板就颇有些欢呼雀跃的架势,不过幅度很小,几乎感觉不到,当然别人也看不到,更准确地形容应该是:跃跃欲式欢呼雀跃。

    不过偶尔间,小魏也会感叹一下,感叹什么呢?他过去可是这里的老顾客,如今他好久没有来了,今天一看,这里还是那样的灯红酒绿,还是那样的热热闹闹,可惜啊,自己不知道还要在下面熬多长时间,也不能经常过来了,小魏有点伤感,有点怀旧。

    不过相比起过去,现在自己已经是一县的县长了,比起当秘书的感觉,那又是另一种享受,过去当秘书,自己多数情况下是伺候人,现在最近多数情况下,是别人伺候自己,而且还抢着伺候,生怕伺候不上自己。

    就拿着两个老板来说,硬是跟着自己到了新屏市,给自己开好了酒店,摆好了酒宴,生怕自己不赏光。难怪别人都说,宁**头,不当凤尾,这当主官的感觉硬是好啊。

    一个同来的老板建议找个离中央舞台不太远的,这也正合小魏的心意,为什么?因为这待会儿看艳舞时会清楚一点,在这一问题上,这三哥们可谓是“英雄所见略同”。

    这“艳舞三兄弟”跟着酒保在牛魔王的烟雾洞加蜘蛛精的盘丝洞般的酒吧里七弯八绕了很大一会儿,终于找到了靠柱子边的一个座位。其实这个座位他们也不是很满意,但问题是,他们没有预定啊,现在好座位再没了,这就相当于剩女相亲,当相过无数个后终于出现了一个各方面相对还不错的,“嗯,就这个了!”

    “三位喝点什么?”一个招待很快过来问。

    三人对望了一下,小魏道:“四瓶啤酒,一包烟。”

    “什么烟?”

    “小熊猫”。熊猫是咱们国家的国宝,小魏以抽小熊猫为爱国行为。

    其实小魏不大喜欢喝酒,他爱上火,一喝酒后就口腔溃疡vs满脸痘痘,并且很多时候那痘痘还呈左右对称分布,颇有中国建筑之美,但既然来了这里,酒吧酒吧,那就是喝酒的吧,来酒吧不喝酒就相当于怪别人去厕所放屁,不通情达理啊。

    顷刻,这个长相有些像甄子丹的酒保端着四瓶啤酒一包烟过来了,“嗙嗙嗙嗙”启开四瓶啤酒,四缕青烟升起,三人有些惊叹,小魏不禁想:专业!再抬头望时,只见酒保成就感十足地一脸冷酷。

    烟酒上来坐定后,真正的兴奋就登场了,耳边劲歌隆隆,眼前美女如云,酒吧里灯光迷幻,此时曲子已换成了凤凰传奇的《月亮之上》:“谁在呼唤,情深意长,把我的渴望像自由在飞翔……”。

    小魏喜欢音乐,不禁随着拍子点起脚尖晃起脑袋来。其实酒吧里好多人都这样,看上去像有些抽筋的大猩猩。

    “来来来,魏县长,我们干一杯”一个大宇县的老板提议道。

    于是三个端起酒杯,“当”得一碰,一饮而尽。

    点上烟,就更为这兴致助添了一把火。关于抽烟这事,小魏的观点是:不能上瘾--不是不抽,但不能抽,总之是可以抽,但不能买,这并不是他抠,而是确实不想不健康,换句话说也就是确实怕死。

    比如像今天这烟,他就一百二十个愿意抽,为什么?一来是朋友聚会,不抽显得过于没有集体主义精神,二来是抽烟可以满足他摆摆酷的心理--大学时曾有个哥们说他抽烟很酷,于是小魏就自恋上了,他这人有点自恋。

    当然,小魏也并没自恋到想下辈子一定要做个女人,然后嫁个像他这样的男人的程度。

    此时他们三人喝着酒,抽着烟,说话吼来吼去。

    另一个大宇县的土老板说道:“魏县长,这儿应该有小妹吧,也有*的吧,不知道出一次台多少钱。”

    “三百”小魏回答地斩钉截铁。他看了一眼这个老板说道:“怎么?你想找一个啊?”

    “没有”这老板撇撇嘴,嘿嘿的笑着说:“随便问问。”

    “嗨,要跳舞吗?”这时过来一位舞女问道。她先是冲着小魏,小魏的虚荣心被满足了一下,心里冒出一股喜悦,不过他没有答应,而是望望在座的两位。

    这两个老板双双望了那舞女一眼,也没说话,那舞女也望望他们两人,在望望小魏,大家乱七八糟的一阵对望,最后小魏说:“我们说说话”,那舞女便走了。

    前面说了,这酒吧有点晴色,除了中央玻璃台上跳钢管舞外,还有一个光线不太明亮的舞池,供客人与舞女们跳舞,这很有些像狂欢派对上的闭灯舞会,男女可以行些“苟且”之事。

    今天要不是因为一会要见马校长,小魏肯定也是不会客气的,只是才来一会,不急,刚开始行事风格比较委婉。这的确很有些像剩女相亲,一方面刚开始有些“含蓄美”,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占据些心理优势,总觉得狮子滚绣球--好戏在后头。

    其实我们人这东西,刚开始做什么事时总会莫名其妙地把自己高估,因而倾向于享受拒绝的快感,再说,刚开始过来是那女的也确实好像不怎么样。

    突然,情况出现了,小魏在不经意间转头望时,发现了相隔两个桌子的一位女孩,脸像一碗豆腐脑,眼睛水汪汪的,特别清纯。这像一道闪电,一下子击中了他。

    他不由自主地观察着那女孩,她和两位男生坐在一起,喝着一瓶营养快线,看样子是那两位男生请她的,或者说其中一位。她的脸圆圆的,白白嫩嫩的,巨可爱,她穿着朴素,甚至相对于这里的环境来说保守,因为除了两只手外再没露出什么,总之她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