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听到马永华说新屏市一中就欠着工程款达4千多万,季子强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心里却是一震,他转而想到,可能全市的其他学校,也存在着拖欠工程款的问题,要知道,这几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兴起的,不管有钱没钱,先把房子建起来再说,还美其名曰具有前意识,其实就是一些官员想捞政绩,反正房子修起来了,成绩也有了,至于其他的,自然也不去管它。(品书¥¥网)!

    上次开市政府常务会,听了财政局通报市里的财政情况,季子强就知道今年注定是入不敷出,财政赤字很大。其原因很多,当然了,最主要是新屏市本来底子就薄。

    季子强拿起马永华递过来的申请资金的报告,看了一下,放在一边,说道:“马校长,你说的情况,我也了解一些,不过这资金的事,还得慢慢来,我看这样,过两天我抽空到你们学校看一看,然后再说这件事,你看如何?”

    或许是出于对知识分子的尊重,季子强对马校长的态度,还是很平和,马永华听到季子强这样一说,心里一沉,他知道自己这次,又是白跑了,自己为了这资金的事,跑了不知多少次市政府,弄得分管教育的茹静副市长,看到他来了,早早的就躲到一边去了。

    其实他心里还有一丝不满,同样是市直管的高中,市二中却能从市里弄回大笔的资金,再加上现在的二中,早在去年就成功申报的国示校,现在的日子,过得那个滋润。

    同样是市直管高中,为什么就有这样大的差距,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二中的校长和冀良青关系很好,自然在过去受到的照顾就最多。

    只是这话,他也只能在肚里说说。既然季子强这样说了,马永华还有什么好说的,他只得站起来,和办公室主任吴佳艳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目送二人离开,季子强又拿起那份报告,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这市一中,还真是大手笔啊,几年之内,其投入的校园建设资金就近亿元,而这段时间,市财政一共投入了6千万。

    一个学校,用得着修这么好么?季子强不由在心里想道,办学的关键是什么,不是校园建设,不是学生,而是教师队伍,如果没有一支素质优良的师资队伍,想要提高教育教学质量,无异于天方夜谈。

    看了一会,季子强放下这份文件,让小赵通知等在门外,准备向他汇报工作的华阳县副县长陈嘉易进来。

    陈嘉易是个三十七八的中年男人,长得天庭饱满,不过那微鼓的肚子,在显出他的官威的同时,却又影响了他的形象,只是他的官威,在面对季子强这个比他还要年轻的市长时,却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相反,脸上还浮现出热情和尊重。

    季子强听了他汇报,其实也是关于学校的校园建设方面的问题,华阳县在新屏市所辖的区县中,属于经济条件比较差的一个县,县财政的钱,还不够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的工资,所以在教育上的欠帐,自然也多得多,弄得他这个分管教育的副县长,整天被教育局长和下面的校长缠着,这到了年底,逼债的人更多,他自然要来汇报一下,看看能不能弄点钱出来,所以这汇报,也就没有多少实在的内容,主要是以要钱为目的。

    这又扯了好长时间,最后也是瞎扯,季子强现在手头也不宽裕,只能先答应了解一下情况再说了。

    下午是一个卫生系统的会议,季子强是整个会场级别最高的官员,自然他表了重要讲话,这讲话稿,小赵昨天就替他写好了,今天上午让他过目后,交办公室打出来的。

    在讲话中,季子强自然是肯定了全市卫生系统的工作成绩,然后提了几点要求,最后是希望全市卫生系统的干部群众,一定要努力工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特别是全市所有医院的医护人员,更要挥救死扶伤的作用,争取在工作中再创佳绩。

    这次的会议算是年底的一个总结会议,搞不出什么新花样,一切中规中矩,现在季子强已经低调很多了,只有那些才进入官场的新毛头,或者是愣头青之类,才会在开会的时候,表现得锋芒毕露,害怕别人不知道他是领导似的。

    散会后,季子强参加了卫生系统的会议聚餐,在分管文卫的茹静副市长还有市卫生局局长的陪同下,季子强也到各桌去敬酒,表示对这些基层工作者的慰问,不过作为市长,季子强只是端着杯子意思了一下,而下面这些干部,却是激动地端起杯子,喝了一杯。

    昨天季子强喝的不少,今天实际上建了酒都有点头大,所有吃饭也是简简单单的,时间不长季子强就准备离开了。

    茹静却叫住了季子强说:“季市长,今天一中马校长没让你头大吧?”

    季子强笑着说:“你一天就耍滑头,什么事情都推给我。”

    茹静嘻嘻的笑着说:“我是实在没有办法对付他了,现在见了他都头疼,反正这会时间还早,我陪市长找个地方喝喝茶。”

    季子强一看茹静的表情,感觉她是心里有话想对自己说的,就没有推辞,说:“那好吧,我们去什么地方喝茶。”

    茹静想了想说:“我们去兰园吧?”

    季子强点头同意了,不到半个小时,季子强和茹静就到了位于城南的兰园,季子强看了看四周,现环境还不错,有点绿树环绕的味道,两人沿着林荫小道,走进了兰园。

    这是一个开放式的茶座,里面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公园,里面亭台楼阁不少,客人坐进去之后,就有一个穿着唐装的小妹妹过来,拿着茶单请你点茶,而亭子外面就是花团锦绣的一些植物,你身在这样的环境里,喝喝茶,谈谈天,感觉看到是很不错的。

    季子强点完了茶之后,说:“这里好是好啊,就是价格太贵了,平常在茶楼一壶百把十元的茶,到这里就翻了三四倍啊。”

    茹静一笑说:“看看人家着环境,到了晚上,这里还给你点上蜡烛,要是感觉外面太凉,这桌子下面还可以用生火,这就叫着一分钱一分货。”

    季子强心中却有点不以为然的,喝个茶也是如此夸张,只是看着茹静这样喜欢,也就不去反驳他了。

    两人慢慢的品着茶,季子强一直在等茹静说话,因为季子强感觉到茹静是有话要对自己说的,果然在喝了几盏之后,茹静开口说了:“季市长,我觉得有机会的话,可以让风梦涵换个环境,比如去下面锻炼一下。”

    季子强一听到茹静说起风梦涵三个字,心里也是一阵的紧张,他暗自责备自己,怎么把茹静和风梦涵是好朋友这回事给忘记了,作为女人之间的友谊,往往都是说一些私房话,或者说自己,或者说别人,是不是风梦涵把最近在荒山上的事情也告诉了茹静呢?

    季子强抑制住最近的紧张,面无表情的说:“为什么?”

    茹静叹口气,悠悠的说:“我不知道你们在青檬县遇险后发生了什么,但显然回来之后风梦涵的情绪变了很多,也许是担惊受怕了,也许是其他的原因,但作为她最好的朋友,我感觉到了,她变得伤感了,所有我想请你帮她一下。”

    季子强稍微的安心了一点,说:“但是换个环境好像对她这种情况没有太大的帮助吧?”

    “或许是,可是我在担心她是不是喜欢上了你,最近我见她老是发呆,而且看你的眼神也很特别,似乎眼神中充满了柔情蜜意一般,我怕这样发展下去,对你,对她都不好。”

    季子强可以理解,作为一个认真的女人,她会把第一次的结合看的很重,只要不是在强迫状态下,她们都往往会把这个男人这当成最近永远的寄托,风梦涵只是一个小女人,她平常表现出来的样子只是为了工作,实际上她也有最近脆弱和多情的一面。

    季子强沉默了好一会,才说:“但不知道她自己怎么想的。”

    “这简单,只要季市长有这个想法,我可以问问她,假如她真的是对你有了感情,我怕你们最后都会痛苦,当然,要是我看错了,那又另当别论了。”

    但季子强心里很明白的,茹静是不会看错的,一点都不会看错,风梦涵要是不对自己有感情,那才是怪事。

    这个问题太过突然,季子强一时也感到有点乱,他不可能在这个地方好好的思考这些很重要,也很复杂的感情问题,所有他掩饰着自己的表情,说:“行吧,等有时间了我也和她谈一次。”

    茹静有点迟疑的说:“嗯,那样最好,季市长不会怪我提起这个话头吧?”

    季子强摇摇头说:“怎么会,风梦涵有你这样一个关心她的朋友是一种荣幸,这个世界上,能有多少真正关心朋友的人呢?”

    茹静也有点黯然的说:“我不希望风梦涵受到伤害。”

    “理解,我也不希望那样。”

    茹静在过了一会又说:“其实我也是关心你,怕她影响到了你,我们需要你这样的好领导。”

    季子强看的出来茹静是在说真心话,可是这个时候的季子强却没有一点自豪和愉悦的感觉,他反倒有点愧疚起来,觉得自己对不住风梦涵,在那个时候,自己要是再多坚持一下,早一点点看到山坳里的村庄,应该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

    不过季子强也一点都不后悔,这没什么好后悔了,自己也是喜欢风梦涵,就算这样的喜欢很不应该,但谁能把自己的理智永远都控制的那么好呢?

    季子强默默无语的端起了茶杯。

    茹静也不在说话了,两人看着逐渐落去的残阳,夕阳已经悬在半空中了,它照在人脸上,人的脸仿佛镀上了一层金子;它照在水面上,水面就浮光跃金,似乎一颗颗神奇的小星星闪闪发光;它照在绿树上,绿树就好像擦上了一层油,显得更加翠绿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