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接到这个消息之后,大家才一下缓过神来,明星们固然可口,但是那玩意吃不到,而且遥不可及,可是接下来到达的李省长和苏副省长,却是可以主宰每一个人命运,所以很快的,这些在宦海中沉浮多年的官员们,一下就恢复了理智和内敛,似乎刚才并没有在想明星,大家都在思考着工作问题。(品#书……网)!

    冀良青就很严肃的说:“同志们,一会看情况灵活一点,要是省长不下车,大家就赶快上自己的车,不要掉队了。”

    季子强也给*招招手,让刚才退到后面的车辆都开过来,说不定省长不喜欢今天这样庞大的迎接场面,那时候大家也好就近上车。

    好在今天李云中可能也是心情愉悦,所以虽然对新屏市这样的兴师动众不大满意,但还是客气的下了车,和大家都握手一下,说:“你们真是屡教不改,今天我懒得说你们了,大家也不要在马路上站了,都上车吧。”

    大家听了纹丝不动,都在等李云中先上车,然后每个人才生怕落后了,往自己的车前走去,是走去,还不能跑,但步子要快,速度要快,还要保持住自己的风度,这对常人来说可能很难,但对这些大员们来说,都是炼就了几十年的事情了,所以走的虽然快,看起来还是很从容的。

    季子强也准备回到自己02号车上,却听到了李云中的秘书喊了一声:“季市长,省长请你过来坐。”

    季子强暗自叹口气,这看着是每个新屏市领导都梦寐以求的事情,对季子强来说却未必是好事,因为如果叫上冀良青和自己一起,还好一点,别人也不会有什么闲话,但单单的叫上自己,这玩意就有问题的,会让那些人羡慕嫉妒恨的,当然,最多的肯定是恨了。

    季子强就跑步上了那辆大面包车,第一排是李云中的秘书一个人坐,第二排是李云中,第三排是苏副省长,但季子强却惊异的看到了苏副省长的旁边坐着苏历羽,此刻的苏历羽就对着季子强眨了眨眼。

    季子强想笑一下,却看到了苏副省长那深不可测的眼光,这眼光是可杀人的,生生的把季子强刚要挤出的一点笑意扼杀了。

    季子强有点发懵,不知道自己应该坐在什么地方,李云中的秘书笑笑,说:“季市长,来坐我这里。”

    季子强这才客气一句,在李云中的前面坐了下来。

    李云中问:“季市长,对方到新屏市了没有?”

    “刚刚过去,比省长的车队早20来分钟吧。”

    “奥,那么今天那个萧先生会亲自到场吗?”

    季子强回答:“会的,刚才已经看到他了,还打了个招呼,只是恐怕这次签字仪式会有点。。。。。”

    季子强不知道该怎么给李云中说了,因为这次萧博翰带来了这么多的明星大腕们,自己不给李云中说一下,到时候他肯定不舒服,会说自己在搞突然袭击,但说吧,又不知道该怎么措辞。

    李云中很敏锐的意识到了什么,就问:“怎么了,有什么情况?”

    这也是李云中最担心的事情,要是自己郑重其事的到了新屏市,最后签约出了状况,或者对方反悔,那就有点尴尬了。

    季子强一直是侧着身子坐,头转向后面的,见李云中问,就说:“他们来的人多了一点,恐怕到时候会冷落了省里的领导。”

    李云中难以置信的看看季子强,不以为然的说:“就这个问题?”

    季子强点头,认真的说:“是啊,就这问题。”

    “不是签约上的商务问题?”

    “不是,那个没什么担心的。”

    李云中就忍不住哈哈的大笑起来了,这个季子强啊,真是小家样子,人来的多能怎么样?难道在北江省还真的有人能盖过自己的风头,可笑,就算是省委的王书记和自己一同出场,自己也未必就会风头尽失。

    连坐在后面第三排的苏副省长都莂了一下嘴,虽然没有完全露出鄙视的表情,但显然对季子强这种夸大其词的做作样子是看不惯的,开什么玩笑,会让李省长和自己受到媒体的冷落,真是的,你季子强也不知道想什么呢?想要哗众取宠,还是想要危言耸听?

    但等季子强把刚才自己所看到了,以及自己叫的上名字的部分明星们说了出来之后,李云中沉默了,苏副省长也沉默了,他们再也没有认为季子强是在杞人忧天。

    以他们都是封疆大吏的身份,等闲的名人大腕也并不能放在他们的眼里,但就刚才季子强说的那些人,这可都不是等闲的大腕,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具有极大的能量,何况是这样几十个一起出现,这确实出乎李云中的预料之外。

    他首先想到了两点,一,就是这个姓萧的老板真是个狠角色,一次能请动这么多的明星到这个偏僻的小地方,想来不是个简单的人。

    在一个,李云中想,据说这个姓萧的老板和季子强的关系很铁,那么季子强的能量自己也是不能小看了。

    要知道,那刚才说的有些大腕,并不单纯的是演艺界的明星,他们在京城都很有势力,其中的一个还是将军,这些人在很多时候是可以对政治起到一定的影响的。

    所以李云中就要仔细的思考另外一些层面上的许多问题了。

    季子强以为李云中是在担心,就试探着说:“不过我会给宣传部打个招呼的,在签字仪式上,让他们尽量的安排我们北江本地媒体在前面,多对政府做做报导,这样可以冲淡那些明星的影响。”

    李云中下意思的摇摇手,说:“季子强同志,你误会了,我并不担心那些问题,其实就算来再多的名人,他们都还是在为北江省,在为新屏市造势,我们何必杞人忧天呢,能够引起全国的轰动那才更好,那样你们新屏市的影视城项目就如日中天,红红火火了。”

    季子强当然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但他是担心到时候媒体都冲着明星而去,冷落了省上的这些领导,会让李云中不快,现在看来李云中也很通情达理的,季子强也就宽慰了不少。

    接着季子强又给李云中介绍了一些其他方面的事情,这样没说多少话,车就到了王朝大酒店了。

    看到停车场那几十辆世界名牌的豪华车辆,李云中和苏副省长才真真的感受到了这些明星大腕所带给自己感官上的冲击。

    李云中对苏副省长说:“老苏啊,看来今天这个场面有点壮观了。”

    苏副省长就笑笑,说:“再大的场面,有你在呢,都能镇的住。”

    李云中就嘿嘿的笑了笑,对赶过来的冀良青等人说:“好吧吗,我们先上去,签字仪式还有一会吧?”

    冀良青快步趋前,说:“嗯,还有一会,李省长和苏省长先到酒店擦把脸,然后就在酒店的大会议室举行签字仪式。”

    李云中点头:“行,我们上去吧。”

    一行人就鏃拥着李云中和苏副省长,进来大厅。

    这个时候,苏历羽才嘻嘻的笑着,靠近了季子强,小声的说:“喂,你怎么一直都没到省城去啊,也不和我联系。”

    季子强看看前面走着的李云中和苏副省长,小声说:“最近忙死了,哪有时间到省城去。”

    苏历羽就开玩笑的说:“听说你上次差点在荒山上就义了,是不是真的呦。”

    季子强有点尴尬的咳嗽两声:“咳,咳,这说来话长,以后给你说。”

    “什么长不长的,现在就说。”苏历羽一个不注意,就提高了一点嗓音。

    李云中就回过头来,看了苏历羽一眼说:“羽丫头,你又在威胁谁呢?”

    苏历羽莞尔一笑,说:“你想知道啊,先答应我两个条件。”

    李云中哼了一声说:“少来,今天你纠缠了一路了,你那事情我是不管的。”

    苏历羽瞪了李云中一眼,说:“我的事情你不管,那你少问我什么,以后在想从我这里打探啸岭哥的消息,门都没有。”

    李云中大笑,也不说话,拉了一把苏历羽,一起上了电梯。

    季子强是没有坐这班电梯的,因为那电梯就那么大一点,里面已经有两个省长,一个苏历羽和冀良青了,自己在挤进去那是没眼色,不过很快,旁边的电梯也就下来了,季子强带着几个副手,就到了楼上。

    季子强到了李云中省长的房间,房间里李云中,苏副省长,还有苏历羽和冀良青都在,李云中就问季子强:“要不季市长先把萧先生请过来坐坐,也算是认识一下吧。”

    季子强就拿出了电话,走到门口给萧博翰打了过去:“博翰,我季子强啊,你现在忙吗?要是不忙到8楼来一下,我们李省长先和你见见。”

    “他们到了?那好,我马上就下来。”

    “嗯,我在电梯口等你。”

    季子强回到房间给李云中省长说了一声,说自己到电梯口接一下,李云中点头示意他先去。

    季子强就到了电梯口,一面等着萧博翰,一面点上了一支烟,今天忙的早上一支烟都没有时间抽,现在抓紧时间抽一支,一会又要忙了。

    这样他就靠在电梯的门口抽烟,电梯门一下就开了,季子强抬头随意的看了一眼,却见里面走出了凤梦涵,她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

    今天的凤梦涵比起往常看上他去都要更水灵,或许女人也必须在男人的开垦下才能更加成熟和丰润,现在的凤梦涵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娇羞,内敛的女孩了,她变得更为自信和豁达。

    季子强和凤梦涵是从荒山出来之后的第一次单独见面,最近他们也在办公楼里有时候照个面,但那时候不是季子强的身边有人,就是凤梦涵和同事在一起,所以两人只能眉目传情,却不能说点什么知心的话。

    此刻两人都是一愣,凤梦涵跨出了电梯,在季子强面前站住,说:“你还好吧?”

    季子强点点头:“我本来打算在医院看看你的,但事情一多,又感觉不太方便,所以。。。。。。”季子强没有再说下去了,他感到自己的语言那样枯燥而无味。

    凤梦涵幽幽的一笑,说:“我理解。”

    “嗯,谢谢你的理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