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市局的鉴定也出来了,由于县公安局的技术和设备都比较落后,季子强就给叶眉汇报了一下情况,希望可以邀请下到市局的同志做个配合指导,叶眉就同意了,让市局派了几位刑警协助侦破,而监控范晓斌的侦察人员报告了一个新的情况,范晓斌手下一个叫蒋林志的保安这两天突然失踪了。

    这就让季子强和郭局长感到了此事和范晓斌有很多的联系,看来幕后的黑手一定是他无疑,必须尽快找到失踪的叫蒋林志的保安,一旦找到他就可以牵出幕后的范晓斌。。

    县委的吴书记也对此案极为重视,他告诉季子强,在这个案件上需要办案经费可以特批,让季子强放开手脚,坚决破案。

    哈县长也表态支持,为尽快揭开这个洋河县的秘密,哈县长批示对此案的进展要给他及时汇报,所有行动都要由他通过,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得影响案件的侦破。

    这样一来就给季子强减轻了很多压力和烦心的事,他可以腾出时间的精力抓下其他的工作,也要抽时间准备一下十一到华悦莲家里去见华书记的事情了。

    他知道华书记喜欢一些字画什么的,季子强就划算一下,但想想自己也不懂这些东西,而且现在那古画珍藏价格也不菲,自己从哪里偷这一笔费用

    他想,礼物是要送的,但要实事求是,薄礼待人,礼轻人意重。

    于是,他交给了秘书小张一千元钱,让他帮自己购买些当地特产,比如天麻啊,木耳啊,蘑菇呀、干笋子呀等等。

    小张估计是季子强回家过节用的,当天就给季子强办理好了,送来一看,整整的装了一大箱,季子强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买的,苦笑一下,心里想:这要是带到市委的家属院去,那让人看见了不知道是个什么感觉,呵呵,以为自己要去活动个副市长当当吧。

    放假前,县委召开了一个常委会,在会上季子强就把自己对洋河县未来依靠旅游和其他经济作物的发展作为重点的设想给与会的常委做了个汇报,今天他的汇报是有理有据,逻辑分明,条理清楚,侃侃而谈,给与会者带来了很大的冲击。

    就在季子强自鸣得意,感觉不错的时候,副书记齐阳良却发表了不同的看法:“刚才季县长说的的确不错,但我想的是,我们洋河做出如此重大的转型,应该不能靠臆想和推测来决定,转型后到底会出现一些什么新的问题和矛盾呢这个问题是值得大家深思的。”

    做为县委的二把手,他的话说得有板有眼,一句句都是大道理,让季子强无从反驳。而且一边表现出了高度的责任感,一边还压制住了季子强的方案,柔中带刚,绵里藏针。

    洋河县老三的这一发难,其他常委就不敢随便的为季子强唱赞歌了,他们都运用起模棱两可和避实就虚的话,给季子强这个方案罩起了一层烟雾。

    季子强也算是尝到了副书记齐阳良的厉害,就自己这个框架性的长远构想来说,假如不是齐阳良的有意刁难,至少是可以继续完善和研究的。

    所有的人都清楚,最后的定夺要看县委和政府这两位老大的态度,在不明情况下,还是站在桥头看看风景的好。

    哈县长在大家都谈了个人看法以后说话了,他旗帜鲜明的赞同了季子强的想法,对哈县长来说,季子强的这个方案,无疑会给自己年底的工作报告增色不色,就算目前只是纸上谈兵,但对自己也大有益处,为什么说是纸上谈兵呢因为县上本来就没有钱,这不是水中花,镜中月吗。

    但不管他,先赞同了再说,他就说:“同志们啊,对季子强的构想我感觉是很不错的,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想法,这是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希望见到的,想一想,当洋河县摆脱了贫困县的约束,当每一个洋河县的人民都可以丰衣足食,那么我们的工作才算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也才对得起我们身上的责任。”

    哈县长高调的对此事做出了回应,让副书记齐阳良脸上就有点挂不住了,他冷哼了一声,正准备反唇相讥的时候,吴书记说话了:“哈哈,是啊是啊,如果这个局面可以达到子强同志构想的那个效果,确实是不错,但我还是要给子强同志泼点冷水,这关系到洋河县几十万群众的生活和温饱,我们还是应该沉下心来,脚踏实地的多做写调查和研究,不要盲目。”

    吴书记三言两句,而且不动声色的发言,无疑就给这件提案做了最后的判决,也旁敲侧击的暗示了这个设想的不切实际,这让季子强一阵的气馁,看起来自己这一番心血算是白费了。

    是不是吴书记真的这样理解季子强的提议呢也不完全是这样,他也听出了其中很多的优势,然而,吴书记却不希望在目前这个关键的时候给县政府脸上贴金,他看出了哈县长会因为这个提议而受益,他又怎么可能让哈县长凭空得利呢。

    有了吴书记的定论,副书记齐阳良暗暗高兴,就你季子强,也想在洋河县闹出一片动静来,你未免也太高估自己了,有我齐阳良在洋河的一天,你就不要想崭露头角,称心如意,我们两人的帐要慢慢算,一点一点的算,不急,我有的是时间。

    季子强散会以后心情沉闷,对这样的结果他虽然也有心理准备,但没有想到会结束的如此干净利索,看起来自己在洋河县还是人微言轻啊,很多事不在对错,而关键的是看谁来提,既然如此,那就先放放,也该准备回柳林市了。

    而回到柳林市,那又将会是一场艰难的对决,这长对决对季子强的未来,对他的人生意义深刻,在这场对决中,纷繁变化的形势,将季子强带往何方

    第二天一早,季子强就打通了华悦莲的电话,叫她准备一下,自己在县政府要了辆车,一会过去接她,一起回柳林市过十一节。

    华悦莲就在那面笑着说:“看来我也能沾点领导的光了,有专车接送,不错,不错。”

    季子强呵呵一笑说:“那是啊,你老人家是是谁呢,不仅有专车接送,还有一个副处级的领导亲自护送,你想想,你这级别不低吧”

    华悦莲嘻嘻的笑,说:“可以,可以,我这人要求不高。”

    两人嬉笑了几句,挂断电话,季子强就和小张开始收拾起东西来了,乱七八糟的整理了几个纸箱子,有买的一些洋河本地土特产,还有一些别人送的烟酒,礼品什么的。

    收拾停当,季子强又喝了一会茶,等小张和司机把东西都提下去,放置停当了,他才下了办公楼,给小张又交代了几句,说县上如果有什么急事就及时的和自己联系,自己回去待上几天就回来,还要在政府值班。

    看看没有其他的问题,季子强就上车让司机先拐到华悦莲住的地方,华悦莲没有太多的东西,简简单单的两个不大的包,季子强下车把她接过来,两人坐在了车的后排。

    最近他们也是约会频繁,县上好多人都知道了两人在谈恋爱,不过对于华悦莲的底细,县上除了哈县长之外,其他人是不清楚的,要是有人知道了华悦莲的这个情况,估计洋河县就一定又要掀起一阵风波了。

    节气到了,秋色也浓了,车窗两边绵亘着一片茶褐色的田野,在渐劲的秋风萧瑟里,秋野点缀了变化多端的色彩:一簇簇芬芳馥郁的羽扇豆的金黄色,覆盖了山下大片的原野。山涧的河流干涸了,伸展到山岭的成行成列的高大的白杨和落叶松,蔽荫了山间幽静的道路,山远处,是布满山川丛林的柳林地界。

    两人坐在后排,少不得要眉目传情,碍于司机在前面,季子强还算老实,最多也就是偷偷摸摸的把华悦莲的手抓在掌心,其他的越轨行为到也没有。

    季子强和华悦莲两人也不好当着司机谈一些敏感的事情,就东拉西扯的聊着一些时尚啊,流行啊,什么一个韩国的美女明星生了个亚洲最丑的孩子,这才让记者挖掘出来过去这美女明星的没整容以前的照片,那叫一个丑啊,连季子强这样对女性一贯都不算太挑剔的人,看了那明星过去的照片,都对这明星没有了一点胃口。

    两人也啧啧称奇,现代整容技术竟然如此的嚣张,可以把一个柿饼脸都整成了瓜子脸,真是了不起,不得了。

    司机似乎不会参与进来的,他就在前面认真的开车,实在是听的忍不住了,也最多是偷偷的笑笑,感觉这个季县长也有好玩的一面,平常看他挺严谨,持重的一个人,没想到和美女在一起,这一下就变得话比屎多了。

    一路说笑着,很快就到了柳林市,季子强就对华悦莲说:“我们都先回家吧,等你回去看看情况,合适的时间你给我打电话,我过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