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八点不到,季子强已经坐在了政府办公室,跟往常不一样,各个科室人都到得很早,他转念一想,应该是大家都知道自己今天来上班吧,都不愿意在自己眼里有个懒散的印象,季子强微微摇了摇头,到新屏市也两年了,对哪个不是知根知底,何苦做表面工夫。

    季子强便叫秘书小赵把几位副市长招呼过来,准备开个短会,把目前急于处理的事情布置一下。

    副市长们一来,都叽叽喳喳的问候了一会季子强,问他身体怎么样,问他这两天躲什么地方去了,季子强就哈哈的应付着,拿出盒大中华忙着散烟。

    一时间办公室烟雾缭绕,茹静呛得开玩笑地说:“我怕你们了,我自己不抽烟,却吸你们的二手烟,每人补助我五十元健康损失费。”

    大伙一阵哄笑,季子强连忙切入正题:“今天请大家来,就是想请大家在加一把力气,这看看就到年底了,最近事情也多,好在由于大家的共同努力,政府的工作一直开展得有条不紊,今后还要依靠在坐的各位大力协助把当前的好局面维持下去。”

    季子强面对这些副市长的时候,一般还是比较低调的,这与他的年龄和资力有关,在坐的副市长们都是在新屏市干了多年的地头蛇,年龄比他大,资力比他深,凡事只有低调处理,并且处理得当,他们才会心服口服。

    当然,这些人谁也不敢把季子强的低调当成软弱,因为对季子强,他们早就领教的太多了。

    季子强抿了下嘴唇,*不失时机地给他到了杯水递到他手上,季子强继续说:“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年底了,我们主要精力还是放在财税工作上。大家有不同意见没有?”

    季子强用询问的眼神一个一个看过去,他们点头同意。

    季子强整理了下思绪接着说:“各位都比我清楚,税收上不去,财政就没钱!干部职工的工资难得足额发放到位,而且我说的足额工资仅仅是工资表上那可怜的职务工资和级别工资,并没包括政策规定应该领取的其他工资补贴和生活费,至于什么出勤费、误餐费就更不提了。现在工作的重心就在税收上了。这多少也关系到我们自身利益吧?就请分管各线的负责自己那摊子的上缴情况。”

    这也是政府工作的一贯规律,到了年底这几个月,各项费用都紧张,上面划拨的办公费和返还的各项税款也一时到不了位,地方财政就难熬了。

    众人七嘴八舌议了一通就散会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刚清静下来,小赵还在收拾烟灰缸茶杯什么的,门也没关,就见那个开俱乐部的张老板走了进来。

    这小子显示咋咋呼呼的说了很多对季子强前几天失踪的担心话,最后才把话题扯到了正事上:“季市长啊,我和那家谈了很长时间,现在谈不下去了,要不你帮我重新介绍一个企业吧?”

    季子强前几天在家里也听开发区的刘主任说过这件事情的,这几天也是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从季子强的内心里,他也是很想一举拿下这个企业,为开发区的整顿扫清障碍,不过现在看来开哦,这个想法是无法实现了。

    季子强说:“你们商谈的差距很大吗?”

    张老板叹口气说:“唉,现在看来就不是差距的问题,这个价格已经涨了两次了,看看谈的差不多了,他们就反悔了,我看他们根本就是没有诚意。”

    这和季子强心中还分析的几乎是一样的,看来这个厂是和新屏市耗上了。季子强皱起了眉头,问:“那你对这个长感觉怎么样?我是说经营这一块。”

    “不瞒你说,要讲到经营,我还是看好这个厂的,我另外两个合伙人过去也是浙江做食品起家的,他们都感觉北江市做这行的不多,发展前景还是不错,问题是谈不下来啊。”

    季子强点点头说:“这样吧,我一时也没有什么好一点的办法,你先停几天,我和他们联系一下在说。”

    “好好,有市长你出马,肯定能有效果。”

    季子强苦笑了一下说:“这也未必啊,只能试试了。”

    送走了张老板,季子强又思考了好一会,他就你拿起了电话,先给开发区的刘主任挂过去,问了对方在省城老板的手机号码,最后季子强就给这个老板挂了一个电话。

    让季子强生气的是,这个老板不仅不配合,而且态度还很刁蛮,他是吃透了法律,也知道现在的新屏市政府急切想要整顿和启动开发区,但像自己这样的情况,想要解决,新屏市一时也没有什么好措施对付自己,所以他就想在熬一熬,发个大财,漫天要价。

    季子强压住怒气,说:“你这样让我们感到是故意在为难啊,希望你不要让政府难办。”

    这老板在电话中就说:“季市长,请你理解,我就是想多要点钱,前几天我还和苏副省长谈过这个问题的,他也劝我配合政府,所以我才没有要更高的价格。”

    季子强心中冷笑一声,知道你上面有人,但也不用如此明显的显摆出来吧:“我的意思是你在考虑一下,你现在那个价钱太高,高的离谱,肯定是谁家都无法收购,这一点你应该知道。”

    “反正达不到我的预期就先放放吧,这已经放了几年了,也不在乎多放几年啊?”他口气中还有很多调侃的味道。

    季子强对这样一个人也真是头大的很,两人又说了好一会,但终究也是没有谈拢。

    季子强放下了电话,是越想越生气,就在办公室悶着喝起来茶,喝一会,心里就不舒服了,他站起来在办公室来回的走,绕着圈子走,这样走了好一会,季子强突然嘿嘿的笑了起来,他咧着嘴,脸上挂着坏坏的味道,拿起了电话。。。。。。

    这样过了几天的样子,在季子强的安排下,卫生局的几个年轻人带着新屏市设计院的几个工程师们就来到开发区,他们到了那个食品厂的附近,便开始忙活起来,他们有的人手里拿着皮尺,有的人手里拿着本子,还有的人很认识的在计算器上计算着什么。

    起初也没有人理睬他们,但这样忙活了一个来小时,慢慢的食品厂留守的人员和附近的人就围观,打听起来:“同志啊,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呢?”

    一个卫生局的干部就手背在后面,很严肃的说:“这个地方准备修建一个传染病医院,而那一面就准备修一个公厕。”

    “开发区要修医院了,好事,好事啊,这公厕也确实应该修了,偌大的一个开发区,公厕太少。”

    “放心啊,以后这里会修建一个很大的,保证够你们用。”

    这样他们忙了一个上午,一堆人就走了。

    到了下午,卫生防疫站的人也来了,还有传染病医院的人也来了,这些人更是认认真真的在这一块盘算了一两个小时才算离开。

    这些人离开之后,待在食品厂里的那个人留守的经理就坐卧不宁了,他开始有点着急起来,接着他连续不断的打了好些个电话了,得到的消息那就是一大早季子强市长已经通知了相应的各部门,准备研究搬迁传染病医院的事情,这个医院过去就在市中心,也确实早就有搬迁的打算了,但没想到会搬到这个地方来。

    这是食品厂始料未及的事情,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新屏市会使出如此的手段来。

    电话就打到了省城的大老板那里去了,这个大老板前几天还刚和季子强通过了电话,本来对新屏市很有点不屑一顾的样子,现在惊闻了这个消息,他一下明白了,难怪前些天自己和季市长通电话的时候,这个市长一点都不急,原来他还有如此的手段等着自己。

    自己要是真得不同意收购,等别人都知道这旁边是医院和公厕的话,自己这个食品厂可就真的不值钱了,再也脱不了手,谁愿意来接手这样一个地方呢?一面是公厕,一面是传染病医院,恐怕就算换个生意做,也一定是死死的了。

    他思前想后,最后不得不主动的给季子强打了一个电话:“季市长,我想和你谈谈食品厂收购的事情,不知道季市长有没有时间啊?”

    季子强此刻正在办公室喝茶,听到了这个老板的电话,就对着电话说:“我现在正在外面检查工作,没时间详细的谈啊,改天吧?”

    “季市长,那你看什么时候有空?”

    “这还真不好说,最近很忙的,你有事情就和开发区联系吧,你那个收购的事情其实也不用太急,实在不想处理就先放放。”

    这话越是如此说,那省城的老板心里就越加的紧张,等不到第二天,他就安排了手下,去找那个想要收购食品厂的张老板协商去了。

    又过了不到一周的时间,食品厂收购就开始了,季子强倒是也参加过一次他们的宴请,也说了很多鼓励的话,但那个医院和公厕,却直到几年后都没有修建起来,唉,政府办事就是这样磨叽啊,这也怪不得季子强。

    而随着这家食品厂收购的完成,开发区也展开了大规模的整顿,那些无法开工的企业,都纷纷转让了企业,当然,他们绝不会吃亏,毕竟当初给他们的地价也很便宜的,至于新来的企业,一个个都是充满信心,准备好好干的,所以到了十一月的时候,整个开发区已经是红红火火,而这对招商引资就带来了一个极好的示范效应,那些准备到新屏市来投资的客商,一看开发区这热火朝天的景象,也都蠢蠢欲动起来。

    季子强再抽出了时间,对开发区具有污染和排污超标的企业也连续的发文,全部开始整改,整个开发区就走入了正常的状态。

    在解决开发区这一系列问题的同时,季子强还参见了萧博翰投资的影视城的谈判,好在有季子强和萧博翰的彼此谅解,所以这个看似规模宏大的商务投资,谈判的并不很艰难,季子强对萧博翰是理解的,知道商人的目的都是要挣钱,所以只要心不是太黑,恰到好处的挣一点,这不奇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