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妙风、悦得两位尼姑也是对季子强感激佩服的五体投地,她们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市长会这样对待她们。

    这刘主任是多伶俐的一个人,见季子强稍微的犹豫了一下,就赶忙说:“季市长,就这么定了,明天一早我过来接你,你在上面好好休息两天,我对天发誓,绝不对外人透露你的踪迹。”

    他当然不会透露出去了,自己一个人把市长霸占两天,这可是荣幸的很,有了这样的经历,以后季市长一定会对自己另眼相待了,呵呵呵,刘主任就偷着乐了。

    他怕季子强反悔,所以也不坐了,忙站起来说:“我先回去了,明天一早我来。”

    这话说的让季子强都不好拒绝了,因为头一句他说的“我先回去了,”季子强当然早就想让他走了,肯定不会挽留,他再后面又加上“明天一早我来,”就让季子强只能接受现实了。

    不过走的时候,刘主任从兜里摸出了一个厚厚的信封来,不用说,装的是钱。

    季子强脸一瞪,说:“这是干什么?”

    “季市长,这就是两万元钱,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应该好好买点补品把身子调养一下。”

    “刘主任,你赶快装上,不然我扔到窗外去,你信不信。”

    “信,但就算你明天把它交给纪检委,我反正还是要送,你为人民吃了这么大的苦头,我表示一下敬意,这不犯法。”

    额,他无耻的说完了话,转身就离开了,季子强看着茶几上的钱,在看看已经出门的刘主任,一时也是很无语,遇上这样不知道羞耻的人,季子强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季子强摇摇头,对江可蕊说:“这人,真是的,算了,刚好明天我到聚春庵去,就权当市里给她们的补助吧。”

    看看时间已经很晚了,安顿好儿子,给他喝足喂饱之后,江可蕊真的是困了,这几天她一直都担惊受怕的,精神高度紧张,现在看到季子强没有事情了,这心情一好,就疲惫了,她先洗了个澡,然后就钻到床上被子里,呼呼大睡起来。

    季子强也是好几天没洗澡了,在荒山上虽然雨水淋着,但那应该不算洗澡吧,所以他也洗了澡,但他却不困,因为白天在医院他美美的睡了好长时间,晚上肚子也吃饱了,茶也喝足了,现在反而精神起来。

    季子强本来想看会儿电视,或者上会儿网,可是,又怕光亮和响声惊扰了江可蕊,便也只好悄悄上了床,但是,又怕自己把持不住,就算自己再想那个什么吧,她睡得这么香,自己也不好打扰她吧,心里挺纠结啊。

    大难不死之后,季子强也有了切身的体会,对家和妻子的感情更加深刻了,特别是对江可蕊,季子强是夹杂着一份内疚的,现在就是没来由地想疼她,想看她快乐,不想她不高兴,更觉得不忍心伤害她,哪怕是现在打扰她睡觉。

    这次生死离别,让季子强觉得江可蕊也和别的女人不一样,自己和她在身与身,心与心之间从没有过现在这样的一份亲近。

    此刻,季子强静静地躺在江可蕊的身边,听着她轻轻的呼吸,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芬芳,要说不蠢蠢欲动,那是不现实的。可是,又觉得,慾望不是那么的强烈和急迫,其实,就这么躺在她身旁,也挺好啊。

    这么胡思乱想着,纠结着,蠢蠢欲动着,竟然也就迷迷糊糊睡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江可蕊起来去了趟卫生间,惊醒了季子强,但季子强没动,当江可蕊重又回到床上的时候,季子强无声地搂住了她。

    江可蕊轻声地说:“你一直没睡吗?”

    季子强说:“先是不想睡,可是后来,看你睡得那么香,我也就跟着睡着了,刚才你起来,我才醒的。”

    江可蕊一笑:“对不起,我那会儿真的好累好困。”

    “那,现在呢?”季子强问。

    “现在睡了一觉,好多了。”她说。

    “继续睡吗?”季子强故意问。

    她却说:“我想喝水,口渴了。”

    季子强欲起来给她倒水,她说:“我自己来吧。”便重又起了身,下床,一边还问季子强:“你喝水吗?”

    季子强只好说:“给我也来一点吧,杯子在茶几上。”

    “知道了。”她答应着。然后她端着两杯水,轻盈盈地在壁灯柔和的灯光下走过来,淡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