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已经是晚上了,季子强是突然的出院,家里又没有准备,老妈和江可蕊只能从冰箱里弄些咸鱼、腊肠、鸡蛋等存货。 季子强在客厅里一刻也没能清静。他刚泡了一泡茶,茶杯举到鼻尖,深深闻了一下茶的浓香,正要喝时,沙发边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这一响,就响得不停,都是市里中层领导打过来的慰问电话,都说要来看他。

    季子强忙说:“不用了。我没事,不用来了。”

    他们还是不罢休,说:“这怎么可以呢,季市长啊,你吃了这么多的苦,我们一定要去看看你,今天不成就明天吧”。

    季子强有点头大起来,原来以为可以安安静静的休息一下,哪曾想,一下子就通天了,平时也没多少联系的人竟也知道他这的电话了,也都来问候自己,他们能打听到电话,就很有可能真的明天过来,明天,这里可就是人车川流不息了。

    季子强当然不想出现这样的状况。一则他的处境不允许太高调,在一个,季子强也讨厌那些来探望的人,那几乎就是行贿受贿,谁知,这些人中有没有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他不得不小心点。

    季子强就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到那躲闪几天,但一想到还有很多工作和事情,季子强又放心不下了,特别是萧博翰那个影视城的事情,据*的汇报,最近几天已经是谈到了节骨眼上,自己跑了只怕不妥啊。

    季子强正在想着,老妈和江可蕊做好饭菜端上来时,季子强闻到饭香,就不管不顾了,坐在桌子前狼吐虎咽,一边说:“好。还是有饭吃好。”

    江可蕊说:“也没准备,没有青菜。”

    季子强说:“有没有都无所谓了。”

    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江可蕊忙说:“你慢点吃,别噎着了。”

    再吃了几口,季子强又说:“怎么煮那么少?还不够塞牙缝呢!”

    江可蕊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现在不能吃太多,不能吃太饱,先吃一点,等一会,如果又饿了,我们再给你煮。”

    季子强看看也是无可奈何,只有先少吃一点,吃了饭,感觉肚子里实在了许多,就坐下来喝茶,江可蕊收拾了碗筷,然后坐在季子强身边。

    季子强对江可蕊说:“明天,我想出去住几天。这个家不能住了。明天会有很多人来,我要出去躲躲。”

    江可蕊其实也明白,而且每天家里都人来人往她也心烦,就说:“我陪你去吧!”

    季子强笑笑问:“孩子怎么办,也带上?”

    江可蕊连连的摇头说:“算了,孩子出去挺麻烦的,你一个人去吧,你准备在那躲两天。”

    季子强想了想说:“要不我到二公子的工地去看看,在他那里住上两天吧?”

    江可蕊说:“他那地方是工地,我看还是不要去了,吃喝都不方便的。”

    季子强感觉江可蕊说的也是有道理的,但一时也想不出来到什么地方去,他也想回柳林市去,但怕回去之后柳林市的干部们知道了情况,自己也是没有清闲的日子,季子强叹口气,没想到自己想找一个清闲的地方都这样的难啊。

    反正是明天的事情,所以季子强也就不再去想了,刚好小雨睡醒了,季子强就抱了过来,一面在客厅走着,一面对逗着怀来的孩子,老妈,老爹还有江可蕊都在客厅看着他们,一家人倒也其乐融融的。

    刚抱了一会儿子,门铃就响了起来,季子强明白,自己的清静肯定是结束了,不错,几个局长来了,每人提着大包小包的,季子强也不能生气啊,就把孩子递给了老妈,陪着这些人在客厅聊了起来,在过一会又有人来了,前面的客人就告辞,后面来的客人接着聊,大家都痛心疾首的说季子强应该继续在医院住着,怎么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哦。

    季子强也是连客气的话都实在是不要意思讲了,不过所有的来客只要是送红包的,季子强都一概的不收,现在季子强是市长了,在有时候说话也不太客气,遇到难缠的干部,季子强就抹下脸来,说:“你这是害我啊,要让我犯错误。”

    这样一拨拨的人让季子强打发的也是不厌其烦,后来开发区管委会的刘主任也来了,进来就说:“季市长,你对自己太不负责了。你这情况怎么能回来呢,新屏市现在全靠你的领导,你不保养好身体,这是对党,对人民犯罪啊。”

    靠,季子强真的有点汗颜了,这个老刘拍起马屁来真是很有造诣,理论水平也是很高的。

    好吧,江可蕊只好过来又给倒上水,不过这个刘主任是不敢劳动江可蕊的,就抢着自己给自己倒上水,坐在了季子强对面,又是一阵行云流水般的拍啊,拍啊,拍的季子强脑袋晕晕的,最后季子强就不得不对他说:“刘主任,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看今天你也早点休息,你们最近开发区工作很重啊。”

    季子强本来的意思是想让他赶快离开,没想到一说工作,这刘主任又汇报起来了:“对了季市长,最近那个食品厂和你上次介绍的开俱乐部的张老板给谈僵了。”

    “奥,怎么没谈拢吗?”对这个问题季子强还是很关注的,那次介绍了张老板过去谈,也好长时间了,起初好像说谈的还可以,不过季子强一想到在省城见得那个公司的老总,心里就不舒服,所以也没刻意的问。

    现在一听刘主任说,季子强重视起来了。

    “唉,要说人家张老板给的价钱也是挺不错的,但这家公司毛病太多,还在等着听到涨价,所以现在是有意的拖延,就是不想好好谈。”

    季子强心中也是很不舒服的,现在开发区是一定要好好规划和整顿一下,不然空有一个开发区的名,实际上对新屏市的贡献一点没有,这个食品厂据说都好几年没有开工了,但就那样放着,也不重组,也不转让,也不开工,把当初新屏市给的土地优惠政策当成了下一步土地炒卖的好处了。

    季子强长吁了一口气说:“改天我过去看看,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在拖下去了,年内开发区一定要整顿结束,这个工作你必须给我完成。”

    刘主任愁眉苦脸的说:“其他厂家都还好说,这一家,真是难弄,要不季市长明天过去看看吧,你出面肯定效果不错。”

    季子强说:“你自己的工作自己不想办法?政府不能时时刻刻包办你开发区的事情吧,在说了,我明天还想找个地方出去躲两天,等回来了在说吧。”

    刘主任很奇怪的看看季子强,说:“季市长你躲什么?”

    季子强就直接把话说明白了:“躲你们啊,今天我回来就没安生过,你们一拨拨的来,我不躲怎么办?每天陪你们还不累死啊。”这话说的够直白了。

    但对于刘主任这样脸厚的人,是一点都没有效果的,他眼睛一转,心里想,真没见过你这样的领导,大家来还不是给你送钱的,要搁在别得领导身上,人家还不打开房门,八方游客啊。

    “嗯,季市长你说的也有道理,你现在应该好好休息,季市长准备到什么地方休息。”他心里虽然是那样想的,但嘴上又说的是另一套,还异想天开的准备套季子强的话,问一下季子强在那躲。

    给他说了,那还不等于把娃交给了人贩子啊。

    在说了,季子强现在自己也不知道明天该到什么地方去,所以季子强说:“还没想好地方呢!”

    这一下有激发了刘主任为领导分忧解难的心情,他就歪着脑袋说;“要不我安排车送季市长你到丽江去转转,这金秋十月,那地方可美了。”

    季子强感到好笑:“开玩笑啊,我哪有时间出去那么久,最多两三天了不起了,市里还有这么多的工作在等着我干,你当我一天没事啊。”

    刘主任连连点头,反正季子强说什么都是对的,哪怕季子强说太阳是方的,月亮上面有美女,他也绝不会反驳,他又说:“那给你开个酒店住进去?”

    季子强摇头说:“太闷,呆在那地方出来透个气都难。”

    “对对,也是啊,哎。。。。。有了,市长到我们开发区的聚春庵去小住两天怎么样?那地方现在红叶遍山,野花盛开,离市区也近,有什么事情马上就能处理,而且有尼姑们照顾着饮食,你可以到山上散步,想新屏市的重大问题啊,等你下山了,说不上又解决了新屏市一项重要工作。”

    我艹啊,这几句话之后,又拍上了。

    季子强听到了刘主任的话,倒也是心里一动,不错,这个地方风景优美自不必说,现在上面红叶更是难得,自己好多年没有欣赏过那样的景色了,在一个,自己也顺便的了解一下最近聚春庵的政策落实情况。

    就在前一阶段,一次季子强到开发区的时候,专门的带上了新屏市宗教局的几个领导,让他们对聚春庵做了考察,希望宗教局可以对聚春庵适当的补助和扶持一下,毕竟那个地方在新屏市也存在了好几百年,上面的很多东西都也算的是古迹了。

    宗教局的几个领导见季子强如此吩咐,自然是不敢马虎了,都说会研究一下,每年给聚春庵拨付适当的生活,维护等等费用,其实就妙风、悦得几个尼姑,一年也是要不了多钱的,宗教局稍微的抬抬手,随便给一点钱,都够维持山上的生活了,何况这个地方多多少少也还是有点香火的,特别是一些不孕不育的妇女,都会前去求拜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